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里的暖冬
时间:2014-07-07 21:26: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王紫玄  阅读:

   (一)

 
  狼烟漫漫,战火连天。
 
  一连攻下三座城池让我的军队士气高涨,我带着胜利的喜悦看着前方的火光,战果不错,可以乘胜追击。
 
  我叫来副将,打算与他商议,却突然感觉头晕,大概是体力消耗太多了。
 
  “将军,您休息一会儿吧,属下会料理好一切的。”
 
  “嗯,别忘了去慰劳伤员。”我闭上眼睛,放松一下高度紧绷的神经,没料想一柄利刃从胸口刺穿,雪亮地映着我的惊异。
 
  幽远,我最信任的部下竟然背叛了我!我瞪大了眼睛,久久地不敢相信,直到电脑屏幕上血红的大字提醒我“gameover”。
 
  靠!老子的星级装备啊!
 
  我刚想摔凳子离开网吧,却听到有人拍桌子站了起来,“七星级装备,赚了,太赚了!”
 
  我将信将疑地走向那个仍处于兴奋中的狂笑的人,问道:“幽远?”
 
  他的笑容凝固,颤颤地答:“嗯。”
 
  我伸手就想给他一耳光,却被他死死地握住。
 
  “女孩子当众打人不太好。”
 
  我推开他,怒斥道:“我们当战友当了三个月了,你居然暗算我,还有没有点江湖道义?”
 
  “是很抱歉,那怎么办?”他耸耸肩。
 
  “还我装备或者赔我钱。”
 
  “不行,装备是我的战利品,还钱,太俗了,这样吧,我请你吃饭。”
 
  “不行,你休想泡我!”
 
  他爽朗地笑了,“不吃什么西餐厅,吃大排档行吗?大排档那种环境应该不算图谋不轨吧。”
 
  在网吧苦战了一天滴水未进的我这一次听了肚子的话。
 
  “真没想到,我一直佩服的大将军居然是个女孩,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卫卓姗。”
 
  “哪个wei?‘围魏救赵’的魏?”
 
  “不是,是‘精卫填海’的卫。”
 
  “哦,知道了。”他作沉思状。
 
  我拿起一串烤鱿鱼,他凑过来,笑着说:“是‘卫生巾’的卫,对吧?”在我的鄙视中,他痛快地灌着啤酒。
 
  “那你呢,叫什么名字?”
 
  “丁威。”
 
  “我讨厌你,丁威。”我一口咬下了鱿鱼爪。
 
  这就是我和丁威认识的全过程,没有浪漫暧昧的场景,没有英雄救美的剧情,甚至连风雨同舟的义气都没有。总之,我认识了比我高20cm总爱挖苦我的一大损友。彼时是初中毕业,就这样吵着闹着,就到了高中了。
 
  (二)
 
  高一的军训是很坑爹的,烈日,无风,只能穿校服而散发出的汗渍味,中暑,晕倒……惨烈的现实使我越发怀念中考结束时天天打游戏半梦半醒的日子了。
 
  太阳一天比一天毒,丁威的嘴也一样。
 
  “大姗,我今天在操场上看上了一个女生,比你白比你高,眼睛也比你大,头发跟瀑布一样,美极了。”
 
  “跟我说这些干嘛?”
 
  “对了,最要命的是她身材超棒!你要是平原,她就是山脉……”
 
  “丁威你是喝农药长大的吧,那么毒舌的话你可以选择闭嘴。”
 
  “大姗你还没吃饭呢吧,我今天看见你是跑着来学校的,又睡过头了吧,给你面包。”
 
  “……丁威你这点体贴是你这些年来保命的本钱吧。”
 
  “那女生的哥哥据说和我一样帅。”
 
  “死远点吧你,不过……倒是可以看看,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事。”
 
  我们两个闲人一拍即合,成了晚自习下课后守株待兔的两个老农。我们首先看到的是母兔。
 
  她不知什么时候脱下了难看的校服,身着一条冰蓝色的纱裙,黑色的头发随意地披着,斜斜的刘海占了小脸的三分之一,大大的眼睛又占了三分之一,皮肤白的不像话,歪背着小包等着她哥哥。
 
  重点班的门终于开了,传说中的她哥哥出现了,她迎上去,依偎在她哥身上,头发散着。
 
  等不及的丁威窜了出来,拦着了两人。
 
  “两位同学好,我是七班的丁威。”
 
  丹唇轻启,“我叫吕贞,吕雉的吕,贞洁的贞,是十三班的,他叫刘晨,刘邦的刘,晨光的晨,一班的班长哦。”
 
  “刘邦,吕雉,你们……”
 
  “呵呵,我表妹总是爱开玩笑。”
 
  “咦,那边那个姐姐躲着干嘛?”
 
  死丫头,眼睛真尖。
 
  “我是卫卓姗,精卫填海的卫,卓越的卓,姗姗来迟的姗。有点唐突,不过很高兴认识你们兄妹俩。”
 
  刘晨望着我,笑了,很阳光。
 
  (三)
 
  有了丁威这么个多动症孩子掺合,我们四个很快便熟识了。
 
  我和丁威属于成绩中等的两个闲人,吕贞虽然外表光鲜,但成绩很差,家境也很贫寒,父亲早逝,母亲在外打工。刘晨各方面都一般,属于学霸一类的,可以在每次大考前给我们三个恶补一下。
 
  日子一天天云淡风轻地过着,渐渐地,我发现丁威对吕贞的关心多了起来,有时甚至会无视我只为吕贞忙,而我也渐渐喜欢上刘晨为我讲题的样子。他耐心地一次次为我画图讲解,他温和的语调,他的眼神那么专注……
 
  秋尽冬至,冬尽,春暖花开,冰雪消融,很多事情也在悄悄变化着。
 
  我偶然发现刘晨给我的错题集里写了这样一句话:我们都是远视眼,模糊了最近的幸福。心里开始泛起涟漪。就在这时,丁威找到我,紧张地问“大姗,你说,我要向喜欢的人表白要怎么做?”
 
  我们相视而笑,又一次无比默契。
 
  我帮丁威给吕贞写情书,而他则负责多为我和刘晨创造机会。可惜刘晨太闷了,吕贞太害羞了,所以一直没有什么大的进展。
 
  直到那次抢劫事件发生,一切才有了变化,只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是学校附近的“野狼帮”,他们十几个人持刀拦住了我们,似乎是出于本能,丁威拉着吕贞飞快地跑开,而我则拽着刘晨跑,慌不择路的我和他不小心跑进了死胡同,末了,只好把钱全给了他们。“野狼帮”散去了,因为没了钱打不了车,我趁机要刘晨送我回家。
 
  晚风习习,我扯了扯他的衣角,“刘晨,我喜欢你。”
 
  沉默,还是沉默。
 
  “卓姗,其实我……”
 
  (四)
 
  回到家,颓然倒地,心像被人烹煮一般。
 
  刘晨拒绝了我。
 
  “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吗?”泪就在眼眶里。
 
  “……卓姗,我有个秘密压在心里很多年了,我……”
 
  他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我听出是吕贞的声音,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要他赶过去。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贞儿要我一个人去。卓姗你自己先回去吧,抱歉。”
 
  就这样,他走了,留我一个人在黑漆漆的街上。
 
  那个秘密,其实不用说了,我早就猜到了。刘晨啊刘晨,如果你的‘刘’不是‘刘邦的刘’而是‘刘彻的刘’该多好,那我也会是‘卫子夫的卫’了。
 
  看着空空的钱包,惨笑,卫卓姗啊卫卓姗,你真是自作自受。没错,抢劫事件是我安排的,我哥哥是“野狼帮”的骨干,我们是父母离异后谁都不愿意照料的小孩,只有房子和钱,没有爸妈的疼爱和关怀。我哥一早就加入了“野狼帮”,而我则从小就混在网吧里打游戏。
 
  我本想利用抢劫事件支开吕贞和丁威,单独和刘晨在一起,又倚仗没了钱回家要刘晨送我,我以为凭借一句“我们都是远视眼,模糊了最近的幸福”,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
 
  可是刘晨却告诉我,那本错题集原本是吕贞的。
 
  可悲可笑,我算计了丁威算计了刘晨,而我自己却被命运算计了。
 
  自作多情,自作自受,自食其果。
 
  (五)
 
  一夜未眠,第二天,吕贞没有来上学,她翘课是常事,奇怪的是,丁威和刘晨也都没有来。我打电话给丁威,才知道那晚的夜空究竟有多黑暗。原来,丁威和吕贞跑开了,却在半路遇上了三个醉汉,丁威被打成重伤,吕贞则被三个混蛋……
 
  挂了电话,我的头开始变得好沉,如果不是我安排了抢劫的戏码,丁威没有慌忙中拉着吕贞逃跑,吕贞是不是就不会经历这些,丁威也不会现在躺在医院里。
 
  我的愚蠢,不仅害了我自己,还害苦了其他无辜的人。
 
  拨通了刘晨的电话,刘晨说吕贞现在情绪不稳定,不希望其他人去看望。
 
  于是,我请了半天假,坐车去医院看望丁威。
 
  他折了腿,断了臂,打着厚厚的石膏,帅气的脸上添了一道伤疤。
 
  “你来了。”
 
  “你,还好吗?”
 
  他叹了口气,望着我“姗姗(他第一次这么叫我),我太累了,我不想再瞒下去了。我一直都被一句话给骗了,那就是‘如果你想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喜欢你,那就让她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
 
  “你,这么说,难道……”
 
  “姗姗,我喜欢你。我对吕贞好只是为了看你的反应。”
 
  我呆住了,如刺梗喉,好久才缓过来。
 
  “不可能,遇到‘野狼帮’的时候,你是拽着吕贞跑开的。”
 
  “那是她拽着我,她喜欢我。”
 
  “可是,她对你的情书一直没有反应啊。”
 
  “傻瓜,因为那些情书我从来都没有给过吕贞啊。”
 
  “原来是这样……”
 
  “姗姗,还有一件事,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刘晨他……”
 
  “不要说!”
 
  “我要说,你喜欢刘晨,刘晨喜欢吕贞,吕贞喜欢我,而我喜欢你!我是先喜欢上你才去玩那个游戏的,要不然你以为幽远为什么会那么巧地出现在你面前,我只是为了让你注意到我。”
 
  “丁威,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吕贞的事,怎么办?”
 
  “算起来是我没能好好保护她,我会让我们家给她补偿的。”他冷漠地说。
 
  丁威出院的那天,我去看他。
 
  “丁威,我把你当做朋友,真正的好朋友,所以……”
 
  “我知道,我也只是想说出来,让你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喜欢过你,就足够了。”
 
  “谢谢你。”
 
  “姗姗,我要走了。”
 
  “去哪儿?”
 
  “日本。”
 
  “为什么?”
 
  “呵,脑子里一直长了一个东西,需要取出来。”
 
  “会有危险吗?”
 
  “……只要我还活着,每个月我都会寄一张明信片给你。”
 
  (六)
 
  吕贞再来上学时好像变了一个人,她违背校规穿低胸装,涂脂抹粉,做一切以前她不会做的事。不过尽管她早恋,玩手机,同校外人员厮混,也没有政教老师罚她。
 
  与此同时,刘晨的成绩开始下滑,他经常要请假,照顾宿醉的妹妹,跟那帮纠缠他妹妹的小混混周旋。
 
  丁威一直寄来的明信片,成了我唯一的期盼。
 
  日子仍一天天地过着,像原来一样平静又不平静。
 
  其实一切都变了,那名为青春的花园早已荒芜不堪,杂草丛生。
 
  “我校将择选十名优秀赴日交换生……”这消息像雷一样炸开在校园里。
 
  不过于我,无所谓,我不想去日本,不想看到我曾经活蹦乱跳的丁威躺在病床上生命攸关。
 
  很多不学习的人都开始用功了,所以值日这种苦差没人愿意做,我全接了过来。
 
  擦黑板,扫地,打水,拖地,倒垃圾,统统干完,天已经很黑了。我锁好教室门,正要走下楼梯,却听到政教主任的办公室有异常的声音,我走近,门是锁的,而声音却是男女厮混的不堪之声。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差点哭了,吕贞啊吕贞,贞洁的贞。
 
  (七)
 
  第二天,我找到了吕贞。
 
  “你就那么想去日本吗?”我盯着她,她亦盯着我,意识到我窥探了她的秘密后,她索性点头承认,随手点了一支烟。
 
  “我喜欢丁威,我要去找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辞而别,但我要问清楚,我要他为了那件事故负责,我要他娶我!”
 
  “丁家不是已经给你一些钱了吗?不够吗?”
 
  “才10万,我早就花掉了。”
 
  “吕贞,你有想过,你这样,你哥会有多伤心吗?”
 
  “谁让他是我哥?他活该为我伤心。”
 
  “你哥……他爱你,你知道吗?”
 
  “我感觉得到,只是,那又怎样,我只想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其他的,无所谓了。”
 
  我转身离开了,对于吕贞,我是愧疚的,我是胆怯的,我始终不敢承认抢劫事件是我安排的,如今她的境况也都是我害的。
 
  (八)
 
  命运总是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间,那个无耻的政教主任违背了承诺,赴日的交换生名单里没有吕贞。
 
  吕贞知道这一消息后,发疯,暴怒,歇斯底里地喊叫,刘晨于是请了一周的假照顾她。
 
  可吕贞却让刘晨喝了掺了安眠药的果汁,她来到学校主任室,一刀捅向了董主任。之后她边哭边给我打电话,不知所措。
 
  我叫来我哥他们来学校挑衅闹事,当学校校长和老师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后,我找到刘晨,还好他醒得快。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刘晨逼着我把精神失常的吕贞带走,他自己报了警,承认了全部罪行。
 
  作案动机是赴日交换生没有他,警方录下了口供,带走了刘晨。
 
  万幸的是,董主任没有死,刘晨也只是判了几年而已。
 
  (九)
 
  再次见到刘晨时,他穿一身狱服,不过眼神依旧清澈,笑容依旧阳光。
 
  “还好,几年而已,卓姗你不要哭了。”
 
  “刘晨,吕贞现在在疗养院里,我会替你照顾好她的。”
 
  “谢谢你卓姗,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
 
  “刘晨,你知道你妹妹为什么要去日本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她为什么要杀董主任吗?”
 
  “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
 
  “嗯,不需要,我只想为她承担。”
 
  (十)
 
  这一年冬,来自日本的明信片断了。
 
  我,刘晨,吕贞和丁威被命运缠在了一起,绷得紧紧的,终究断开,各奔天涯。
 
  青春到底是什么?爱情到底是什么?人生到底是什么?
 
  这年冬至,“野狼帮”解散了,因为野狼们长大了,新成立的“嗜血帮”邀请我哥加入,我哥拒绝了。他金盆洗手,找了一份便利店的工作,说要攒钱为我娶一个好嫂子回来。
 
  丁威的妈妈找到我,说丁威买了一份保险,受益人是我。我握着保险单,流泪了。
 
  吕贞在疗养院待的很好,她开始喜欢侍弄花草了,而刘晨在里面表现得不错,在争取提前释放。
 
  这一年是暖冬,不太冷。
 
  青春是什么?我仍不太懂,不过最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那些阴霾终将散去。就像犹太王大卫戒指上的铭文:一切都会过去。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