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图文)
时间:2014-05-04 15:23: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紫夜幻翼  阅读:

ee090205003.jpg

  好香,这是哪里传来的味道?试探着向前两步,这是她第一次闻到的香气,慢慢的、慢慢的接近,鼻尖使劲嗅着……让我多呆一会吧,我好想、好想要闻到气味啊!

  一个踉跄使她从梦中惊醒,原来只是梦啊。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白色上偶尔闪过的光影触动着她的内心,她不自觉的伸手去拿枕边的手机。看着通讯录中一个个姓名,手指有些烦躁的上下滑动着,想要冲动的将手机砸出,手臂却缓缓的放下。你看看你那抠门样子,她自嘲的笑笑,猛的坐起身子,顺势按下一个号码。没有丝毫意外的,仅仅响了一声便打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小树,怎么了?”淡淡的回了句没什么,之后就只是听着电话那头的安慰和询问,她偶尔“恩啊”几声当做回应,对方却要用更多的话语来关心她。她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通话方式,但她却改变不了,或者说是不愿改变。厅里的座钟缓缓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新的一天、来了吗?她努力的用鼻子去吸气,却依旧什么也闻不到,对方的絮叨在耳边不断回响,似要与钟声融合、亦或是分开,她的思绪有些混乱了,混乱的使她不得不用巨大的吼声来清醒自己。“什么?!”对方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却使她暗暗松了口气,隔了几秒钟确认自己恢复平静后,她又回到了之前平淡的语气,“是的,我想闻到味道,很想。”对方没有声响了,甚至一丝呼吸也没有,她暗自轻笑,便挂了电话。

  重重的将身体摔到床上,有些烦躁的一拳砸向空气,指尖未感受到的反作用力让她失望,却又不死心的到处挥舞着拳头,其实是恨吧,痛恨这老天的不公吧。一阵铃声将她从幻想中拉出,可惜她那如恶作剧般的设置——短信铃声与电话铃声相同——注定让她自食恶果。听了一会也没分出区别,“算了,不管了”,又在脑中东想西想了一番,却终是敌不过那接连袭来的睡意,没多久便又睡了下去。

  再度清醒已是中午,睡眼朦胧间她习惯性的去摸枕边的手机,却看见一条短信,“下午一点,蜡像馆。木子卿”与昨夜截然相反的语气,至于哪个是真正的子卿,她也不清楚,或许都是吧。木子卿,她的朋友、“好”朋友、与她同姓的“好朋友”,在一家蜡像馆工作,说来他们的相遇也不过是在蜡像馆撞了一下“一见钟情”而已,这略显偶像剧意味的剧情却经常被子卿在电话中谈起,当然只限于电话里。无聊的拿着手机把玩,却发觉已是一点,完了、这回迟到了。

  打着出租车紧赶慢赶的到了地方,老远就看见子卿那一米八二的身子站在人群中,强忍住笑意跑了过去却看见子卿严肃的神情,“瞎正经”心里暗暗想着,眼前的景象却已被一巨大的表面所覆盖,“看到现在几点了吧。”终于被盯的有点发毛之后,她乖乖的认了错,随即又扑到子卿身上,硬是将其拖入了蜡像馆。秋水文学www.qsgct999.cn 

  轻车熟路的穿过人群与蜡像,推开一扇与墙壁同色的小门,里面便是子卿的工作室了。几个大大的冰柜占据着小小的空间,她对这些东西总有些莫名的恐惧感,因为里面总会放着些与真人相似的头颅或四肢,有时甚至是整个等身的蜡像。她其实根本无法想象子卿为什么那么热衷于这份工作,但这并不能妨碍她强烈的好奇心。子卿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胡闹,即使偶尔故作认真的呵斥也能使她发笑。她其实总是在笑不是吗,只要是要外面,没有人会知道她别的样子……就和子卿一样。

  玩耍的累了便随处找一家餐厅解决,即使是聊天,每次也都会默契的不提及晚上电话中的对话——那是他们的另一面,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的样子。可今天、子卿却默不作声的咀嚼着,她也学着子卿那样,但只是几下便耍起了脾气。“你倒是说句话嘛。”子卿只是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她看着子卿,眼睛眨巴眨巴。子卿没有笑,只是淡淡的说,“你昨天晚上说的……真的那么想吗?”她一下愣住了,却又猛地站起身跑了出去。子卿没有去追,只是坐着、呆呆的坐着。果然、一点也不能在外面提,是吗……

  她一回到家便扑倒在床上,眼泪莫名其妙的便涌了出来,她期待子卿能来一个电话或是一条短信,但即使座钟敲了两下,手机也一点动静也没有。哭的累了,头开始疼痛,眼睛也有些发胀,呢喃着子卿的名字,她默默睡去。

  子卿左等右等也不见她回来,有些急了,丢下钱便回了蜡像馆,却不见她的踪影。该死的,是回家了吗?掏出手机想要联系,却突然停住了手,转过身,默默的开始做起了蜡像。

  从小妈妈就告诉她,花是香的,柠檬是清新的,黄椒是辛辣的……她一直期待着能闻到那些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味道,可连梦里也是无味道的。她对于气味没有任何警觉性,虽然妈妈、朋友甚至是子卿都会在有奇怪味道出现的时候带着她离开,但、她还是渴望能够拥有嗅觉,这是她的梦想……她不敢触碰的梦想。

  “咚咚咚”有序的敲门声将她吵醒,不怎么舒服的睡姿使她的身体酸痛不已。慢慢站起身,打着哈欠去开门。门一打开,子卿便开始唠叨,“怎么不问问是谁就开门了!要是是坏人可怎么办啊!……”她轻轻锤了子卿一拳,“好啦、我知道我睡糊涂了,下次注意好了吧。”子卿顺势握住她的手,指尖的触碰却使她猛然清醒,“放开!”她大叫着甩开子卿的手,不多时却又开始后悔为什么反应那么剧烈。子卿眼底的失望一闪而过,之后便装着若无其事的到处走动。

  不知为何,她渐渐感觉子卿的周身有些冷气冒出,是在工作室待太久了吗?“给我杯温水,好吗?”子卿微微一笑,莫名的让她感到有些不同寻常。拿了水壶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子卿,子卿伸手接过,一种奇异的味道弥漫开来。等等、香味,我闻到气味了!香气愈发浓郁——她其实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归分气味的香或臭——她有些迷恋这第一次嗅到的气味,却未注意到子卿的眼神是那么温柔,而子卿的手也有些开始融化。她缓缓闭上双眼,享受着这前所未有的一刻,却突然感觉有人抱紧了她。“别动!”子卿的声音莫名有些沙哑,是在哭吗?她想要挣开眼睛,却被子卿用手蒙住。

  她听到子卿打开空调的声音,听到子卿鼻尖抽泣的声音,她感觉有些灼热的液体落在她的脸上,是泪、还是别的什么?香气越来越浓烈,甚至有些刺痛她的鼻子。可子卿的重量似乎越来越轻,她感到子卿的身体已有些摇晃,她猛地睁开眼睛,子卿却已看不出人形。

  她有些漠然的看着子卿慢慢化作蜡水,房内在热空调的吹拂下有些闷热,那满屋的气味使她有些窒息。她推开窗子,窗外清风拂过,无数的气味扑鼻而来。子卿,我闻到了,我能闻到味道了……子卿、我的病好了,你知道了吗!子卿……子卿……

  蜡像馆来了一个新员工,她总是呆在工作室里一天也不出来几次,据说、她做的蜡像是最为逼真的,而且她做的蜡像总会有一种奇特的香气,就像是蜡的气味混合着……女人的体香……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