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
时间:2014-04-28 16:47: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无形的网络  阅读:

  他们只是网友,是非常理智的一对成年人,当男人生命走到尽头时,心中却有一份牵挂无法割舍,病危中的他,感到离开这种情感比死亡还要恐惧,躺在医院病房里煎熬他的不单单是癌魔,还有对网上那个女人难以割舍的眷恋,然而他却无法选择,面对的只有无助、无奈……当男人妻子告诉网上的女人男人患了癌症,当女网友明白朝思暮想的男友突然消失是因患了癌症,并且得知他临走之前非常渴望见自己一面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往,并立即动身。

  ——题记。

  偶然翻看三年前自己写得一篇文字,想起文字中的这位网友,想起她的故事,想起她那时与我的一次聊天。

  这位网友叫孙睿,与我相识较早,虽交往并不太深,但时常也进行文字之间的交流,偶尔也聊聊天,不过聊天只是三言五语,然后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有一天我刚刚登陆,一个聊天框便弹了出来,随即便发来一句:“此时我心底好痛啊……”

  一看聊天框,见是在网上消失了很久的孙睿,于是便调侃道:“您怎么这么长时间不上线啊?我还以为你戒网了呢……”

  孙睿答非所问,她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却发过来与我问话毫无瓜葛的一段文字:“你不在的日子里,我苦苦把你等待。我拿起手机,想对你说一声问候,送给你一句祝福,给你一个提醒……想让你知道我在虔诚地等你……多少次,也无数回,我手指在发送与拒绝中选择,但终究还是不忍心再去打扰你……

  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一遍遍刷新你头像,去寻找你留下的痕迹,等你的日子里依然执着地想你,没有太多的想法,也没有太多的渴求,只想真心地为你祝福,只想与你说上只言片语,解一解心愁,缓一缓思念。

  你不在的日子里,是我煎熬的时间,也是我期盼的日子,我每天都在用心唱响那首——《真的好想你》。

  你不在的日子里,是我耐心等待的日子,你能否会知晓,你能否会感觉到,你是我一生最靓丽的风景线,是我千年不醒的美梦,我情愿在梦里停留、守候,我甘愿在那里一直等你,直至到永远!

  你不在的日子里想对你说,也是一直憋在我心里很久很久就想对你说的心里话:——你还好吗?我心里实实在在的是想你,念你、盼你、等你!”

  我边看着孙睿发过来这些文字,边在心里暗暗地想:孙睿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多愁善感地写起抒发情感的文字来了啊?她以前不这样啊?何时都是风风火火地聊上三言五语,然后就一句再见了事的啊。

  我正在猜测着,孙睿又说:“你能看出这是一篇什么文来吧……”

  我依然调侃她道:“好像是一个人在想念某个人,这个人或许是远离,或许是去了天堂……”

  孙睿马上说:“你说对了,就是那个意思,那个人是去了天堂,思念去天堂的那个人就是我!”

  “孙睿,怎么了?你莫非……”

  我知道孙睿的老公开一家公司,故此不敢太深问下去。

  孙睿说:“不过我思念的人不是我老公,他是我的一个网友,一个很谈得来的网友,他也是我上网一年多以来的精神寄托……”

  “孙睿,开什么玩笑啊?让你老公知道你瞎咧咧这种话,还不立即一脚就踹了你……”

  由于知道孙睿老公是开公司的,所以半开玩笑地和她说。

  孙睿却说:“谁开玩笑了?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你爱信不信。”

  我还想调侃她几句,这时孙睿接着又说:“这样吧,下面我扼要把与这个人的概况和你说一下,你自己可以分析一下,看看我是不是与你开玩笑,我今天和你说这些话,只是此时感觉心里压抑的实在难受,想找人倾诉一番,见你在线所以就给你发过去我刚才写的那些内容……”

  我马上说:“好好好,你发过来我分析一下看看,看看你是不是在忽悠我。”

  于是孙睿就把她与那位已去了天堂朋友的一段交往内容,基本毫无保留地给我发了过来:

  那还是在零九年我刚踏入网络不久,我认识了年近五十岁的胡峰,由于都喜欢文字,所以聊起来就感到特别投缘,每次都是聊起来没完没了,哪知聊着聊着爱慕之情不知不觉就在我们之间产生了,我们都明白已不仅仅是网友之间那种情感了,明白在我们之间已经发生了情感问题,也明白我们发生的确实都是各自内心的真爱,但我们也明白现实的残酷,明白我们相隔甚远,更明白我们也都已不再年轻,且双方都有自己的家庭,不管自己与配偶感情如何,起码在表面上看还都是和谐的。所以我们聊天除了谈文字之外,也谈情感方面的问题,但从不谈我们自己,更不问对方的家庭状况。

  这种聊天状态保持了一年有余,这期间相互都产生了依赖感,如果一方因事没在线,对方就急得无所适从,甚至连连在聊天框里发去问候。

  突然有一天胡峰在网上消失了,一天、两天、五天……胡峰一直没有上线,一连两个多月没有胡峰的丝毫信息,我查遍他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包括他的好友空间均没有发现胡峰的踪迹。

  一种不祥的念头在心底泛起,胡峰出事了?胡峰患病了……

  同时在心里那个恨自己啊,怎么就从来没有向胡峰要过他的电话号码啊?弄到现在唯一知道他的信息就是在某市,可是那个城市有几百万人口,谁知道胡峰在哪里啊?他名字是真的叫胡峰吗。

  网络里没有了胡峰,不,应该说生命里没有了胡峰,就如五彩缤纷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绚丽的色彩一样,感觉网上网下一点意思也没有了,不上网难受,上网更难受,每逢抱着希望登陆,当看到胡峰头像依然是灰色时,便顿产生出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在网上什么也干不下去,常常两眼直直地看着胡峰的头像发呆。

  老公成天忙于工作无暇顾及我什么样,细心的女儿见我一天魂不守舍,于是有一天与我说:“妈妈,是不是遇到情感方面的问题了……”

  与女儿性格极合得来,所以母女之间也什么话都说,常常惹得老公说我们母女组成联合阵线欺负他,女儿虽已嫁人,但依然以家庭成员自居,很多时间都与我们在一起,所以对家里情况了如指掌,我因情绪变化而导致了身体变化,这些当然就瞒不了鬼精鬼灵的女儿。

  毫不隐瞒地与女儿说了和胡峰的事情,女儿表示理解,但除了安慰、及在生活方面给予我照顾之外,也没有良方来排解我对胡峰的思念。

  半年后的一天,我又忧心忡忡地打开了电脑,习惯性地先去看胡峰在不在线,在第一时间里,我就看见胡峰的头像居然亮起来,那一刻我简直是欣喜若狂,握鼠标的手感觉是在颤抖着,马上把光标移向胡峰头像就要点击,我要向他发出质问,发出责怪,发出问候,发出……

  然而我由于心情激动所致,哆嗦着的手可能慢了些,光标还没有移到胡峰头像那里时,嘀嘀嘀,随着一串QQ响声,一个聊天框便发了过来。

  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聊天框了,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在这个聊天框里耗费了多少时间,赔进去了多少情感啊,不用说那就是胡峰发来的聊天框了。

  嘀嘀嘀的响声终止,一行文字出现在聊天框里:孙睿你好,我是胡峰的妻子小雅,胡峰患了不治之症,且已生命垂危,他非常想见你一面,希望你在百忙当中来我们这里一趟,希望不要冷了胡峰对你的一片期望……

  我傻了,一见这些文字我彻底傻了,虽然我早就在心里曾对胡峰做过种种猜测,但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而情况还出现的这么突然,又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这些消息一下子便把我击得晕头转向,顿感一种天塌地陷的失重感袭遍全身,致使我无力地靠在转椅上动弹不得。

  小雅见我不说话,她不知道我此时动弹不得,可能是猜想我不同意去看胡峰,于是又发过来一串文字:“孙睿,你与胡峰是什么关系,我早就在你们聊天中多少知道了些,知道你们情投意合,但没有做什么有损与对方家庭的事情,所以我虽心生不快,但也从未干涉过胡峰,因为我相信胡峰不会背叛我。胡峰被检查出肝癌后,是我坚决地杜绝了他上网,看得出胡峰被杜绝上网是多么痛苦,多么不舍,他曾多次用乞求的目光看着我,想唤起我的同情心允许他打开电脑,我知道他迫切想上线的真正原因就是舍不下你。

  你们最后那个阶段的聊天,那时胡峰就已经在病中了,但他都是带病坚持着与你聊天,聊天时他依然与你谈笑风生,不让你看出他有一丝悲观情绪,这些我都十分清楚,因为我知道,胡峰每次在登陆网络后都显得精神非常好,我知道他在你们的聊天中,胡峰获得到了其他场合无法获得的精神快乐,所以我不忍心阻止他。

  每逢在那个时刻,我心里也感到不是滋味,看到自己丈夫用这种方式获取快乐,我认识到自己这个做妻子的在某些方面失职了,我恨不能立即抢下他的笔记本电脑,但一想到他患了这种病,就产生出一种让他快乐一时算一时的念头……

  我在是否限制胡峰上网的事情上矛盾着,但当我见到胡峰身体累累消瘦时,我不得不采取果断措施,断然强行把胡峰的笔记本在病房拿回了家里,这就是胡峰突然在网络里消失的原因。

  在胡峰住进医院半年时间里,我为他做了放、化疗,药物也是拣最好的用,也曾请有名望的肿瘤专家为他开方、用药,怎奈癌症这个病魔实在是太恶毒,这些方法对胡峰不起任何作用,他的生命一步步走向尽头。

  到了病情后期,胡峰身体已经被病魔肆虐的骨瘦如柴,最近一周多的时间还常常昏迷不醒,每逢醒来时就用那种乞求的眼神看着我,他这种眼神只有我明白,他是想在临走之前见你一面……

  就是在今天,胡峰又一次昏迷过去,在医生用药醒来后,胡峰又用那种乞求的眼神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在一刻被他看得发抖,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看着胡峰说:‘你是想见见孙睿……’

  胡峰无神的眼睛虽看着我,但他心里没抱什么希望,因为他已多次用这种眼神乞求我,也一次次被我态度默然冷对无果而结束,但胡峰自始至终没有放弃这种乞求的眼神,他一有机会就这么看着我,想得到我的同情与获准。

  当胡峰听见我说了那句‘你想见见孙睿……’的话之后,他那暗淡无光的眼睛突然放出了光华,他虽然说话已经很吃力了,但还是嘴唇微微启动断断续续地说:‘嗯、嗯、谢……谢谢你……能满足我这个心……心愿……’

  常言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虽然我心里不愿意满足胡峰这种不合情理的愿望,但看着胡峰甚至有些激动的样子我还能说什么,于是马上安慰了胡峰一番就走出了医院。

  回家后我打开了电脑,在胡峰的好友栏里,我一眼就找到了你,因为我也已经关注你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看着小雅源源不断发来的文字,此时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不由自主地失声痛哭起来,泪水吧嗒吧嗒地滴落于键盘模糊了双眼,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继续看着小雅源源不断发来的内容:

  ‘我能说什么?我还能说出什么?我有拒绝的理由吗?’

  待小雅的信息刚一停我立即发出消息:‘请把您的具体地点及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立即动身去你们那里……’

  在第二天的中午,我已经出现在了胡峰所在的医院里,掏出手机给小雅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到了医院,不一会,小雅下楼把我领进了胡峰的病房。

  我与胡峰曾视频过,视频里的胡峰虽已是知天命的人,但看上去依然是那么矫健、伟岸,用红光满面和精神焕发来形容他与我视频时的神态,那是一点也不夸张,胡峰给我的感觉就是在风华正茂的年龄段,然而此时,当我跨进胡峰的病房时,当我看见病床上躺着那个由于被病魔蹂躏而消瘦,或者说萎缩几乎成了一具骷髅的胡峰时,我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无法相信那就是我朝思暮想的胡峰。

  此时病房里很多人,在我来之前,小雅估计与这些人已经说了我与胡峰的情况,所以这些人都用既吃惊又好奇的眼神看着我,我此时也顾不了许多,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因为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便踉踉跄跄地奔向胡峰,来到他病床前毫不犹豫地扑到他身旁号啕大哭起来。

  人们惊愕地看着我,良久小雅说:‘你来之前他昏迷过去了,医生先头给他用药了,估计一会就会醒来,醒来后你们好好聊聊吧,我与他们出去一下……’

  小雅说完,也不待我做出反应,便与那些人走出了病房。

  他们出去后,我也在胡峰身旁站起,掀起胡峰被床单盖着的左手,在抚摸胡峰手时,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这哪还是人的手啊,瘦得只剩了几根骨头被一层发黄的皮包着,就犹如一只超大的鸡爪子。

  胡峰或许是被我抚摸他手的信息触及神经,或许是他心灵感应到我来到他身边,胡峰微微睁开眼睛,当他看见我站在他面前,当他确认是我在抚摸着他手时,胡峰的精神激动起来,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孙睿,是……是你吗……’

  【编者按】在网络上倾听一场网友的网恋经历,对于小说的主人公“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难以置信的,但对话框中传递过来的文字,是饱含深情的,让人不得不相信的。网络的那边,一个叫孙睿的网友讲述了自己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网恋,并且,这网恋并不是以两个人在一起作为结局,而是用阴阳两隔作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因为爱着文字,孙睿和胡峰在网络上相投意合,因为爱着彼此,所以才会两两相念,因为让彼此幸福,所以才会选择默默祝福。当一方突然消失在网络大海,孙睿茫然无措,心慌意乱的她不知道到底应该去哪儿去他,也不知道到底选择什么样的方法放下这段爱情,流逝的时间折磨她,流逝的时间也给她不停的幻想空间。当事实终于被揭开,她终于有机会从网络走向现实,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胡峰之时,却是胡峰弥留之际,孙睿倾诉一腔相思,用终于相聚的美好送走胡峰,然后用无尽的哀伤来缅怀这个一辈子都无法在她心中抹去的人。网络和现实,如此的纠缠,这种超越现实的情感,让“我”难以理解,也让我们都难以理解,但却在网络的很多缝隙中,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都不会改变它存在的姿态。

  这篇小说,用对话的形式展开情节,娓娓道来之间,仿佛一个女人在我耳畔倾诉,仿佛一部生离死别的电影我眼前上演,平实见曲折,问答见跌宕,虚实见真情。信不信在于大家,痛或者不痛在于正在经历的当事人,或许就在我们身边。

  颇具时代感的小说,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