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抱你吗?
时间:2014-07-21 17:57: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忘不了,曾经有一个你;忘不了,曾经有一个我,曾经真心的一段人面桃花的相遇。此生无缘成连理枝,愿成护枝草,无怨无悔,护你一生安好。--引序

  冷色调灰白的云层,无可预料地遮住了九天之外那灿烂的金光,无可名状的阴天给今天的散伙饭更增离愁别绪。

  因为明天箐竹就要走了,然后过几天我和艾琪也要离开。艾琪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她答应我毕业后跟我回去一起工作。可是浩明和箐竹却是一磨就是四年。所以,毕业后我们就在邀月楼定的散伙饭。

  “你小子再不表白就永远没机会了”,在走进饭店门口的时候,我拽住浩天的手往后一拉悄悄对他嘀咕几句:“或许你现在对她表白,她有可能会留下来的,试试看吧!”

  唉,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死小子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真是急死我了,都啥时候你到底在想啥?气得我给他一拳。

  记忆像一盘录影带让我把它往前倒退吧!在我没有遇见艾琪之前,我.浩天.箐竹就是很好的朋友。记得那天浩天搬进我们那个609宿舍还空着的3号床位的时候,我还觉得很莫名其妙,因为浩天是本地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浩天住校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陪伴箐竹。

  箐竹是辽宁人,高挑的身材,齐肩的长发,细腻的皮肤,穿衣服很有品位,在她身上少了北方人的粗狂而多了南方人的含蓄,绝对是男生心目中理想的那种女孩,可是在箐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慑人的气质,不容别人侵犯或是靠近,所以很多男生只有远远观望的份。

  我不知道浩天和箐竹是怎么认识的,我只记得我是经过浩天才跟箐竹成为朋友的。我和浩天是一个班的,箐竹是另一个班的,上公开课的时候我们经常坐在一起,有空的时候,我们经常到南门去啃鸡腿喝啤酒谈天说地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

  可是看见别人都成双成对的我们还没有加入这个恋爱大军中去,偶尔郁闷的时候,我也会跟浩天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去找个女朋友吧?”

  可是浩天总是说:“要找你自己找去,反正我现在还不着急。”

  “谁知道呢,没准你心里早有喜欢的人了。”我用拇指擦过鼻尖反驳他。

  他白了我一眼,不言语了,我就知道他被我说中要害了。

  曾记得有一次打篮球的时候,我对浩天说:“追箐竹去吧?”

  他默不作声,我威胁他说:“你不追那我追去了啊?”

  “你敢!”浩天怒目而视。

  “哈哈哈哈!你呀!你!你这叫站着茅坑不拉屎!”我仰天长笑,死小子你终于被我逼的露馅了,你倒是继续装呀!

  那天晚上是箐竹的生日,我们又一起吃饭,席间我只看见箐竹的手机上贴着她跟一个男生的大头贴。却没看见她腕子上戴,早上浩天送她的施华洛世奇的手链。我只记得平时有说有笑的浩天那天晚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只顾着低头吃饭。

  其实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痛了。那小子有箐竹的QQ和手机号,但是大多时候他只是喜欢挂着QQ对着她的头像发呆。要么就是对着头像猛打很多字的长篇大论,然后再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它们删除。看着她在线却不曾打招呼,生怕她忘记他,便只坐在电脑前,一手用拇指托着下巴颏,食指放在鼻翼,就这样一直等一直等,夜深了再抱床被子裹上,一直等她下线。有时候,我真恨不能揍他一顿,孬种!爱就去争取呀!何必这样痴痴等待!

  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浩天在网上找来很多漂亮的手链的照片,让我给他挑选。

  “嘿!嘿!佳明,来过来看看这些手链,你说箐竹会喜欢哪款。那款更符合她的气质帮忙参谋一下。”招呼我过去。

  我一掌摁着他的头说:“你送我家艾琪一套,我就告诉你。”

  “去去去!要送艾琪,你自己买去,别打我的注意。”他假装不耐烦的推开我。

  “那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我一脸轻蔑的白了他一眼,“送女生当然是让她自己挑最好了,你这让我猜我哪能猜透呀!”

  唉!他唉了一声!然后说:“今天可能是着凉了,有些闹肚子,你看见我的卫生纸放在那么?”

  “呵呵,我看你除了箐竹,啥也想不起来了吧!”我继续嘲笑他:“给!悠着点用,我这也是花钱买来的。”我把自己的一卷卫生纸扔给了他,他一下接住没来得及说别的就溜进了厕所去了。

  “唉!谁让你是我铁哥们呢,看来还是要我帮你一把才行呀!”我自言自语道。

  于是,趁他去厕所的时机,我把他挑选的那几张手链的照片,用他的电脑和他的名义,给箐竹传过去了。并询问她喜欢哪款,最后,她回复的是一款施华洛世奇的手链。那款手链的确漂亮,紫色的水晶,串联着一串翩翩欲飞的蝴蝶,戴在手上一定有如清逸脱俗的百花仙子。

  ……

  “你干什么呢?”浩天突然从背后吼道。

  “给你当红娘呀!哦,不!是月老。”我得意的说:“小子,接招吧!人家回复你了,施华洛世奇的手链,这下你不用猜了。”

  他掐着我的脖子,一个劲儿的摇:“你呀!你!”

  “咋啦?我还帮错了不成?”我疑惑问。

  “谢了!改天请你喝酒。”他一掌击来。

  后来,才知道那款手链要一千多元,一千虽不算奢华,但是对于身为学生的我们已经算是件奢侈品了。这个城市少爷从此以后多了一份家教的工作,我不解。他说只有用自己的钱买来送给她才是最有意义的。

  箐竹生日那天早上,一大早他就在镜子前左照右照,把头发梳得苍蝇都能在上面劈叉。弄个礼物上的贺卡,也是打了好几遍的草稿才算收工。然后,屁颠屁颠地拿着包装好的礼物出了宿舍。回来时高兴地神色溢于言表:“我亲手为她戴上……”为此他高兴了一整天。从饭店回来浩天终于跟我坦白他喜欢箐竹。

  “你知道箐竹已经有男朋友了为啥不生气呀?”我问浩天。

  “从一开始她就告诉我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在上海念大学,三年了。”浩天一脸认真的说。

  我拍着浩天的肩膀说:“什么年代了,管她有没有男朋友,喜欢人家就去追,公平竞争嘛。”

  “你不懂,今生我无缘和她结为连理枝,只愿默默地做她的护枝草,足矣!”浩天的就这么一句把我的所有努力全给抹杀了。

  “可是,我的身体很疼,就像裂开了一道口子。原来是真的嫉妒呀!我开始讨厌自己,不是只要一点点吗?什么时候变的这样贪心?”他无奈的说。

  “唉!相思是毒药!相思是毒药!”我无奈地摇着头说。

  2012年的春天,辽宁下雪了,浩天在宿舍楼顶堆了一个雪人,一个围围巾有胡萝卜的雪人。那个雪人真像箐竹呀!于是,他对着雪人饮酒,对着雪人微笑,对着它说了很多心理话。说的我这个陪在他身边的人心里都铺天盖地的涌起了悲伤。

  宿舍的窗外下着蒙蒙细雨,滴滴的小雨点,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哗啦哗啦,就像老天爷在筛豆子一样,打碎了如镜子的湖面,吓跑了原本想跳上水面玩耍的鱼儿。

  “兄弟,借你的一把伞用。”浩天说着就拎着我的伞打着他自己的伞冲进了雨里。

  “唉!唉!唉!一把伞就够用了,拿两把不是浪费吗?回来!不借!”我在后面扯着嗓子喊。

  他那肯听我的,早就冲进了雨里接还在上课的箐竹去了。

  唉!这个傻子,那有这样追女生的,人家巴不得雨天共打一把伞。他倒好从来都是一人一把。这算哪门子门道呀?

  天可怜见吧!大二的上学期的一个雪天深夜箐竹高烧生病了,他不顾寒冷冒雪把箐竹送到医院。在住院期间更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了3天,直到好转出院。回校后,继续送药,送饭,陪同上下课,即使没有一样的课也必定准时接送。

  “看这么冷的天,病还没好利索呢!又开始耍风度是吗?”浩天带着责备的话语,并脱下自己的羽绒服披在箐竹的身上。一瞬间寒风袭来,吹得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可是心是暖的。

  一路上护送她来到宿舍,静静地宿舍里就剩下他们俩个人。箐竹故作轻松地和浩天说再见,可是就在他即将转身离去的一瞬间。他被箐竹拉了一把,并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闭上了明眸若水的眼睛,踮起了脚尖,嘟起了粉唇。

  那一刻,就差最后的一秒浩天推开了箐竹。

  “没事了,我该走了,快考试我还有好多功课要背呢!你也复习功课吧!”浩天说完后转身离去,身影便越来越远……

  唉!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其原因后来他这样解释给我听的:幸亏当时没有吻,不然我会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一定会成为心理永远也迈不过去的坎儿。我要的是爱情,而不是感动,愿她安好是我最大的心愿。

  呵呵!我只能无语了。

  箐竹的祖父是韩国人,所以箐竹会讲韩语。这件事情是浩天在宿舍里叽里呱啦念什么的时候告诉我的。

  “兄弟你努力呀!俗话说:大一骄大二傲大三急大四没人要,等等到了大三了你就有希望了。”我给浩天打气。

  可是天知道,大二下学期开始的时候我们班上连最难看的女生都有肩膀依靠和最恶心的男生都有小手可牵,所有的物色对象都被抢购一空了。

  “我是不是很傻呀?”浩天问我。

  “不是很傻,”我停顿了一下说:“你是非常傻,傻到家了,我觉得人家男朋友应该感激你。”

  “嗯?为什么?”浩天被我说蒙了。

  “因为你一直都傻傻地帮人家免费照顾女朋友呀。”我按着浩天的双肩眼睛直视他语重心长的说:“兄弟你就现实一点,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孩不好吗?”

  浩天听了我的话不言不语,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抽闷烟。

  我承认我是比较现实的人,大二学期我遇见了艾琪,并且把感情一日千里地加速地培养起来。我觉得和艾琪在一起的时候,像被一个像线一样的什么东西牵绊着,既有甜蜜也有无奈,我们一起上自习去图书馆一起温书一起吃饭,而浩天依然在箐竹那里耗着。

  被艾琪宠在手心里日子的我和浩天还有箐竹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少了许多。只是有的时候,当我和艾琪从教室看书回来路过篮球场的时候,会经常看到浩天在那里挥汗如雨地打篮球,而箐竹撑着太阳伞拿着矿泉水很安静地站在旁边看着,没有喝彩,却又看不见的幸福。

  到了大三的时候,浩天和箐竹还是没有很特别的进展。我知道,过了大三他们发展的希望就很小,因为我总觉得浩天和箐竹不是那种到了大四搞“黄昏恋”的那种人。的确是如此,到了大四浩天还是没有向箐竹表白。可是我依然想在毕业的时候让浩天对箐竹表白,因为箐竹明天就要走了。

  今天,真的到了离别的时候了,四年的相处就要在我们的人生旅途告一段落了,从此不再……

  我们不停地说话,不停地喝酒,不停地玩笑,想把一切离愁别绪忘得一干二净……

  “我可以抱你吗?”浩明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用一种很虔诚的语气问箐竹。

  “嗯。”箐竹努力地点了点头。

  然后,浩明的右手环过箐儿的腰,当他的左脸擦过箐竹右边耳际的时候,他说:“salanghaiyou……”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