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如戏,蹉跎了年华
时间:2012-06-13 07:30:0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捻花。璎珞  阅读:

  若时光倒流,你可愿许我一段镜花水月?为我斟酌一次,为我珍惜一次,我只求在余生漫漫寒冬岁月里,信手拈来,便成春光。
  -------------写在前面
  》》》》壹。
  京胡初响,戏幕拉开,锣鼓敲响,丝竹绕梁,画上精致的妆容,穿上凤冠霞披,玲珑绣线婉转游离,花裙衣摆轻盈飞旋,轻舞水袖,轻启歌喉,我便是盛唐醉酒的妃,是凄凄切切的黛玉,是饱受不白的苏三,指间捻花一袭水袖轻舞,一曲轻歌落落回荡,我的一颦一笑一舞一声都落入底下看客的眼中,我已无力欣赏别人看我的目光,我知道那些目光里有我不愿正视的轻蔑,也有那些想看穿我心思的看客,我只是青鲤,是京城最有名的琉璃轩中最有名的伶人,也是最清高孤傲的伶人,别人说我出身低微,位及伶人不配清高,可是我偏偏是那繁华俗世中最独特的一个。
  也曾有达官贵人倾尽良田美宅换我随身为妾,也曾有京中富豪一振千金换我共度良宵,只是我不肯,不愿也不屑,我虽为伶人可我从未看轻过自己,我就是这浮华乱世中的一叶扁舟,安身立命的保护自己,不愿浮夸也不愿随波逐流,我只愿,找一个尚可托身的男子,与我一世并蒂如花,一生得一人,一生得一心。
  》》》》贰。
  今日一出贵妃醉酒,我手提着婉转水袖间的珑玲绣线,轻舞身段,婉转流离,翩翩起舞,明媚一笑,温柔游离,一曲一舞一人,我醉心表演,却在一曲终了,弯腰醉酒之时,看见看台中走过一个淡蓝色衣摆的背影,几分潇洒几分落寞,只是一瞬却让我铭记于心,坐下看台中的人群仿若只是忖托他的背影,繁华的掌声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寂寥落寞,看着他的背影我仿佛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只是浮华尘世那一个最不愿入戏的戏子。
  曲终人散,我也将卸下我精致的妆容,我是喜素颜的,只是为了表演,为了掩饰自己落寞,我不得不画上精致的妆容来迎合看客的喜好,卸去妆容换上便装,我还是那个孤傲清冷的青鲤,那个不喜不悲的青鲤,这时我的侍婢婉儿就会将今天看客赠与的礼物一一拿给我看,我一般都是不屑于看的,无非是一些不入流的情诗,一些自以为是的赞美的句子,或者是繁花盛开的花篮,我一直都是让喜欢的人拿去,我不屑也不愿去为那些追逐迷失自己,只是婉儿今天异常欣喜的拿着一个信封给我看,说是程家的大少爷叫人交给我的,我问婉儿是哪个程家,她回,京城最大布庄程家布庄的大少爷,程少华,我虽从未见过程家大少爷,但是也经常听婉儿在我面前絮叨,说坊间之人谈论程家大少爷,如何如何英俊,如何如何有才华,虽到了而立之年却未娶一妻半妾。
  我问婉儿,程家少爷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婉儿回我,淡蓝色衣袍,只是一瞬我心里竟然有种强烈的悸动,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在心间,只是一个背影便让我绕指思念,打开信封,只有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姑娘世无双”,只是一句话,却让我心中有种过境千帆的感动,自从为伶人以来,听过了太多的嘲讽,被太多人轻蔑,有些谄媚之人靠近也只是为了我的容貌,为了我的身体,我从来都是不屑的,也不愿想,只想让自己活的简单些,只是这程家少爷是富贵人家的公子,饱读诗书,相貌英俊,是多少女子心中的良人,而今他的一句话便也让我心动,只因他由衷的赞美,只因他并未看不起我这红尘画薄世界里的戏子,我想我也并非无心之人,只是我将自己掩饰的太好。
  》》》》叁。
  我吩咐婉儿,如果明天程家少爷再来,就帮我把一封信交给他,信上也只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第二日,程家少爷果然来了,我还是不知道哪个是他,只是听婉儿说,程家少爷约我明日午时悦心客栈一聚,我内心是欣喜的,只是一句话,我不知道他对我是欣赏还是单纯的赞美,我一向是孤高的人,肯定是不会主动找他,幸而他约了我,我一想到那天离场的那个落寞的身影,心中就有莫名的悸动,那样的背影和我太像,我仿佛在尘世中找到另一个自己,我无比欣喜的想接近那个背影,想在这个浮华尘世中找到一个亲切的人与自己相知相伴。
  我应时赴约,只一眼我便认出了他,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儒雅翩翩的贵公子的非凡身影,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温润的对着我笑,他笑的太好看,笑的太明媚,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加优雅入画的男子,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从他面庞上温暖的笑容感染到了我,温润如玉般抚平着我心中那些伤痕,栏外的花园里,芙蓉开的正妖娆,浅红色的新蕊,明媚的像要召唤回春天,我叫他程公子,他唤我青姑娘,或许我们自己都觉得这样叫的这么的憋促,随即互相改口,我叫他少华,他唤我青鲤,我们如多年未见的老朋友那样,谈古论今,我们聊诗词歌赋,我们品琴棋书画,他叹我的聪颖,我赞他的才华,我们如知己一般心心相惜,只是我再也没在他的身上感觉到那种落寞寂寥,我都不敢确定那时散场时我看见的背影是不是我眼花了。
  以后的数日,程家少爷每天都来听我唱戏,他说我的舞极美,身穿皎月色锦缎,团花锦簇,指间捻花,水袖轻舞,身段旋转,动作灵巧,回步转眸,巧笑倩兮,胜却风华绝代的美,婉转流离的轻舞身段,一转身一回眸都是极致的魅惑,他赞我的声音宛若黄鹂,清脆悦耳,韵味悠长,像泉水一般流入人得心底,只是有莫名的忧伤也跟着流入了心底,他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为何我的歌声中总有莫名的忧伤,我灿若夏花的说没有,自从认识他之后我觉得我的笑容多了,面对那样温润如玉的人我没办法在他面前忧伤落寞,所以我缩起了我所有的寂寥,只跟他的笑而笑,我以为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吧。
  他问我,青鲤,你为什么没有姓氏呢,我有片刻的呆滞,眼光落寞的神情被他一览无余,他轻揽着我的腰身,我投身于他的胸膛,默默的泪流满面,他说,青鲤,你有太多太多的故事,我只想你活的开心,活的快乐点,过往的故事不愿说就不说吧,青鲤,以我之姓冠你之名吧,那样你就不会没有姓氏了,你随我姓程,可好,我沉默以对,只是默默的流眼泪,有太久没有这样流过眼泪了,他说,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便迎娶你进门,青鲤,你一定要好好的等着我来迎娶你,我带着哭腔说好,以你之姓冠我之名,我等着。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