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何方
时间:2014-05-22 14:45: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婉溪清扬  阅读:

 

  生活中没有永远的春天,日子里没有永远的阳光。荏苒年华中,有多少的春华秋实;爱情路上,又有几多的甜蜜蜜呢?

  时光在流年中匆匆而过,日子在时光中款款度过。大江东流水,也留不住它离去的浩然;时光的悄然,也阻挡不了它在流年中的流淌。人生的篇章,在蹉跎岁月中漫写抒怀的释然。

  人生走过的路,青春经历的韵事,都会随着时间流逝而一去不复返。人生路上的每一个故事只能在记忆的领地中安营扎寨,深深地刻在心间不能忘怀,而难于忘却。

  轻摇时光的美丽,昔日的一幕幕清影再现;细品时光的韵味,昔日过往的每一个片段的故事,还是那样记忆犹新,历历在目。难忘时光的喜忧和匆匆而过的故事,那些经历的韵事和故事,却是那样让人悲喜交加,情绪跌宕在了幽谷中而不能自拔。

  张妙云是滕晓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中一起走过的同学。那一年的秋天,天高云淡,秋收金灿灿的季节,张妙云转学来到了滕晓所在的班级里。

  那时的张妙云,两条不长不短的微黄的辫子挂在耳后,辫子梢上扎着两个粉色的蝴蝶结很耀眼,是一个十足的黄毛丫头。张妙云性格比较外向,微瘦的瓜子脸上白白净净的,额头下的那条笔直而凸显的高鼻梁周围的星点雀斑,显得她很有个性的美丽。

  而当时的滕晓,却是短发齐肩,刘海齐眉,她一双活灵活现的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看就是一个很有灵气的女孩。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滕晓跟张妙云经历了最美好的豆蔻年华,走过了童年的快乐时光,走过了少年的清浅年华。岁月的异彩,年华的光芒,在不经意的时空中划过,渐渐地长大的她们各自镌刻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抒写着自己的人生故事

  一起读完高中以后,她们走在了人生的不同路上。张妙云因为成绩不理想就去林场当了工人,而滕晓却考进了师范。从此,她们各自走在了自己的人生转折的轨迹中。

  时光在美好年华中留下了点点斑斑的痕迹,岁月在人生路途中倾听着花开的声音,年华中的美好让人难忘,岁月中的美丽章写着人生的精彩。女大真会十八变,而且会越变越漂亮。那时候的张妙云出落得水灵灵的,长发飘逸的她,配上那苗条的身材,显得婀娜多姿,连脸上的那些很有个性的星点雀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而滕晓却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形象,粉白的瓜子脸上,一副银边眼镜架在了她的高鼻梁上,两片镜片虽然遮挡了她那双长着双眼皮的大眼睛,可是却遮挡不住她那灵气秀美的与众不同的气质。

  在师范学院读书的这四年,滕晓与张妙云的联系虽然渐少,可是她们彼此的同学情分却还是那么深厚。也许是各自的学习和工作的忙碌,也许是时间的淡漠而过,她们只能在滕晓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才会见面聚会,而多数时间是张妙云去王鹏程家时,他们聚在一起。

  王鹏程家跟滕晓家是邻居,住在滕晓家的西院。他是她们高一届的同学,人长得还算凑合,就是个头稍微矮点,因为没有考上大学,被林场招去当了工人,跟张妙云在一个林场里上班。在滕晓读师范的四年里,张妙云和王鹏程也许是工作上的关系,来往密切,后来在滕晓师范的最后一年里,他们的关系发展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

  爱慕之情的升华是男女之间爱情的灵显,是男女之间两情相悦的最为美妙的情感,浪漫的爱情是美好的,甜蜜的,幸福的。

  可是王鹏程和张妙云的爱情,却要经受着酸甜苦辣咸的人生百味的考验,他们的爱情本来应该是甜蜜的,却要掺杂着很多的苦楚。

  滕晓在师范的最后一年里,她就隐约听其他同学说起他们的恋爱故事。一个暑假里,路上她见到了王鹏程回家休星期天,他们一路上边走边聊,从王鹏程的口中才知道张妙云的妈妈死活都不同意他们这对姻缘,张妙云和她的妈妈也经常为此事烦心争吵。

  王鹏程说:“我不想搞得她们母女两个这样不开心,但是我却是很喜欢张妙云,现在这样真是没办法!”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

  “你们可以找别人去跟张妙云的妈妈说和说和啊!也许能有个转机。”滕晓说。

  “找谁去说和呢?你去?!”王鹏程说。

  “我不行,不够分量!找我妈妈去要好一点!”滕晓说,因为滕晓的妈妈跟张妙云的妈妈关系很好,她才这样应承着。

  “嗯!试一试看看!也许能成!”王鹏程说。

  滕晓回到家里,越想越觉得张妙云跟王鹏程实在太可怜了,她迫不及待地跟妈妈说了此事。她妈妈听了以后,问道他们关系咋样,最后点头答应了去说服张妙云的妈妈。她知道妈妈跟张妙云的妈妈相处很好,关系不错,能说上话。

  过了两天,滕晓问:“妈妈,你去跟张妙云的妈妈谈了吗?结果咋样?”

  “别提了,我被你的同学的妈妈数落了一顿!”滕晓妈妈说。

  “妈妈,她为何数落你呢?”滕晓问道。

  “妙云的妈妈说,如果你觉得王鹏程好,咋不把你女儿嫁给他呢!唉——!”妈妈无可奈何地直摇头。

  滕晓听了妈妈的描述后,为王鹏程和张妙云他们担心,同时深感张妙云的妈妈太不尽人意啦!

  暑假结束了,滕晓要返校了,这是她最后一学期的师范学习阶段。

  在滕晓要回学校读书的头一天,张妙云和王鹏程来滕晓家里,他们的聚会沉浸在了同学真挚的情感快乐当中。

  “谢谢你们两个来为我送行!最后一学期的学生生活了,我还不知道能分配去哪里工作呢!”滕晓说。

  “你还能分配差的单位啦?你比我们强,起码不是工人!”张妙云说。

  王鹏程也敷衍着说道:“就是啊!以后你是老师了,是人们仰慕的事业,多好啊!”

  “恩恩!谢谢你们那么高看我,呵呵!”滕晓回应着。

  被他们两个忽悠的有点得意忘形的滕晓,此时非常感激他们能来为她送行,同时也担心他们这对情人的幸福会被张妙云的妈妈反对而告终。

  滕晓说道:“王鹏程,张妙云,我要衷心地祝福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谢谢!”王鹏程和张妙云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事多磨!还好,你们那么相爱着对方,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滕晓安慰他们说道。

  他们两个微微点着头,以示回应。

  第二天,滕晓上学走了,此时此刻留下了他们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滕晓和张妙云的最后诀别的日子。

  遥望远方,人生路漫漫。彷徨在时光中,已走过的人生路确是凸凹不平。沉思在岁月里,张妙云和王鹏程的爱情沉浸在痛楚中,他们的真爱承受着黎明前的黑夜煎熬。他们为了能够争取张妙云妈妈的同意,各自在努力着。

  为了讨妈妈的欢心,张妙云每天回到家里抢着做家务,她变得乖巧了。妈妈看到如此的女儿,感到了欣慰,也以为女儿听从自己的意见不再跟王鹏程相处了。

  王鹏程,为了能让张妙云的妈妈看得起自己,努力工作着,在工作之余拼命地挣钱攒钱。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终于有一天,张妙云的妈妈发现了女儿还跟王鹏程来往相好着。这一天的中午,张妙云下班回家后,做晚饭的妈妈阴沉着脸很难看,做女儿的张妙云心里明白,她跟王鹏程来往相处的事情肯定是让妈妈知道了。

  果真如此,她妈妈按耐不住说道:“你还跟王鹏程来往,妈妈不是跟你说过,你们的事不行,我不同意!”

  “我——我——不想跟他——分手。”张妙云断断续续地小声说道。

  “不行,你必须跟他分手!”她妈妈严厉地说道。

  张妙云盈在双眼的泪水马上掉了下来,她哭诉着说道:“妈妈,求求你别再干涉我们了好不好?”

  看到女儿哭诉着,她妈妈的口气缓和了一点,说道:“孩子,妈妈也是为你好,你不能跟他相处,他的条件太差了,以后过日子苦还在后头。听话,跟他分手吧!”

  张妙云说道:“妈妈,我不怕过苦日子,求你别干涉了好吗?”

  “不行!”她妈妈很干脆地说道。

  就这样,母女两个僵持着不再说话了,后来母女两个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午睡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上班走了。躺在床上的张妙云没有打算去上班,泪流不止的她,想了很多。

  “鹏程,我妈妈还是不同意我们继续相处,咋办啊?”她哭诉着给王鹏程打电话。

  电话里传来王鹏程的声音,“妙云,好事多磨,我们只能慢慢来感动你妈妈。”

  “我最近在家表现得够好的啦,只要提到我们的事情,我妈妈就会很一反常态,极力地反对我们在一起。”她伤心地说道。

  “唉!你别难过了,我们只要不变心,谁也阻隔不了我们!”他说。

  “好了,别哭了,我们晚上见再谈此事!”王鹏程接着说道。

  “嗯!也只好如此了,晚上见吧!”她说。

  这个夜晚,明月在枝头上悬挂着,清凉的晚风吹拂着,摇曳的枝头,叶儿灵动在那妙语的暮色懵懂里。他们在了公园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相约相见,他们没有心思观赏着美好的月色,没有心思浏览着美丽的夜景,没有心思细品悠扬芬芳的花香,更没有心思漫步在如此浪漫的景致中。

  相约相见的有情人,只能在这里抱头痛哭,互相诉说着自己的爱恋情怀,倾诉着自己的情愫衷肠。

  他痛楚地说道:“妙云,我爱你,爱你生生世世,什么也阻隔不了我对你的爱恋之情!”

  她哭咽着说:“鹏程,我爱你直到永远,生死相依与你!”

  ……

  如果说爱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为何还有这么多的苦楚;如果说情是缘分中开始的相知,为何还有这么多的难堪。他们此时沉浸在了酸甜苦辣咸的爱情的难舍难分中,彼此倾诉着自己的内心深处的不甘。

  在这花好月圆,夜深人静的景致里,本该是浪漫爱情的抒怀,却是这样的纠结不堪;本该是甜蜜爱情的轻漫,却是这样的苦楚伤心流涕;本该是真爱无敌的倜傥。却是这样左右为难的无奈。

  他们商量着将来,商量着今后的打算。他们想到了辞职私奔,但是又舍不得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们想了很多,可是细想却一个也行不通,最后很无奈地叹气了。就这样的一晚上,也未能找出一个完美的结果答案。

  夜色朦胧,月儿明亮,晓风凉凉的,他们相偎依着,彼此温暖着,暂时把烦恼的事情抛到脑后,尽享着爱情的美好,一直到了东方的天空如鱼肚白亮,才难舍难分地各自走上回家的路。

  回到家里,张妙云小心翼翼地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妈妈早就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等候她了,只见妈妈阴沉着脸在咆哮着,她却不敢声语。

  “你一晚上去哪里啦?”妈妈很生气地问道。

  “我,我,……”张妙云结结巴巴的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妈妈的问话。

  “我去王鹏程家里找过你,你们都不在那里,是不是一晚上都跟他在一起?”妈妈问道。

  忐忑不安的她,微微点头,以示回答了妈妈的问题。

  正在妈妈的预料当中,妈妈很生气,大发雷霆地把女儿大骂一顿。

  张妙云只有双手伏案,趴在桌上哭泣着,她无语以待妈妈的如此,伤心的她感到很累很累,这边是母亲,那边是是最爱,她谁也割舍不掉,她在痛苦中煎熬着,又有谁能知道她心中的苦楚呢!

  青山因为冬雪而愁白了头,碧水因为风而吹皱了面颊,天空因为绵雨而愁云未开。前方的路如何,张妙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样过,她也不知道。她茫然不知所措,搁不起放不下的心在流泪。在以后的日子,她抑郁寡欢,常常夜不能眠,失眠的她苦不堪言。

  因为心太累太苦,在生活的路上她看不到希望的美好,看不到苦海的尽头。看到别人的爱情那么甜蜜,而自己的爱情却是这般障碍坎坎,妈妈的阻挠她无奈到了极点,她得了抑郁症,感觉眼前对她来说没有美好的东西,于是,她想到了死,想到了一了百了。

  就在一个阴雨密布的秋晚,她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然后吃上了自己早买好的安眠药。

  第二天早上,阴雨还是下个不休,张妙云的妈妈早起做好了早饭。

  还是和往常一样,妈妈喊道:“丫头,快起床吃饭!”没有回应的声音,她妈妈又喊道:“懒鬼,快起床吃饭!”还是没有回应,妈妈推开女儿的房间一看,惊呆了,只见床头柜上一瓶的眠药片不见了……

  张妙云安然离去,离开了人世的纷攘,离开了爱情的苦海。她的妈妈痛哭流涕,后悔莫及。

  王鹏程听到这个噩耗以后,惊呆了,他想不明白张妙云为何弃他而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没有哭出声来,去医院见了张妙云的最后一面的他,回到家里变得神情恍惚,一会哭,一会笑的他,把爸爸妈妈吓坏了。后来去医院检查,经医生诊断,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从此以后,王鹏程,精神失常了,住进了精神病院了。

  高山不语,自是伤悲在回荡;天空无言,自是泪雨细撒绵长。大海的凶涛骇浪,自是为他们鸣不平。如果说爱情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为何还会有这么多痛苦,是什么遮住了双目,而不再珍惜付出。如果说爱情是两心相悦的守护,为何还会有这么多酸楚,是什么挡住了脚步,而不再珍惜所得的来之不易。

  正在学校上学的滕晓,得知了张妙云离去的消息后,泪流不止。她为张妙云的轻生很痛心,很生气,自然自语地说道:“张妙云,你就是一个胆小鬼,被困难吓倒了。”“好好的,为什么想不开,你叫王鹏程以后咋办啊!”

  当她得知王鹏程现在精神失常了,很为他惋惜,并且暗地里骂道:“王鹏程,你是一个大笨蛋!十足的一个大笨蛋!”“你为什么要疯癫啊!以后的路很长,想开点啊!”

  滕晓想不通,也不明白。她为她最要好的两个同学的如此而痛心难过。

  人世间,最美好的莫过于爱情,可是这样的爱情怎么如此走向绝境?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的拥有,却是这样万般无奈吗?

  爱的诀别,却是这般凄苦不堪;爱的诀别,却是这般让世人苦思冥想;爱的诀别,却是这般使人发人深省。

  在为他们惋惜的同时,滕晓也在思考着人生,思考着人生的去向,如果自己遇到自己的所爱,绝不会像他们那样胆小退缩,爱情无论在何方都要勇敢地面对,去争取。

  心如清泉溪流的汩汩涌动,难以平静;思绪如柳丝万千的摇摇摆动,难以平定的;情如清风晓月的缠缠绵绵,难以忘怀。爱情是美好的,爱情是浪漫的,爱情是幸福甜蜜蜜的,可是他们,张妙云和王鹏程却不该这样将爱情走到如此绝境中,而抱撼终生。

  沧海桑田的变迁,人生中爱情有几多的生离死别;岁月蹉跎的逝水,人生中爱情又有多少惆怅;流年过往的日月,人生中的故事又有几多的物是人非。

  高山云雾不可测,低谷幽深不可量。爱的路上千万里,迷茫中,真情直到永远几多愁,爱情去向何方?爱的路上千万里,彷徨中,真爱直到永远几多欢歌,爱情在何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