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君终身误
时间:2014-06-25 14:58: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南国小犬  阅读:

 

  是缱绻,抑或只是决绝,沧海桑田,云舒云卷,流年逝去,原来一切都不能如昨。

  年少步宫途,见君终身误。

  一入深笼海,从此泪空无。

  ——题记

  【年少步宫途】

  我分明记得,这是我第一见到临寒,但在我和亲到临国后,第一次侍寝时,他静坐在床边,温柔的眼神如月光般向我倾泻,他凝视了我很久,终抚着我的脸说:“朕终于又见到你了。”然后第二天,整个皇宫里都知道我这个和亲过来的人被临寒宠幸了。

  临寒不顾老祖的律令,大大方方地封我做了德妃。

  “奉天承运,皇帝招日,朕惟典司宫教、率九御以承休。协赞坤仪、应四星而作辅。祗膺彝典。载锡恩纶。苏氏丕昭淑惠,珩璜有则,持躬淑慎,秉性安和,臧嘉成性,著淑问于璇宫;敬慎持躬,树芳名于椒掖。故册封苏亦萱为贤妃,钦此!”

  临寒此番大大方方封我做贤妃,我竟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后宫里其他的妃子已经开始议论起我来了。

  “就是她,就是她。”

  “那不是贤妃吗?”

  “什么贤妃!不过是陈国冷宫的一个弃妃罢了。”

  她们说的没错,我本是陈国的妃子,刚入宫时借着出众的美貌和气质被国君看重,自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招致其他妃子的陷害,被冠以私通的罪名,虽然查清属实,生性多疑的国君却把我打入冷宫,终生不得踏出一步。直到那天,国君的亲信刘公公来到了冷宫,带来的确实让我只身前往临国和亲的圣旨。

  我独自一人坐在寝宫内,一阵心烦,没来由地对桌上的茶具发了火。

  门就是在这时打开的,是临寒。

  我偷偷拭了泪,起身接驾,临寒扶我起身,抚着我眼角的泪痕道:“今日之事,朕已听说了,亦萱,你放心,朕会还你一个公道,让那些该闭嘴的人全部闭嘴。”为什么平日里温文儒雅的临寒此刻有些可怕?

  “皇上切莫为臣妾担心,臣妾只是,离家有些时日,不禁有些思念家乡。”

  临寒盯着我看了很久,忽然又笑着说:“没事便好。”

  可第二天,我还是听到了废妃的消息。我感觉到莫名的不安,我只是被派过来和亲的弃妃,按理是不会得到那么多的宠爱的,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正捻着花蕊,琢磨着这件事,临寒推开门进来了。

  “亦萱。”

  崇德二年,国君纳苏亦萱为贤妃,废除六宫之制,尊贤妃耳。次年,尊为国母。

  【见君终身误】

  陈国里,我入宫那年,15岁,正是陈国兴盛之时,国君日日与我相处,全然不顾太后雨露均沾之劝。我因此招致众妃子的怨愤,被人陷害,冠以私通之罪名,朝中渐渐有了我是妖妃的念头,虽查明真相,国君仍旧狠心把我打入冷宫,只是瞥了我一眼后离去,便不再相见。诏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贤妃苏亦萱,妇行有亏,骄纵无礼,再三出言冒犯君上,此乃大不敬之罪,罚,废除贤妃名分,打入冷宫,终生不得踏出冷宫一步,钦此!”妇行有亏?好个妇行有亏!国君终究不再看我,不再宠幸我了。

  那是我被贬入冷宫后的三个月,那日我正坐在殿前的台阶上,暗自神伤,无心饮食。突然,一个黑衣人从屋檐上跳下,一把抓过我就躲进殿内,关上门,用匕首抵着苏亦萱的脖子,威胁道:“别说话,我不会杀你的。”突然,那人看到苏亦萱的脸,猛然一顿。苏亦萱心中冷笑连连,连国君看见她的样貌都吃惊不已,更何况是你呢。

  追兵很快就来了,“帮我!”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于真诚,或许是我心肠总是那么软,我答应帮他了。

  带着他跑到床上,他则扒在床沿顶端,从外面是看不见的。官兵们终究闯了进来,“苏亦萱,看见一个黑衣人没有?”什么时日了,原来连小侍卫都可以直呼我名了吗?“没有。”

  官兵不信,在房里搜起来,一个官兵瞅中床上的被褥,拿起刀就去捅,半天也没见结果。我心疼地看着被子,为首的官兵一巴掌扇上去,我半边脸都差点肿起来了。官兵们最后离开了。他从床顶跳下来,看着已经没有人了,就赶忙准备走掉。“冷宫寒气重,你快些走吧。”

  知道后来,临国太子出使我国,我远远地看了一眼,那人的眼睛,真像那夜那人的眼睛。。

  日子总归是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两年后,临国军队兵临城下,陈国送了我和财宝若干,换的两国之间四年休养生息。

  我从未曾见见临国国君,只是听说,天子年少有才,神的父亲宠爱。

  天佑五年。国君送废妃苏亦萱以和亲,陈、临两国四年年内,相安无事。

  【一入深笼海】

  崇德三年,皇后诞皇子,取名曰临轩,立为太子。

  我引着三岁的临轩在御花园内散步,心里却是浓浓的愁,前些日子,临寒派遣使者前往陈国寻找我的家人,可是,家中出了老母亲,什么也没了吧。

  嫁入临国已经三年了,陈国还是半点消息都没有,临寒依旧那般宠我,疼我,只是我恐怕不能给予他同等的付出了。在我临远出和亲之际,刘公公曾找到过我,告诉我陈国君的计划。陈国这些年,实力大不如前,国君日渐焦灼也奈何不了临国的飞速发展,只能出此下策。

  “母后,你在想什么啊?”

  我摇摇头,看着临轩,他很懂事,从不让我多操心,我轻轻拍拍他的后背,笑道:“轩儿,你随春儿她们玩去吧。”

  独自坐在凉亭中,朝随行的宫女们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让本宫一个人静一静。”

  回忆着尚还记得的母亲的模样,四年了,女儿不孝,不能陪在你左右,你还好吗?

  突然被蒙上了眼睛,我浅笑了一番,带些嗔意地说:“皇上……”临寒松开说,说:“皇后,你看,朕为你带来了什么?”我看向他背后,衣着破旧的人,神色慌张,却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撩起头发,露出耳朵,露出耳朵上特殊的刺青。只看这一眼,我便明了,陈国国君十二暗卫之首,陈国君的计划终究还是到了。

  “朕派人寻找多年,终为你寻得家弟,你与他叙叙旧吧。”

  临寒转身离开,他走进凉亭里,拿出一包药粉,低声道:“国君命令,十日后,正是临国君外出狩猎的日子,您将药粉下在临国君膳食中,国君将会在周围悄悄设伏,一举击破临国。战后,国君将亲设九宾之礼迎您回国,还封您做萱妃。”我抬头看了看他,他一脸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为什么?我不明白!?”

  “当初,杨国国君点名要您,国君就送了一个顺水人情,也为今日埋下了伏笔。”

  他将药递至我手中,拿出贴身的武器向我刺来。

  “属下冒犯了,告退!”

  他转身以极好的轻功逃走,我捂着伤口,换上一副恐惧的表情,看着与他逃离方向相反的方向,叫喊出声:“有刺客!”

  【从此泪空无】

  我躺在床上养伤,临轩趴在床边,看着我,两眼泪汪汪地呢喃:“母后……”“轩儿!你是男子汉,不要哭,不要哭……”

  临寒有时也会在我旁边坐着,注视我良久才说:“都怪朕,都怪朕,亦萱,你放心,朕就算掘地三尺也定要找到他!”我抚着他日渐操劳生出的胡子,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他,这样温润如玉的男子,叫我如何忍心?

  又过了几日,临寒与群臣出猎,在我要求之下,带上了我,此时,不多不少,正是十天。

  夜间,正好是约好的日子,我拿着药,犹豫而害怕,此时,临寒缓缓走进来,我慌忙间洒下药粉收起药包,我为他斟酒,临寒也正好坐在了我身侧,笑谈了一番今日狩猎时碰到的趣事,举杯欲饮,我却忍不住内心的挣扎,打掉他手中的就被,酒水撒到的地方,青烟顿起。

  临寒笑意顿收,眼底被寒意所覆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亦萱在哪里?”他宁愿相信我是假冒的,也不愿相信我是真的要害他吗?

  帐外突然传来刘公公的高呼:“有刺客,快保护皇上!”

  临寒走出去,黑衣人正与侍卫们斗得难舍难分,见此一幕,胸中怒火又增了几分。“临国君在那里!他已经中毒了,杀!”不知何人一喊,黑衣人齐齐地不要命一般往临寒的方向冲。临寒虽然也算是精通武艺,可惜双拳难敌四手,眼见致命的一剑将至而临寒无力回防,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扑上前去,挡下那一剑。明知不敌,却执意要挡,原来这才是身不由己……

  “爱妃!”

  “对不起,臣妾不是有意要害你的,臣妾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可是陈国君手上有我的母亲啊……”

  “不要说了,朕不怪你,朕不怪你!”

  “对不起……”

  于黑夜中慢慢闭上眼,才知道,我对这世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不舍,这世界,竟这般令人留恋么……

  “传朕旨意!……”

  崇德六年秋,国君携皇后与群臣出猎,遇刺,皇后身亡。

  崇德七年春,临国灭陈国,陈国君被曝尸荒野。崇德八年秋,临国一统天下。

  崇德十九年,国君思念过度成疾,郁郁而终,太子临轩继位,年号庆丰。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