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摇滚情人
时间:2012-06-13 08:28: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阿尔弗雷德  阅读:

  冯啸坤的吉他弹得风情万种。小虎说:“从来没见过梁策唱这么柔情的歌。”小虎这句话没说完,我就哇得一声哭了。小虎不可思议地说:“没想到你感动成这样。”我说:“我不是梁策女朋友。”小虎皱着眉想弄明白我的意思,我又努力说:“可是没人知道我多爱梁策。”我说不出一句话,我发现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我以前从来不表露爱,不牵手,梁策吻我,我会躲开。他不告而别,我还装作心如止水,装作间歇性失忆。想到这我哭得像一条缺氧的鱼。
  演出结束的时候,我慌忙抹掉眼泪,梁策坐在我身边,看着我核桃似的眼,拉起我的手说:“洋葱乐队不在了,Halloween永远没有林非非。”我的心猛地震动一下,王渊在旁边叫嚣:“亲一个吧!”围观的人像一群叫喳喳的喜鹊。
  我和梁策接了人生中第一个吻。梁策温暖的鼻息扑在我的脸上,我们柔软的嘴唇贴在一起,梁策当时很用力,把我的嘴唇咬出了血。乐队情绪HIGH到极点,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喝倒在吧台上,绿色的酒瓶乱七八映着我们的脸,很迷幻的色彩。服务生扫地时,我们五个以奇怪的形状相互搀扶着,纠缠着,一步三跌出了阿尔玛。回家的路上我们大笑,唱歌,整个街道都冷清,我醉得不省人事,梁策抓着我的手,每三分钟叫一遍:“林非非,我爱你。”
  
  那是我和梁策在一起的最后一段日子。我常常去阿尔玛看他们的LIVE,有时梁策送我上学,我们在学校遇见我同学,没人认识梁策,大家惊讶地看他。有一次我们遇到陆遥,几乎在同时,梁策和他认出了对方,陆遥轻巧地从我身边绕过,没有投射任何余光。梁策说:“你们认识吧?”我说:“我同学。”他就开始傻笑。
  后来我搬去和梁策一起住。再后来,王渊被家人安排出国。Halloween需要一个新鼓手,有几个来应聘的小青年被梁策骂得一无是处,冯啸坤也被另一个乐队挖走了。那时候的梁策是个彻底的神经病。我们在阳台上喝酒,杨巍建议:“马上春节了,这时候很难找到新队员。不如解散Halloween 吧。”梁策突然发怒:“Halloween 是我建立的,你凭什么解散。队长怎么样?队长你去找冯啸坤和王渊回来啊。”当时杨巍的脸都绿了。“梁策,你不能脾气好点吗?没有人想让乐队解散。”他懒得看我,一根接一根抽烟,那时候我们的屋子一天到晚雾蒙蒙的。
  此时是一月底,下了一场雪,我们的房子走风漏气的,墙壁很薄,棉被也很薄。我们把能穿的衣服全部穿上,抱在棉被里瑟瑟发抖。后来我们就到阿尔玛蹭暖气,不知名的小乐队在阿尔玛演出,小虎给我们调一种类似长岛冰茶的酒,里面有伏特加和杜松子,我们喝到很醉,我靠在梁策肩上,我们的脸上是同样的夸张的表情。
  有一个乐队的领队问梁策:“你要不要先跟我们玩一阵子,我们正缺一个吉他手。”梁策头也没抬,说:“我不给三流乐队做替补。”那个领队的脸像被揍了一拳,他后面冲出一个烟花烫小子,骂道:“说什么三流乐队,你还不是一样,还是冯啸坤有远见,跟着这种人混有什么意思。”梁策一句话没说,手里的酒瓶直接砸在了烟花烫小子头上,他头发里立刻涌出一股暗红的血。一瞬间所有人乱成一团,往门口跑去,我被挤在人群外,不知道从哪的黑暗里闪出来烟花烫小子的几个兄弟,不明所以的十几个拳头落在梁策身上。我吓住了,很想冲上去帮忙,却被人群死死堵住,梁策抄起吧台的高脚椅,向人群扔去,可是他们人多势众,从背后困住了梁策的手脚,烟花烫小子沉闷的几拳揍在梁策肚子上,他吐得一沓糊涂。直到酒吧经理出面制止了这次流血事件。
 

  晚上梁策没跟我回家。在路灯下我拉他的手,他抹了一把嘴角的秽物和血迹,朝相反的方向走了。我一个人逶迤着回家,开门,呆呆地和衣坐在床上。天灰蒙蒙的,梁策手机也不通,半夜的寒露侵下来,我快冻死了。第二天下午,我打扫房子的时候,梁策出现在门口。
  他坐在一个音箱上对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把头发剃掉?”我起初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他的头发又软又伤心,扑簌簌掉下来。剪到一半的时候,我震惊地“啊”了一声,他的后脑勺一个三厘米长的伤疤血淋淋地张着嘴。“别停!”他说。我的手抖了一下,眼泪和头发一起坠落。剪完的时候,他对着镜子照了照:“还挺好看。”然后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他笑。
  那天晚上我们照旧安静地吃饭,看一小会儿电视,然后爬上床睡觉。第二天醒来,旁边的床空空的,我下意识地叫一声:“梁策?”回答我的是一串寂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梁策走了。房子笼罩在清晨的阴影里,他甚至没有带走吉他。潜意识里,我以为他只是像往常出去晨跑了。我锁门去学校时,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蓝色的拨片项链,是那天他唱Christmas in my heart 时用的,那一刻我完整的意识一下子爆炸成残片,几乎瘫倒在地面上,无数的画面像抽了帧的电影胶片一样盘旋在脑子里,他在阿尔玛唱歌,他的笑,他压低声音说再见了……
  
  我拖着支离破碎的脑袋回到学校,我想回宿舍睡一觉,睡醒或许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也未可知。可是我发现我的床上堆满了不属于我的物品,我皱眉:“你们把东西收拾下,我想睡觉。”可是没人理我,只有住在门口的胖妞冲我哼了一声。我像空气一样站在那,很尴尬,这时我接到陆遥一条短信:我们要去唱K,你来吗?我几乎想也没想就出去了。
  我进去时飘来一句杨千嬅的,“就算只谈一场感情,除外都是虚荣。”我鼻子一酸,落下两行泪。陆遥让出一个位子,招呼我过去,我发现除了陆遥,其他人我都不认识,我坐在一群陌生人之间突然有点紧张。一男一女在唱香水有毒,我用杯子倒了一点啤酒,送到嘴边,我喝第一口的时候差点晕过去,那是我任何一次抽烟,喝酒,****都不曾有过的飞翔。这样的感觉一下子把我拽回梁策离开的情绪里,我浑身无力窝在大沙发里,像得了沙眼不停流泪。陆遥拉我唱歌,我说:“我跑调,你自己唱。”我一会儿喝掉了几十听啤酒,旁边的男生和我搭讪,我说:“我有眼病,别看我,会传染。”他比划着说了一些什么,我说:“太吵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他贴着我的耳朵,夸张地大叫:“我在阿尔玛见过有个乐队给你唱歌,那天是你吧,穿一件大红上衣,咳,主唱啊,那个男生真是帅到不行!”这些话在音乐的间隙里落在我耳朵中犹如原子弹爆炸。这时梁策离开的情绪才在我心里完全爆发,屋里的空气让我窒息,我要死了,我起身走到门口,我要新鲜空气,我站起来的那一刹那,所有血液混合酒精一下子冲到我的大脑,我像一个倒立的不倒翁,眼前一黑,栽倒了。  3/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