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
时间:2012-06-13 08:33: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何乐微  阅读:


三年前,我来到了现在的城市,在崭新的城市里开始陈旧的生活。小米对我来说,是黑暗中的一束阳光,她活泼、开朗、正义、乐于助人,总之是个值得相交的好朋友。有了小米这个闺蜜,本来已经心满意足,可是,高寒,后来被视为我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男人,不声不响的闯进了我的世界,从此,我又开始了煎熬之旅,从此,我的心,不再平静。
高寒是我的老板,初次见面和小米一样把我认成了刘亦菲,他不苟言笑的说:你真是刘亦菲,请离开,这里工作很忙,不是你体验生活的地方。那架势,着实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工作一个月知道,他是个单身的钻石王老五,两年前出了场车祸,他老婆和不到一岁儿子当场死亡,他死里逃生,住了半年的医院。
“我这辈子不可能再爱了,我这辈子,不可能再结婚了。”
这是高寒拒绝李萍的话,被恰巧经过总经理办公室的小米听到,后来整个公司传的沸沸扬扬,版本也变得五花八门,有的说之前李萍穿黑丝袜超短裙疑惑高总,岂不知高总不近女色,泼了她一头冷水。
李萍进公司时,是个刚从北大毕业的大学生,可身上满是成熟女人的气息。她穿着很大胆,浓妆艳抹的样子估计每天要提前起床一个小时。用小米的话说,她就是《金瓶梅》中三大女主角之一的那个李瓶儿,太他妈骚了。
公司其他的人也讨厌她,男同事不敢多看一眼,怕流鼻血,女同事不想多看一眼,怕脏了眼球。被高寒拒绝数次后,某天,李萍在总经理门外破口大骂:高寒,真他妈以为以为老娘稀罕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长得人模狗样吗?什么不可能再爱了,不可能再结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他妈就是性冷淡,性冷淡。
高寒走出来,还是冷若冰霜的表情:对不起,你的才华我很欣赏,如果你想继续留下来,我欢迎,因为,我尊重任何一个钟爱广告艺术的人,但是,请不要把你粗俗的语言,用到广告设计中去,那是对它的侮辱。再者,你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今后要对传授过你知识的老师,负责。
李萍红着眼睛走了,随之不胫而走的是高寒性冷淡的消息。有人说那是真的,要不然他刚刚三十岁,正直血气方刚,老婆也去世那么久了,身边优秀的女人无数,为什么他绝口不谈感情的事呢?也有人说他忘不了已故的妻子,还没有从家破人亡的痛苦中走出来。
据小米调查,后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大一些。他和妻子感情很好,还有个儿子,家庭生活幸福的羡煞旁人,突然遭遇飞来横祸,丧妻丧子的惨剧不是任何人能承受的,可是高总挺过来了,这才是纯爷们。当然,小米的评价不乏掺杂个人感****彩。
 

小米爱慕高寒那是明摆着的,瞎子都能感觉到,我很羡慕她敢爱敢恨的性格。比如,某一天,她对我说:黎夏,你是不是也喜欢高总?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口不择言的解释:什么呀,你别胡说,怎么会呢?我,我……

我以为大大咧咧的小米,什么也发现不了;我以为我掩饰的很深;我以为我强颜欢笑的很好;我以为我的秘密会一直压在心底,腐烂不堪后即便埋掉。喜欢高寒的秘密,我是石女的秘密。
我,是个石女。
石女,也称石芯子,民间一般用这个词来称呼先天无法进行性行为的女性。石女一般分为两种,即所谓的“真石(内石)”和“假石(外石)”。真石女属于先天性的阴道缺失或者阴道闭锁,指生殖器官中阴道和子宫发育的不良或缺失;假石女则属于****膜闭锁(或肥大)或者阴道横膈,指阴道及其他生殖器官发育良好,仅仅因为阴道或****膜的异常造成的****无法进入。
有极少数的石女是真正缺少阴道的,没有阴道的女性也没有子宫。而我,就是那极少数中的一个,一个不幸的真石女。十五岁之前做过两次手术,均以失败告终,并被告知,此生没有修复的可能。
这辈子,我也成不了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
我常想:我是人吗?我,算是个人吗?
说出来肯定没有人相信,我做梦都希望自己能够痛经痛的死去活来,痛的想自杀,痛的发誓下辈子不做女人了,痛的想杀人,痛的想炸掉地球。这是小米每次痛经必骂的段子,她还说男人下辈子一定要做卫生巾。哈哈,我的小米。
每次看到小米窝在床上大汗淋漓,叫喊的歇斯底里的时候,我便会发挥丰富的想象力。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痛啊?比我那次被开水烫了还疼?比用刀子割了手还疼?一定没有吃饭咬到舌头的时候疼,有一次,我咬到了舌根部位,吐出来好多血,疼得我眼泪刷刷的流。那个疼啊,无法形容,痛经还能有这么疼?一定没有。
小米说:世间最最痛,莫过于女人生孩子时所承受的痛,其次就是痛经,像是肚子里有块石头,向下坠着,丝丝拉拉的痛,又痛又痒,抓还抓不到,抚摸也不管用,就是疼的你想抓自己的心。
又痛又痒,抓还抓不到。啊,应该是耳朵深处有团耳屎,抠耳勺太短够不着,怎么也掏不出来,那种感觉我知道,痒的想抓自己的心。可是那种疼,应该比痒更让人受不了吧?亦或是伤口要愈合的时候,即所谓长新肉芽儿时,那种疼痒相间的难耐?
我常常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我常常苦笑,我连享受人之最痛的权利都没有,连履行痛经的义务都是痴人说梦。
有时候,我甚至羡慕那些被****的女孩子,这话说出来可能很欠扁,不过真的,我真的羡慕,不是可怜、同情,是纯粹的、由衷的羡慕,没有别的,只是对一个女人的羡慕。我这辈子也成为不了女人,连被****的能力都不配拥有。
我也有过幸福,尽管有些遥远,但它真实存在过,所以值得铭记,足够回味一生。就像曾经的一些幻想,曾经拥有过的几下心跳,虽然不为人知,但实实在在存在过。又像方夕,一个真实的人,他一直真实的存在着。
只要存在过的,哪怕一点点,都值得铭记。

我敢说,童年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被父母视为掌中之宝,就算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们也会想办法摘到。所以在懂得生理缺陷会让我一生活在窒息中后,我疯狂的怀念那段生活,无忧无虑的,天永远是蓝的,汗永远是流不完的,蹲在树下看蚂蚁搬家也能兴奋一整天的生活。
黎夏的一生在十三岁那年已经结束了,现在活着的我,为了父母,后来多了个方夕,又多了个小米。我从来没有奢望能和高寒扯上什么关系,他是那么的优秀,他一定连石女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敢保证他知道我人不人、鬼不鬼的真面目后,一定会把我当怪物看,所以,我没有资格说为他而活的话。  3/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