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女
时间:2012-06-13 08:33:3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何乐微  阅读:

“黎夏,你别哭,你别拒绝,同意他见面,你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呢?你明明爱他吗?他发这样的短信,说明他也喜欢你,这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别怕,大胆的在他面前说出你的情况,在心爱之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缺陷,有什么丢脸的。”

“在心爱之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缺陷,有什么丢脸的。”
小米不知道,真想去丢那个脸,该有多么的难。三年前,我没来到这个城市之前,在我的研究生毕业酒宴后,仗着酒劲和积聚了十几年的痛楚,我向我喜欢了七年却避而远之,追求了我七年还锲而不舍的男孩方夕,颤抖着脱下了包裹我自尊的白沙裙子。当看到方夕复杂的眼神时,那种感觉,万箭穿心。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酒店房间里的灯也不知怎么坏掉了,就像我十几年昏暗的人生。方夕抱着我整整哭了一晚上,他一遍遍的呼唤着我的名字,我一遍遍的答应,好像停下来便会永远失去彼此的声音。
方夕说:黎夏黎夏。我说嗯嗯嗯嗯。方夕说黎夏黎夏,我心爱的女孩,你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呀?我在他的怀里猛摇着头:不,我一点也不委屈,因为有你呀,你一直陪着我,你让我的生命充满色彩,你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方夕猛地吻住我的嘴唇,我没有躲开却又不知道怎么迎合,能和心爱的男孩接吻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方夕的唇软软的、湿湿的、咸咸的、苦苦的、涩涩的,还带着致命的温柔……终于,他吻不下去了,重新搂过我,失声痛哭。
方夕说:黎夏,我心爱的女孩,以后,不许你说什么活着、死了的话,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你知道吗?相信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我们结婚吧,天一亮,我们就去,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我这个怪物样子,你不嫌弃吗?”
“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我爱你,我眼里的黎夏,永远是七年前,那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纯白T恤衫,天蓝牛仔裤,纯洁的像是童话里走出的女孩,永远都是,无论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直到我离开人世,我对你的爱,永远和七年前的那个夏季的一样……”

方夕口中的七年前,现在应该说是十年前。啊,我恍然大悟,十年,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如梭、荏苒、飞逝,我才疏学浅,不知道怎么样描述岁月的无情。十年了,曾经的我,是多么希望一秒变成一个小时,变成一天、一个月、一年、一辈子、一世纪,弹指间便完成了生死轮回,可为什么三千六百天匆匆过去后,我却希望画面永远定格在十八岁那年的夏天?
十年前,我十八岁,是个成年人了,可新生报到那天,我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办理着所有的手续。填表格时,爸爸问负责的学长:我们女儿不住校,住宿一栏还用填吗?
学长看了看我大学录取通知书上的地址,疑惑的问:黎夏同学不是省外的吗?为什么不住校呀,学校规定,省外的同学需要统一住在学生公寓,方便管理,也能保证同学的安全。爸爸马上解释:我们搬到这座城市来了,离学校不远,我女儿身体不好,住在家里,方便照顾。学长为难的说:不好意思,叔叔,黎夏同学这种情况,你们要去行政楼和她的老师说明,我们这里办不了。
爸爸和学长交谈时,我一直偷偷地瞄着对面的男孩。他个子高高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淡黄色的头发,一看就是天生的,他的笑容很美,很真诚,就是牙齿不太整齐,歪歪斜斜的,也许是他唯一的不足。可就是这个不足,让他的笑容充满了魔力,像断臂的维纳斯那样,深深地吸引着我。
他就是方夕,我第一个爱的人。关于初次见面,他的版本是这样的: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纯白T恤衫,天蓝牛仔裤的女孩,像便装寻访人间的天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被她的光芒照的睁不开眼睛。在那一刻,他心跳加速,不敢再看她。黎夏,多好听名字,黎明,夏天,都是最绚丽的,他故作镇定的帮助解决她爸爸的问题,心理早已经七上八下了。
“黎夏,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给我个机会好吗?知道你很优秀,我会努力提高自己,给我个机会,好吗?”
这是方夕第一次和我表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班上那么多比我漂亮的女孩,他为什么会喜欢我?我最普通不过了,连走路都是低着头的,十几年来,我从来不敢抬头看太阳。太阳太耀眼,会让我的缺陷暴露无遗,太阳代表着光明,我的自尊见不得光。
我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独自躲在被窝里哭,我很想对他说,我也对他一见钟情,可我是个怪物,无论再怎么优秀,再怎么努力也配不上他,能和他成为同学,已经心满意足了。收到那封表白信后,我请了一周的病假,整天躲在房里反复听李琛的《窗外》,哭的稀里哗啦的,我知道,一直守在门外的父母,同样泪流满面。
我是个怪物,怨不得父母,父母给予我生命,从我出生便活在自责中,一边提心吊胆的讨生活,一边竭尽全力的照顾弱不禁风的女儿,他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还不够吗?我不但没有资格抱怨,还应该为了他们好好的活着。所以,在第四次自杀未遂后,我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方夕不是我的学长,是我的同专业同学。他家住在大学校区家属楼,学校里的老师不是他的阿爷阿奶,就是叔叔阿姨。所以新生报到那几天,他便帮着我们专业的刘老师忙活了,要不是他在他刘叔叔面前说好话,我不在学校住宿的申请,会很费事。二十一世纪才刚刚开始,大学的管理制度相当严格。
那天,我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方夕,带着我们一家三口把整个校园熟悉一遍,嫦娥山、水帘洞、体育馆、音乐厅,还有文明全省的芙蓉林。芙蓉林,芙蓉林,啊,只要一提到那片充满胭脂香气的木芙蓉,我便心神荡漾,不能自已,仿佛置身其中一样。
‘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这是方夕在第二封表白信中对我的形容,从此,我爱上了那种植物。每年花开,我便会在芙蓉林中独自散步,闭眼品味它的淡淡美人香,用心感受它给我带来的宁静。
我和方夕第一次以恋人身份牵手观芙蓉的时候,才刚六月,还未到花开的季节。方夕说,等到满树开满了芙蓉花,我们就结婚,你别再推脱了。我依偎在他的怀里,幸福的说:好。可我说谎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家三口像逃难一样,永远的离开了那座城市。从此,我再也没有看到,花开的那么美的芙蓉林。  2/8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