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摇滚情人
时间:2012-06-13 08:28:0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阿尔弗雷德  阅读:

  “是个专业摄影师啊?”李静怡在MSN上敲我。
  “相机很专业啊。搞不好是个富二代。要知道佳能的单反我们这种贫民百姓只能看着标价咽口水!”
  和李静怡聊天气氛很愉快,她选择江南的大学是正确的,她清秀温婉,在江南的和风细雨里不会有一丝破绽。她向我打听陆遥的事,末了,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一直没梁策的消息吗?”
  我对着电脑苦涩地笑了笑。李静怡说,四月樱花开放的时候,会来Z大。
  天气一天天变热,我告诉陆遥有个朋友要来,他迟钝地嗯了一声。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四月来临的日子。我和陆遥无所事事,太闲的时候就沿着Z大的围墙一圈一圈地走,像两只不知疲倦的蚂蚁,在挨着的农田里踩出了一条小路。
  
  日子像流水一样淌过。可是梁策唐突地出现,像坐着小彗星一样无声无息。我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盯着他看了足足三分钟,才叫道:“梁策。”当时肯定是很戏剧的情景,我从喉咙里咕哝出这两个字后,就哭了。
  梁策站在数米开外,眨一下眼:“我不是说过回来的嘛!”
  我以为是做梦,他的声音碰到我的时候,我才笑了一下,梦里梁策从来不说话。我觉得这世界太美好了,他给我了个续集,还是一出喜剧。
  我们沿着Z大的操场走了一圈,一对对情侣从我们面前走过,我僵硬地跟在梁策身后,插在口袋里的手汗涔涔的。他转身对我说:“跟我回家吧!”我还没回过神,已经被他牵着跑开了。我梦游一样用力抓着他的手,松开,再用力,我怕他像魂魄一样会被我捏碎。
  那房子位于Z城郊区,一间六十平米的老屋,他住五楼,一架生锈的梯子通向楼顶。屋内乱七八糟放着吉他,音响,合成器。我们并排坐在床边,安静的空气里充满蚯蚓的气味。
 

  终于梁策先开口:“你想我吗?”梁策走了以后,我开始像一只破风筝被风吹着飞,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处于怎样的状态。我低着头混沌地说出一个字:“想。”他又问了一遍,我又说想。他问了很多遍。我们两个像神经病一样重复着单调而无聊的对话。突然间,我们都笑了。
  梁策对我说:“我饿了,你给我做点吃的吧!我记得你很会做饭。”我走到厨房,炒了两个菜。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茄瓜。熬了满满一大锅小米粥。屋子里的灯光是暖黄的,青灰的蛾子轻轻地撞击着灯泡,噗噗噗。一切都好像回到了高中时代。梁策家里没人,我们躺在他家冰凉的地板上听CD,我们听了很多歌,零点,唐朝,小脸,逃亡,林肯公园……我觉得我们把全世界的歌都听了一遍,至今某段旋律回旋在我脑子里时,我都觉得是当时听过的。
  “我在Z大见过你很多次,你一直都不知道,你身边有个男生。”梁策突然抬头对我说。我说:“我们是同学,没别的。”梁策脸上闪现一抹惊奇的笑,马上消失了。“那你现在怎么决定见我的?”他不说话。
  吃完饭后,我们踩着梯子爬上天台,喝了一点酒。我们的脸都有点红,晚上的风很凉,梁策的头发被吹得上下翻飞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我们沿着栏杆跑了一圈,我说,“梁策,你唱歌给我听吧!”他一唱歌,浑身就散发着LIVE的激情,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形状。那天晚上,我们兴奋得不能自已,我们说了很多话,唱了很多歌,喝了很多酒。我们把很多酒瓶踢到楼下。只有和梁策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觉得我是活着的。我们是彼此的一面镜子,看得到最深处的灵魂。我们的灵魂都是红色的,而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是融于彼此血液的激情,梦想和爱。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不胜其累奔波在学校和梁策家之间。有天梁策摆弄着他的琴对我说:“我成立了一个新乐队,叫Halloween.”我说:“真洋气,不过我还是喜欢洋葱这个名字。”他说:“我有想过还叫洋葱或者Jam,但觉得老叫吃的东西不好。”他说“洋葱”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有点不高兴,我说:“梁策,你像个任性的小孩,一声不响走掉。你从不考虑大家。你真混蛋。”梁策停下手里的活计,伤心地看着我,我忽然有些后悔。
  有时候Halloween 的成员来排练,他们是一群偏执的重金属狂热分子。冯啸坤有一头浓密的黑发,王渊是个纤细的音乐系男生,杨巍作为队长,植入式的王者光辉坚强地凝结着这个乐队。他们在一起像一股黑色风暴,散发着原子弹一样可怕的能量,生锈的老楼摇摇欲坠,空气中飘满细密的尘埃。一刹那,会让人忘记世界还在运转。排练完,我们一个接一个爬上天台喝酒,抽烟。杨巍总是把梯子踩得咯咯响。梁策的家迅速变成一个猪窝,地上陈列着啤酒瓶,脏衣服,长着苔藓的速食袋子。我一直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我过盛的精力处于一个喷射状态,一切都很激情。
  我很长时间没去学校,再次见到陆遥是圣诞节前夕。我们在图书馆门口照面,他依然带着那顶灰色毛线帽。他问我:“你最近去哪了?”我说:“梁策回来了。”一瞬间,陆遥的脸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难看。我之前和他讲过梁策,我们的高中时代和洋葱乐队。那时候他以嫉妒的口吻说,你真梁策。我当时喝醉了不知道。他看了我很久,寂寞地说:“那以后不能和你一起喝酒了啊,真遗憾。”然后他走了。
  晚上我和梁策来到阿尔玛,Halloween演出的一个酒吧。平安夜的阿尔玛像一块儿沸腾的芝士蛋糕。我挑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服务生小虎和我聊天。梁策在舞台上,散发着王子般的光辉,我看着梁策,我好像第一次这么认真看他,他的头发很长,微微发白,他比去年瘦了一点。有一刻我像得了白内障一样梁策在我眼里模糊了,周晓欧,丁武,大鹏,无数摇滚明星的影子在他身上闪现,突然我很释然他之前的不告而别,我只是做一下他梦想的牺牲品,而梦想那么珍贵。
  音乐安静下来,人群顺着梁策的目光望着我。我红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梁策说:“下面这首Christmas in my heart,送给我女朋友林非非。”“女朋友”三个字像一颗炮弹射向我。  2/5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