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念埃的陈开心
时间:2014-06-13 16:10: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纪夏悠  阅读:

  分开后的相遇我把这归类于这个世界太小,而不是缘份。只能怪世界太小,让我们的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是结束了。

  【逃离不只是逃避】

  离开梅城的程念埃长舒一口气,终于他来到这个地方了,陌生的气息在身边弥漫,仅是如此更加坚定了他要去找她的念头。

  不久前,当一张志愿表放在他面前时,他拿起笔不加思索地填写了洛城师范大学,当然,以他的成绩不只是这所学校,尽管家人整日在耳边轰炸,反对他去洛城这个小地方,可程念埃却毫不动摇,他所想的就是去找她。

  就在他拿到洛城师范大学的通知书时,他激动的差点哭了,这种心情就像是古代的寒窗苦读十年的等待最后终于见结果的感觉。

  打开手机,习惯的浏览新浪微博,然后反复的拉新那个人的博客,最后还是原封不动,毫无更新,上面的日期停止在去年。点开那个的主页,开心咖狸猫。上面最后一条微博是说:洛城有我最爱的师大,等着我。师大,我陈开心明年一定会去找你的。

  程念埃来到寂静无人的师大,紧闭的大铁门,里面还能看到一些装修工人的身影,似乎是等着欢迎新生的入驻。由于程念埃是提前一个月从家里支身逃离出来。所以这一个月里,他必须要在今天找到一个容身之地。

  洛城并不大,所以能住的地方也不多,当然条件也不是很好,对于程念埃来说,只要有一扇窗户一张床一个可以锁的门就够了。果然,他找的房子真的就是这样,地方不大,足够简陋,这一栋楼都是住户,不过似乎生意不怎么好,因为太安静了,连下楼声音都没有,如果不是偶尔有听到隔壁的开门关门声,程念埃一定以为自己住进了鬼楼。对于隔壁的人,程念埃住进这里一个多星期了,都没能见到真面目。

  门外突然听到有几声猫叫,偶尔还能听到猫爪在不停的挠声音极其刺耳,程念埃最后着实受不了,打开门看到一只黑猫无可奈何的对着隔壁门前叫,时而不停的爪挠,不经意间,程念埃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猫脖子上挂着一颗不大不小的平安豆。只是就在他凑近猫身时,隔壁家的门终于打开了,黑猫顺着开着的门缝快速的钻进去,随后还能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作死啊,整天就知道往外跑。真不知道养只畜生干嘛!”男音刚落地,就听到猫哇哇的大叫几声,程念埃在门外回想着刚才那只猫脖子上的平安豆,似乎感觉到陈开心的存在。

  程念埃逃离了梅城,来到洛城只是能更好的找到陈开心而已。

  【程和陈】

  程念埃清楚的记得陈开心是这样自我介绍的:我姓陈,开心,很开心来到这里。

  当时的程念埃在班上大声嘲笑喧哗:陈同学,开心就开心嘛,干嘛还开心、很开心?你知不知道你说话很不通顺啊?哈哈哈……陈开心只是轻微的扫过那个很不尊重人的家伙,并且听他说话的声音就很反感,太吵了,那张嘴就是个喇叭一样,在她眼前嘲弄着她。

  最后,陈开心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潇洒地在黑板上龙飞凤舞:陈开心。全班同学看着那三个字后,都朝程念埃那里贼笑。当然,他们不会是同桌的,只是前后桌而已。

  以前的程念埃是属于那个坐乱不怀性的,上课时不是椅子会随着他的屁股跑就是他的身子会连累到好几张课桌,现在他的后桌是陈开心了,每到上课时,程念埃的身子总会习惯性的向后倾,然后一晃一晃的,当然,他后桌的陈开心自然是不高兴的,时间久了,那个隐藏在陈开心身上的东西就会爆发出来,陈开心微蹙眉的握着尖笔芯伸手向前方猛的一戳,前面刚还在怡然自得的程念埃身子坚忍的颤了颤,慢慢地扭头向身后头顶冒火的陈开心做了一个无奈的鬼脸,然后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式认真而规矩地坐好,这一节课很是乖巧。

  不知是不是陈开心的尖笔吓坏了的程念埃,没有像之前那样坐乱不安了,每当他稍稍向后倾时快碰到陈开心的桌子时,他的后背就像会长眼睛一样的停住,这让陈开心手中的笔也不好伸向他,我想这应该就是一种条件反射吧。

  程念埃总是会偷偷的转身看后面的陈开心,她齐齐的浏海完美无露地遮住了她的眼睛,是的,刚好遮住,就像是害羞看这个世界一样。陈开心很少和班里的女同学说话,应该是她来这里除了第一天的自我介绍以外便没再说过话了。这样孤僻的女生老师自然也自动屏蔽了她,所以,陈开心算是一个透明人的存在。在程念埃看来,陈开心身上有种某种神秘感在吸引着他,让他不得不去注意陈开心。

  在陈开心看来,前面那个一开始就只会取笑她的人,她自然不会去采理,何况她本来就不愿与人打交道。程念埃想过无数次与陈开心搭讪的场景,可是每当见到陈开心都是低着头时,那些话却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她那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眼睛的下方是一本书,程念埃把她归类于文艺青年这一种,他总觉得陈开心身上就有这种气质。

  陈开心每天上学的流程就是这样,上学,食堂,放学然后回家。程念埃早已经摸索得一清二楚了,他只是好奇这样的女生居然可以长达一个多月不与人说话,如果没听到她的自我介绍,恐怕会认为是个哑巴吧。

  这一天的程念埃没有如平常一样,打完篮球就回家,而是直接回到教室拿起背包离开,只不过在他的前面是陈开心。原本打算在没有人的地方找陈开心道歉的,可是跟着陈开心没走多远却发现这条路会如此的相似,顺着陈开心一直走,突然,陈开心停在垃圾堆旁边,缓缓地蹲下身子,角落里的那个小东西正用一种防备的眼神对着她,陈开心用手轻轻摸着它的头说:乖,你受伤了,让我看看。说着便小心翼翼地抱起那个小东西,面露微笑,很是好看。这个时候的程念埃真的看呆了,看似缄默不语的陈开心却很是心善,第一次看她笑,真的很美。呆呆的他只是没注意到陈开心已经看到他了,陈开心不解地看着他,始终没说什么,就在她准备抱着这个小家伙回家时,后面的程念埃说话了:“喂,你打算就这样把我家的猫给拐卖了吗?”陈开心停下脚步,看着怀里很是享受的猫,程念埃看着她说:“这是我家的猫,不信你可以看它脖子上有块猫牌。”

  听他这么一说,陈开心倒是发现了那块很不起眼的东西。看着程念埃伸直地双手,陈开心不舍得把怀里的猫慢慢地放在他的手上,本以为就这样打算离开的程念埃,却听到陈开心不慢不徐地说:“我希望你能好好善待它,如果真是你家的,就应该把它当成你家的一员,别再让它受伤了。”说完便轻轻抚摸了它的头“你要好好的,别再受伤了。”此时的陈开心在程念埃眼里就是个散发母爱光芒的女生。

  之后,每隔几天陈开心总会主动和程念埃说话:“那个,猫还好吧?那天看它好像没吃饭,有空的时候多喂喂它,要不然我也买点猫粮喂它?”看着陈开心那乞求的眼光,程念埃顿时觉得好笑,对于人,陈开心倒是没有多大情绪,但对于宠物,却可以主动说话,并且是以那种口吻。合着自己还比不上一只猫:“如果想去看它的话,就可以来我家看看,那天是因为家里人都不在家,它被锁在屋外才这样的。现在的它胖得都走不动了。”

  后来的程念埃才知道,原来陈开心在不久前搬到他家附近,说起来也很可笑,他们的熟识居然是因为一只猫。

  然而,只有程念埃一个人知道陈开心喜欢猫,连她家人都不知道,因为她爸爸对猫敏感。

  陈开心所认识的程念埃是话多到说不停的,却也是总能在某个不经意间打动她的人。

  陈开心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程念埃慢慢改变了,可以从一个一句话不说的人,慢慢懂得要时常笑着,慢慢从心里快乐起来。

  程念埃曾经说过:“陈开心,是不是叫开心的都是不开心的?所以你家人才希望你开心,才取名叫陈开心?”只是陈开心没有告诉程念埃,以前的她是个自闭症女孩而已。

  【程念埃就像猫一样,需要呵护】

  陈开心所记得的程序念埃应该是去挪源那次写生吧。挪源的风景大致都太绝美,对于写生来说一个不二之选。

  很庆幸,程念埃和陈开心并不是一组,当然没有更多的交集了。

  陈开心属于被排挤型的一号人物,所以最后只得是她一个人一组,对于她来说,这倒没什么,已经习惯了。

  挪源的天气让人猜测不来,这会儿晴空万里,说不定过会儿就会乌云密布,由于提前了解了情况,所以班里所有人都在商量要带好必备的雨具,只是他们全都忘了提醒那个不常说话的陈开心了而已。

  果然,上一秒还是大大的太阳,下一秒,已经成了天黑状态,陈开心自然不了解这里的天气情况,抬头看着已经被压下来的云层,突然脸上湿漉漉的,慢慢地越来越多,想是憋了好久,终于在这一刻全都要发泄出来,陈开心全身已经将近半湿状态,好在有个假山,还可以偶尔避避雨,只是就在这时,挪源外的大家已经准备回家了,他们似乎忘记了还有个陈开心这号人物,程念埃扫过每一个人,却发现唯独不见那个躲避的眼神,陈开心去哪了?难道还在上面?突然程念埃随手抓了一把雨伞就向车外冲去,随后来一句:“我去找陈开心!”脑子还在短路的大家才意识到还有个陈开心没来。

  程念埃在雨中不停的喊陈开心,可能是雨声太大了,也可能是程念埃和陈开心隔得太远,所以陈开心并没有听到。程念埃疯狂地找寻每一个角落,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片大假山,他下意识的走近,陈开心在假山的缝隙中挽着手臂,蹲着身子在擅擅发抖,头发已经全湿,身子也大多地方被浸湿,此时的她像极了被遗弃的小猫,让人在心里狠狠地扎了一下。

  就在陈开心以为自己会被人完全抛弃的时候,雨停了,她抬头看见正对着程念埃的笑脸,听见他说:“走吧,一起下去回家。”说着还一边推着雨伞给她,程念埃到这时发现这雨伞太小了,完全不够两个人的身子,由于当时跑得太匆忙所以只是随手抓了一把。他看着已经全身湿透的陈开心,伞慢慢的向陈开心推过去,陈开心看着程念埃,没说什么,只是推了推伞柄,程念埃再次把伞推向陈开心说:“你全身已经湿透了,我是男子汉,身体硬朗的很,还不至于淋个雨就会生病的。”陈开心没再说什么,这一路似乎一直都好长,走了好久,期间程念埃一个人再说话,说个不停,陈开心从没插一句,只是一路地听,这一路她改变了对程念埃的看法,话多的程念埃不一定会让人讨厌,有时听着他的夸夸其谈会发现不再那么孤寂了。

  第二天,陈开心发现程念埃居然没来上课,虽然平时看他吊儿郎当的,不过对待学业他还是十分认真的。直到老师说:程念埃同学由于身体不适,所以请一天假。陈开心一下子就想到昨天,似乎由于昨天雨伞太小的缘故,导致程念埃一直都在淋雨,难道是因为淋雨的缘故?这一天陈开心都盼着放学,听不进去课。

  来到程念埃家,他家里似乎都没人,陈开心站在门外喊着程念埃,没人答应,随后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反应,就在她打算无功而返的时候,门轻轻的吱了一声,程念埃穿着睡衣从里面缓缓跺步,面色憔悴,身体摇摇晃晃,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一样。陈开心看着现在的程念埃轻声的问候着:“打针了吗?好点没?”程念埃点了又点头,然后打开门,意识让陈开心进去坐。程念埃家里很干净,估计是他妈妈整理的,程念埃说:“家里就我一个人,他们都工作去了,没有烧热水,冷水就凑合着喝吧。”陈开心没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程念埃,最后才慢慢地说:“对不起,都是我才让你生病了。”程念埃看着满心愧疚的陈开心,无所谓的甩了甩手说:“没什么,小问题而已,你看我还可以跑呢。”说着立马做出跑的姿势。陈开心笑了笑没再出声。只是程念埃已经在陈开心的心里不只是同学了,或者是朋友,或者是更深。

  【程念埃,我讨厌你!】

  程念埃第一次见到那个少言的陈开心哭了,当时的他吓到了,真的,尽管陈开心很少说话,可她至少是个坚强的女生,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她哭。

  此时的陈开心真的好无助,趴在桌子上一声不吭,沉闷的只听到她哭泣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坐在前面的程念埃还是听到了。

  程念埃时不时的偷偷回头看着用手捂得严实的陈开心,他有手肘子轻轻的碰了碰陈开心:“哎,放学后我们去看猫好不好?不过在去之前你得洗一下脸,不然真不知道谁是猫了。”程念埃干哑的笑了几声,见陈开心还是不一理睬,随后他切了一声:“陈开心,你知道吗?我现在叫你名字都觉得玷污了,就现在还叫陈开心?干脆叫陈哭泣算了,也不知道谁这么没眼光,取这种名字,简直都玷污了开心两个字!”程念埃看着哭个不停的陈开心,不由的说出这些让自己都惊讶的话来。果然,陈开心有反应了,她抬头目视着程念埃说:“程念埃,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凭什么说我,你知不知道此时的你就像个无主人乱叫的疯狗!程念埃我讨厌你!!!”看着反应激烈的陈开心,程念埃当时措手不及,只是听到陈开心说程念埃我讨厌你时,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一处的东西摔坏了,声音听得好痛。只是程念埃不知道,陈开心这三个字是她过世的爸爸取的。

  那一天,他们都没再说话,陈开心只是肿着眼睛在做自己的事情,程念埃也只是有意无意的回头看着陈开心。

  放学时间一到,陈开心飞奔地跑向校长室,至于说什么,程念埃就不知道。只是第二天,程念埃才知道,原来陈开心要转校了。程念埃一直不明白的是,难道就因为自己骂了她?所以才气得她要转校?原本还打算道歉的程念埃,看着空旷的桌子上少了陈开心的身影,似乎连道歉都不尽人意。

  程念埃抱着怀里的猫站在陈开心门前,里面走出一个人,像极了陈开心,不应该是说陈开心的五官像极了她,程念埃看着面前的女士,然后眼睛再往里面伸了伸:“不用看了,开心她不在家,估计又是跑到他爸那里去了。你是开心的同学吧?”陈开心的妈妈抹了把眼泪轻声地问。

  “阿姨,陈开心还好吗?为什么突然就转校啊?”程念埃小心的试探。

  “开心这孩子很少说话,难过也不说出来。至于转校,哎,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开心的爸爸也去世的早,而我就快在再嫁了,开心自然是和我一起去了。这样我们母女的生活才能好些。可是,开心一直都不同意我再嫁,今天又是她爸爸的忌日,所以……”听到开心的妈妈说到这话时,程念埃想到那次陈开心无缘无故的流眼泪,当时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居然能说出那些话,那时候的陈开心应该需要更多的安慰。难怪会说出那些话来。

  程念埃的心里有数百万只后悔虫在穿梭,他终于理解到陈开心说的:程念埃,我讨厌你。不只是陈开心讨厌他,想必此时他自己也讨厌自己了。

  找到陈开心时她已经完全哭倒在墓碑旁,从没见到寡言少语的陈开心会有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程念埃跪坐在旁边,就这样看着陈开心,哭着,还是哭着,最后哭累了,索性闷头倒在地上,程念埃怀里的猫冲了下来,在陈开心身边转圈儿,果然爱猫的她终于再次露出温柔的眼神,心情似乎不再如之前那般压抑了.

  “陈开心,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对你的,只是看到你哭,我就很……真的很束手无策,所以,陈开心,你骂我吧,我就是条疯狗,你说的对.”程念埃以求饶的姿势。陈开心看着程念埃:“你知道陈开心这三个字是谁给我的吗?是他,他给我的,他说他希望他的女儿一辈子开开心心的。”说着陈开心指着墓碑再次从红肿的眼睛里滴出泪水来。

  程念埃从末有过的安静就是一直听着陈开心说话,直到陈开心说:“程念埃,我要去洛城了,或许我们不会有交集了。至于小猫你要照顾好它。”程念埃没说话,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个头,然后抬头说:“小猫肯定要照顾好,到时候带着它去看你。”陈开心从手腕上取下一个比红豆要大点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带到小猫脖子上。程念埃知道那个平安豆,梅城特产的,据说带上可以保佑一生平安的。

  陈开心要走了,这是程念埃心里唯一在反复念叨的话,直到临走那天,程念埃才看到陈开心,面容憔悴,眼睛明显要消肿了许多,只是更加沉默了。程念埃这次没抱小猫过来,手里拿着穿好的平安豆,系在陈开心的手上,陈开心以为叨唠的程念埃肯定会在这一天说个不停,结果却是从她离开后,程念埃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她离开。

  陈开心仔细打量着平安豆,突然看到背面的心形图案,上面的纹路还很是清晰,猜想应该是程念埃雕好不久吧,陈开心只是惊讶于那个话唠的程念埃一句也不说的时候很不正常。可是她没发现,那个话唠的人却把她狠狠地记下了。

  【她过得不好,她逃走了。】

  半夜深睡的程念埃被隔壁的争吵声吵醒,最后听到一个摔门而出的声音,随后只剩下女生的哭泣声,程念埃一直以为隔壁住的是个男生,却不曾想还有一个女生,总而言之,对于隔壁还是很神秘的。就在程念埃快要入睡时,隔壁传来一阵女生哭泣的声音,听着让人很是烦燥,原本就讨厌女生哭的程念埃,偏偏哭声还是在他快入睡的时候传来的,程念埃跺步向外走去,举起半做敲门的姿势,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只是因为听得出里面的女生哭着哽咽,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停止了,这才让程念埃得已睡个好觉。

  程念埃在洛城已经呆了近数十天,可是依旧找不到陈开心的身影,开始打量陈开心出现师范的可能性了。

  心情不好时你的天气或许也会跟着闹脾气,程念埃算是个出门看天气的人,晚上的大雨酣畅淋漓,程念埃快步的走向租屋处,毕竟这样的天气不适合漫步,但似乎适合吵架?在程念埃看到的是,一个长发齐肩的女生,被一个身材魁梧的男生用力甩了一巴掌,最后嫌弃的看了一眼女生,很有力气的转身离开。程念埃看不清那个女生,只是看着她在大雨中一动不动,出于同情心太泛滥的原故,他慢慢地走向那个女生,借着路边微弱地灯光,慢慢地他看清了那个女生的脸,倒吸一口凉气,带着疑问不相信的口气问道:“陈开心?是你吗?”那个身影迟钝了一下,没敢再抬头。为了确定自己没看错人,程念埃慢慢靠近,突然,陈开心挥手一甩,伞在他们中间滑落,程念埃十分明白的是自己没看错人,是陈开心,只是陈开心没在多看一眼程念埃,在大雨中逃走了,从程念埃眼中就这样逃走了。程念埃没追出去,蓦然的站在雨中,想起那个男生,想起那个响亮的一巴掌,陈开心过得不好,他看到了,最后她逃走了。

  程念埃再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脑海中出现最多的就是陈开心,被甩一巴掌还是闷声不吭的陈开心。这个晚上,隔壁的似乎没再有什么动静,很安静,安静到让人害怕。不知道过了多久,程念埃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伸出头望了望,是个男的在敲门,那个男的身影他再也熟悉不过了,就在刚才甩了一巴掌陈开心的那个人男的,他正在敲隔壁的门,边敲嘴里还吐出十分不文明的字眼:“妈的,睡死啦,居然还不开门?”程念埃真想走上去来个左勾拳右出脚的把他打倒,可无奈貌似对方体型要比他魁梧的多。突然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披着长发的女生,陈开心?程念埃惊讶的嘴巴都能塞个鸡蛋,目睹着那个男的进去,而陈开心只是微瞟了一眼程念埃,没再说什么。

  【结局】

  最后的程念埃一个人进了师大,躺在床上想起了不久前陈开心找他的时候,“程念埃,你真的好傻,就因为我的一句话来到洛城,来到师大,找到我又如何,最终我还是过我自己的,你还是过你的生活。还记得那个男生吗?那个人就是我要结婚的,我的继父给我介绍的,婚礼在今年下半年就会举行,而你,还是乖乖回到梅城吧重新去报一个更好的大学。”这是陈开心和他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后来,陈开心走了,她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只是看她的背景好像在擅抖,程念埃不知道,陈开心是用尽全身力气说完这些话的,陈开心只知道,她的命从不由自己。

  后来,程念埃毕业了,有一次碰到陈开心的妈妈,看来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脸上还有点些微肿,她哽咽着对程念埃说:其实早就不该再嫁的,害了开心啊!说着最后大哭起来,程念埃安抚着她问陈开心的情况,只见她哭得更伤心,最后抓着程念埃的手乞求着:“开心她在婚礼上逃婚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她,求求你,帮帮我找找她。”陈开心逃婚了,这是程念埃听得最清楚的一句话。

  程念埃重新登上了那个微薄,似乎从到洛城后就再也没登过了,还是奉承着一直未改的习惯,进去陈开心的主页,不停地刷新,终于更新了,时间停留在四年前:就在今天,我就要嫁人了,可惜这并不是我要的生活,我只想和一个人说对不起,对不起你的千里迢迢,对不起我们从没遇对过,对不起我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没有任何结局比这更加仓促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