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救赎
时间:2014-06-07 16:22: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赤道蚂蚁  阅读:



 

  古都洛阳在经历了一天的骚动之后,终于沉沉地睡去了。凌晨两点钟,白晓明坐在公寓的木椅上,推开了所有的门和窗,任空气和月光肆意流转。窗外遥远的天际得如此纯净,湛蓝的底色,漫天的星星,神秘的夜风徐徐吹起窗幔,树影摇曳着在屋子里晃动,一切显得如此安谧。

 
  这样的夜晚,他是孤独的。和楚萱雯离婚后,有时白晓明一个人也会觉得快乐,毕竟三天两头的冷战,让他厌倦了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寂寞。然而,当她从那段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之后,一切似乎都不是当初想象的样子,他从来没有想到这种结果会让自己如此落魄。

 
  今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孤独就像魔鬼,啃噬着暗夜里所有的想象。面对黑夜,他强迫自己做到心如止水。“当心灵纯净到找不着情欲的影子的时候,快乐也就简单多了,爱情似乎也就可有可无了。”他一直对自己这样说着,似乎在提醒着什么。然而,事实上他的心早就不在纯净,从他决定和楚萱雯结束婚姻的那一刻起。

 
  公寓对面的街区零散地分布着好多酒吧,那里神秘的灯光像是在故意挑逗着白晓明,对着卧房的那家茶社是通宵营业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甚至能够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各种声音,失眠的夜晚,那家茶社总是吵得他心烦意乱。离婚半年了,他曾经无数次走进那些熟悉的酒吧,让焦躁的身体肆意放纵,他甚至无法计算出曾经被压在身体地下到底有多少女人。这种骄奢淫逸的生活是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如今结束了那段婚姻,一切都随之而来,像是一场梦的样子。

 
  孤独的时候,白晓明只想找一个能和自己做爱的女人,他总是幻想着两个人的身影可以消除落寞,即便不能,也能解决一些实际需要。于是,他开始放开自己心里的羁绊,将所有的底线幻化成为无所谓的摸样,他只是为纯粹的欲望找一个出口,没有爱与责任左右,自由的感觉让他近似疯狂。走进那些酒吧,他就像狩猎一般,能轻而易举地找到目标,同样寂寞的人也会在这样时候出现,以互相慰藉的名义,让丢失的爱情不再是一场华丽的意淫。开了房,关了灯,陌生的躯体纠缠着孤独的灵魂,他不单单只是看到了身体的轮廓,还闻到了成熟身体的芬芳,触摸到柔软的肌肤和温润的唇。如火的激情散尽,所有趋于平静,一切将还会继续……

 
  从白晓明鄙视爱情的那一刻起,他似乎也在加倍地鄙视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即便不是罪恶,他也无法在镜子前审视这张丑陋的面孔。他感觉自己就是一具不再灵动的皮囊,靠着陌生气味来满足日益膨胀的欲望。有时他也会安慰自己,身体的摩擦与爱情无关,只是一场没有原由的放荡。但是每每把所有不该做过的事情结束,他也只能静静地拥抱着无尽的忏悔,把痛苦放逐到很远很远……

 
  白晓明起身回房穿上外套,他注定战胜不了自己,他要把一切坚持原原本本地输给这个孤孤单单的夜。他要走出去,走进那些燥热的想象里,他要再给禁锢的灵魂一次彻底的解放。

 
  还是那间茶社,他习惯性地要了啤酒和雪茄,起先他只是坐在高脚凳上看着舞池里的那群“妖精”,她们活色生香,精美绝伦,挑逗的眼神与舞步搭配的天衣无缝。她们是尤物,这令他销魂,尤其是在此时此刻。

 
  坐了一会儿,有人向他走来,白晓明从那女人身上能闻出自己需要的的味道。她长的还可以,皮肤较好,妖冶的面庞有明显修饰过的痕迹。那女人说自己注意他好一会儿了,而周川奇却浑然不知。

 
  那女人很主动也很直接,她问:“你喜不喜欢我。”

 
  他说:“有点喜欢。”

 
  这是事实,白晓明没有敷衍。他喜欢干净漂亮的脸蛋和肆无忌惮的眼神,这女人两者兼备。因此他说喜欢,并不觉得违心。后来那女人问她可不可以做他的女朋友,他说不可以。气氛一下子有点冷,他说他在开玩笑。这种状态之下,很容易再向下发展,这是白晓明的一贯经验。

 
  很多打扮妖艳另类的女孩单独坐在散台上,要了啤酒,苞米花,神情淡然。她们当中有些人很标致,让白晓明心动。有些人他无法形容,只是觉得不舒服,看着有呕吐的冲动。他有些麻木不仁,他并不歧视这些女人从事的行当,一切只是交易,没有必要去伤神考虑太多。

 
  过了一段时间,那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凑到一起,感叹今天的生意惨淡。白晓明甚至也在怀疑,是不是现在很多人跟自己都不一样,难道集体患上了性冷淡,所以他们的生意才这么惨。他跟身边的女人说了自己的看法,那女人只是坏坏地笑,笑完什么都没有说。

 
  该跳舞了,那群没有找到交易伙伴的女孩只好把力量都用来跳舞。白晓明相信音乐和舞蹈是可以传染的,她们的身体在火爆音乐中舞动起来。身边的这个女人也迅速溶入了舞池,她跳的很美,在白晓明看来那个活力四射的身体,让他沉醉。她不是玫瑰,却那么艳丽,她是水仙,处处却是自恋的影子。那个女人把迷离的目光投过来,白晓明突然感觉到一股难耐的燥热从丹田弥散开来,他的身体开始发烫,再渐渐地僵硬……

 
  凌晨三点半,白晓明带着那个女人走出了酒吧。他不能把她带回自己家,就去了那女人的住处,路上他暧昧地对那女人说这个夜晚一定要发生些什么事情,那女人用挑逗的拥抱回应了他的话,她说:“大家都不再单纯,再怎么装也不会很逼真。”这句话让白晓明出其不意地满意。

 
  两个人火急火燎地到了家,开门,脱衣,洗澡,上床……一切都是轻车熟路的样子,白晓明开始在陌生的躯体上摩挲、轻吻,密密麻麻的吻机械似地落在那片猩红的唇上。白晓明撕扯掉身上所有的束缚,贪婪地和那女人缠在了一起,她配合着他很投入地抚摩着他的脊背。那一刻,白晓明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他要把自己变成一只快乐的鸟儿,他要在这个舒服的巢穴里自由地飞出飞进……

 
  就在他要进行下去的时候,突然脑袋里闪现出一张面孔,是楚萱雯,一个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就在这张面孔出现的一瞬间,他阻止了自己的动作,一切开始疲软,刚刚经历的那场燥热也渐渐地隐退,看着身下的这个女人,他的眼神黯淡下来。白晓明忽然感觉自己和身下这个赤裸的躯体就像是两个规格不同的齿轮,无论再怎么磨合也不能顺利地咬在一起。

 
  白晓明滚落下来,一脸的失望,匆匆穿上衣服,随手扔下几张钞票,匆匆离去。

 
  回到公寓,他光上了所有门和窗,他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站在窗前,他的眼前有几颗流星悄悄滑落,天就要亮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