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骗我,还是救我?(图文)
时间:2014-05-18 13:24:2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老歌  阅读:


res08_attpic_brief.jpg

res08_attpic_brief.jpg
  插图/兰兰
  □老歌

  我20岁左右的时候,经历了几次似真如幻的“爱情”。在这些“爱情”过后,我便自甘堕落了。然而,当我在苦海沉沦之时,却遇到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他向我伸出了手,让我产生了“应该上岸”的想法,但最终我却搞不清,他究竟是在骗我,还是想救我。

  (本文人名均为化名)

 

  1

  荒唐初恋

  我爸爸妈妈都是工人,收入微薄,但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所以他们一直竭尽所能地想把我培养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我功课不行,但人长得漂亮,且能歌善舞,他们便让我往文艺方面发展。因此初中毕业后,我就被送进了省里的一所艺术学校。

  艺术学校的各方面管理都不太严格,大家经常可以溜出学校去玩。那时候的我特别迷恋上网,一位名叫“江南风”的网友吸引了我。上网聊了几天,他给我发来他的照片,是一个很英俊、洒脱、阳光的男孩。在他的要求下,我把自己的照片也传给了他。很快,他要求和我见面。

  那天晚上,我们相约在电影院里见面了。我这才知道,我们在同一个艺术学校上学,他比我高两个年级。黑暗中,他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我们接吻了。

  那年我18岁,对性只有一点朦朦胧胧的认识。而他好像已经很懂。我们在一起,他总是把话题往那上面引,把性描绘得非常美好、非常神秘,有一天还大方地提出来想要尝试一下。说实话,我心底里对性也很好奇兼向往,所以我没有拒绝他。我对他说:“过几天就放暑假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几天吧。”

  放假了,我打电话告诉父母学校里要组织夏令营,晚回家几天。此时学校里的同学都家几天。此时学校里的同学都走光了。于是我们白天在外面上网、看电影,到了晚上,就爬围墙偷偷地溜回寝室。在那个炎热的夏夜里,我把自己的处女之身给了他。

  一个星期后,我们花光了口袋里所有的钱,不得不回家。回家后,我心里一直觉得空落落的,他竟没有给我打电话。于是,我每天都主动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吗。可他经常不接,有时接了,说上几句话就挂了。我觉得很伤心,一次打通电话后,忍不住质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他冷冰冰地告诉我说:“你觉得我们的感情会有结果吗?你难道不明白我们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吗?你和我一样,都想尝试一下性,而我们现在已经尝试过了,所以一切就该结束了。”

  我气得脸都青了!可我没有哭。我觉得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我为他伤心。我打算开学后再想办法教训他!

  哪知道新学期开课后,他并没有来。我经过打听才知道,他家里通过找关系,已把他转回老家的一所学校准备参加高考。没有了仇恨的对象,很快,我就把他忘记了。

 

  2

  痛失“真爱”

  我在学校向来很活跃,那一年,我做什么都很积极,拼命地想表现自己。有一次学校和一家公司联手搞活动,其实无非就是公司出点钱,我们艺校出人表演几个节目。舞台搭得很不专业,我跳完一支舞,从后台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竟从两米多高的后台摔下来,造成左脚踝部韧带拉伤。旁边有个剃着短发的男孩见状,二话不说立刻将我背到了医院。这个男孩叫何忠,是那家公司后勤部的一个普通员工,那天演出时,他负责在后台维持秩序的。

  我伤得并不是很严重,不过暂时不能上课,我只好躺在寝室里养伤。第二天,何忠突然走进了我的寝室,给我带来了一些水果,他红着脸说:“是公司派我来看望你的。”但我心里清楚,其实是他自己想来看我。

  那些天,何忠天天都来找我,除了给我带水果,还带来他自己亲手烧的饭菜。这让我这样一个在外地上学的女孩子非常感动。后来我脚伤好了,我们依然交往频繁。一天晚上,我跟他出去玩,回来时发现学校已经关闭了大门,我只好爬围墙。在何忠的帮助下,我爬上了围墙,正准备跳进学校的时候,我回头看到何忠依然站在那里看我,心里一动,我又跳了回去。当天晚上,我没有回学校,而是去了何忠的出租房。

  我们很自然地发生了关系。事后,何忠坐起来轻声地说:“你不是处女。”我不想骗他,流着泪说:“是的,我不是处女。我走好了。”何忠拦住了我,他说:“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处女。谁让我真的爱你呢。”这句话让我心里很温暖。我们就这样开始同居了。 两个人在一起开销大,何忠很努力地挣钱,除了在公司里上班,晚上还到一个酒吧当服务生。因此,他每天都很晚才回来。

  一天晚上,何忠又去酒吧上班了,我独自一人呆着很无聊,刚好同学小静打来电话,约我出去玩。我便和小静去了一家娱乐城的KTV包厢,包厢里已坐着四男三女,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在唱歌、跳舞。很久没这样尽兴地玩了,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快混得很熟,在他们的劝说下,我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的酒,只觉得很兴奋,全身都在发烫。有个长得像周杰伦的长发男人特别关照我,他歌唱得好,跟我配合又默契。唱着唱着,不知什么时候,包厢里就只剩下他和我了。那天晚上,我没有回何忠的出租房。

  早上,酒醒后的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出租房时,见何忠坐在那里闷头抽烟。他问我:“昨天晚上你去哪了?打你电话关机,我在学校和出租房之间来回找了你好多次。”我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说真的,我是爱何忠的,我也相信他对我是真爱。所以,我不想说谎,我把真相告诉了何忠,希望他能够原谅我。何忠听后,没有表情地笑了笑就出门了。

  我以为事情过去了。第二天傍晚,我唱着歌回到出租房时,见屋里亮着灯光。何忠在家?我推开门,竟看到何忠和一个女人在床上纠缠……我呆住了。

  何忠揽着那个女人,对我说:“你看什么?你现在知道什么叫痛心,什么叫绝望了吧?!”我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学校寝室的,我觉得自己真的还很不了解何忠,也完全没想到过他会采取如此方法来背叛或者说是教训我。我取出了演出时用来剃腋毛的刀片,朝自己手腕上的动脉划了一下……

  当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好多同学围在边上。但何忠没有来。我突然嘿嘿地笑了出来,只觉得自己真傻呀,为了所谓的“爱情”,竟然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

 

  3

  破罐破摔

  受了这次的感情打击,我似乎把什么都看破了,经常将自己灌得醉醺醺的。而一个艺校的漂亮女生要破罐子破摔,那还是很有市场的。平时就有很多一夜暴富的“土豪”,或者专寻刺激的“官二代”、“富二代”驾着豪车等候在学校门口。我早就看到过不少漂亮的姐妹们心甘情愿地“上了车”,回来便拥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芳是学校里跟我玩得最好的小姐妹,年龄也比我小一岁。那年秋天,她爸爸得了胃癌,需要一大笔钱治病,知道这个消息,小芳哭成了泪人儿。她伏在我的肩膀上说,她要学那些女孩,把自己也“卖”了。我知道小芳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她要迈出这一步,还真的是很难。

  我拍了拍小芳的手臂,说:“小芳,你还是处女吧?你就算了吧,别自己往火坑里跳了。我反正不是处女,又已经死过一回,干脆‘卖’我吧。”小芳看着我有点发愣,接着又哭得一塌糊涂。

  而我这么说也这么做了。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打算,一方面是讲“姐儿们义气”,一方面也是自暴自弃。

  小芳坚持要和我共进退。我们俩在学校外面租了一间房,只要有人邀请,只要肯出钱,我和小芳就陪吃、陪喝、陪唱、陪跳。但是,有人要求陪睡时,我总是坚决不让小芳去,完全由我去应付。

  的确,这样来钱特别快,而且轻而易举。这些钱一半用在吃喝玩乐上面,一半让小芳寄回去给爸爸治病。只是半年以后,我被学校除名了。而小芳的爸爸最后还是去世了,她也退学离开了那个城市。

  我更加破罐子破摔了,开始专门在KTV当“三陪”。

 

  4

  正经男人?

  2012年5月的一个晚上,歌厅里来了五位客人,分别叫了小姐各自进了包厢。我被一个三十来岁的高个子男子点了名。坐下后,他并不像别的客人那样对我动手动脚,一直显得很规矩,他指指刚端上来的一扎啤酒说:“我们喝酒聊天吧。”他自我介绍说名叫张辉,开着一家不大的贸易公司,今天就是为了生意上的事陪客户过来玩。然后他很认真地看着我说:“你真像我的初恋情人。”

  我笑喷了,一口酒水从嘴里飞出去。他也笑了:“有那么好笑么?”我其实就是觉得他幼稚,泡歌厅里的小姐怎么还用这种笨拙、落伍的办法?所以我干脆站起来,把外衣脱掉,拉他起来跳舞。他摇了摇头。

  对这种道貌岸然的男人,我成心要把他的伪装剥干净,所以我开始和他拼酒,趁机还把嘴唇贴在他耳根上,说:“这里人太多,干脆我们去外面开个房间吧?”张辉还是摇头:“我从来不跟没有感情的女人做那种亲密的事。你尽管放心,今天晚上你的费用我照付。就陪我聊聊天吧。”

  我真没想到他如此正经,也不知他是真是假。那天后来以我喝多了告终,向来自信酒量不差的我,没想到对方竟是个海量,我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他却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临走时,他问我要了电话,说明天再请我吃饭。这种人我见多了,所以当时就随口乱编了一组数字。

  但第二天中午,张辉又出现在歌厅,他告诉我说他今天要出差,不能请我吃饭了,我的电话打不通,所以他只好过来跟我说一声。我觉得奇怪,世界上还有这么认真的男人? 

  一星期后的一天傍晚,我去歌厅上班时,远远看到一个男人手捧百合花站在门口。正在我回忆曾经在哪里见过他的时候,他笑着走到我跟前:“我出差回来了。男人不能食言,说好要请你吃饭的。我都等你半天了。”

  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么多年来,我用自己的身体,得到了男人给我的烟、给我的酒、给我的钱,却是第一次有男人送给我花,第一次有个男人对我如此言而有信。我对张辉的好感几乎在这一瞬间突然萌发了。

  那些日子,张辉有空便过来找我吃饭,带我出去玩。他总是喜欢重复这样一句话:“你今年还不到二十岁吧?干吗不回学校读书。要不你读书的费用全部由我来出吧。不然,你一辈子就毁了。”

  我觉得好笑,问他:“干吗对我这么好。如果我回学校读书,到时候你会娶我吗?”张辉想了一下,竟然答应了:“我会的。”

 

  5

  有妇之夫

  去年6月,张辉真的给我联系好另一个城市的一所高校,帮我报了名、交了学费。那天晚上他带我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上:“这里面的钱,足够你这几年在学校里的花费了。如果不够,你告诉我。”那一刻,我泪雨滂沱。

  其实我知道张辉公司的经营情况并不怎么好,算不得是一个很有钱的人。而他每次带我出去玩,也真的从没有什么企图。我上学后,他有时仍会借出差的机会来学校看我,就住在学校旁边一家很便宜的宾馆里。有一次他又来看我,吃过晚饭后他送我回学校,自己便回宾馆去了。我回到宿舍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便偷偷跑去他住的宾馆里。我推说学校澡堂条件差,想过来这里洗个澡,他没有说什么。我把自己关在浴室里足足洗了一个多小时,当我出来时,就把自己的身体直接裸露在了他面前。

  我问他:“张辉,你爱我吗?现在你可以和我做亲密的事情了吗?”张辉似乎并不吃惊,他一边找了件浴袍给我包上,一边点了点头说:“嗯,你不是都准备嫁给我了吗?我觉得还不是做那件事的时候,你要耐心等到我娶你的那一天哦。”我突然有些无地自容。我觉得他真的是对我好,不是为了我的身体。

  今年元宵节时,学校要放假,我便提前回了老家。我并不想回家,而是想给张辉一个惊喜,我偷偷地跑去了张辉公司。我找到他公司的时候,正兴奋地准备上去,却看到张辉和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手牵着手,带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从楼上下来。男孩独自一人往前跑,女人亲热拍了张辉一下,笑着说:“看你儿子皮的!宝贝,慢点跑,等等爸爸妈妈。”

  我及时地闪到了一边。原来张辉有家有妻子有儿子,他一直都在骗我。

  我在附近一家麦当劳呆坐了半个小时,然后给张辉发了条短信,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很快回复了我,说:“对不起,我是欺骗了你。我也从没想过要娶你。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像我的初恋,我不希望你堕落,想用爱来拯救你。”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他是在拯救我吗?他给了我爱,却不是真正的爱。他这种爱,是另一种更残忍的欺骗啊。我连夜赶回学校去了。第二天他又给我打来电话,我没有接。他发信息来说:“我不求回报。只希望你珍重、保重。如果你不愿再见我,我不会再打扰。”

  我想过立刻给他打电话,立刻回到他身边,把他从那个女人身边抢过来。但这一次,我没能放纵自己。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我一直活在痛苦中。张辉到学校里来找过我,我也避而不见。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获得新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更加堕落?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