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埋在那个初相见的地方
时间:2014-06-09 09:45: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墨子  阅读:

  他说他叫刺猬,他说他爱苏轼,他说他爱听那首歌——《不能说的秘密》,他说他爱看那个电影——《不能说的秘密》。好多好多的回忆,都是源于他让我感觉到了爱。

  我和他是在Q上结识的,他的网名叫做“刺猬”。他是一个不会主动说话的孩子,我们第一次的谈话是从我的“喂!孩子,你干嘛给自己起的网名叫做刺猬呢?”片刻之后得到了他的回答,“没什么,只觉得自己像个刺猬一样。”之后,我们聊的很开。我也知道了他的一些个人信丨息,很意外的是我们居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中,而他所在的那所高中是我最爱的闺蜜——陆离所在的。

  在我和他聊天中,我总觉得他像一个不敢直言的孩子,他好像很内向。的确,他说他是一个不愿意和人交往的孩子,除了我。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你也爱苏轼,爱他的那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也许是吧。我教他如何去打开心扉,去接受他身边的人,别把自己弄得真的是一个刺猬,我说,“只有,你一根一根的拔掉你身上的刺,才会有人接近,才能让别人发现你的美。”

  他按照我的话去一点一点的释放自己的心怀,努力的去接受他身边的人。在他结识了他的学校中的第一个朋友时,他便第一时间的告诉了我。当时他在我空间中留言“唐老鸭小丨姐,告诉你一个消息,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哦!还要,我要谢谢你,谢谢你的帮助。天使与你同在。”我替他开心,有一种很有成就的感觉。

  慢慢的慢慢的,我才知道,他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中,父亲在他十岁的那年因为车祸而逝世,母亲从那时起就一个人艰苦的照顾他,而他也是在那个时候性格大转变的,由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变成一个不言不语的人。

  那一次,我们相识那一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逃学。闺蜜“邀请”我去她的高中,去看她的表演。我答应了她。

  那一天,我撒谎混出学校,来到那个我陌生的地方。使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进入那所高中。在学校的礼堂中找到了她。我蹑声蹑脚的走到她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弄得她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搞的她周围的孩子们都扭头来找发源地。她一把把我拉到她的身边,着急的说道:“我的大小丨姐呀!我都表演完了,你才来。成心气我的啊!”我双手合一,装作委屈,低声说道,“公主啊!我好不容易从我那破学校里逃出来,我那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啊!说不准我老班现在正在拨打‘110’来找我呢!”她挥了挥拳头,“我告诉你哦!只需这次,下次不可以了。”我猛的一个劲的点头。“给我安分守己点,看表演吧。”

  我顺着灯光,看着舞台,舞台中坐着一个男生,手中拿着一把吉他。他轻轻的拨弄了一下弦,那声音好似“高山流水”。他通过话筒,温柔的说道:“这首歌是献给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首歌是我们一起做的曲和词的。它的名字叫着《莫听穿林打叶声》。”在听到他说那几个字的时候——“莫听穿林打叶声”,我的心在快速的跳动。

  他轻轻的弹着吉他,是那么的温暖;他温柔的唱着这首歌,歌词写道:

  滴答,滴答,滴答,

  又下雨了,

  窗外的一切都那么的清新,

  我瑟瑟缩缩的漫步到外面,

  张开了双臂想去拥抱雨,

  我感觉是那么的飘飘然,

  一切都在雨声中禁止,

  穿林打叶的声音淡化,

  我的世界一片的安静,

  淡淡然然,缥缥缈缈,

  滴答,滴答,滴答,

  雨打湿房檐,

  一颗雨珠滑落在我的手掌上,

  我呆呆傻傻的看着那颗雨珠。

  ……

  我哭了,没理由的哭了。

  “喂!小素,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她边说边擦去我眼角的泪珠。把我抱在她的怀中。

  不,他就是他,他就是刺猬,除了我给他弹过这首曲子,没别人。那词是他所做的,曲是我所弹过的。我知道他一定是刺猬。

  我抬起头,看着陆离,问道,“陆离,我想问你,上面弹着吉他的那个孩子你认识吗?”

  她看着我,说道,“你说他啊!我当然认识了,和我一个班,并且是我同桌呢。怎么你认识?”

  “可能吧!那他叫什么名字?”

  “哦!他叫苏泽,很有意思吧!不清楚的会以为他是苏轼弟弟的那个苏辙呢。”她回答完后,继续盯着舞台。

  苏泽,苏泽,是吗?他叫苏泽?

  表演结束后,我抛下陆离,去找他。

  我跑啊跑,找啊找,在台下找到了他,对着他的背影,大声的喊道:“刺猬,刺猬。”他停止了前进的步伐,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我,慢慢的朝我方向走来。

  我看着他,低声吟唱着他刚才所唱的那首歌,“张开了双臂想去拥抱雨,我感觉是那么的飘飘然,一切都在雨声中禁止,穿林打叶的声音淡化……你是刺猬对吧?”

  他点了点头,笑的说道,“你是‘唐老鸭’?”

  我拼命的点头。“嗯,嗯,我是,我是,我就是那个‘唐老鸭’小姐。”

  他看着她,我看着他,我们就那样默默的笑了。

  第二次的见面,也不算是吧。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的约会。那天我穿着一身蓝,去我们一起约定的地方,城市的最尽头的一个大的游乐场,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每次只能在梦里过把瘾。见面的那天,他则穿着一身牛奶白,我们俩站在一起的感觉就像蓝天和白云一样。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就这样淡淡的笑了。

  我问道他,“你很喜欢白色吗?”

  “嗯。你很喜欢蓝色?”

  “嗯!因为我爱蓝天,所以最爱蓝色。那你呢?”

  “我爱看白云,所以最爱白色。你不觉得我们今天很像蓝天和白云吗?”

  “嗯!我也这么觉得。”

  他的说话依旧那么的温柔,依旧那么的淡淡然。

  “我们去玩什么啊?”我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是第一次来这地方。”

  他的回答让我想发笑,我看着他呆呆的样子,笑了。

  “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长这么大没来过呢。没想到你和我一样。让我想想。”我努力的想,我记得有一个电视剧男女主角的爱重拾是在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上,只是记不得是什么电视剧了。“要不,我们一起去坐旋转木马?”

  他点了点头。

  像梦一样,梦中的我就是这样,身着一身蓝色长裙,和自己最心爱的男生一起坐在旋转木马上感受时光给我们爱情的一笔美。我看着他,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不会是真的吧!短短的几分钟我就喜欢上了他。

  他好像看见我盯着他看,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没,没。”

  “你,这几天有没有看苏轼的诗?我最近正在看他的《浣溪沙》的一系列诗作。”

  “对不起,最近我没看苏轼的作品,我呢,最近迷上了一个叫做海子的诗人。我最喜欢他的‘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我看着他,他的眉毛在拧巴,不知是不是生气了。

  “你生气了?”我问道他。

  他沉默了,他并没有回答。

  “那什么,刺猬,我们一起去坐过山车吧。我一直梦想去坐一回。”为了缓解尴尬,只能这样说。

  他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坐上了过山车。在过山车向下飞奔时,我看着他的脸一下子变白了,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中,我轻轻的问道他:“你怎么了?身体不适吗?”他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之后我一直盯着他看,怕他真的出事。他好像看见了我一直盯着他看似的,歪这头看着远方,但我从他的呼吸声听着他的每一次的吸气和每一次的呼气是那么的困难。

  玩过过山车的我们本来决定要一起去玩摩天轮,可我看他那样实在是不忍心。最后在我百分刁难之下他才决定不去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已到黄昏挂在天空中。我看着夕阳之下的天空,再看看他,说道:“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看着他,他笑了。他点了点头,说道:“那,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不用,我家离这很近的,跑着回去用不了几分钟的。”

  “嗯。那好吧。”

  我们就这样一个往南走,一个往北走。我隐隐约约的听着有人在叫我,我知道是刺猬,我转过身子看见他挥着手,“那,什么。小素,如果我不在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什么你不在了,你不会不在的。”说完之后,我扭过头偷偷的傻笑着。

  也许都是缘分中的注定,我们彼此都是各自生命中的过客。

  之后的他像断了消息似的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知道他不会是那种人,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是出事了。想想也有可能,那一次的分离他的脸色本身就不好。我不敢想,我怕他真的出事。

  那一次的放假,我从闺蜜那里得知了他的消息。

  “小素,你还记得你那次去我们学校去看我们表演的时候我跟你提起的那个男生吗?”

  我点了点头,“那个叫做苏泽的男生。”

  “嗯。你知道吗?听同学们说他差点就丧命。”

  什么丧命,真的出事了。

  “是吗?怎么回事?”我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实质上一点都不淡定。

  “具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他差不多有一个月没来学校,而上个星期他居然来学校了,说是自己要转学去瑞士了。你不知道哎,那天他的整个脸白的吓死人,说话还有气无力的,好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那么,然后呢,他去瑞士了?”

  “可能吧。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患了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受一点点的刺激的,不过人家家里有钱能带他去瑞士最好的医院来治病。”

  先天性心脏病,他既然患病,为什么那天还要和我一起去游乐园的?也许是我把他送入鬼门关的,我的错使他离开了我。

  之后,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某天我打开封存很久的邮箱,上面有几十份邮件。大部分都是他的。我一一的看过。

  “2013.12.25.

  今天是圣诞节,不知你过的好不好?我现在在瑞士,我很好。我一直没跟你说的是那天我没向你坦白,我患有心脏病,受不了一点点的刺激,不能玩剧烈的游戏。我知道那天你一定吓坏了,对不起。现在的我在接受治疗,母亲说了不用多长时间我就能痊愈了,到时候我们就能见面了。”

  “我等你,等我们再次相见的日子。”

  “2014.1.31.

  今天是大年初一,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我想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等我。”

  “我想你,每天我的梦中都会有你。”

  “2014.4.1.

  今天是愚人节,不过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愚人。对了,我要说的是‘祝你生日快乐’。不过你为什么是在愚人节那天出生的?”

  “我不知道,谁让我妈是在41把我生下。”

  “2014.6.1.

  今天是儿童节,不过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对不起,我不能回去了。母亲说了让我在这里把高中念完后,继续在着上大学。我失言了,你放心大学毕业我一定会去。”

  “是真的吗?也许是实事弄人,我想我们之间没有必要了。你好好的过你的日子,我好好的过我的日子,因为我决定了我要把我们的记忆一起埋在那个初相识的地方。”

  那天,我身着一身蓝,因为他说过的,“你不觉得我们很像蓝天和白云吗?”我去了他高一所在的学校,今天的学校很安静,我走着他曾走过的石子路,我呼吸着他曾呼吸过的空气。我在我们初相识的地方——那礼堂把我们的记忆一起埋在这里。他走了,我想我也该放下了。再见了,我爱过的男孩,我们一直如最初。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