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离殇,奈何桥旁孟婆汤
时间:2014-07-02 14:36: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幽若雪  阅读:

   序:

  水般清,云般淡,莲花池畔,水中央,秋波微转,自此成殇。

  紫袍衫,手折扇,露天台下,凤眸转,意味深长,自此悔怅。

  “爷,南宫冥离开南幽国已有半个月不知去向,三天前却在京城发现疑似他之人。”

  “哦!就算如此他南宫冥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不过清风,你给我盯紧此人行踪。”话音落了半响,方听那慵懒而魅惑的声音传来。

  “是,爷,属下告退。”清风领命往外走去。

  “恩,去吧!”那魅惑人声音的主人,亦随着往外走去。

  “沫儿,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君北凰走到水沫然跟前,故作神秘道。

  “恩,肯定是沫儿最喜欢吃的桂花糕,是不是啊,君哥哥?”水沫然那本就清丽绝艳的小脸,因为高兴愈发显得迷人。

  君北凰有一瞬间的恍惚,却很快就回过神来,把隔在身后的手伸出来,说道:“看看,这是什么?”

  “我最喜欢的曼珠沙华,谢谢君哥哥……”水沫然双眸盛满喜欢,精致白皙的脸颊染上了少许潮红。

  “这是什么话,沫儿喜欢就好。”君北凰眼里泛着丝丝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君哥哥,你为什么对沫儿这么好?”水沫然抬眸,定定的看着君北凰很是认真。其实,她自从进到这个宅院的开始,就在想这个问题,却从来没有当着君北凰的面问过。

  君北凰一愣,显然没料到水沫然会如此问,却很快说道:“沫儿,别总是想那么多,你好好休息,闷了就让微雨带你四处逛逛,君哥哥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就往外走去,在水沫然眼里,君北凰是在落荒而逃,她自嘲一笑,往屋里走去。

  “王爷,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来找您的,是否……?”君北凰刚回到自己的琉璃阁,就听到管家的禀报。

  “哦,是么,让他们进来吧!”君北凰似乎有些惊奇,眼神却依然毫无波澜。

  “是。”管家闻声,领命而去。君北凰亦往大厅方向走去。

  “北凰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君北凰刚落坐,富有磁性的声音随之而来,抬眸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青衣,一白衣两位男子。

  君北凰一眼就看出了两人的身份,青衣男子略微在后,显然是个随从,而白衣男子无疑是南宫冥了。

  “南宫兄还是那么风流潇洒。”君北凰没有直接回答南宫冥的话,而是笑着说道,只是那笑却不达眼底。

  “不知南宫兄来我北冥国有何贵干?”君北凰右手轻轻叩着卓面,两人看似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其中却意味深长。

  “君哥哥,沫儿想出去逛逛,君哥哥陪沫儿去,好不好?”还不等南宫冥说话,那如黄鹂般的声音便从后院传来,所谓,闻声识人,闻其声,未见其人,却足以肯定那声音的主人是何等的倾城。

  君北凰没有出声,水沫然走到大厅里,方发现里面还有其它有人,下意识的抬眸看去,等看清来人后,不由的一愣,即使只是一瞬间,却还是被君北凰给捕捉到了。

  而南宫冥面色如常,却朝君北凰打趣道:“北凰兄真是艳福不浅,如此美人,啧啧……”

  水沫然听此,飞快的抬眸看了君北凰一眼,她的动作南宫冥看在眼里,没说什么,却嘴角上扬,可见他此刻是开心的,原因是何?只有他知。

  “沫儿,你不是想出去逛逛么?走吧!”君北凰不理睬南宫冥,拉着水沫然往外走去,到了门外丢下了一句话:“南宫兄,佳人有约,你自便。”

  南宫冥丝毫不生气,嘴角依然上扬着,带着随从亦往门外走去。

  走在车马水龙,热闹繁华的大街小巷里,君北凰犹如一个邻家大哥哥似的,鬼斧神工的脸上荡漾着能温暖别人的笑容。

  一路上和水沫然说说笑笑的,不知碎了多少男女老少的芳心,跟在后面的清风和微雨嘴角不住的抽搐着,心道?“不愧是自家主子,竟然老少通吃,妖孽啊……”

  “君哥哥,沫儿想吃糖葫芦,你去给沫儿买好不好?”走着走着水沫然忽然拉住了君北凰。

  “好!”看水沫然眼里泛着点点希求,君北凰笑着说好,眼里讥讽一闪而过,往一旁走去。

  “爷,水小姐她……”跟在君北凰后面,感受着他身上扑面而来的冷气,清风有些迟疑的说道。

  君北凰身上的冷气更甚,却不作达,他知道南宫冥在后面,从他的府上一直跟到这里,虽然他们很小心,可是君北凰何许人也,岂会不知道。

  见君北凰沉默,清风亦不在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

  “爷,王爷……”忽然有声音从后方传来,清风回过头一看,是微雨,看她有些许秀发散落,气喘吁吁的样子,似乎很着急。“爷,是微雨。”清风说后,君北凰方才转过身来,看着微雨,一潭黑水的眼眸不起丝毫波澜,“什么事?”

  “爷,小姐被挟持了。”微雨以为君北凰会有反应,起码会担心,只是君北凰依然毫无变色。微雨有些奇怪的朝清风看去,而清风也只是摇摇头头,不作达。“走,回去吧!”在微雨的疑惑中,君北凰发话了,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微雨更加疑惑,着急说道:“可是爷,小姐她……”

  她还没说完,就被清风阻止了,她也只好悻悻的跟了上去,却心道:“爷,这是怎么了?”

  君北凰没反应,不着急是因为他知道水沫然不会有事,南宫冥自然会去救她。

  而后三天,君北凰没有出过府,一直把自己关在自己的琉璃阁里,自然也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爷,爷……”突然,清风一改平稳的性子,着急的在门外喊。喊了几声不见有反应,清风甚是敲起了门,“扣扣……”

  “什么事?”半响君北凰那沙哑却依然魅惑的声音才从屋里传出来。

  “爷,出大事了。”门刚打开,清风连忙说道。

  “什么事?”君北凰声音暗哑,眼眸里布满了血丝,可见他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

  “爷,……”此时清风却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到底什么事?”见清风支支吾吾的,君北凰历声。

  “爷,小姐,小姐她死了……”还不等清风回答,微雨那带哭腔的声音便传了来。

  君北凰脚下一个踉跄,幸好清风及时扶住了他。“你说什么?”声音里有藏不住的慌张。

  “小姐死了……”微雨依然哭着,声音有些大,似是在埋怨君北凰。

  君北凰高大的身躯又晃了晃,“爷……”清风有些担心,从未见过王爷如此过,想必水小姐在王爷的心里有多重,可惜,可惜了,造化弄人。

  “你先下去。”见君北凰眼神空洞,神情痛苦,清风连忙挥挥手,让微雨先离开。

  “爷……”清风去扶君北凰,却给被甩开了,“让我一个人静静,你下去。”说完跌跌撞撞的又往屋里走去,那背影甚是孤寂落寞,看得清风一个大男人眼眶发热。

  短短几天,东晨国和北冥国却各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第一件事,是东晨国的太子殿下上官耀被人杀了,尸体竟然被挂在京都的城门口上,时过半月之余,尽管东晨国主派出无数人力物力去追查凶手,却依旧毫无所知。

  第二件事,是北冥国的战神君北凰,突然失踪,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的是皇上亲启四个大字。

  谁也不知道,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只是皇上看后,休朝一天,神情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南幽国的某一座宫殿里面,一白衣男子临穿而立,面色忧伤,喃喃自语:“妹妹,如果你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君北凰真的很喜欢你,为了你甚至放弃了大好河山,都是我不好,是是哥哥害了你,对不起,沫儿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沫儿,君哥哥知道,什么都知道,所以才会违背自己的心,其实,君哥哥很喜欢,很喜欢沫儿,君哥哥这就来陪沫儿好不好!这样沫儿就不会孤单了,沫儿,黄泉路上,你不要走得太快,君哥哥怕来世也错过了你。”

  若干年后,天下太平,现世安稳,有不少英雄豪杰过起了隐世生活。

  只见在一个山涧幽谷里,一黑衣子男子跪在一座长满杂草,已看不清原样的孤坟墓面前痛哭。

  萧瑟的寒风簌簌响起,而劣迹斑驳的坟墓上,有几个字依稀可见。“君北凰之妻水沫然之墓。”

  仔细一看,坟墓旁边竟还有几根白骨和头颅,而这个发现,却让那黑衣男子哭得更加伤心绝望。

  “王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qiushuibt#g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