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梦一场古代风华
时间:2014-06-27 12:01: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芯陌殇  阅读:

 

  如果生活在21世纪的我没有被父亲抛弃,后来也就不会加入那个神秘组织;如果我没有加入那个组织,我就不会变成杀人的机器;如果我能早点摆脱,就不会痛苦的活了十四年。

  如果我没有执行最后那次任务,我就不会意外坠崖;如果我没有连人带车翻下山崖,我就不会魂穿回到古代;如果我没有穿越到夜岚身上,就不会遇见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如果我只是停留在塞外不曾回京,我就不会与你相见;如果我们不曾相见,也就不会相恋相爱;如果时光隧道打开之时我及时离开了,或许如今的我就不会那么心痛。

  如果我们不是因为误会种种,你也不会出手伤我;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也不会落成残躯;如果我不曾油尽灯枯,也就不会离你远去。

  如果古代的我没有死去,现代的我就不会清醒过来,更不会发现此时此刻的我就在现代都市里。

  如果你只是古代的王爷北阳辰,我也只是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欧阳岚,而不是那御赐的郡主海岚;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交集,我们更不曾相爱,那该多好?

  不过,我的辰,与你相爱,岚儿无悔,如若古代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宁可从未死去,从未离开过你:如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幻之旅,但愿梦醒时分,我能忘记你。

  ——云颖儿

  被晨风卷起的窗帘一角轻轻的舞动着,清晨的一缕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子投射进来,洒在床上那张安详的睡脸上。

  窗外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遍地洒满金色阳光,空中的花瓣飞舞,枝头的鸟儿歌唱。

  窗内却透着另一番死气沉沉的气息,房间里站立的几人都是安静的不说话,躺在床上的人更是一脸的死寂,沉静得足以令人窒息的脸上终是泛不起半点涟漪。

  突然听得那人喉间溢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哼,脸部僵硬已久的肌肉竟然奇迹般的被轻轻扯动了,有人惊喜的低声尖叫,“医生快快快!”

  听到焦急的呼叫,年轻的医生疾步走来,给那病人细细的诊断,抬头盯着那张因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的面容,紧紧地凝望了许久,又看了看那些连接在身体上的仪器,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病人脉象平和,已经脱离危险了。”

  什么声音啊?是有人在说话吗?是谁在说话?

  床上的人紧紧的皱着眉头,表情很是痛苦,却不知道究竟是在兀自挣扎着什么?

  过了好久好久,也许是半个小时,也许更久,除了那一声低哼和细微得几乎不可察觉的表情变化,床上的人便什么反应也没有了,只是静静的,静得可怕的,一如既往的安静的躺着,只是很安静的躺着,不曾睁开眼睛,不曾动弹过半分,更加不曾张过嘴巴……

  “小颖……睡了那么久了,你就不想念妈咪吗?你就不想睁开眼睛来看看妈咪吗?”待医生护士走后,妇人独自坐在床边,泪眼婆娑的望着那张死寂的睡容,声音无比的哽咽,“小颖,都睡了一年了,别再睡了……妈咪求求你……求求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云姐……”轻声推门进来的人见她又对着那昏睡的人哭了,止不住的出声劝道:“小颖会醒的。”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每次都这样安慰着,只要她能振作,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会醒的……会的,她那么坚强,怎么会不醒呢?”云秀娥自言自语的呢喃着,每次都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梦中的云颖儿再次凝起了双眉,恍惚之中听到熟悉的呼叫,那声音好像是她的母亲,好像是在她的母亲在叫唤她。

  她想睁开眼睛来看看,却怎么也用不上力,只能迷糊的在心里猜测着,猜测着她现在到底是在哪里?

  “小颖,没关系的,继续睡吧,睡饱了,睡得你烦了,也就醒了。”

  云秀娥不舍回头望了眼睡脸安详的云颖儿,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关上ICU病房的门出去了。

  空荡荡的病房里,除了躺在床上的云颖儿,各种先进的医疗仪器,还有一些奢华的配套设备,便什么也没有了。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吊瓶上的白色透明液体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滴落着,白色的窗帘被风吹起,柔柔的风从窗子的缝隙溜了进来,轻轻亲吻着云颖儿平静的脸颊。

  或许清风的亲吻真的有用,昏睡了一年的云颖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她昏迷了这一年来第一次睁开眼睛,只可惜,当眼睛睁开到一半的时候,她还是没有一丁点力气,只好放弃了。

  这眼睛一旦合上,她就再也不想睁开了,因为朦胧之中,她看到的是陌生却又熟悉的环境,那白茫茫的颜色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想看到的,是温馨的颜色,她想看到的,是古代的颜色。

  唇角挂着一缕几乎不可闻的淡笑,昏沉沉的脑子里继续放映着那还没做完的梦。

  梦里,她与母亲一起被狠心的父亲抛弃了,因为生活所迫,她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在那里每天每夜的接受嗜血残酷的训练。

  直到十四年之后,她不想再过刀光剑影的生活,她请求脱离组织,于是执行了最后一次任务。

  那一次,组织她要保护的人竟然是她的好姐妹,就在她快要脱身,快要成功脱离组织时,却被人在刹车上动了手脚,她连人带车的坠崖了。

  没想到她竟然穿越到了古代,魂穿之后变成了郡主海岚,还在大街上偶遇了身为辰王的北阳辰。

  她不知道他是辰王,她厉声指责他伤人,还喷了他一脸的茶水,于是他记下了这笔账。

  她还在那里遇到了跟她一样为了执行任务意外穿越的墨天,惺惺相惜的他们成为挚友,彼此讲述前世与今生,然后开始寻找回到现代的方法。

  后来,北阳辰爱上了她,墨天也爱上她,而她却渐渐的爱上了他——北阳辰。

  最终,在一道明黄圣旨的赐婚之下,她嫁给了他,成了他的王妃。

  婚后的日子很美满,也很温馨,只可惜,他生来带有一股浑邪的魔气,一旦被魔气控制便会走火入魔,连谁也不认识,即便她是他最爱的人。

  走火入魔的他会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会变得黑暗邪魅。

  那一次他们在争吵,他突然间就走火入魔了,他失手错伤了她,她差一点就死掉了。

  找到了打开时空隧道方法的墨天不想再看她受到伤害,于是决定带她一起离开。

  等待七星连珠之夜,墨天取来紫宸兰纱衣成功打开了时光隧道,可她依然选择为他留下,而墨天随着关闭的时光隧道消失了。

  她伤好了之后,却是元气大伤,身子远不如从前,于是他更加对她处处呵护,给她无尽荣宠,生怕她不小心磕着碰着,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坚固,他们又过了很幸福的一段日子。

  她美貌倾城,才学出众,当她无意扬名天下,却引来无数觊觎。

  王王相争,情敌暗斗,因她引起了一场红颜祸乱,待天下初定,他们再次证明了真爱的永恒。

  本想幸福从此延续,却不知他再次走火入魔,为了救他,她意外坠崖,从此失忆。

  两年后,当他们再次相遇,她却落得一副残躯,没了以往的记忆;半年后,当她恢复了记忆,他们终于又打破旁人的阻挠走到了一起。

  当她诞下龙凤一胎,取名北阳洛溪,北阳语嫣,家庭终于和谐美满。

  当孩子健康长大,时值豆蔻的年少风华,她的身体却是一日不如一日。

  在一个飘雪的深秋,她永久的长眠,永远的离开。

  未曾想他们的幸福竟会如此短暂,她才不到四十光阴竟会油尽灯枯,他抱着她冰凉的身体,心痛一点点爬满心头。

  他承受了十年的孤独,终是守着她冰冷的墓碑孤身老去。

  他说或许她是回到现代了,或许她已经回家,于是他说他要来找她,来她的世界找她。

  然而,这个梦还没有结束,云颖儿竟再次被嘈杂烦乱的声音打扰了。

  她不想理会外界的一切,她想继续做完未完待续这个梦,她想看看梦中的北阳辰是不是真的来现代找她了。

  可她怎么也睡不着了,似乎力气也恢复了一点点了,那一道道的声音就像是催魂的曲子,硬是逼着她清醒过来。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夜色也悄然拉开了帷幕,夏日的夜,静悄悄的。

  病房的地板上,竟然投射一道长长的站立的影子。

  “在车上动手脚的人死了,我已经为你报了仇,组织也找不到你了……丫头,为何还不愿意醒来?”

  黑夜里,一个男声悄悄地打破了这间病房的沉默,他顿了顿,眼神变得迷离起来,“我以为你死了……他们也以为你死了……”语气里更是说不清的惆怅。

  “傻丫头,是在怪瑾哥哥没有保护好你吗?”

  寂静的夜,黑衣男子眼角处晶莹的泪珠与这漫无边际的漆黑形成鲜明对比,似乎在昭示他此刻的心痛与懊悔。

  那声音隐隐约约的,云颖儿听得并不真切,她想睁开看来看看,却还是使不上力气,仿若被梦魇缠绕了一般,动弹不得半分。

  “丫头,醒来吧。有我在,不会再有人打扰你平静的生活了。”说完了那句话,那男子静静的站在床边,泪水划过双颊,重重的拍打在白色的地砖上。

  望着那张熟悉依旧的面容,俊脸上的眉宇终是轻轻皱起,见床上的人还是不愿醒来,男子只好脚步轻盈的出去。

  云颖儿再也睡不着,极力想睁开眼睛来看看,看看刚才是谁在这里,看看是谁在对她说话,于是她很努力的,试着动了动手。

  她试了好几次,依旧的无能为力,只能头脑混沌的静静的躺着,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着还是醒着。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值班的护士和医生也在这间病房里进进出出了好几次,昏睡的云颖儿却还是没有一丁点清醒过来的迹象。

  大概到了,昏睡中的人的手轻轻晃动一下,干涩的喉咙再次溢出痛苦的呻-吟。

  趴在床边守夜的护士被突然的惊动了,她揉揉朦胧的睡眼,一抬头,便看到那沉睡一年的病人睫毛轻轻抖动着,终于就要醒了!

  护士慌忙按着床头的传呼器,满怀激动的盯着病人安静的脸,目不转睛的望着病人逐渐的清醒。

  很快的,所有负责的医师护士都聚在这间令人心情沉重的病房里,包括接到电话通知的云秀娥。

  被梦魇束缚已久的云颖儿终于可以动弹了,她尝试着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目的却是很多年轻的男女,每个人都是戴着白色的口罩,穿着白大褂,好像是医生和护士……

  醒来的她根本弄不清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着那一个个站在床边将自己围在中间的男男女女,她知道,她不是在梦里的世界,而是在她原来的世界——21世纪的现代都市里。

  整理好凌乱的思绪,从时空的交错中清醒过来,欧阳岚才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只是一场很真实的梦罢了!

  可是那梦,她做了二十年,而他们却告诉她,她坠崖之后被人救起,昏迷了整整一年!

  他们说她差点成了植物人,被救起来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浑身都是弹孔和重伤,骨折的情况也很严重,还好现在医学技术很先进,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治疗,她才渐渐恢复过来。

  如今的她已然梦醒,那古代的一切也跟着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可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她怎么不愿意相信那只是一场浮华的虚幻的梦而已。

  那晚,待所有人走后,她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想了很多,虽然悲伤得怎么也不愿意去接受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的残酷事实,然而梦终究是梦。

  无论她如何执着的告诉自己那不是梦,也改不了了她此时此刻就在21世纪的事实。

  脑子乱糟糟的,她挣扎了许久,终是累得沉沉的睡去,只可惜,她一夜无梦。

  翌日清晨早早的醒来,却发现自己还是在那间白茫茫的病房里,她心里有些失落有些不甘。

  无奈苦笑一声,云颖儿心想竟然够不着那便放下吧,倒也真的放下了不少!

  接下来便是每天面对各种康复训练,所幸的是她恢复得非常迅速,身体状况也显示很好,完全康复的她在一个月之后也就办了出院手续搬回家里去住了。

  夏日的夜很闷热,云颖儿在屋里也睡不着,便上了楼顶去吹吹风,抬头望着同样湛蓝的苍穹,她却还是放不下梦里的一切。

  看着天上繁多而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的星星,她不由的又联想到了梦里的北阳辰,因为那明亮的星星,像极了他的眼睛,深邃而迷人。

  望着北方的那颗星星,它静静地,发着紫光,好像梦里的他们所说的那颗凰星,凉风中的夜很深沉,那颗星星上,呈现出梦里的他们一起看月的背影,打闹嬉笑的画面,还有他们的孩子北阳洛溪和北阳语嫣小时候的模样……

  云颖儿想要忘记,忘记那场虚幻的梦,却怎么也还是忘不了,仿佛那根本不是梦,仿佛她是真的穿越回到古代,只是因为古代的她后来死了,所以她的灵魂就又回到了原来的身体里。

  抬头望着天,在漂浮的白云上,她竟然看到梦里的他熟悉的脸,熟悉的身影。

  他的模样依旧清晰,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毕竟他们深爱过那么长的一段时间,曾经牵着手走过那么多苦难和幸福的时光,相依相偎,在紫藤架下,在细水河畔,看着海上的日出,山头的落日。

  不知不觉的,她的眼眶里早已泛着泪光,晶莹的泪珠在黑夜里闪耀着,像极了夜明珠一般闪闪而耀眼。

  虽然她一直希望那不是梦,虽然她一直希望那都是真的,虽然她希望在历史上看到有关于那个朝代的影子,然而梦终归是梦,希望终究只能是希望,永远成不了现实。

  尽管她在网上、历史书籍上寻了千万遍,也依然找不到哪怕只是一丁点儿跟这个朝代有关的资料,甚至连一个字一句话都没有。

  那个朝代、那段故事,就像是她做的一场白日梦一样,无迹可寻;如果那真的是梦,或许她还可以让自己活得轻松些……

  “如若是真的,为何让我醒来?如若只是梦,为何不让我忘记?”

  云颖儿喃喃自语,悲伤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痕,突然一个声音,令她心颤了一下,赶忙抬起袖子擦擦眼角的泪。

  “小颖……”

  一个声音飘来,打破了平静的夜,也让她突然回神,抹去未干的泪珠,云颖儿转过身来,对着来人微微一笑,“妈咪……”

  云秀娥突然一愣,惊诧的看着她,她的表情里仿佛有什么是她从来读不到的。

  “怎么了妈咪?”她轻轻扯开唇角对着她莞尔一笑。

  “妈咪终于看到你笑了!小颖,这么多年了,你终于笑了!”云秀娥慈爱的笑了,看着她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她依然对着她浅笑,“妈咪不用担心我的,我真的没事,再说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当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只要我们好好的就好,一切都还可以从头来过。”

  除了和她一起接受训练执行任务的弑魂之外,应该不会再有人认出她就是组织的神秘鬼魅暗云了吧?如果他们没有找来,一切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但是,如果……如果他们找来了……

  云秀娥激动得握着她的手,泪眼婆娑,不言语,只是轻轻的抱着她。

  她也伸手轻轻抱着她,“妈咪,我想改名。”

  云秀娥愣了一下,动作迟缓的推开她一点点,狐疑的抬头,“怎么突然想到改名了?”

  抬眸,她恳求的问道:“我不想再姓欧阳,我想跟您的姓,姓云,叫云岚。”(云颖儿这名字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为自己起的,她原名欧阳颖,可是她不想姓欧阳,所以就用了云颖儿这名字。)

  熙熙风土暖,蔼蔼云岚积。

  仰望苍穹,风还是那么清,天还是那么蓝,若非当年云氏财团突然破产,或许现在的他们还是幸福美满的一家。可也多亏了那一次,她才看清欧阳家上下的真面目不是吗?

  前一秒还把她奉为公主,云氏破产的消息一传出,马上变成接踵而来的冷眼相待,冷嘲热讽落井下石,甚至执意离婚,那么冷的雨夜竟然一点不顾念血肉亲情的将她们赶出家门……舅舅是他们逼死的,她也是被他们逼得无路可走才加入那个组织的!

  那时她只有八岁,只是一个年仅八岁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而已,却被逼着关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手持寒光凛冽的刀柄,手持嗜血夺命的枪支,没日没夜的进行炼狱的训练,然后看着猎物一个一个的在面前倒下!

  那种感觉有多痛苦,那种日子有多煎熬,那种经历有多惊险,只有亲身感受过的她清楚的知道,想要极力摆脱,却是无能为力,只能一次一次默默的接受所有的安排,只能作为他们训练出来的杀人工具,只能没有任何感情的为他们做事!

  那样的日子,她过了整整十四年,她的整个童年连同整个的青春,都耗在了那里,耗在那永不见天日的暗室里,耗在那嗜血夺命的刀锋子弹上!

  原本应该纯真快乐的生活,却被血腥一点一点的填满;本该原本生性单纯善良的她,也被黑暗一点一点的侵蚀,于是她变得冷血无情,她变得心狠手辣,她变得杀人不眨眼!

  而这一切,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他们欧阳一家所赐!

  他们,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们,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要若不是他们,不是他们欧阳一家,她怎么可能……她们又怎么可能……直到现在她却还是要用那个姓是吗?无论多恨,多么不情愿,却还是要用那个姓氏是吗?

  云秀娥放开她,脸色幽伤的抬头仰望青天,呼了口浊气,一下子回头,“若是你不喜欢叫名字叫颖,那就改为岚吧,只是我答应过你外公,这一生,你都只能姓欧阳,那是你外公和你爷爷的约定,所以,就叫欧阳岚吧?”那语气像是在安慰她。

  知道还是无法摆脱欧阳的姓氏,虽然心里有些落寞,她还是微微一笑,“算了,欧阳岚就欧阳岚吧。”

  既是无力改变,她也只能接受,欧阳岚便欧阳岚吧,从今天开始,她便只是欧阳岚了!

  不是神秘组织的鬼魅暗云,不是穿越到古代的海岚,只是重生的欧阳岚一人!

  以前的事情都可以不去计较,可若是日后还有谁要来找她们母女的麻烦,那就另当别论了,只要是触及她的底线,不管是谁,她一个也不会再放过!

  神秘组织,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有多强大,最好不要再出现再我的生活里;否则,我就算是倾尽所有,也会与你对抗到底!

  毕竟,我是被你们训练出来的,杀起人来,一样是冷漠残酷嗜血无情!

  最好,没人认出我来,最好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吧!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她重回校园,然后努力将所有的课程补了回来,依旧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了。还有就是之前报考的美国芝加哥一间IBM高校的录取通知书也寄来了,再过不久她就要出国留学,暂时告别这里的一切,只希望一切不美好的记忆都能随着时光被渐渐的淡忘,甚至消磨!

  第二天,她正在大厅里看电视,门铃突然响起。

  “李嫂,我去就好。”李嫂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餐,她站起来主动说道。

  “麻烦您了。”

  从厨房里传出这样的声音,她跑去开门,可是一打开了大门,看到了门外的人之后,她呆住了,紧紧地盯着他,久久不能回神;站在门外的人也是一样,在看到她的瞬间,也是傻傻的愣着,没了反应。

  这时李嫂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心想着怎么开个门要那么久?

  便走出来瞧瞧,走到门口的时候,竟然看到那两人都傻傻的盯着对方,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李嫂忍不住伸手去她,连忙唤道:“xiao姐,xiao姐!”

  可是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神情呆滞的盯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

  楼上的云秀娥听到了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匆匆下楼而来,看到的便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门口,心里一喜,她开心的笑了,“小天来了啊。”

  那人回过神来,看了眼犹在发呆的她,目光越过她的肩,露出浅浅的笑容,跟云秀娥打了声招呼,“云阿姨好!”

  轻极轻,像极了漂浮在水面上的羽毛,轻飘飘的。

  可听到那声音的她心情却是极其沉重,眼神呆滞的缓缓抬头,泪仿若泉涌般顿时浸湿了衣裳,想要抬脚向他走去,脚步犹如带了千斤枷锁,怎么也迈不开。

  “墨……墨天……”眼神迟疑的看着那人,欧阳岚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颖儿……”见到她的那一刻,墨天也是很意外很惊喜,他以为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墨天……”这一声包含了无数感情无数话语的叫唤,引来了她更多的泪水,像极了断了线的珍珠。

  “颖儿……”他呆呆的望着她,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柔声唤着她的名字。

  看着那张风采依旧的脸,听着依然温柔不变的声音,她知道,她没有做梦!

  因为,和她一样穿越过去的墨天也回来了,而此时他就真真切切的,看得见摸得着的站在她面前。

  这叫她怎么再认为那只是一场梦而已?

  她忙拉着问了一大堆自己的困惑,然后听着他细细的数说,他说时空隧道打开的时候,他回来了,可她却留下了。

  他说他回来之后,就找到了她的家,找到了她的母亲。

  他说那个朝代确实存在,只是没有记入历史而已;而证明那个朝代存在的关键,就是打开了时光隧道的紫宸兰纱衣,那件宝衣现在还在他手上……

  墨天走后,她再也无法安静下来,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谁也不肯见。

  那晚她哭了很久,直到最后累得沉沉的睡去。

  梦里还是熟悉的一切,真实的不能再真实;梦醒,还是抑不住心头的淡淡幽伤。

  起身披衣,翻开有些泛黄的日记,她在空白的纸张上这样写道:

  犹记得在古代我是海岚郡主,你是天朝辰王,本来我是塞外自由自在的野鹰,却被你父皇一道明黄的圣旨召了回来。

  初遇的那天我女扮男装上街,你的马差点踩了人,是我把那人从你的马蹄下救了出来,然后我厉声指责你不该践踏生命,你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就在你要找我算账的时候,我拉着侍女落跑了。

  再相见,我居然喷了一脸的茶水,你气得脸色黑乎乎的,比茅坑还臭……再后来,你竟然改了一往的霸道与狂野,对我处处呵护,不舍我受得半点委屈,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一次一次的伤了你……

  那天是七星连珠之夜,紫宸兰纱衣在星光下散发着紫光,时光隧道打开了,我与跟我一样从现在穿越过去的墨天一起踏入时光隧道的入口,最后一刻我却后悔了,我为你留了下来,只剩墨天一人回去了。

  ……

  我以为我们的幸福会一直持续,我以为我们就这么快乐的生活下去,可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终究我还是撑不住。

  在那个紫藤花正艳的秋日,我给你讲述了紫藤花的故事,将我们的孩子托付给你,我叫你永远不要记得我,我叫你忘记了我,而我终是油尽灯枯,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也注定从此永远的离开了你……

  我的辰,请原谅我再次狠心绝情,请原谅我再一次抛下你,如若今生我们还能再遇,我一定不会再放手,我一定紧紧的抓住你的手,再也不会放开

  写完那最后一句话,手执钢笔的手竟是轻轻的颤抖,终究还是下不了笔,给这篇记录古代点滴的画上句号。

  唇角勾着无奈的苦笑,那笔还是点不下去,只是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她合上日记本,让那篇日记没有结局,抬头望见墙壁上的画像,那是她凭借着记忆为他做的画像。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那俊美的脸庞,那柔情似水的笑容,含情脉脉的眼神,她会觉得他一直都在,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每日陪着她入睡,陪着她戏耍,陪着她玩闹……那个故意气她恼她,害她总爱生闷气的倾华绝代的男子永永远远的留在她的脑海里!

  辰,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岚吗?

  因为想永远记住你,我将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岚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