妨夫女人
时间:2014-05-16 16:28: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10947264_431841.jpg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可惜,情之一字,有时害人一生,特别是有些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只是有些女人却如飞蛾扑火,将所有的痛苦自己承受,却最终不过是一场幻梦,化作一缕清烟,了无痕迹

  一

  2011年3月早春我国东部的一个叫郭庙的村庄里,清晨时分,天气还是非常阴冷,呵气成雾。林梅感觉有一丝寒冷,下意识掖了掖被角,露出枯瘦的双手,擦了擦混浊的眼睛,扫视一下屋内冰冷的环境,干瘪的嘴角蠕动着想说什么,但终是没有说出来!报应啊!难道真是报应吗?已经走过人生89个春秋了,往昔的一切历历在目,自己忍受着屈辱、非议一手将若成抚养长大,娶妻生子,终至现在的四世同堂,可为什么他们却盼着自己死呢?亲生的几个孩子为何都不愿管自己呢?寄点钱都是十分勉强,比施舍给街上要饭的都不如呢?究竟自己做错了什么?

  20世纪二十年代的某个佛晓,郭庙庄一片寂静中被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一个漂亮的女婴降临到人世,林姓人家沉浸在喜悦中。因恰值冬日,屋外梅花盛开,于是起名林梅。林梅的童年、少年是在无忧无虑中度过的,父亲医术好,在村里受人尊敬,家里吃喝用度很是大方。林梅小小的内心充满了快乐,及至情窦初开的年龄,看些《西厢记》、《红楼梦》、《牡丹亭》之类的才子佳人之类的书,心中憧憬着未来能嫁一个如意郎君,夫唱妇随,生儿育女,这样过一辈子也知足了,毕竟能有一个看上的人相伴相随,作为女人也算满意了。看着镜中美丽的面庞,苗条的身姿,林梅情不自禁的有些自恋起来,心中暗暗祈祷,不能将自己这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有一日,闲来无事,林梅去城里上街闲逛散心,看着来往的后生那一双双扫向自己的写满爱意的眼光,林梅的脸不禁有些红了,眼光看向不远处,有一算命的在摆摊,信步前往,算上一卦,看自己的未来命运如何?算命的是一个七十多的老汉,戴一眼镜,颤颤巍巍的双手扶着一拐杖,见林梅过来,失去光泽的双眼内发出一丝光芒,问道:“姑娘,想算什么”?林梅道:“你看着说吧”。算命老者说:“好的”。算命老者仔细的端详了林梅的脸,忽然眼中掠过不意察觉的惊异之色,沉吟半响,道:“姑娘,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但说无妨”。林梅道。林梅心里嘀咕,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算命老者道:“姑娘长了一副妨夫相,找哪个男人都早死,一生福薄,无子女缘,贫穷至死。”如平地惊雷,林梅听了半响没反映过来,自己怎么就是个克夫的命呢?现在不过的挺好的吗?唉!一算命的话能全信吗?年轻活泼的自己能是算命说的那样吗?心中不悦,给算命老者钱后林梅怅然若失的回家了。

  二

  时光如水般流过,林梅已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因正值抗日后期,小鬼子还时常在村里出没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林梅披着凤冠霞坡惊艳了村里人的眼睛,含着对未知命运的不安嫁人了。洞房花烛之时,当在盖头里看到一双男人的脚走向自己,林梅的内心恐惧极了,这个自己要相伴一生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呢?随着盖头揭开,林梅在红烛跳动中抬起头看到了一个个头不高,长相一般的男人,心,在那一刻泯灭了!林梅可是1米六八的身高呀,结婚那天小鬼子还评价林梅为“大洋马”哩!可这男人才一米六啊,整个一武大郎。泪水在林梅的眼中打转,终是没有落下,那男人似乎察觉到林梅的情绪,唇部蠕动下,吹灭烛火时说了句“睡吧”。

  旧时的女人大多能隐忍,虽然对这个叫李栋才的男人十分的看不上,但他对林梅倒是挺好,因医术精,在村里开着药店兼郞中,吃穿用度无忧,林梅对这种无奈的生活妥协了。嫁鸡随鸡吧!很快,家中添了二女一男,日子过的平静,林梅以为自己的一生就这样了。说起这李栋才,可有些特点,虽说个头矮小,但颇为精明,好结交有权势之人,也没太大毛病,但就是吃饭很急,拿一碗,往墙角一蹲,甩开腮帮子满脸是汗的进行食物的大容量吞吐,耳根处还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不像是当医生的,文雅谈不上了,像出苦力的。无论热饭凉饭,三下入喉,再一仰脖,青筋毕露,饭算是吃完了。饭是吃的快吧,还有一特点呢,脾气上来了,那可是把林梅往死里打呀。打过之后,对林梅还是很好,可没那样打人的,把林梅的脑后盘的小发髻揪着踩在脚底,往身上踢,往墙上撞,林梅那一头黑发可因此被撕扯下来不少,还掺杂着血。这打人太厉害夫妻感情只剩下恨的,林梅在每次挨打后恨会加重一分……

  日子如果就是这样一直过下去那也就算了,林梅的悲苦也只是大多数中国女人的缩影,除了忍受,为了孩子,还能做什么呢?再换一个男人就好了吗?林梅不只一次的这样麻痹自己。但没想到的事更惨的命运已然悄悄的降临到林梅身上了。这李栋才不是性如烈火吗?不是吃饭如闪电吗?在长女只有九岁,小儿子才三岁那年,他,37岁,林梅29岁时,患上了食道癌,吃什么都吐,好好的一个人因为饥饿瘦的不成人形,但孩子们不知道呀,时常用好奇的大眼看一下父亲,继续嘻闹去了。李栋才奄奄一息的生命怀着无限的倦恋,年幼的子女,年轻的妻子,这一切都无法让他安然的离去,自己37岁的风华年龄就这样撒手人寰死不瞑目呀!

  三

  李栋才油尽灯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看了最后一眼年轻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们,说了句“你们以后怎么活哦”,睁大双眼咽了气,那眼一直睁着,在林梅哭天抢地的往丈夫的棺材上撞去,说“你撇下我我怎么活啊”时,在尸体沉奁时,李栋才那双睁着的双眼缓缓的流下血泪,仿佛他看到了妻子从此后可怜的独活而流下泪水,这一幕让村里人惊惧极了,死的不甘心呀。

  人生真的无常!林梅不爱李栋才,特别是他的贼性子发作打林梅时,林梅是希望他死的!但毕竟自己的丈夫是一座山,在时,可以让林梅有依靠,不用发愁生活,不用面对外界的变化,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寡妇,加上在农村,正值新中国建立不久,如何养大三个孩子都是问题。这些都还能面对,人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林梅新寡,村里那些平时想入非非的骚男人不就惦记上她了。这男人啊,可会照人下菜了,专盯那些感情空缺、孤苦无依的女人,好下手的!林梅有三个孩子,那些男人是承担不起的,无非占点她的便宜。可林梅心如止水,没有机会给他们。这苍蝇盯有缝的蛋盯的欢,蛋无缝也就不盯了。

  世态炎凉啊!林梅的丈夫才刚下葬,她的小叔子在大年初一就来卸大门,说是没柴烧火做饭,欺负人哪!一个寡妇带三个孩子在农村是很难生活的,改嫁都没有条件,谁愿意甚至能够负担起四张嘴?可有些人却喜欢雪上加霜,一个女人好对待的!林梅的怒火在心头燃起,欺负人还轮不到小叔子吧!她身材高大,把正准备卸大门的小叔子的领口一把拉起,用力甩出去,从这天起,没人敢惹林梅了,林梅的处境客观上让她迸发出一种力量!

  人活在世间,总是会面临很多选择,林梅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现在也只有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了再说,所幸,丈夫留下了药店,还可以勉强支撑度日,渐渐的林梅习惯了,只是在夜半时分,常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就是自己的未来吗?才29岁鲜活的身体就这样一天天的衰老下去,她分明能感觉到身体乃至于内心的那种躁动与渴望,这时,她会怀念逝去的丈夫那温暖的怀抱,那可以给她挡风遮雨的臂膀,可他怎么就这样抛下她们娘儿几个呢?“死李栋才,坑人那!!”,林梅怨恨道。

  时光飞逝,转眼大女儿十六岁了。都说这人与人之间冥冥之中相遇也是个定数,若是善缘也就算了,孽缘那可就会改变人的命运。林梅这些年虽说内心饱受折磨,但在行为上也是安分守已的,她的眼光高,郭庙村里的那些男人看上的少,但最近经常来到店铺的梁恩成那盯着自己的眼神倒让她有些慌乱。这个男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林梅以后的岁月,陷入了十分悲酸的境遇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换回的却是仇恨、贫穷、嫌弃!世间没有如果,世间也没有也许,性格决定命运,尤其是女人,还是要理智的面对感情,否则受伤吃苦的都是自己呀,可当女人陷入情感很深时,哪怕这个男人并不值得她这样做,她也会义无反顾的做出错误的决定,是为了爱吗?

  四

  说起这梁恩成来也是有故事的,他长相很文,说话轻柔,是个有知识的男人,因包办婚姻让他变得暴躁,新婚第一夜,新娘那丑陋的面容让他从此失去了快乐,这人要没看上怎么过都别扭,孩子的出世也没有改观,妻子并没有错,可这日子过的没有意思,梁恩成的目光投向了林梅。林梅出嫁时那美丽的容颜常常在梁恩成的梦中出现,只是伊人有夫,爱慕只能压在心头,非分之想是没有的,当林梅新寡,梁恩成觉得乘人之危的事做不出来,只是采取默默的关注。

  这样的日子倒也水波不兴。人是有情感需求的,特别是林梅这样年轻寡居很久的,内心热望有一个人能关心体贴自己,也是机缘巧合,对丑妻十分不満但又无奈的梁恩成渐渐走入林梅的心中,不知从何时起对他有了一丝莫明的情愫与好感,喜欢没事跟他聊聊天,喜欢他温和的态度和身上散发出来男人的气息。从梁恩成看自己的眼神,林梅能感受到一个男人对她的渴求,是呀,36岁的少妇正是最有女性吸引力的年华,明亮而又有风情的一双凤眼、玲珑有致的曲线无不像磁石般触动着男人的心眩,但理智提醒着他们,在那样一个极其讲究作风的年代,雷池是不敢迈的,有违道德!

  男女之事,当情感积蓄到一定程度时,就不能用简单的理性二字所能控制了,特别是双方那久旱的心理需求与焦渴的生理欲望交织在一起时,只需一个小火苗便会熊熊燃烧起来,这火烧的让人不顾一切,让人疯狂。当林梅在某个夏夜与梁恩成突破底线时,身体强烈的冲动让林梅第一次知道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他的吻让她的身体颤抖,他的抚摸让她禁不住的发出呻吟,当两人的身体完全融入一起时,那如入云霄的快乐一浪接一浪的翻腾,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人迷醉,浑身酥麻,林梅此时觉得做女人还会这么快乐,以前的自己算是白活了!

  灵与肉的交汇让他们尽情的欢娱,一方是抛妻弃子,置家庭于不顾,另一方是三个孩子最需要母亲的关心和教育时,正处于人生观形成的关键几年,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也忘记了有伤风化,野合在了一起,无数个夜晚,升腾在体内的欲望与激情已经燃烧的狂野四溢,世界只有他们两个,周围的一切都微不足道!凡事都有因果循环的,这样的关系能是正常的吗?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林梅与梁恩成欢的爬上火车到处闲荡野合,家,是不想回去了,冰冷的,林梅也曾想回家看看孩子,可梁恩成说:“回去有什么用呢?”他能知道孩子需要妈妈吗?哪怕都吃不饱饭,可毕竟有温暖啊!

  大女儿因此上学时不会料理自己,吃着冰凉的馒头不幸可能神经被激着了,患上了羊角疯,不定期发作,发出绵羊的叫声,口吐白沫……二女儿为了生存,为了能吃饱肚子,像男孩一样学会凫水上树,这样就能吃到对岸的槐树叶了,可怜哪!没娘关心的孩子。小儿子想妈妈了,千辛万苦打听到妈妈所在,却看到母亲与梁恩成在一起,冷漠而厌恶的回头说道:“你怎么又来了?!”心,在少年的胸膛流血,破碎,划上了深深的伤痕,只是林梅没有察觉。

  五

  林梅在那个吃不饱的、成批的人饿死的年代居然怀孕了,而且都年近四十,堪称奇迹!问题是这个孩子来路不正呀,怎么办呢?男人的话再一次的起了作用,将这个孩子扔到河里溺死吧!纸能包住火吗?这样非正常的关系能不引起别人的关注吗?梁恩成被判刑两年。那真叫望穿秋水,林梅痴痴的等了两年,相思风雨中!出来后情更浓了,继续媾和在一起,直至又一个孩子出世了!

  世间的事总是那么让人出乎意料!老天似乎嫌林梅的苦还没到头,梁恩成的身体居然衰败了,早期肺结核又发作了。随着孩子的降临,去留的选择又提到日程上来了,商量的结果是悄悄的送人。在选择了一个需要男孩的人家后,不足月的孩子就这样给人了!不知是梁恩成自知时日不多,想在这人世留一个纪念,见证和林梅的这段爱情,还是真的不忍心自己的骨肉流离在别处,一周后居然又将孩子要了回来。这个男人啊,太自私卑劣了,对自己的妻儿不闻不问,对林梅的孩子不管不疼,只想着自个那点不顺心与欲望,他可知这一错误的决定又一次给林梅悲惨的命运雪上加霜。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春末,梁恩成的生命走到了终点,临别之时,他无限深情的望着林梅:“我就要走了,我们的孩子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他抚养成人”。林梅的泪水滚滚而下,泣道:“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他带大的”。梁恩成露出欣慰的笑容:“梅,我舍不得你。”

  正是梁恩成这临终前的类于托孤之举,给林梅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力量,置名声于不顾,置生活的困苦于不顾,大马金刀开诚不公的养起了私生子,还起名叫“若成”。正所谓死恩成使死活林梅!生活是残酷的,林梅的举动无疑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四十多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几年了都不管,自生自灭一般,没人教育,这又增添一个人口,刺伤孩子的自尊不说,养一口人容易吗?自已的罪还没受够?还有人再找林梅吗?没有了,连打她主意占便宜的人都没有了,这是个妨夫克夫的女人啊!谁找她谁早死,真的,李栋才37岁,梁恩成43岁,哪个人还敢试哦…林梅可没想这么多,完成梁恩成的遗愿重要。

  那时的林梅想的很简单,心想自己毕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还不好哄?那她可是想错了。不知是上苍有眼,她的几个孩子先后婚娶,都离开她去了遥远的西北,生儿育女,经历人生的起伏,讯息时断时续,间或寄些钱…若成渐渐长大了,一些困惑也在头脑里产生了!我的娘为什么年龄那么大呢?我的那几个兄姐为什么也比我大那么多呢?为什么村里人看我的眼光怪怪的?十几岁时好事者终于告诉他真相,耻辱在心头升起,原来自己是野种啊!瞬间心理崩溃了。回家哭着问娘,林梅能说自己的错吗?隔阂从此种下了,若成变了,变得沉默,现在还得靠娘、靠那几个“兄姐”的接济度日哩,羽翼还没丰满。

  六

  林梅一心一意的抚养着若成,有时看着他少不更事也会后悔,骂几句“要不是因为你我哪会受这么多苦?”但梁恩成临死前的可怜样又会让她鼓起勇气,这是个爱情的纪念品啊!四世同堂是最终要完成的美好愿景。人活着是要有点精神的,这种精神鼓舞着林梅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维持着良好的心态,朝气蓬勃的迎着朝阳,有什么比把若成养大更重要的呢?自己是绝不能倒下的,一定要坚持到若成娶妻生子,子又生子那天!到了那一天,可以与梁若成泉下相见,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没有白相好一场,每每想到此,林梅都有一种悲壮的感觉。

  林梅的那几个散落在西北地区的孩子也在成长,特别是为人父母后,回忆着过去的点滴,对林梅的恨是与日俱增:大女儿因为娘在外与人鬼混,患上了癫痫,如果不是命大,被人收留,孩子生得早,病居然好了。可日子也是过得贫穷,文革丈夫又被揪斗,九死一生,就这样都省点钱把孩子们照顾好,可当初娘怎么那么狠心呢?你29岁守寡带三个孩子是很痛苦,你跟个男人也不怨你,人都是有情感的,但你跟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养好三个孩子吗?在最关键的几年跑到外面快活去了,哪怕是娘几个死在一起也行啊,至少有个娘在身边啊!可现在对那若成呢?尽职尽责,都养到三十好几了,孙女都有了,还不放心,说是看了可怜心疼呢,我们呢?当初就不可怜吗?想尽办法骗我们的钱,一会是照片,一会是哭诉,一会是骂,还说是权当是舍了吧!恨人呀!大女儿这些年省下钱寄给林梅养那若成是越想越不甘心。

  二女儿也是一样,一口气生了四个孩子,婚姻也是不尽人意。出于好意,回家看老娘时看着林梅发青的面庞很是悲惨,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接着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去了自己的家。可那若成居然心安理得,这太让人气愤,他可知道林梅为他所受的苦和辛酸?他难道不该养林梅吗?在余下的不多的岁月尽一份孝心?而林梅呢,暂时离开若成的一年里,无数次冲到邮局给若成寄信,还偷偷地将大女儿寄的钱汇给若成,真是身在水帘洞,心随取经人啊!二女儿想她身体不好,就说我帮你寄信吧,可林梅却说了一句让人寒心的话“我并不了解你。”对亲身的女儿不信,待下去还有必要吗?于是林梅在被二女儿养的明显肤色发白变胖,拐杖也可以扔掉时送回了她魂牵梦萦的郭庙,和她心爱的若成又可以在一起喽,当双脚踏在村里的土地上时,林梅长舒了一口气:“我可解放了”。仿佛她在二女儿那里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小儿子因为林梅名声不好的原因,原本两情相悦的的感情也没休成正果,娶了一个悍妇,日子过得吵吵闹闹。最让他不能原谅的就是林梅说的那句话“你怎么又来了?”男人的自尊受到了践踏,这话是多么的伤人哪?因为没人管,只念到了高小就毕业,哪怕是初中也行啊,不致于像现在这样在井下每天成黑鬼,出苦力赚钱吧!所以,他恨林梅,一分钱都不想给她寄。

  若成呢?因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长大成人后小心的与人打交道,硬话不敢说,怕别人一火了骂他是“野种”哩,这太让人压抑了,林梅让他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呀。对这个老娘,他的内心更多的是恨,她的存在无时不在提醒着他的身份,看着林梅日渐老去的身影,有时也会感到可怜,可被伺侯惯了的若成现在一点都不想尽孝心,林梅是个多余的人了。看她很烦,借着去南方干活,让媳妇跟她过吧。粗茶淡饭的,有病不给好好治,还能活多久?那几个所谓的“兄姐”在老娘死后还会认我吗?假的,都是假的。若成还真是一条白眼狼呢!

  七

  往昔的一幕幕在林梅的脑海里闪过,若成是没良心,可她狠不下心呀!后悔也晚了,错了就照错了办,打落了牙朝肚里咽吧,在那几个儿女面前她是绝口不提若成一个不字的,因为她知道,只要提了,就会换回两个字“活该”。这可能就是报应,如果把若成送给别人,虽说自己的命也好不到哪,但不会像现在这样无人理吧,不会受这么多年的罪吧,唉!回不了南朝也进不了北国了。看,恩成在向我挥手哩,林梅的眼睛有了神彩,缓缓的伸出手相握,气就这样断了,微笑留在唇边,完成遗愿了。

  后记:林梅是不幸的,她的一生是很悲惨可怜的,但她在不幸境遇中的选择毫无疑问是错误的,找了一个男人,如果是为了把几个孩子养好,相信孩子大了会理解的,但她却在最关键的几年不闻不问,更错误的是有了孩子还要把他养大,凡事有因果,不好的因怎么会有好的果。女人们,慎重对待各种选择吧!走好脚下的路,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