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
时间:2014-05-26 18:19: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夜漫寻痕  阅读:

0092.jpg

  其实,说句到心里的话。我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决定下笔写下这篇文章,我知道尽管我这样做对于已经发生在我面前的事情无力回天,那是一种只能看着时间的流逝,花瓣的飘散,从温暖到冰凉,从心痛到最后痛到哭出来的感觉。而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我无能为力。

  电脑桌的一角,紫色的丁香花依旧开着,沁人心脾的香气拉扯着我的翻涌的思绪,在阳光中它是那样的纯洁可爱,而富有诗意的背后,泪很咸,或许,更多的是那份很甜。

  让我定一定激动的心情,来记录吧,写下来,这个在我人生中永远不能泯灭的伤痛,还有那个在我昏暗的情感中指引的一道阳光。一个关于她的故事,丁香花的故事

  请原谅我,我至始至终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因为习惯了叫她丁香,当然,我更希望她的名字叫丁香,丁香花一般的美妙诗意。没有痛苦,没有伤感,只有紫色的美丽,和让人永远幸福快乐的阳光。或许这个故事很俗套,或许看到了开头就已经猜到了结尾,但是我还是想说,这是我对她的一个承诺,可惜我并没有做好,我的阅历和学识很少很低,我怕我拙笔不能够描绘出那样的情愫,只好这样,把故事记下。

  就从一年前开始说起吧,我是一个很喜欢写东西的一个人,平时总是写一些诗词之类的,当然,那些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后来大学毕业,上了班参加了工作时间也不像以前那样自由和充裕了,所以渐渐地少了许多,只是偶尔会读一些别人的经典之作和拍案叫绝的东西来慰藉一下逝去的爱好和时光罢了。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我们很意外的相识了。我不知道这些,是对还是错,就这样闯入了她的生活。但是我相信,我的出现是必要的,至少对于她来说,是快乐的。

  当时看了一部电视剧,是军旅作家刘猛的小说改编的,叫《我是特种兵》。给了我感触和震撼确实不小,所以就在网上寻找着他的作品,打算下载一些读一读打发无聊的时间。但是很多的网站都不让下载,所以也很郁闷。无意间点开了一个可以下载的,却把我拉到了一个网站,叫雨枫轩。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只是用电脑看着下载完的小说,看累了我才发现这个网站我忘记关掉了,索性就去浏览了一下,我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原创文学网。因为大学时候我也搞过一些文学社之类的东西,所以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在里面读起来,也同样勾起了一些几年前自己写东西的乐趣,便注册了会员,打上我很久没有用过的笔名:夜漫寻痕。

  我在里面读了一首诗,一首关于花的诗,写得很阳光很古风,当然也很唯美,很对我的脾气和口味,便评论了几句。然后便关掉了电脑睡觉去了。第二天上线,我发现一个陌生的QQ号码添加了我一个好友,我想了很久没有想起这个是谁,便加了她。QQ头像的闪动,里面一个调皮可爱的笑脸,我也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你好。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第一次交流。

  “你好,看到你对我的小诗评价很高哦,谢谢你,很冒昧在你的个人主页看到了你的QQ,就加了,不会介意吧。”屏幕上继续晃动着。

  “你的网名好有诗意,夜漫寻痕,读起来很舒服。”

  简单的一句话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兴趣,这个名字只不过是当初随便起的,还真的没好好想过,我自然知道,网上有很多的所谓“高手”。所以便想去考一考她。

  “为什么说我的名字有诗意,很舒服呢。”我自己也同样在想,诗意在哪。不一会,她就发过来几句话顿时让我有一种膜拜的感觉。

  “从字面来说,夜空飘渺,星漫璀璨,寻觅一种不染微尘,痕于心中刹那享受,从诗词的平仄来说,仄仄平平,读起来语言轻扬,清壮顿挫,如夜空中明月升起,在光辉中寻找着意境,让人遐想翩跹,好名。”

  我一下子愣住了,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我自然知道高手很多,但是像她这样把我的笔名给信手拈来的分析渲染一番,还真是不曾遇到过,发自心底的想说一句真好,但是又怕自己碍于面子在她面前好像很水的样子,所以一下子尴尬住了。这时候她又“说话“了。

  “我喜欢这个名字,好凄美的情愫,一个人倚在窗头,仰望星空,寻找着属于希望和美好的星星,流星划过一道长痕,待欲细看,却不曾留下,让人充满着遐想。和那种飘渺中有一种放不下的期待”

  短短的几句话,让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幸运,结识了这样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孩。就这样,从此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而现在我回忆起这件事情,我发现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的意思,而更是她对自己的鼓舞和寄托。

  从那以后,我们经常通过QQ在一起聊天,有一次我们聊到了花,她说她自己很喜欢花,而对于我这个连仙人掌都养不活的人来说真的是完全的不太懂。这时我想起了第一次在雨枫轩读到她的那首关于花的诗歌,便问那首诗写的是什么花,她告诉我,是丁香花,那是一种紫色的小花,非常漂亮,象征着年轻人的纯真无邪,还有初恋和爱情。我倒是并没有在意,只是感觉这样美丽的小花有一些像她给我的感觉,边说:

  “为什么不把它作为你的网名呢,你给我的感觉好像这朵丁香花哦。”我这简单的一句话对于她来说就像如梦初醒一般,她说:

  “对啊,多美的名字啊,寻痕,你知道吗,我经常做一个梦,梦到一只白色的小鸟在我的肩头停下,它的叫声可好听了,但是当我想去摸摸它的时候,它飞走了,我就在它的后面追,它一直向西飞去,仿佛就这样在它的后面跑过了一个世界一般,夕阳西下,红霞映照在一片坟墓上,但是上面却开满了紫色的丁香花,小鸟在那里落下,但是却不再叫了,只是看着夕阳,还有那淡淡的花香。”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个梦,梦很美,但是给我的感觉不是景色的美景,而是一种有些凄凉的美。如果当时我也在她的梦里,在她的背后,我一定会走向前去,不由分说的拉起她往回跑,但是那其实只是一个梦。

  “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给你唱一唱那首《丁香花》,透漏一下,我的吉他弹得很棒的哦。”女孩打完了字,发了一个调皮的表情。

  我自然是双手赞成,还真的有一种冲动,去看一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会有什么样的嗓子呢。我痴痴的想着。、

  从那以后,她在我的网络世界里,成了一朵美丽而又愁婉的丁香。

  丁香,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期待,每当我有时间,我都会去在QQ上找她聊天,也会去雨枫轩上找她写的作品,期待着她的文集的更新。这一切都似乎成了我的依赖,一起聊天,嘻嘻哈哈,话题围绕着写作到生活,天南地北的,在我的心里涌动着莫名的暖意。当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容易。

  说真的,当时有一些搞不懂,我们经常聊天,但是有时候她却很扫兴的说要忙一阵,然后就是再也联系不上了,而她的头像依旧亮着,有些时候确实有一些的郁闷,要过好久她才会回来,给我发一个抱歉的微笑。

  去年的4到5月份左右,我很荣幸失业了,和原来的公司领导产生了一些矛盾,年轻气盛的我当然不会咽下,便甩出了一封辞职信。而我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后果,没错,没有了经济来源一下子就一蹶不振了,那应该是我最低谷的时候了。心里很难受,脾气多少也很不好,所以经常会找丁香来诉苦。我很感谢她,她每次都会很耐心的听我把这些怨气洒掉,然后安慰我,而我却习惯了这一切,连着对她发了许多抱怨,抱怨社会,抱怨人与人。

  她没有说过什么,没过多久,她发过来一首小诗,写给我的,希望我走出来。

  “《懂得感恩》

  感恩那些伤害过你的人,

  教会了你前进和动力。

  感恩那些绊倒你的人,

  教会了你站起和不屈。

  感恩那些欺骗你的人,

  教会了你承受和放弃。

  感恩那些唾骂你的人,

  教会了你自尊和勇气。

  感恩那些离开你的人,

  教会了你独立和自信。

  做一个学会感恩的人,

  凡事要有颗感恩的心。

  告诉他们学会了感恩,

  让自己不断进步的人。”

  读完这首诗,仿佛如一缕阳光照进了昏暗的窗棂,伴着淡淡花香,让我感觉此时此刻无比的幸福。我突然有了一种想法,我想见见这个叫丁香的女孩,便问道:

  “我想见见你,你在哪里?”我满心期待的问着。

  “我在网上。”她简单的回答着。

  我有一些不甘心,便继续的问着:“你多大啊,”

  “你觉得我多大,我就有多大。”

  我是真的没辙了,既然人家不说,又何必强求呢。便无奈的发一句玩笑话:

  “该不会是一个老太婆吧,哈哈。”

  对方沉默了,没有回答我,而我也后悔了为什么要法那个不着边的话。我道了几句歉,可是她都没有理我,没过多久,她的头像就灰了。

  我很后悔我这不是没事找事嘛,人家好心的劝我,我却把她给弄生气了,心里很忐忑不安,可是也晚了。

  后来我们又和好如初了,当然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很默契,谁也没有提起过,后来我在沈阳找到了新的工作,为了做好,我的时间也渐渐的少了起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许多,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把她丢了。

  我很着急的去等着她的出现,但是她没有,仿佛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她的空间,只有她写的文章,没有她的照片,没有关于她的地址,也没有她的手机,而雨枫轩文学网上,她的作品也再也没有更新过。我很生气,生气我为什么不多陪一陪她,没有了丁香的生活总是感觉缺少了什么,早八晚五,一个人无聊的把自己沉浸在穿越火线和魔兽世界当中虚度着。

  大概这样的生活,过了半年,我也渐渐地习惯了没有丁香的日子,也同样更多了一些情愫,经常去她曾经呆过的雨枫轩上写一写诗词,写一些小说,我希望她能看到。我在这里,在找着你的影子。

  那是一个很晴朗的星期六,我无聊的玩着穿越火线,突然我的QQ头像闪动了起来,我退出了游戏,心情一下子就像这阳光一般亮了起来。是她,丁香。

  那个熟悉的微笑表情,还有那个调皮的吐舌头的表情就是对我打的招呼。我激动得回复着:“你怎么了,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了,你这段时间去哪了。”

  “我想看看你,有时间吗?”她回复着。

  我很奇怪,不对啊,这不是她的个性啊,她从来不准我去找她,这回怎么主动找上我来了。我很奇怪的回复着:

  “我在沈阳,你也在沈阳吗?”我心里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不知道这段时间她发生了什么。

  “是的,你来找我吧,我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我等你。”

  我脑子顿时嗡了一下,怎么了这是,怎么会是医院。我赶紧的打着字:

  “怎么了,你怎么会在医院。”

  “你来了,一切就都清楚了。”

  我几乎是以飞一般的速度穿好了衣服。打了出租车直奔医院。一路上我心情忐忑不安,难道真的就像小说里那样,我不敢继续的往下想,烦闷的有一些头疼,索性等着吧。

  很不幸,我的猜测是对的。

  走廊的墙壁很干净,但是对于我来说,很可怕,我每走一步都在告诉着自己这不是真的,当我站在病房的门口,我没有敢去打开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的沉思。

  是吉他的声音,而那首音乐,是《丁香花》。

  我推开了病房的门,屋子里很香,丁香花的味道,窗台上摆着两盆紫色的小花,而窗子旁的病床上,一个长发美丽的女孩停下了手里的吉他,安静的看着我。

  女孩淡淡的微笑着,眼镜后的一双大眼睛很好看,目光是那么的清澈,她苍白的脸色有一点憔悴,向我点了点头,简单的说了句:“你来了。”

  没有拥抱,没有亲昵和问候,没有初次见面时的羞涩,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我了握手,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悦耳,而对于百感交集的我来说,有一种针刺一般的心痛。心中自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从她的伯母口中,我知道了丁香的故事。丁香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她小的时候身体就不是很好,父亲在一场车祸中撒手人寰,母亲也受了很大的伤痛,便自杀了。她是在伯父伯母家长大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经医生检查,她的肾和别人的不一样,而那个时候她的左肾已经开始出现了毛病,虽然保住了性命,身体和正常人产不多,但是其实已经是一个残疾人了。

  从此她的伯父伯母收养了这个女孩,她管她的伯父叫“老爸”,伯母叫“老妈”。家里的每一个人对丁香都疼爱有加,她每天都要吃很多很多的药,用她的话说那叫做“一桶一桶的吃。”,就这样她这一桶一桶的吃了12年。

  有一次她的哥哥在外面挨了打,她跑了出去,死死的趴在她哥哥的后背上,而那些人也没有怜悯这个瘦弱的女孩,把两个人都给打伤了,那次哥哥身体好倒是只收了一些皮肉伤,而她,却整整在床上躺了半年。

  后来上了初中,她知道了自己的家境和身世,也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状况,开始哀伤和绝望了好久,时间一长就把生命看淡了,后来她吃过安眠药,割过脉,想结束这一切,但是在临死前的一刹那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拼命的呼救,伯母和哥哥及时的发现把他送到了医院,命抱住了。

  从那以后她变了,变得更加热爱生命起来,她喜静,就把自己投进书的海洋,一有时间就去读书,由于身体的原因,她每天只能上半天的学,但是成绩却出奇的好。不为别的,只为了伯父伯母的养育之恩,争一口气。至于上大学,那是她朝思暮想的一个梦,可惜由于身体原因,没有通过体检,没有上大学的资格。那段时间她很失落,经常一个人站在阳台前,望着下面涌动的人流和车水,她很羡慕,也很哀伤。

  就这样,她的身体病情又重了,已经影响到了身体的很多器官,只好连屋都不能出,靠别人照顾,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因为她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那个属于她的“生命”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那个在她脑海中不断摆动的滴答声。

  伯母想让她得到更好的治疗,可是她不同意,她不想再麻烦这个家,不想因为她让整个家倾家荡产。如果逼她治病,她就会去死,没了办法,只好就这样拖着,谁都明白她不想再麻烦这个家了,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在丁香最后的生命里,他无法上学,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时间对于她来说,就像落下的夕阳,而那道红霞映照着绵延的水平线。

  哥哥很爱妹妹,丁香的病是他心头最大的痛,每一次的放假回家,他都不敢去看妹妹那双忧怨的双眼,她的妹妹那样的有才华,有爱心,但是却没有未来。他想给她的妹妹做点事情,让她忘记痛苦和死神。他靠自己打工赚来的钱为丁香买了一台电脑,告诉她:这里有一个多彩的世界。”

  就这样,丁香成了一个网民,她喜欢读诗,喜欢听歌,她无意间听到了一首歌曲,是唐磊的《丁香花》,然后她就深深地爱上了这首歌,也让伯母给她买了一把吉他,她开始了学习弹琴。

  她喜欢文学气息,也是很意外来到了雨枫轩,发现这里有很多她同龄的人,她就在这里生根发芽,她希望用自己的笔触,记录那些美好的瞬间,让自己在文字中想丁香花一样绽放。

  就这样她遇到了我。

  伯母说每次看到她和我聊天,都会很开心,伯母希望她可以这样开心的下去,但是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经常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咳嗽厉害,后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咳血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经常和我中断谈话的原因。

  直到有一天,伯母发现她哭了,趴在电脑前哭得很伤心,伯母走到她的身后,看到了我说她是个老太婆的聊天记录,心疼的抱住了丁香。丁香撕心裂肺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像别人那样活得更久一点,活到自己中年,活到自己老去。那晚她的病加重了,被送到了医院。

  她不想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她希望我电脑中的那个丁香是一个活泼阳光的女孩,而此时此刻,医院下达了最后的通牒,也算是宣判了丁香的生命。伯母劝了劝她,让她见一见我,她答应了,于是转院到了沈阳。

  我在门外默默的听完了这个故事,伯母已经哭的泣不成声,我的心如锥子一般刺着,可是,我知道这一切太晚了,时间不多了,而且,我真的是无能为了,我透过门窗看着窗台上的两盆丁香花,紫色的凄凉,床头的女孩,安静的看着那盆花,安静的看着窗外。

  我回到了她的身边,安静的坐下,她没有回头看我,安静的说:

  “我早就不怕死了,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我会把一切的美好带进天堂,告诉天使,告诉上帝,谢谢你让我遇到你,寻痕。”她回过头,对着我微笑着。

  我没有说话,沉默不语。

  丁香继续的说着“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古时,有个年轻的书生赴京赶考的途中,爱上了一个店主的女儿,两人情投意合。不料店主气愤之极,责骂女儿败坏门风,姑娘哭诉两个人真心相爱,希望父亲成全,但店主执意不肯。姑娘性情刚烈,当时气绝而死。店主追悔莫及,将女儿按安葬在后山坡上。不久,姑娘的坟头上竟然长满了郁郁葱葱的丁香树,繁花似锦,芬芳四溢。书生惊讶不已,从此每日挑水浇花,从没间断,终生与丁香花相伴相依。”

  讲完这个故事,丁香流泪了,凝视着窗台上的丁香花。

  “我给你唱首歌吧,我答应过你的,那首《丁香花》。”丁香拿起了那把吉他,轻轻地弹了起来。

  和弦的轻盈,悦耳的叮咚,我仿佛一个人站在后山的山坡,放下肩上的扁担,默默地看着坟头那郁郁葱葱的丁香花,我用瓢轻摇起水,浇在上面,水滴从花瓣的边缘留下,像泪滴一样流下。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

  ……”

  歌唱完了,她抬起了头,满眼的泪水看着我,我心如刀绞。

  她告诉我,她来沈阳打算完成两个愿望,第一个是,见我一面。

  第二个是,我打算把我的遗体捐献给更加需要的人,她希望自己可以在别人的生命中延续,带她去她没有去过的地方,看那些郁郁葱葱的丁香花。

  寻痕,为我写一首诗吧,就叫它丁香花。

  我一个人在家倚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行人,我手里点着烟,弥散的雾让我的心头更加多了一层伤感。远处的路灯亮了,照着那一小片的光明,而周围确实黑夜,我喝光了我第八瓶啤酒,把它扔到了地板上,撕心裂肺的哭嚎着。

  我接到了丁香伯母的电话,丁香的身体许多器官已经衰竭,最后只有眼角膜捐献给了一个患有白内障女孩,她已经带着丁香的遗体回到了家乡,感谢我能陪她走过最后一段生命。

  她说丁香临死前看着窗台的那一盆丁香花,流出了泪水,花瓣掉了一瓣。轻轻的落在了她的手心。

  我想去看一看那个手术的女孩,看一看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眼,如丁香花般美丽的双眼,可惜我最终还是错过了。

  而那首诗我至始至终没有写出来。

  我抚摸着临走前她送给我的那盆丁香花,淡淡的清香,淡淡的如同一双美丽的眼,淡淡的紫色情愫,淡淡的风吹过如招手般轻摇。

  我看着漫天的夜空,寻找着最明亮的那一颗明星,一道流星划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我感受着,这就是你当初的意境吧,那种:“夜漫寻痕”的意境。

  我拨弄着她送我的吉他,还有一张她的照片,琴弦的声音就像她的笑声,好听,难忘。我回忆着我们最后的谈话。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我喜欢你,叫我---丁香花。”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

  多么忧郁的花

  多愁善感的人啊

  当花儿枯萎的时候

  当画面定格的时候

  多么娇嫩的花

  却躲不过风吹雨打

  飘啊摇啊的一生

  多少美丽编制的梦啊

  就这样匆匆你走了

  留给我一声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啊漫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啊有人在唱

  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院子里栽满丁香花

  开着紫色美丽的鲜花

  我在这里守护她

  一生一世守护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