梅嫂
时间:2012-06-17 07:26: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菊香斋斋主  阅读:
  梅嫂姓李叫青梅,是王家庄公认比较俊俏的小媳妇,泼泼辣辣,勤勤恳恳,麻麻利利是庄民们公认的能干媳妇,咋一看就不是那平地卧的兔儿。只是青梅的嘴巴子有时候得理不饶人,经常和公公、婆婆吵架,有时候燥了和庄里的邻居们像对炮仗一样一点就着,但她心眼不坏,从来没有使公公,婆婆受过罪,她和丈夫王有根十几年来恩恩爱爱,很少吵过驾,骂过情。
  去年的春天似乎来的早,天旱的无雨,快要入夏时节,天气特别特别闷热。正是中午时分,和庄子里当村医伯叔哥哥闲聊了一会儿,我到前头的大院子里整理这些天的一篇文章。嫂子忽然跑上来说:“快下来看看,青梅服毒了。”然后,又旋风一样跑了下去。
  我忙保存了文章,关掉了电脑。听到哥哥的前院已经是一片嘈杂,有哭声,也有人在大声叫着,“青梅,青梅,你醒醒,醒醒!”我赶紧下去,看到哥哥正拿着工具,往躺在架子车上的女人嘴巴里灌东西。这应该是在灌肥皂水洗肠了吧。
  青梅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表情非常痛苦,在拍打声中,眼皮不时地翻动几下,好像在回应着大家。一番抢救过后,青梅似乎清醒了一点,她睁开眼睛,四处搜寻,蓦地紧紧抓着了婆婆的手,嘶哑着嗓子说:“我不想死,我想活,我不想死呀,你救活我,我一定好好哩。”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又昏迷了过去,这期间她一直抓着婆婆的手,仿佛抓着一根救命稻草,在短暂的清醒时刻,她还用含混不清的声音挣扎着吐出几个字:“要是这次好了,我要好好地孝敬你,再也不和你和公公争吵了。”
  忙碌了一个小时后,青梅腿脚抽搐了几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了。哥哥查了查脉搏,摇摇头说:“不行了,赶快准备后事吧。”
  我默默地退了出来。随后的几天,寂静的王家庄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庄子东头的青梅家,第一次成为了里庄的中心,人们或围在门边,或站在老槐树下,纷纷议论着这件事。王家几个长辈聚在一起,商量了很久,很久,最后派出一个有些威望的中年人去通报青梅的娘家。青梅的丈夫在外地打工,来回得两三天时间,而接近夏天高温天,尸体难以存放。
  青梅娘家在邻村的王家营。不多时娘家的爹妈、哥嫂,姊妹及本家来了二十几口人,哭哭啼啼,骂骂咧咧,拿着棍子、锄头、锨把,把青梅屋里和她婆婆屋里的锅碗瓢盆都摔碎了,又上去撕扯青梅的公公和婆婆。他们不让下葬,一定要等着青梅丈夫回来,给个说法。于是,又派人去叫跟儿。青梅的丈夫官名叫王有根小名叫根儿,初中毕业,王家庄近年来少有的在煤矿挖煤的打工者。他没有手机,也没有留矿区电话,每到农忙、春节的时候,自己就回来了。这时候,大家才突然发现根本无法联系到他,于是只好让一个同门的年轻人坐火车去煤都找。在青梅娘家哥的“押送”下,青梅的公公买来了最好的棺材,又买来大量冰块,放在棺材四周,以压除日渐浓重的臭味。
  青梅是庄子里是比较漂亮的小媳妇,个子高高的,脸白生生的,“一白遮百丑”的圆脸上的一双大眼睛总是流露着好奇和警惕的目光。她在村里并不受欢迎,太要强,又不会事儿,和村里大部分妇女都有过矛盾,平时路上见了,还要彼此挖上几眼。青梅死了,对她们的震动最大,一群群女人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奇怪的是,当我想过去插一两句话的时候,打探个究竟时,她们马上停住了议论,警惕地看着我,并迅速转移了话题,那暧昧的神情似乎昭示着这里面还有其他我所不知道的隐情。这些年轻的媳妇和我并不熟,在我离开庄子的时候,她们还没有娶进这个庄子里。后来,听哥说,青梅与庄子里的一****平的嫂子走得比较近,她是青梅在庄里唯一的好朋友。
  在哥哥的引见下,我和那个春平嫂,一个颇有些见解与现代气息,文化程度是高中毕业生性比较泼辣具有农村和城市人之间的那种性格的小媳妇,进行了一番交谈,也大致了解了青梅自杀的缘由。
  春平比青梅小二岁,是庄里有福气的小媳妇,她男人在县里的机关是个小干部,每礼拜都能坐班车回来一次,有时农忙的时候还能请些小假回来和她干干农活。农闲时春平也引着孩子到县城小住几日,时间长了春平比庄里一般媳妇的见识看的远,一家人过的有滋有味的。
  见识多的春平平日里和和泼泼辣辣的青梅能侃到一块,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见到春平,她含含糊糊,闪悦其词地和我说:
  我只给你说这些,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这几天,我心里不美得很,可难受了,说起来,青梅的死也怨我,与我有关。
  青梅和根儿结婚后二年,根儿还安安稳稳地在家和青梅一起干农活。可是庄子里一夜之间外出打工的都修起了大瓦房,根儿也有些按耐不住,第三年根儿就出门打工了。按说青梅也可以去,可是她晕车,一坐车就吐得死去活来,她说啥也不出门。后来,生下那小闺女,她也就不想着出门了。别看青梅脾气暴,跟她婆婆、公公,跟村里人经常吵架,但心眼很善良,从不让公公和婆婆受捞争,吃的、穿的、用的从来都是冬梅给伺候好。她和根儿的感情可好着呢,没见过他们吵架。根儿回来了,经常骑着摩托车,前面带着闺女,后面坐着青梅,去河口镇上赶集,回青梅娘家走亲戚。有时候把闺女留给婆婆,两人到城里去玩,也是骑摩托车,有根哥带着她,她搂着有根哥,亲热得很。
  青梅虽说知识少,有点笨,可是人真叫个勤快,干净。一天到晚,手脚不停,就两间小房子,收拾得可干净,床上、桌上连个灰粒儿都没有和我的脾性能和的来。下地干活,舍得出力气,家里养有鸡、猪,春秋还要养两季蚕,忙得不可开交。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像庄头随刚家那样盖大房子,不和婆婆憋在一个院子里。
  她俩成了好朋友,在一起无话不说,有时两口之间那事她也偷偷和她讲。前两年根儿还月余四十的回家一趟住一两天,两小口好的像一个人一样。有时候青梅还把他那男人跟儿回来时像猴急了一样做那事和她吹嘘一番,闹的两个人心里痒痒的。后来根儿每年直到了收麦子和过大年时才回来,闹的青梅到了农闲时节就燥的很,经常和婆婆、公公是吵。你想想猫儿狗儿到了一定的时间还要“喵喵”地思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媳妇,你说她能不想那事。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