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的背影
时间:2014-05-07 18:02: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那风似乎让我看见一个拾荒的老头,无力的捡起几片枯黄的杨树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松开了!就这样风在彳亍,我也跟着徘徊!徘徊在喧闹的人群中,然后看着那弯曲的背阴消失在孩子们的簇拥中!

  坐上了回学校的车,将头慢慢的挪向窗外,幻想着自己是那个摄影机里的孤独行者,来到这里探望一位不是亲人的亲人!“韩向东这老头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天天留着这么多作业!”突然一阵咒骂打破了我刚刚的思念,“这老头是该退休了”另一个小孩儿在一边帮衬着说!好熟悉的感觉,想到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骂着他走过来的,而如今再听到这样的话,不免感觉有些心酸但又是那么亲切。我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着这两个小孩儿,并问道:“你们也是韩向东老师的学生吗?他现在怎么样?”一个穿着大裆裤,头发弄得像是刚从染缸里出来的似的孩子不屑的说道:“他呀,好的很,天天以给我留作业为乐!”“哎,大个子,怎么说也是呀?难道你也是他教出来的学生呀?”那个戴着眼镜身材瘦小的孩子像是审问疑犯似的问道。“对呀,咱们师出同门,我算是你们的大师兄,也在他的魔爪下呆过!”我微笑的看着那个孩子,突然那孩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眼睛瞪得恨不得要不眼睛撑开一样“快说说,你们是怎么治那老头的?”我慢慢的看了一下车窗外,猛然发现已经飘起来雨点,就像是那年他刚刚来到我们学校的雨一样,凄冷中带着陌生!

  那年我上初二,在那个极其不安分的时光里,遇上了一位极其“不安分”的老师。清晨怀着忐忑的心情,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叮叮当当的自行车碎响中来到了学校,“喂,艾羽知道吗?听说咱们换班主任了,顺应趋势咱们校长也换了!”最爱八卦的志伟用诡异的眼神紧紧地盯着我这个落汤鸡,“管他呢!先给给哥找条毛巾来,你小子就没个眼力介儿”我不耐烦的损着他,并接过嘎子递给我的毛巾,“你看看人家嘎子,放假没放傻,还知道谁是老大呢!”志伟看着我接过毛巾,突然大笑道:“他哪有那好心,那是他上学期在体育队擦脚的毛巾”“嘎子!你大爷!”说着我们就将嘎子暴揍了一顿,当然那只是玩笑!突然教室门被一脚踹开了,一个一米七零的中年男子戴着眼镜,一脸总也掩饰不主的胡子,额头有几条可以证明他很老道的皱纹,而那双小眼睛则紧紧地盯着我们几个,仿佛他那眼神就要吃了我们一样。“谁呀?开学第一天就耍呀!”我有些不爽的嚷道,他迅速的走到我面前,拽着我的衣领咆哮着对我说:“你很牛是吗?都给我出去站着去!”说着他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一米长的教鞭,像是赶鸭子一样把我们几个赶了出去!就这样我与他结下了“梁子”。

  虽然那时初二但是我早已经成为全校的扛把子,唯一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我居然还是所有任课老师心中的好学生,因为我的成绩总是在前五名!这也是全校人人都怕我的另一方面,当然还有我的一群“狐朋狗友”,说他们凶狠,是因为他们在体育还是学习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而非真正的无恶不作!“艾羽,你说他昨天给咱们一次下马威,那今天该出什么狠招了?”志伟永远不会安抚他那好奇的心,“管他呢,兵来将挡,别忘了,咱是地头蛇!”嘎子平时不见他怎么说话,今天感觉话突然多了,也许是昨天的那个下马威真的起作用了!我没有回应他俩,静静的在等待着他的出现,说真的昨天确实被他吓住了,今天只不过是为了给这俩小子安定一下。

  门开了,那个短粗的身影轻快的移动到了讲台,然后板则的脸突然像是冰川裂缝了一样起了褶皱,表示他今天心情不错。“大家好,你们可知李煜的一首词?”于是声情并茂朗诵起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就是向东,姓韩,我喜欢唱歌,打篮球,打乒乓球,也是你们的初中班主任。给大家三分钟时间,仿照我的自我介绍格式想一下,然后说。”轮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下课了,嘎子跑到讲台“大气天成,尽显奢华,大家好我叫显成,爱运动,有机会一定要找向东老师切磋一下!”突然台下所有的同学都笑了,我向还站在台上傻笑的嘎子招了下手让他下来。这是我们的一个小计谋就是要给他捣乱,不过看结果我们成功了。

  那时候我们每个同学都挺我做他们的班长,但是为了挑战他我没有做,后来他找了别人,战火也就随之而起。我和嘎子我们都坐在最后,我们的桌子总是狼藉一片从不收拾,那天班长要弄学习园地,“喂,用下桌子”说着就招呼俩个同学搬走了,我的书就那样撒了满地。其实我早就看他不爽了只是奈于没有合适的理由,但是这一次我爆发了。下了晚自习,我们几个跟着他进了厕所,然后一顿狂踢,当时应该是疯了,否则不会听见他的求饶的声都不住手,直到他跑过来扇了我们几个,我才如梦初醒!他恶狠狠的等着我,手紧紧的攥着,牙一直在哆嗦,我以为他要暴揍我一顿,没想到他居然安静的说:“艾羽,你回去睡觉吧!”我顿时有些惊慌失措,像是被无罪释放了一样!早晨刚刚吃完饭,突然志伟跑过来告诉我,“你妈来了,看来这老小子,要治你了!”我有些局促不安,疯狂的跑向办公室,此时刚好撞上了母亲,“韩老师怨我没管好孩子,给您添麻烦了,真是太对不起了!”他微笑着回道“没事的都是小孩子,那您和艾羽聊聊,我就不打扰您了!”

  “妈您怎么来了?”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并向他白了一眼

  “你闯这么大的祸,我能不来吗?”母亲严肃的说道“那孩子住院了,韩老师昨晚给他送到医院的,人家老师还处处给你说话,对方家长一再要求要见你”

  “见就见呗,我还怕他不成!”

  “你傻呀,见你没准儿就要揍你一顿,要不是很韩老师在一旁给帮着说说,我想咱又要给人家掏医药费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怎么下来的?这么大的雪,不会是走下来的吧?”

  “没有,你大爷今天来卖玉米,我坐他们的车下来的,一会儿人家老师找你谈话,你别不识好赖!少让我给你操心”母亲无奈地叮嘱了我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学校,但是从她的语气里我可以听出,这次事虽然很大,但是压力却很小,我甚至开始纠结要不要向他道歉。“你妈走了?”突然从身边传来一句话,打破了我刚刚寻回的醒悟!转过身看了他一眼“是呀!”我没好气的回答着,“我们也许真的要好好谈谈,我从来没想过我最得意的俩个弟子掐在了一起,这也许是我教育上的失败。但是我所做的只是为了让你有所悔改”说着他从办公桌的最里面的那个抽屉里拿出一副字,“这幅字我已经写了很久,想要送给你,现在也许是最好的机会吧!”我愣了一下,支支吾吾的不知说些什么,颤颤巍巍的结果那副字,却怎么也骄横不起来了!我知道他也许要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痕迹。

  后来我们初中就毕业了,在上车前他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圆润的大脸似乎增添了许多红晕,看的出他喝酒了,“无论你们走到哪,将来干了什么,无论是你开学给我找茬的艾羽,还是整天事事的志伟。记住你们是我韩向东的学生,出去别给我丢人。如果你们谁干了缺德的事儿,不要说是我带的,我丢不起那人!”。车开了,在一个夏末秋初的季节里从一个老人的期盼中驶向远方!

  突然那个那个染了头发的小孩子拍了一下我“老大,咱们到学校了!”,是呀,到了,我像是一个刚刚逃课回来的学生,忐忑的等着他的批评!

  秋风吹起,只是躁动中多了一些微凉的秋雨!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