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
时间:2014-06-14 10:41:1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思琼  阅读:

  1.你美得如此惊艳。

  我喜欢看她披一肩如瀑长发,着一袭墨绿丝质长裙的样子。她的脸始终白皙干净,明媚的笑意里藏着一丝淡淡的伤。我眼角的余光中一朵淡紫的花掠过,我知道那定是一株含羞草吐出了她娇羞的芳香。我一眼望见她,就从她的眼神中读出她的故事

  我突然迷恋上了这个女子。以及她亲手酿制的红葡萄酒,草莓酒和杨梅酒。那一罐罐血红的液体,摆在很精致的格子里,很刺激我的感官和味觉。我一次次的问自己:我是不是更迷恋她的故事,是不是一直想沉醉在她类似于自己的故事里不愿清醒?!

  她的手指修长、白皙、圆润。那只搅动咖啡的手无名指上戴着一只价格不菲的钻戒,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白光。我别过头去,却又在她的电脑桌旁看见那只叫盼盼的玩具手偶。原来满屋子里都只剩下了回忆。原来,回忆真的可以让她活得如此精致和光鲜。

  忆意忆酒吧的那首陈明真的经典老歌《到哪里找那么好的人》绕梁轻唱。她搅动咖啡的手突然停住,右手将匙子轻轻拈起,狠狠的抿了一口咖啡,缓缓的抬起头来。我看到她眼中有雾。她的嘴角努力的牵出一抹笑,对我说:“我就是那个叫忆的女子。”我好想告诉她,其实十几年前那个叫意凡的男人就死了。可是,我终究没法说出口。这个长长短短的人生,有些回忆,有些等待,总是美好的。难道不是吗?

  她说,意凡答应我了,他会回来。我的酒也正喝得半酣。我模模糊糊的连声说着会回来会回来会回来,就一头栽在她办公室的真皮沙发里。是的,他会回来。确切的讲,他一直都未走远。

  2.你终究没能回来。

  武汉大学环绕东湖水,坐拥珞珈山。著名作家郁达夫就曾在这里就读和任教。著名文学家林语堂也曾在这里任教一段时间。当年报考武汉大学,只因为喜欢上了和她有渊源的二个人。一是郁达夫,因为多年前读过他的《沉沦》。二是因为林语堂,他在《吾国吾民》里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痛苦的深度。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年少的我,竟然对他这句话如此迷恋。后来,读他的传,为他此生对深爱的两个女人廖翠凤和陈锦瑞的情义深深感动。

  我在武汉大学午后的梅园遇到了匆匆向我撞来的意凡。那是1992年的初冬,梅花正在悄然含苞待放。风吹在脸上,有点冷。高大帅气的意凡披着长长的驼色风衣,手里提着刚买来的精武鸭脖。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口里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就绕过我,径直大迈步的朝前。再次见到意凡是在学校举办的珞珈金秋艺术节上。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意凡,玉树临风般的站在台上声情并茂的朗读着他新写的诗《永远》。而我很不巧的以一首诗作《永恒》和他撞了衫。我们在后台击掌大笑,我说永远就是永恒。他说,永恒就是永远。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永恒就是永远,他到底有多远。

  后来的日子,我和意凡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谈理想爱情学习生活。我们靠在樟树林的百年老樟上谈各自喜欢的女生。他提到那个叫忆的女生时,双目炯炯有神,脸上一抹收不住的笑,露出一只漂亮的小酒窝。他说,你不知道她到底有多美,那种惊艳却又沉静,不张扬的美。我便笑道,那天你撞上我,急急往前冲,是给她送鸭脖子吧。

  爱情到底有多美?谁能说得清楚。如果相爱的人最后走到了一起相伴一生,应该是最美的结局。若是,他爱她,却无法永远的陪她走下去,但是此生他只爱过她一人。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别样的美。

  大三时,意凡在初夏的某一天找到我,躲躲闪闪的说他要去加拿大留学深造了。我感觉他的话里一定隐藏了什么。我说,当我是兄弟,就给兄弟我说实话。他靠在东湖边的围栏边上,空洞的眼神,苍白的脸,长久的沉默。

  最后他说,替兄弟保密。我得了脑瘤,要去加拿大我姨妈那里做手术了。如果顺利的话,过两年我就回来。千万别对她说实话。我对她说我去留学,一定会回来。

  3.樱花开了你不在。

  爱上樱花,是因为樱花的花语:生命、幸福一生一世永不放弃。武汉大学校园以樱花最为有名,在樱花城堡、樱花大道、樱顶、珞珈广场等地,每年春季3月中旬,樱花盛开的时候,那繁花似锦,白的粉红的大红色的樱花层层叠叠,争奇斗艳。自从意凡离开以后,我每年的春天都会赶去武汉大学看樱花,刻意来到这棵树下徘徊。当风起时,风撩起我的发,白色的花瓣便落在我的肩头,发梢。我总是习惯性的回头,以为意凡会突然从某棵树后跳出来,手上拿着我最吃的零食。

  很不可思议的是1998年的3月,每年开得茂盛的品名叫雨情枝垂的白色樱花那年一朵都没有开。她的叶依旧青翠繁密,只是没有一朵花开。后来的每一年,直到现在,雨情枝垂的花再也没有开过。

  怎么可能?她怎么舍得不再开花,他又怎么舍得不再来?那些年我们背靠着背在情人坡前晨读,落日余晖里,我们肩并肩散步。他总是变戏法的为我变出各式各样的早餐,有不同口味的牛奶豆浆,面食糕点。夏天有各种各样巧克力做成的冰淇淋。冬天,他会将暖瓶口杯里的水调成合适的温度再递给我喝,会给我买毛绒绒暖乎乎的手套,或者干脆把我冻得通红的双手贴在他心口,暖在他怀里。他在每一个天气晴好的假日,带我去听涛轩听东湖水柔情蜜意的呢喃。然后,我们手牵手去江汉路步行街吃武汉最有名的清蒸武昌鱼。他总是细心的用筷子挑开鱼头眼珠外的那块肉,喂进我嘴里。他说,喜欢吃鱼肉的女人会越来越聪明和漂亮。他无所顾忌,吻我的样子,他手指上淡淡的淡淡的烟草味……

  他们说,学会遗忘。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学会遗忘。他们说,把往事交给时光,时光自然会教会我们遗忘。可是,我终究忘不了他。他们又说每隔三年,大脑会自动更新一次。我以为我只需要四年就能把他从记忆里清除。结果,四年后我记忆犹新。我以为我再需要四年就可以。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他给我的爱,温暖和甜蜜,日久弥新。他唇角浅浅的笑,他迷死人的小小的酒窝。我20岁生日那天,他抢过饭店厨师手里的锅铲,亲手为我炒的每一道菜……

  那么,用十年够不够把他遗忘?如果不够,我就用一辈子。

  不。我还是相信,他会回来。

  4.告诉子忆我爱她。

  去了加拿大的意凡,时常有信来。说他在那边的手术,以及康复后的生活。他说肿瘤是良性的,手术很成功,只是留下了疤痕。疤痕有多长多宽,那一块就没长一根头发。所以,他后来留起了长发,很有文艺青年范儿。他在姨妈的帮助下,在一所贵族学校里教中文,开一辆大约五千人民币买来的二手车。闲时,约上三五个华人朋友自驾游,走遍了附近几个国家。他和我说加拿大美女的火辣风情,之后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我说,你怎么不回来?

  他说,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子忆,我这病随时会复发,我不能亏欠她。我不知道,这些年对子忆的音讯全无,是否更是亏欠。真正的爱一个人,是舍得与你共患难的。你这样远远的躲着,她那样深情的望着,该有多残忍。

  1998年情人节前夕,我收到了意凡的邮件。他在邮件中写道,CT显示脑瘤复发,又得做第二次手术了。医生说这次手术很危险,成功率极低。他在邮件附件里,发来很多关于他和子忆的文字。类似日记样的文字,字字是泪,句句是情。

  他说,我到底有多爱子忆,我自己都无法估量。我只知道,我既然无法给她永远的幸福,我就让出位子给其他可以给她一生一世幸福的人。

  他说,子忆喜欢手偶,他在加拿大买来布料,亲手做了一个取名盼盼的白兔的手偶,正在邮寄回中国武汉的途中。多么盼望这次手术成功,我还可以好好的活着,哪怕偶尔可以打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他说,大二那年他带子忆回安陆乡下,她看到他母亲亲手做的葡萄酒,泡的草莓酒,杨梅酒,摆在橱柜里一排排的,那水红水红的液体很诱惑人,于是忍不住都尝了一口。她酒后微红的脸,是那样的娇羞动人。她说,以后,我也要为你做这些酒,我们要将它们封存很多年,在我们的结婚十周年庆上拿出来大宴宾朋。

  他说,子忆最喜欢开着紫色小花的含羞草,等我们毕业后,我一定要在乡下的屋后坪前为她种满含羞草,每年的夏天一大片一大片梦幻般的紫,一定是子忆最爱的画面。

  他说,假使有一天,我不再醒来。我就是每年三月开在雨情枝垂的枝头那朵白色的樱花。只是子忆看不见我,而我却一直在对她深情的凝望。

  他说,宇轩。告诉子忆我爱她。永远,永远……我在来生等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