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
时间:2012-06-13 08:33: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何乐微  阅读:

而我常在梦中告诉自己:我活着,也为了能多看高寒一眼。
高寒不是方夕,方夕爱了我七年,可以接受我的一切,但我最终还是不能爱他,所以高寒,我不了解却爱的深至骨髓的男人,不能让他知道我的秘密。在他眼中,在他心中,在他的记忆里,我要拼尽全力留下自己绽放光彩的一面。
小米哭着说:好姐妹,那不是你的错,为什么那么懦弱?
其实,我也有勇敢的时候,我,也有骄傲的时候。
十三岁,豆蔻年华,炫丽年纪,我也曾走在街上笑靥如花,我也曾在雨中撑伞漫步,我也曾置身花丛,与蜂蝶翩翩起舞。那时候的我,被公认是学校最美丽的女孩,那时候的我,成绩优异,是老师同学的宠儿。
十三岁的女孩,对一切充满好奇,特别是,爱情爱情该是世界上最美好,最纯洁的东西吧?当时的我这样想,遇到方夕后我这样想,现在,我依然这样想,即使,爱情让我坠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不知能否有机会超生转世。
爱情没有错,错的是我。我生来便是个怪物,注定这辈子没有资格拥有爱情

刘亮是我的初恋,他有两颗漂亮的小虎牙,我至今还记得。十三岁的我们,下课铃声响过后,便会躲在小树林里偷偷的拉手,只是拉拉手便会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仿佛吃了人间最美味的禁果。
我漂亮、优秀,从十三岁起就不缺少追求者。大学期间,本校的,外校的男孩子同时送玫瑰花的,最多一次有十二个人。所以方夕几度认为,我一直不接受是嫌他不够优秀,这曾让我数次痛不欲生。
我和刘亮的早恋,只持续了两个月。之后,像三年前那样,像十年前那样,我和爸爸妈妈一家三口,逃难一般,举家迁移,那是我们第一次搬家,因为我的秘密,父母守了十三年、蒙住我十三年的秘密,被公之于众。那年,对我的影响,空前绝后。
朱莉的成绩永远超不了我,她也喜欢刘亮,而刘亮喜欢我,所以,我成了她的眼中钉。十三岁的我,成为了一个十三岁女孩的仇人,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好多年我一直想不通,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还是孩子的女孩,怎么会有那么深的城府,那么狠毒的心?
现在我明了,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就像我这样,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都存在,一个心机重的女孩子算什么?何况除了这个缺点,朱莉算是个完美的人,咱得实话实说。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五岁和九岁时,我分别做了两次手术,妈妈一直骗我说,我的尾椎有毛病。两次手术失败后,爸爸妈妈和主治朱医生仍然长期保持着联系,计划着第三次‘拯救’。而朱医生就是朱莉的妈妈。
我不知道朱莉怎么知道我是石女的消息的,我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式让几乎整个学校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十几岁的孩子,根本不懂石女的概念,所以他们都说我是怪物,像《西游记》里的白骨精,可以变成美丽的女孩,可真面目却是一副可怕的白骨。
十三岁的我,被叫做怪物的刹那,人见人跑的刹那,妈妈哭着说出真相的刹那,我真的疯了。我哭着冲出了家门,漫无目的极速奔跑。天黑了,还下着雨,很大的雨,我就一直那样跑啊跑……之后的无数个夜晚,我都会在这样的奔跑的噩梦中,大汗淋漓的醒来。
刘亮哭着问:黎夏,你真是怪物吗?我哭着点头,他接着说:对不起,我很喜欢你,可是同学们说……对不起。我不怪刘亮,但他的坦白让我从此对异性望而止步,对爱情望而止步。
从那时起,我最恐惧的,便是最亲近的人知道我的缺陷,我怕他们离我而去。所以,直到三年前,方夕苦苦追求了我七年,我整整煎熬了七年后,才说出了真相,我不想失去他,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残缺,我怕他会受不了。
老天对我不薄,方夕不嫌弃我,还要和我结婚。结婚,结婚,当我爱的方夕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童年时期的幸福感,再一次袭来,可我还是离开了他,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爱他,不能害他。我对他的爱,不可以那么自私。
 

“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我爱你,我眼里的黎夏,永远是七年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纯白T恤衫,天蓝牛仔裤,纯洁的像是童话里走出的女孩,永远都是,无论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直到我离开人世,我对你的爱,永远和七年前的那个夏季的一样……”
方夕的话,像刀子一样刺伤了我的心,刺得它千疮百孔、鲜血直流。他眼中的我:扎着马尾辫,穿着纯白T恤衫,天蓝牛仔裤,纯洁的像是童话里走出的女孩。他说他眼中的我一直是那样,他爱的是那样的我,不是怪物一样的我,这也是我离开的一个原因。

我更怕失去小米,我唯一的朋友,我想象不出来她知道真相后的反应。惊恐?厌恶?鄙夷?敬而远之?划清界限?我常常会做一个相同的梦,小米指着我的鼻子指责:你怎么是个这样的人,你的美丽都是虚假的,你这个人也一定很虚假。
十几年来,我的生活一直很累,心累,身体更累,尤其认识小米之后。我要按时来‘月经’,所以每月至少有两三天要千方百计的提防她。父母住在郊区,我一个人在市里租了个小房子,如‘经期’恰逢周末,一般回父母那里。
有时候工作忙,我会躲在租住房加班。一次,小米突然造访,那时是夏季最热的时候,我正一根一根的啃着雪糕。小米当时就炸了:你怎么回事,例假还敢吃凉东西,不要命了,你知道这样对身体损害多大吗?你不想活了是不是?那天,差点没折腾死我,一个小时往厕所跑一次,还要想着怎么解释卫生巾的事。
还有一次,公司派人去美国学习,属于到处走访不停歇的那种,能学到很多知识,我非常想去,却被小米拦下了:那时候你不是经期吗?不能太劳累,你不爱惜自己身体,我还舍不得呢?不许去!
我的小米,总是让我哭笑不得。
三年了,我和小米‘同床共枕’还不到十次,她总是抱怨:有个有洁癖的闺蜜,还不如没有呢,黎夏,我看你结婚了,让不让你老公上床?偶尔她会强硬的钻进我的被窝,抓我的痒痒,每逢如此我会方寸大乱,急的满头大汗,我很生气,但更怕小米伤心,只能忍着。
我没资格拥有的东西,太多,太多。
我和小米从来没在一起洗过澡,直到她知道我是石女的一周后。两个****的女孩抱在一起泪流不止,任凭上面喷头里的温水肆意抚摸。我哭的淋漓尽致,就像和方夕说出真相的那一刻,仿佛积聚数年的委屈和痛苦,一股脑儿全部倾泻出来了。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