婵娟
时间:2014-07-31 17:14: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正是盛夏,天空似乎也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高,可是酷热的天气还是让人感觉喘不过气。婵娟想,入秋就会好些吧。

  每天走去剧组的那段路,都像受刑。怎么那么臭,那么多虫子,不知名的飞虫从垃圾堆或是脏兮兮的臭水塘飞过来,扑在人的脸上,身上,凝在人的衣服上,包袋上,对于婵娟来说,真有些要命。

  她原本就是个爱干净的人,什么时候都是,家里家外清清爽爽,身上的打扮虽然不是新潮时髦,但也绝对是大大方方干干净净,走出去,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个女人真是丽整干练。

  说实话,跑了半辈子的剧组,从一开始的小剧务,看人眼色,一点点的揣摩,走过多少苦楚,看了多少白眼,流过的汗真和老家门前的苏阳河一样的多,心里的血滴落在看不见的地方,凝固成灵魂深处的疤痕,而那伤疤,又在岁月的浸润中,变成一道道花纹。

  婵娟想,一路走来,我吃了那么多苦,可是换来我今天,我也值得。做到了剧组的服装设计,给许多的电视剧,古装的,民国的,时装的,设计衣服,手下带出一拨拨的助理,如今都已经独挡一面。

  老话不是说,带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是婵娟想,要是我带出来的人,个个都强,甚至比我强,才是我的本事。

  所以,在助理们的眼里,她属于唠叨型,什么做事要放低身段,不要计较一时,要看长远,要与人为善就要先从自己做起,遇事不要老是挑剔别人,也得看看自己。这些话,真是老生常谈。听得多了,助理们也就当是耳朵出油,待理不理的。

  直到有一次,一个小助理出于疏忽,把一包拍戏正要用的戏服顺手放在一台电三轮上,忙着给一个演员穿完衣服,再回身看那包戏服,早就和电三轮一起没有影了。

  这可坏了。没有戏服,接下来的戏就得受影响,为了一包衣服改戏,牵涉的部门也就多了,助理们都吓坏了。投资方有个工作人员,本来就和婵娟不对付,她本来想把自己私人购买的物品通过走婵娟买戏服的钱,给报成公帐,婵娟没有同意,这个女人就一肚皮气,明里暗里给婵娟找事,婵娟几次都忍了。

  而一下出了这事,对于这个女人来说,真是大好的机会。她等着婵娟扣她的助理工钱,开除谁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几天过去,剧组里风平浪静。而丢了的戏服,又穿在演员的身上。

  这个女人百思不解,就悄悄找来一个助理询问,小助理感激的说,娟姐没怎么我们,她说,事情已经出了,就得赶紧补救,怨人有啥用?她自己四处去逛,又是到处找厂家,好歹把衣服弄回来一样的,丢了的没找回,可是娟姐告诉我们,以后做事一定要多用心,不怕把自己放低,垫底的人,垫得好了,才会有个好基础,上头的事才会做好,上头好,底下就会更好。所以,她没有为难我们。

  这个女人哼了一声,没说啥。她想,我就等着看你的笑话,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这部戏一杀青,婵娟就又忙开了。那女人以为她忙啥,一打听,婵娟居然自费投资一部微电影,名字叫,一样花开。

  女人很好笑,觉得婵娟是想捞名利呢,坐不住了,自己投资拍微电影,真是,她那个水平,能行?

  婵娟不知道那个女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她从来不去想别人怎么看自己,只想踏踏实实做好每件事。她一向关注贫困失学的孩子,早就有心,想拍一部影视作品,反映这个问题,社会应该多关注贫困失学孩子的生活状态和心理问题。

  她自己构思好剧本,张罗了好久,等手头的戏一完事,就忙着投拍这部微电影。拍摄地点有点偏僻,每天从住地走一条垃圾从生的小路,才能到拍摄点,这条路,对于婵娟都是一种心里上的折磨。可是她咬牙忍着。资金紧张,天气闷热,很多问题一一浮现,婵娟走着这条垃圾路,就想,所有的都会过去,也都能克服,垃圾放对地方就是有用的,不是废物。

  她一再给自己打气,到了拍摄点,她总是一脸阳光灿烂,可是忙活完回到家里,只有她自己知道,镜子里的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

  还差一笔钱,否则这部戏就要停拍,拉赞助的话,有钱人一听是公益性质的微电影,没有人愿意投资。戏,似乎要搁浅。

  而偏巧这个时候,婵娟病了一场。整个人昏昏沉沉,看医生,说是心里压力过大,又累着了,好好休养。

  婵娟苦笑,可不是得休养,没有钱了,自己的积蓄全出去了。爱人埋怨她自讨苦吃,她就一句话,人就不能为自己的心愿活一回?

  有的朋友就劝她,你傻啊,放着好日子不过,现成的戏,凭你的资历随手一接戏,就算累,拍戏的过程黑白晨昏没有个准时候,可是拍完了不就来钱了,比工薪阶层是好多了。你自己明明不富有,还要凑热闹,拍什么微电影,拍个挣钱的也行,还拍什么公益的,你呀,算了,还是好好养养,过一阵子,接戏挣钱吧。

  婵娟有些茫然,梦里都是那条通向拍摄点的垃圾路,那数不清的小虫子就跟着她飞。

  婵娟一下子惊醒了,坐起身,左思右想,终于还是打算,明个天亮,就再去看看。这几天下雨,路面湿滑,那条垃圾路,居然变成平坦的土路,再没有什么垃圾,而是密密种植着一排排灌木,婵娟惊讶的问路边一个好像工人的人,师傅,这路?

  工人师傅边忙活边说,这附近村子里出过一个大学生,不知道搞什么发了财,回老家看看,听说,有人在他那村子拍啥微电影还是啥为电影的,反映上不起学的孩子,咋活着。这个人一听挺感动,就说,我也做点事,做点实事。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自费把这条路修了,过几天还要铺沥青呢。

  婵娟默默听着,眼里有点热热的东西,她轻轻一抹眼睛,什么小虫子都没有了,只是看到一条宽阔的路,通向遥远的天边。

  那个女人一直都惦记着婵娟,听说婵娟微电影停拍,就和人打电话笑着说,你看,让她逞能?

  可是有一天,这个女人正打麻将,手机响了,她接听,惊讶的提高嗓门说,啥,她的微电影拍完了,还放到网上了?她从哪儿搞的钱,又不认识什么大老板,她。啥?

  女人一激动,站起身,说,从银行贷款?那她拿啥还?哦,主动有几个大公司给她的微电影做贴片广告,这样她还了钱,还有富余,剩下的钱呢?她还不是为了钱?啥,买图书送给穷孩子们了?

  她一拍桌子,刚又说了个啥?麻友们就嚷,别啥了,我胡牌了。

  女人低下头,瞪着眼看着麻友推倒一溜牌,得意的说,胡了。

  女人咬牙说,啥?

  婵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心理,她坐在自己干净的家里,看着电脑上演出的自己投资的那部反映失学儿童的微电影,已经有网友在评论栏里点赞,婵娟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玻璃窗外广袤的蓝天,想,好了,天还是那么蓝,还是那么美,真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