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图文)
时间:2014-05-01 16:31: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秋水文学  阅读:

 

16614-W1QsSS.jpg  

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涌向火车站的出口,空调发出的微弱的凉气似乎已经抵挡不了不断涌进来的盛夏的闷热以及人们呼吸出的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

  王强拖着一大箱的行李挤在人群中,随着人潮往前进。春节,他从B市回到他的故乡A市。五年前,也就是他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在B市成立一个公司,邀请他前去一同打拼,他也就同意了。这些年间,除了春节,都很少回到A市。在家的老太太对他有不少的埋怨了,不过好几次他想把老太太接到B市都被拒绝了。老太太说了,好端端的背井离乡干什么?A市又不见得比B市差,还是这里有老街坊,每天散散步,下下棋不知道有多好。他也不再勉强了。

  人群推着他继续往前走,他身不由己地向前进。他看见前面有一个身影感觉非常熟悉,她拖着行李,艰难地向前走着。往昔的回忆像从水中浮起的一层淡淡的涟漪,荡得越来越大。“李丽,李丽!”他焦急地喊着,一边用手拨开人群,一边往前挤。但密密麻麻的人群像一堵结实的墙,无论他如何努力,他也赶不上前面那个身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身影走向出口,隐匿进一片刺眼的阳光中。

  好不容易,他终于到达了出口,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忽然,“王强!”一个清脆的,又似乎带着回忆中的朦朦胧胧的女声响起,他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没错,确实是李丽。虽然间隔了那么多年,他还是能从人群中一眼把她认出来。她还是那样,喜欢穿一件清爽的白衬衫,下面配着一条刚好盖在膝盖的翠绿色短裙,一层一层叠着,像夏日里盛开的荷花。脸上带着他再也熟悉不过的,淡淡的微笑。但似乎又有些不同了,头发长了,染成了那种浅浅的金黄色,他记得以前不喜欢她染头发,他就喜欢她那乌黑如瀑的直发,长长地垂在肩上。脸的轮廓深了,眼睛下多了一层淡淡的眼袋。他笑了,说:“小丽,好久不见了。”李丽也笑道:“阿强,你还好吧!”

  于是,接下来的路他们便一起走了。其实他家离火车站还算挺远的,但看到李丽似乎无意愿坐车,他便也不坐了。盛夏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泼泻下来,树叶被烤的褪去了嫩绿的青涩,换上了一种沉稳的深绿。时间已经久得让记忆都泛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昏黄,他与她,似乎也曾这样并肩地走在路上,只是那时不像现在,拖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背负这生活的重压。那时年少轻狂,哪里知道分别却是永远的事。

  阳光一圈圈地撒下来,他的回忆也像那古老的树的年轮,沿着那一圈圈或密或稠的年轮,追溯到记忆里他最不愿触及的地方。(秋水文学www.qsgct999.cn )

  五年前,他还是A市大学的大学生,与李丽是同校同级的同学。所有的恋人,都是两条相交的线,还没有到那个点,两条线再接近也只是两条线而已。他就这样入学,应付着大大小小的考试,打着各种各样的兼职,过了无聊的情人节,看了无数次宿舍楼下得心型蜡烛表白,终于到了命运中的那个点了,只不过这个点真是无聊得毫无浪漫可言,甚至有点像《宫3》那么狗血。

  那天,他在图书馆里自习,还没到考试周,图书馆一般没什么人,一人可以独占一个大桌子。他喜欢坐在窗边的位置,窗外的阳光透过树的枝丫,被剪碎成斑驳的黑影散在桌子上,像好看的皮影戏。他的对面坐了一个女孩,长得挺清秀,但他一开始并没有很可以地去看。他埋头苦苦算着方程式,演算了大半个草稿还是毫无结果,眼睛传来酸痛的感觉,他抬起头,不经意便看见坐在他对面那个女孩。她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衣,脸没有施一点点粉黛,略微起了一点点雀斑,但也不影响整个脸的构图美。她的下巴圆圆的,线条柔和,有着好看的弧度。鼻子小小的,像一滴放大了的琼脂。她微侧地头,似乎在看一本书。

  美女看过了,都会过目就忘,何况她也不算是什么美女。他一低头又开始沉浸在方程式的演算中,那个女孩何时走了,他也不知道了。不过,有时缘分这些东西就是那么悬乎。老天爷有时无聊一下也要玩一把。待他从艰苦的演算中脱离出来后,他发现他的橡皮掉在地上,他俯身去捡,却发现对面座位底下有着一本笔记本。他走过去捡起来,淡蓝色的封面,绘着几多淡雅的紫罗兰。他翻开,上面用娟秀的笔写上“李丽,13中本四班,文学概论笔记”。他感觉可能是那个女孩留下的,但对于如何还给她,他实在毫无头绪。

  也许他们的缘分就这样断了,但两条线一旦有了相交的那个点,那就只能叫相交线而不能叫平行线了。他在社团摆摊的时候一时兴起加入了文学社,按理说一个理科生再怎么也不会加入这个文人墨客的社团,不过他就是加入了,在高中的时候,他对语文这个学科还挺感兴趣的。于是就是在这个社团一个采风活动中他又遇到她了。

  当他们一起坐在草地上时,他问她:“你是不是叫李丽啊?”她略微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他说:“你的文学概论笔记在我那里!”她显得有点激动:“真的吗?我还在想怎么办?我的文概老师超级凶的。”就这样,他们之间认识了,也互相留了QQ和微信。

  后来也见了一次面,还了笔记本。也在QQ上聊了很多,逐渐就开始聊电话,后来就约出来,然后就这样了。

  他与她一起走着,刚开始有点沉默的尴尬。后来是他先开口的,他问:“小丽,你是从外地回来的?”

  李丽笑了笑说:“是的,我现在是一家报刊的记者,刚出差回来。”

  他说:“你活得还挺好的吧!”

  她点了点头:“还好!你呢?”

  “一般啦!我与朋友合作开了一家公司。”

  “那你可不是大老板吗?”

  “没有!只是一家小型公司。”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忽然他们都同时抬头问:“你结婚了吗?”说完,他们都愣了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说:“还没呢!你呢?”

  李丽也说:“我已经结了婚了,已经有两个孩子。”

  他记得,她以前就说过要在毕业后两年内结婚的。那时候他就像她会是一个好妻子,但是后来他们分手了。分手的那时,也像现在一样是六月的盛夏。

  毕业季到了,很多大学的恋人都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问题。他觉得与她应该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在同一个城市。不过很不幸的是,他们确实为此分了手。他一直梦想着想去创业,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然而她却认为创业风险大,还不如找个工作稳稳当当。为此,他们竟然吵了几天的架。他说女人不应该干涉自己的事业,然而她却认为他从不为自己着想,后来他们进入了冷战,最后也就分手了。

  她拿出手机,说:“看!这就是我的孩子。”他凑近手机看,看到她抱着两个圆糯可爱的孩子,一脸幸福。她说:“我丈夫挺疼我的,孩子也乖巧。”现在的她,似乎更成熟,更漂亮了。他心头涌上了一阵酸楚,往昔的一切像一颗颗石头堵在心间上。

  再走了一段路,她指了指不远处一条巷子说:“我到了,拐进这条巷子就到了。”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看着她高挑的身影走进巷子,他叹了口气说:“是我不懂珍惜。”便伸手截了辆出租车。

  她走了一段路,回头,看见他坐上了出租车,看着出租车的尾气消失在远处。她拿出钥匙,开了门。门里两个孩子奔出来说:“妈妈!”她接住他们,搂着他们进了房子。

  她丈夫看见她,淡淡地说:“回来了?”

  “嗯!”她点了点头。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跟律师谈好了。”

  “别的什么都无所谓,孩子一定是我的……”说完,她把行李一推,推倒了墙角上。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