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
时间:2012-06-13 08:33: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何乐微  阅读:

“虽然分手后很痛苦,但那段经历,那杯爱情的美酒,足够我享用一生。”
大多数姐妹们还是不愿去涉猎爱情的,毕竟身体上的缺陷太致命。像小肠子那样持续了十年的无****情,可以称为史无前例级别的。每个人心中的爱情都是纯洁的、美好的,大多数人认为精神恋爱更可贵,但精神恋爱只是一种境界,不切实际,仅供崇尚。
不要把‘性’看的太肮脏,不要认为把‘性’说成是爱就很龌龊。大多数时候,(这种‘时候’的几率占99.9 %)性和爱是分不开的,性是爱的升华,起码是爱的表达,再起码,是一个人正常的生理需要。人对‘性’的需求,有时候和对衣食住行这些最起码的生存条件的需求差不多,让你没有能力抗拒。

“黎夏,你就告诉高寒你是石女,看他什么反应,看他到底是喜欢你,还是喜欢和你上床,他要看上的是你的身体,那这样的男人,就不值得你对他死去活来的了。这样更好,咱以后连苦恼都没有了,踏踏实实生活。”
距离高寒相约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了。打扮光鲜亮丽的我呆呆的望着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朝霞很美,把天边染成可爱的粉红色,今儿一定是个晴天。黎明,是属于我的黎明?夏天,是属于我的夏天?
“黎夏,要去呀,可能这就是属于你的爱情,这辈子我爱不了你了,但我希望,真心的希望,你也能拥有爱情。”
我和方夕的重逢是在去年,那时正直芙蓉花盛开。他和妻子结婚一周年,来这旅游,没想到和我不期而遇。我已放下了方夕,‘石头天使俱乐部’又教会了我乐观,所以看见他后,我露出了无比欢喜的笑容。
倒是方夕,眼睛哭得红红的,责怪我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失踪。我离开后,他发疯的寻找了一年,这时他妈妈突然病危,老人希望临死之前能看到儿子完成婚姻大事,经过亲戚介绍,方夕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只一个月两人就结婚了。
方夕说: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她是个好妻子,好媳妇,我妈妈去世后,家里一直是她打理,她很孝顺,对我爸爸像她自己的爸爸一样。她非常善解人意,是个难得的好女人,但我知道,我能照顾她一辈子,却给不了她爱。
方夕启程回返时,我请他们两口子吃饭,方夕毫不避讳的这样介绍我:她就是黎夏,我的初恋,我爱了七年的女孩。我好尴尬,怕对面的美丽女人吃醋,忙解释:过去的事了,我早被方夕甩了,没想到她大大方方的伸手过来:你好,总听方哥提起你,真是人如其名,像夏天的黎明那样,美轮美奂。
此后,我和方夕经常联系,有时候他妻子也会和我聊天。今年春节,我接到了他们俩共同打来的电话,方夕当爸爸了,他兴奋的不行,语无伦次的描述小宝宝的各种事情,说眼睛像爸爸,嘴巴像妈妈,眉毛像爷爷……
我哭了,但心里面甜甜的,没有苦涩,没有失落。方夕终于找到了他的幸福,他妻子是个好女人,他一定会爱上她的,连女人都喜欢的女人,男人没理由不喜欢,他们会相濡以沫,白头偕老。曾几何时,我以为当方夕爱上别人时,我会心酸,我会痛苦,可分别两年后再次重逢,我发现,我的方夕,我挂念的方夕,我对他,更多的是友情和亲情。我真心希望他找到一个,可以相伴终生的爱人。
三年前,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带着我的秘密,带着我的绝望,带着我的痛苦,带着我逝去的爱情。那时我以为,这一辈子,深爱着我同时我也深爱的方夕,会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痛,会是我心中永远的唯一。
可是,高寒出现了。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高寒的,可能第一次见面,可能第一次和他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反正很朦胧,想不出具体时间,总之我是爱上他了,像当初爱方夕一样,也许胜过爱方夕,我搞不清楚。
有时候我会责怪自己,像个怪物一样还见一个爱一个。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啊,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界限自己,我外表和女人一样,那就借用女人这个美丽的词汇使用一下吧。
李萍离开公司后,高寒性冷淡的传闻闹的沸沸扬扬,直到董晓的出现。董家和高家是世交,董晓和高寒可谓是青梅竹马,双方也是彼此的初恋,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董晓孤身一人远赴美国,那段青涩纯真的恋情宣告结束。
董晓的回国,高寒的丧妻,似乎预示着两人历经风雨后将破镜重圆,反正公司的人都是这样传言的。那段时间,他们两个天天腻在一起,同吃同住,甜蜜的样子羡煞旁人,公司的人常玩笑的称董晓为高太太。
那段时间,我没日没夜的工作,看电脑看到视力模糊,医生说再继续无节制的用眼,会有失明的危险;中午吃饭我独自一人躲到角落里,狼吞虎咽的结束战斗,火速离开员工餐厅,宁可跑到大街上被毒辣的太阳晒,也不想听到同事们议论纷纷的,关于高寒和董晓的消息。
走在街上的时候常问自己:黎夏,这不是你希望的结果吗?你这个样子,和高寒是不会有结果的,再说,你不是拒绝高寒了吗?他早就对你不冷不热了,他早对你没有好感了,你不爱打扮,素面朝天的样子是那么没精神,高寒有个好归宿,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吗?你伤心什么,痛苦什么,煎熬什么,挣扎什么,如果高寒像方夕那样对你穷追不舍,你怎么办,你还要玩失踪?还要搬家?你的父母那么大年纪了,你还要让他们居无定所的奔波吗?你真是个不孝的女儿!

“你怎么还不交男朋友啊?”
这是高寒第一次约我时,说的第一句话。之前,为了要不要赴约,我纠结了好半天,就像这次要不要答应见他最后一面一样。那时候,除了工作外,我们没什么交流,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主动相约,因为他从来都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整天一副冰冷的表情,且从未单独与公司的女孩子吃过饭什么的。他虽然冷冰冰的样子,但是人很随和,脾气好,公司的人常和他说笑,只是他反应不大,解释说是笑点低,不懂幽默。
我紧张的狂喝冷饮,过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低头说:啊,我想以工作为重,感情的事,还没想过。我不敢抬头,心里猜测着他的表情,意外或是不相信,认为我是个很做作的人?他笑了一下说,我猜他笑了,因为我感觉到有种温暖的力量包围了我,像方夕的笑,露着参差不齐的牙齿的笑,赛过春日的阳光。
委婉的拒绝了高寒朦胧的示爱后,我哭了整整一天。暗恋他的时候,是那么甜蜜,那么幸福,偷看他的一举一动,跟踪他到停车场,躲在角落里看着他发动车子,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心跳加速。  6/8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