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图文)
时间:2014-04-27 22:29: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变形大映衬  阅读:

   那一年,仙魔大战,他从群魔手中救出奄奄一息的她。

  那一年,他不顾魔界众长老的激烈反对,毅然将她带回魔界,亲自照料,寸步不离。

  三个月后,她醒了。他的嘴角还未来得及荡起一丝笑容,她的长剑便呼啸着刺破他的胸膛。毕竟身负重伤,长剑只刺入一半便再也无法深入。强行聚集真气使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刚醒,还是不要动真气的好。”他轻轻抽出体内的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仿佛刺中的不是他一样。

  “哼,休要假惺惺,要杀便杀。”虚弱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倔强。

  “有我在,没人可以杀你。”他站了起来,他将擦拭干净的长剑轻轻放在她的床边,“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再过来。”他的伤口已经不在流血,他的胸口被鲜血浸染,像一朵盛开的红莲。

  哼,魔界之人岂有这么好心?斜了一要他的背影,紫冠束发,黑衣飘飘。外表掩饰的再好也改变不了你是魔的事实。她冷笑。待他出去后她才打量了一下她所处的环境:简陋的房间灯火通明,青帘白被,寒玉做床,虽比不上天庭的琼楼玉宇,但在魔界,这已经是很好了。紫金兽形香炉飘出沁人心脾的清香,她忽然有一种错觉,觉得这种香气似乎已经闻了几千年了。重伤初醒,她的身体还很虚弱,加上香烟具有一定的催眠作用,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他正安静的坐在旁边,手里握着一个食盒。

  “醒了?那吃点东西吧。”见她醒来,他低头打开食盒。

  她没有应声,回应他的是一声刺耳的剑鸣。银白色的长剑比上次更快,更狠地穿透他的胸膛,猩红的鲜血溅了她一身。他的眉头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随即恢复了一贯的从容。微笑着将食物递到她面前。她愣了一会,手中的剑不禁松开了。她想过无数种他被暗算后的表情,却没想到他的表情会这样平静。平静的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他的伤口还在流血,这要换成凡人,早就一命呜呼了。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食盒一眼,发现上面竟然没有沾染一滴血,食盒上还有一丝黑气环绕。他是在用魔气护着食物?!她抬起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她的剑放在床边,擦的干干净净。打开食盒的那一瞬间,她忽然呆住了,那些食物都是她喜欢吃的,看颜色显然已经做很久了,可是却是温热的,那一刻,她忽然明白了,他是在消耗自己的魔气来为这些食物保温。她的心忽然好疼好疼……

  他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正在细心擦拭手中的银剑,他看了她一眼旁边空了的食盒,嘴角荡起了一丝微笑。他刚走到床边,一道利剑呼啸而至,只是这一次长剑刚刚到他心口便停住了。

  “再向前一步,我杀了你!”她冷冷的说。

  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随意拉过一张椅子离她不远不近地坐着。

  她放下剑,却未敢放松警惕,“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指的是救你?还是对你这么好?”他的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

  “都指。”她冷冷的回应。

  “我救你没什么目的,只是我一个人孤独了几千年了,想找个人陪我一段时间而已。不用太长,一百年就够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你的意思是,要我留在这里陪你一百年?”她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这个一袭紫色华袍,面若朱玉的男子,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从衣着上可以看出,他在魔界的地位绝对不低。这样的人会寂寞?

  “用一百年的时间来换你的生命,你应该不会拒绝吧?”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些。

  “你做梦!仙魔自古势不两立,既然我的命是你救的,那我便将它还给你!”语落,横剑刺向心口。他一惊,慌忙伸手去阻拦。白玉一般的手紧紧抓住了锋利的剑刃。

  “在你心里,是仙是魔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只不过是想你留在我身边一百年而已,这么简单的要求你为什么不能答应?算我求你,好不好?”他的语气近乎哀求。剑在她心口停住,鲜血不停地从他手中流出,染红了她雪白的衣裙。

  的确,与仙魔近乎无限的生命相比,一百年的确太短。

  她的心忽然好痛,许久,她的嘴角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好。”

  她终是留了下来,可对他的态度依旧是冷若冰霜。对于她的冷淡,他仿佛置若罔闻,对她可谓是倾其所有。她说她不喜欢黑色,他便脱下紫色华袍,从此一袭白衣;她说她喜欢看星星,他便为她在魔界最高峰修罗峰修建了一座白玉宫殿,每天陪她看星起星落。可是她依然对他百般刁难,处处作对。

  那天,她对他说,她不喜欢魔界。于是他便让出魔界之主的宝座,带着她在其他五界游玩。

  她总是故意在其他五界挑起事端,几乎五界中有点名望的人都被她挑衅过。对于她故意给自己找麻烦的做法,他什么也没说。

  终于,她的行为引起了公愤,五界之人开始联手追杀他们。他带着她不停的逃,不停的逃,这一逃便是八十年。八十年来,他为她受过无数次伤,几次差点灰飞烟灭,而她,八十年来没沾染过一滴血,没动过一次武。

  他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体内的魔气开始一点点消散。终于,他的魔力不足以使他继续带着她逃亡,他便带着她躲进了六界禁地——高天原。他用最后的魔力在高天原布置了一个禁界,这个禁界足以使他们度过剩下的二十年。他的身躯不再挺拔,他的鬓角有了白丝,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界之主了,而她,依然是高贵美丽的仙界之子。

  高天原上没有任何生命,只有一天叫做忘川的黑水河。传说中,这条忘川河便是冥界忘川河的源头。

  他白天陪她倾听忘川河的咆哮,晚上便陪她看着满天的星辰发呆。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流逝,而她对他依然冷若冰霜。二十年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太短太短,好像一眨眼,时间已到了终点。

  这天,他起的很早,或者说他一夜没睡。他看起来比平时苍老了很多,黑发已染上一层银霜。他静静的坐在忘川河旁边,仿佛要融入暮色一般。她站在他身后,依然是白衣仙裙,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一百年期限已到。”她冷冷的对他说。

“时间可真快呀,呵呵,也罢,你听我讲个故事吧。”他回头看了一眼她那参差不齐的秀发,眼角闪过一丝痛苦。只因为他说她的头发很漂亮,她便一剑斩断了所以头发。


“哼,我为什么要听?”
“听完这个故事,你走。”


她没有反对,他便自己讲了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在妖界中出了一个举世无双的才子叶妖和一个貌美无双的花妖。叶妖和花妖在一起几千年从未分离过,他们是妖界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可以在一起千年万年的,他们也是这样认为。


与妖界相邻的是鬼界。鬼界之主十方鬼帝因为鬼后病死而性情大变,嗜杀成性,特别是恩爱夫妻,更是用尽一切方法也要拆散,让他们生生世世受尽相思之苦。叶妖和花妖的故事被鬼帝知道后,他便亲自变化身形到了妖界。他用幻心术使叶妖亲手杀了花妖,叶妖恢复本性后发现躺在血中的花妖,十方鬼帝让他看了他杀花妖的情形,叶妖当时便心裂而死。


他安静的讲,她安静的听。空旷的高天原只有他的声音和她的呼吸。


“花妖和叶妖死后十方鬼帝在他们灵魂深处下了一道邪恶的诅咒。”


“什么诅咒?”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觉得这个故事很熟悉。


“花生叶落,叶落花生,生生世世,花叶水火。”他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什么?!”这一刻,她的心忽然好痛。


“十方鬼帝在他们灵魂上留下了烙印,他们的转世有一个是带有记忆的,另一个人的记忆必须在对方死后才能复苏。他们一次次转世,一次次以悲剧结局,带有记忆的从一出生便开始寻找,每一次九死一生找到后却发现两人已是不死不休一局,他若是魔,她便是仙,他若是仙,她便是魔。一切都已成了定数。可是他从你信命,几千年来他从未放弃过。


终于,这一世他带着记忆转世了,并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当他有足够能力去找十方鬼帝时,他以为诅咒终于可以解除了,他和她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可是那十方鬼帝竟然宁可拼的魂飞魄散也不肯解除诅咒,叶妖一怒便屠杀了整个鬼界。”


“什么?”她大惊,身为仙界之人,对鬼界的事多少也有些耳闻。传说,一千年前十方鬼帝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鬼界在一夜之间惨遭屠戮,整个鬼界存活下来的人不足千分之一,十方鬼帝也在那一战中陨落。


“他破除不了十方鬼帝的诅咒,便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强,希望有一天可以强到逆天!而且从未放弃过对她的寻找。终于,他找到了她,她的情况很糟糕,他便把她救了回去。他们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面,她时刻都想杀他,可他却舍不得离开她。”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她听着他的话,有一种呆呆的感觉。


“他借助族中密宝逆天改命,用他万年生命为代价换她在他身边一百年的时间……”


“你住口!”他的话还没说完,她便厉声打断了他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听下去,她害怕听到结局。


“百年之约已到,从此你我互补相欠,下次见面,你我,仍然不死不休!”说完,便慌忙驾云远去。偌大个高天原,只剩他苍凉的背影。


看这她离去,他的眼神开始涣散,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他低下头喃喃地说,“花,我们最终还是躲不开这诅咒啊,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她在云端急速飞行,隐隐可以看见南天门的轮廓,忽然,她的心好开始撕心裂肺的疼,脑海中开始出现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他的音容面貌不断出现在她脑海。她忽然调头往高天原冲去,她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只是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催她,她要见他。


再见到他,他还保持着她离去的姿势,只是身体已变的透明。看见她急匆匆的样子,他冲她微微笑了笑,然后彻底与天地融为一体。她的脑海开始剧烈疼痛,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复苏,她的气质也在开始变化,许久,她艰难的抬起头盯着他消失的地方,双眼变得赤红,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妖异之气。


“叶……”她从喉咙里艰难地吐出一个字然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没有流泪,千世轮回早已让她的泪流干。


这时,高天原上忽然飘起了漫天赤红色的大雪,妖异无比。大雪下了七天七夜,她便在雪中站了七天七夜。第八天雪停了,忘川河两岸长满了血红色的小草,红茎,红根,红叶。无花。


她怔怔地盯着那些小草,随即笑了,“叶,下一世,我来寻你。”随即毫不犹豫地自毁仙根,散尽七魂,化作点点红光,洒落在那些小草上。随即那些小草就开出一朵朵鲜红的花朵。只是花一开,叶便落,叶生则花谢。往复千年,叶生花谢,花来叶落,无一例外。


那场雪,成了高天原唯一的一场雪。


那场雪染红了忘川河水,也让高天原开出了唯一的花。


千年往返,万世轮回。那些花顺着忘川水一直流进了地府,开满奈何桥两岸。整日呜咽连连。那些花也成为地府唯一的花。


后来佛祖途径地府,为他们的故事所感动,便赐此话名为——彼岸花。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叶落一千年,生生世世,花叶永不相见……

 

 

   1-140426224A4.jpg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