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时间:2014-08-08 11:40: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一】

  木锦年说我是个有毒的女人,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毒是什么。关于他说的毒这个字已经太多次,我不想明白这里的含义。与我来说,那是毫无意义的。女人,如果做到有毒,说明已经到了最高的境界。

  “阑珊,每个中了你毒的男人都没有好的下场。”他端着酒杯,倚在窗前,斜睨着眼睛。

  “是吗?我的毒有那么毒吗?”我嫣然一笑,“你就不怕没有好下场么?”

  “嗯,我怕,很怕。”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阑珊,我已经不由自主了。我情愿死在你的毒液里。像骆远那样。”

  提起骆远,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下。那个为我舍弃自己生命的男人。

  骆远说,“阑珊,为你而死,我不后悔!”看着他就那样死在我的怀中,我没有哭,也许,真的像别人传言中所说我是个有毒的女人,千万不能去碰触,如果稍微沾染一下,就会毒发身亡。

  我不明白木锦年明明知道,为什么甘愿去品尝毒的滋味。

  “既然遇见了你,我当初就做好了中毒的准备。阑珊,其实我很羡慕骆远的,他能死在你的怀中,也许他觉得是最幸福的事情。如果有那样的机会,我也会那样做的。阑珊,你真的是罂粟,让人欲罢不能,想摆脱却又不舍。”

  “摆脱?木锦年,我可没有纠缠着你。”我冷冷的看着他,冰冷的目光穿透那张英俊的脸上,透出的寒意让我都觉得有些凉。

  “不,阑珊,你理解错了,我只是那样比喻下。曾几何我想过要离开你,离开这个地方。阑珊,你知道吗?我早就离不开了,离开这里我会死的更惨,郁郁而终或者,忘记自己,麻木的活在回忆里。”他停顿下,叹息一声。“阑珊,我不忍看着你就这样活在旧梦中,活在疯狂的颓废中。阑珊,忘记过去,活在希望里吧。”

  “希望?你以为我还有希望吗?自从秦幕死后,我还有希望吗?”我冰冷的目光望向窗外,尽管阳光明媚还是刺穿不透我的心。

  “秦幕的死只是一个意外,骆远的是死个偶然。”

  “意外?偶然?两个爱我的男人,因为我偶然意外而死?不,他们不是那样死的。木锦年,你明知道的,是我害死了他们。”

  “不,不是那样的,阑珊,我也那样疯狂的爱着你。我知道代替不了他们在你心中的位置,只要能守在你身边。我愿意有天像骆远那样死去。”

  “你这是何苦呢?木锦年,你走吧,离我越远越好。”

  “阑珊,爱就是毒药,你更甚。可是我已经病入膏肓了,离开你我想我会死的更快。”他走过来,把我拥入怀中。

  “木锦年,你……”不等我说完,他一下用自己的唇堵在我唇上,在他柔情蜜意的吻痕里,我仿佛看到了秦幕失望的眼神。

  【二】

  秦幕说我是个妖精,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要不,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就那样轻易坠入我的情网了。说到优秀,我不否认。如果不是他的优秀,我又怎能会爱上他呢。

  秦幕是个警察,一个非常优秀合格的警察。而我,只是一个整天游荡在午夜的幽灵。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一只迷失了归途的羔羊,是那样的迷茫无助。就那么一眼,他说他就沦陷了,像被施了魔咒的王子疯狂的爱上了魔鬼。

  我是妖精还是魔鬼,确切的说,我不知道。就算知道又如何?妖精和魔鬼实质上是没有差别的。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美艳动人,一个凶狠可怕。

  “秦幕,你不怕有天被妖精给吃的不剩骨头么?”我微笑着望着他,笑容里有一丝的魅惑。

  “你是妖精,我就是悟空。谁看到过悟空被妖精吃掉了?”他轻轻柔柔的揽我入怀,他的身上有种诱人的味道,像薄荷的清凉,又像似烟草的清香。我于是便迷失在他的柔情中。

  我不知道对于骆远来说,我又算是他的什么?情人还是老板?爱着秦幕的同时我又难以抗拒骆远的爱情。很多时候,我知道对于骆远是不公平的,我不爱骆远,却又用骆远对我的爱利用着他。

  也许我真的像秦幕所说,我是一个妖精,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让每个男人心甘情愿的为我付出,甚至是生命。

  “那么,秦幕,你的甘愿是否在否定你本身的优秀呢?”

  “否定我的优秀?阑珊,你认为什么才是优秀?”秦幕吃惊的问我。

  “优秀的男人应该不会被女色所诱惑,要有一定的定力。当然,特别是你们做警察的。”我笑了笑。

  “警察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阑珊,不爱女人的男人不是男人。有定力的男人也不一定不好色。这与优秀这个称谓没太大的关系的。”他此刻抱着我,抚摸着我我光滑的脸颊。

  “爱对你来说是什么?”我问他。

  “爱?”他略微思索下,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而那时的窗外还在飘洒着雪花。冬天原来已经来临了。

  “爱就是,蓦然回首,你就在灯火阑珊处。爱就是,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他收回目光温柔的看向我。

  “爱有时候应该是断肠散或者是鹤顶红。品尝过后就是死亡。”我盯着他,眼睛里浮现一抹笑意。

  “死亡?阑珊,我不喜欢这个词语。多么恐怖,不,应该是多么让人感觉阴森。”他轻柔的刮了下我的鼻梁。“不过,阑珊。哪怕你真的就是鹤顶红,我也愿意喝下去。死亡,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常常面临的字眼。所以,我不会害怕,我害怕的是你突然有天不知所踪。阑珊,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好吗?”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秦幕,如果有天你我成为敌人了,你会杀我吗?”我轻轻的问他。

  “敌人?阑珊,你胡说什么呢?我们怎么会成为敌人呢?傻瓜,即使真的会,我宁愿自己死也希望你活下去。”

  “我只是假设而已,瞧你紧张的模样。哎,秦幕你紧张的样子真的好帅。”我对他盈盈一笑。他便沉沦在我的笑容里。

  “阑珊,你不知道我多么迷恋你的笑容。总感觉是那么不真实,像在虚幻的梦境里。阑珊,我多么多么的爱你。”他的唇凑到我的唇上,于是,我和他同时淹没在甜蜜的爱情中。

  【三】

  我知道又做噩梦了。梦里我看到了骆远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脸上带着从容的笑容。他一遍遍的说,“阑珊,能这样死,我很幸福,我知道你永远忘不了我,就像忘不掉秦幕一样。哪怕是对我的恨,但是你忘不掉我了。”

  “骆远,你不该这样的傻,为了我,你不值得,一点也不值得。”我想哭,却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傻瓜。请允许我这样叫你一次。阑珊,是我对不起你,我爱你,我恨你爱上了秦幕。其实那次是我设计杀死了他。我只想你能真正的爱上我。”他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然后声音越来越微弱。“傻瓜,我以为……以为他死了,你……你就可以全心爱着我了。我……我还是……还是……错了。现在,我用自己的生命换你的生命,我甘心,这是我欠你的……”他说完就断了气。

  对于骆远,我不知道该恨他吗?他对我的爱错了吗?杀死秦幕的并非是他,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他怕我心理负担太重,即使在他临死的时候还是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只是,他对我的爱值得吗?

  “阑珊。你说怎样就怎样,对于你的话,我唯命是从。”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我心生出一丝不忍。他爱我,这是我们内部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只是遇到秦幕后,我的心早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

  “阑珊,你爱上他就像羊爱上狼。”骆远一遍遍的劝我。

  羊爱上狼?呵呵,多么的讽刺啊。他是狼我是羊?我是狼他是羊?我心里清楚,总有天我们会面对这样一个事实。

  可是我爱他。当一个魔鬼爱上天使后,最后的结局会怎样,不用猜,不用想。

  “你对秦幕的爱就像飞蛾扑火,阑珊,你不该玩火自焚。”他苦口婆心的说。

  “飞蛾扑火又如何,你不明白的。骆远,飞蛾扑向了烈火,却在一瞬间得到了永恒,死对它来说也意味着幸福。”我笑了,仿佛看到秦幕温柔的说,“阑珊,即使我死也希望你活下去。”

  可是,秦幕,我多么希望活着的是你而不是这个罪孽深重的我。你那么优秀,你那么善良,你是天使,我却是杀人无数的恶魔,死对我来说是迟早的事情。意外,凡事都有意外。如我意外爱上你。如你意外的死去。死在不是我却是我的枪口下。

  【四】

  “阑珊,阑珊。你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秦幕痛苦的望着我。

  “秦幕,对不起,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冷漠的看着他,心却在流血。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我是那么的冷酷。

  “那么,你对我的爱都是假的?阑珊,你在利用我?”他声音颤抖。

  “是,我在利用你。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秦幕,今天,你做个选择吧,要不,放我走,要么你亲手杀死我。”我依然那么的冷。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单纯的女孩,怎么也没想到你就是我们找了五年的代号“罂粟”的毒王。阑珊,不,我该叫你一声“毒王”还是“罂粟’呢?”他突然狂笑不止。笑他的傻还是笑我隐藏的好。

  “秦幕。”我大声喝道。他楞了下,停止了笑。

  “秦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也有我的无可奈何。爱你,是我的一个意外。秦幕,爱有时候是身不由己。”

  “住口,你不配说爱。毒王,今天要么你跟我投案自首,要么你从我尸体上踏过。”他眼神里的凉让我不寒而栗,曾经的温柔我知道再也找不回。

  “秦幕,你知道我不会跟你走的,至于你死还是我亡,都是未知数。不过,你可以假装不知道这一切,这样,我们两个都能活着。”我突然对他笑了下。也许这样的笑容真的可以迷失他的心智。

  “阑珊。”他低声唤了我一下。“你真是个妖精,我恨为什么爱上你。对于你,我仍然恨不起了。阑珊。你走吧。”他移开指着我的手枪。

  “秦幕,你真的愿意这样放我走?”我走了几步回头问他。

  “我说过,即使是我死也希望你活下去。阑珊,你逃不过法律自裁的。”他目光像一刃利剑刺在我的心上。

  我再次回眸一笑。“秦幕,谢谢你。”

  就在我转身的一瞬,他大喊一声。“阑珊,再见。”然后我看到他向我扣动了扳机。

  “砰砰”两声枪响,我以为我死了。可我却惊异的发现倒在地上的居然是他。“秦幕。”我大叫一声向他跑去。

  “阑珊,我希望你好好活着,投案自首吧。”他停顿了下。“我枪里没有子弹,我说过我宁愿自己死也希望你活下去。”

  “不,秦幕,你不许死。我不要你死。我听你的,只要你活着我就投案自首。骆远,快叫救护车。”

  “我不行了,阑珊,你真的是毒药。我不后悔爱你,真的不后悔。”他说完就咽下最后一口气。我哭了,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他脸上,落在我心里。

  “秦——幕——”我仰天大叫。他再也听不见。

  【五】

  “骆远,你选择吧,是我亲自动手还是你自行了断。”我狠狠的盯着他。

  “阑珊,我以为他要向你开枪,所以我就快了一步先开了枪。”骆远满脸的悲戚,为我的无情还是为他杀了秦幕。

  “我知道他不会开枪的,知道的。”我喃喃低语。

  “可是,骆远,你却借机杀了他,你杀了我的秦幕。”

  “阑珊,如果不是他的出现,我们还会像从前一样的。我对你的爱一点不比他的少。我爱你,哪怕付出生命,我爱你,你如果死了,我一定会陪着你。阑珊,他死了也许才是最好的结局。自古警匪是冤家。我们毕竟是生活在罪恶的深渊中。我们和他不是同路人。”他深深的叹息下,眼神里我看出是悲凉。

  “你走吧。骆远,我希望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你!”撂下这句话我就走出了那个曾经和骆远有过爱情的小屋。

  是的,骆远对我的爱一点不比秦幕少。只是我鬼迷心窍偏偏深爱上了我的对手,一个优秀的警察。这样的爱情或许早就注定了悲惨的结局。犹如老鼠无可救药爱上了猫,最后被猫吃掉还不后悔。

  这场爱情里,我不知道自己成为了猫还是老鼠,也许,只有赢家才是猫。

  我赢了吗?我输了吗?

  就像一句歌词:输的是我赢的不是你。

  骆远扑向我的一瞬间,我知道我又失去了一个爱着我的男人。

  黑暗中我看不到那个冲我开枪的男人。我看到的是在危险的瞬间是骆远替我挡了子弹。

  爱情原来真的可以让人奋不顾身。真的可以舍弃生命。秦幕是,骆远亦是。

  值得吗?我曾经无数次问自己。为了一个罪孽深重的女人舍弃自己宝贵的生命。是傻还是蠢?我不想弄明白,也不愿再追寻答案。也许。每个答案的后面都是残忍伤悲的。

  就像我知道木锦年接近我的目的一样。

  【六】

  没有了秦幕,也没了骆远。我开始陷进了无边的寂寞里。对于我这样的女人,身边从来就不缺男人。只是再也没有了秦幕那样的挚爱,没了骆远那样的愚爱。

  木锦年的出现是那么的及时,他有着秦幕的聪明,骆远的愚忠。

  木锦年说,“阑珊,我一直都在爱着你,只是你看不到我罢了。”

  是的,我承认我看不到他,他只是我眼里的小角色罢了。身边有我爱着的秦幕,有爱着我的骆远,他算的了什么?

  被忽略的其实都是有心机的人,所有的输赢不过是一场有预谋的筹划。

  我承认木锦年爱我,像他自己所说中了我的毒,宁愿心碎而亡,宁愿守在我身旁死去也甘心。

  开始我不知道他所说中毒是因为我的容貌还是为了我毒王的地位。当时间一点点流逝后,我开始相信他爱上的是我这个人的时候,意外知道了原来我爱的那两个男人都是他设计杀害的。

  是他通过变声电话告诉的秦幕我的真实身份,是他亲手导演了那场戏。他知道秦幕不会冲我开枪,他也知道骆远会为了保护我会毫不犹豫向秦幕痛下杀机的。

  当那个夜晚,我喝醉倒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故意冲着我手上的酒杯开了一枪。就在那瞬间骆远扑向我身体,他紧接着开了两枪。都打在了骆远的身上,而我不过是个诱因,诱使骆远为了保护我而中了枪的假象。

  我突然想哭,为了自己的愚蠢,为了自以为是的聪明,为了爱过的那两个为我失去生命的男人。

  “木锦年,为了你对我的爱情我们喝一杯吧。”我转身拿起酒柜中早已准备好的干红,把酒杯倒满递给他。

  “阑珊,爱你就是一种幸福。来,为了我们的爱情干杯。”

  “干杯!”玻璃杯碰触一起发出的清脆的声响,让我仿佛看到了死神的微笑。

  “秦幕,骆远。我来了。”我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爱是什么?”

  “爱,就是蓦然回首,你在灯火阑珊处。爱,就是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