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魇·无声
时间:2014-04-26 18:11: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  阅读:
 
气泡在周围产生又爆开,咕噜的水流灌进耳里和衣内,冰凉渗人。与世断绝,伸出手想要抓住那蔚蓝水面上的光亮,遥远,却又是那么遥远。不甘心与不情愿,全部被那个穿黑色斗篷的男人蹂躏着。干脆就这样逝去吧,无怨的死去,长眠于地母怀中,安静的听着潘多拉的琴声,窸窸窣窣。
 
洛夏很讨厌艳阳天,每当夏季这个时候,蝉鸣不绝,烦躁易怒。
 
……
 
“你讨厌我吗?你恨我吗?”洛夏将脸庞埋藏在她那齐肩的秀发中问道,有些尴尬和羞涩。
 
墨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用修长的手指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夏,不,你很可爱。”
 
洛夏用手拨开莫林的手“你不要骗我了,我就是个受过诅咒的女孩,你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人。”
 
墨林没有说什么。
 
Rosy_Angle_-_Beautiful_Sweet_Girls_in_Soft_Pastel_colors_medium.jpg
 
……
 
那一年,莫林十八岁,洛夏十七岁,正值青春年少好时光。
 
洛夏是跳级生,年龄虽然比墨林小,但却和墨林在同一个班级。他们两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互相的父母倒很乐意把他们凑成一对,连高中的班级都嘱咐校内领导给调到一个班去,平时上学放学洛夏与墨林也形影不离,在所有人眼里他们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阿林。”洛夏平常总这样称呼墨林“今天我们是值日生,走快点!”
 
“夏,你也太着急了吧,我早饭还没吃呢。”墨林埋怨道。
 
“一想到今天是和你单独做值日生,我就兴奋得停不下来。”洛夏的笑容如蔷薇般绽放。
 
墨林陪衬的笑道。
 
“快点!”说完,洛夏便打开了教室门猛地冲了进来。可是,洛夏却突然怔住了,身体笔直地僵硬在教室门口。
 
墨林见状,也急忙跑了过来,“怎么了?”。
 
洛夏眼神呆滞的望向黑板,墨林顺势望去,他也惊住了。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了几个醒目的大字:“洛夏 就是个 **”。
 
这几个字如针扎般刺向洛夏,她突然失声痛哭了出来。洛夏从小就是个可爱的乖乖女,深受同学和老师的喜爱,从未受过如此大的屈辱,可那几个不雅下流的大字却直指洛夏,她不免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墨林迅速将黑板上的字擦个干净,他心中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怎样来安慰洛夏。落下低着头,小声啜泣着,突然她感到前方传来一阵温暖。洛夏抬起头,她看见墨林正紧紧的抱着自己,用他的额头轻触在自己的额头上。
 
“答应我,不要哭。”
 
“……”
 
chulian2.jpg
 
这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洛夏在繁忙的功课之外还感受到了另外一股她以前从没有接触到的情感。温暖亲切,舒缓而又温柔。
 
一种空前的温暖,清新自然,如同环抱着早晨雾气之中的花木,潮湿而又舒服。洛夏将头深深地埋在墨林怀里,感受墨林身上那种不可名状的香味,春水拌杂青草的淡淡气味。
 
“乖。不要哭。”墨林尝试着用安慰小孩子的口吻来安慰洛夏,洛夏在他眼里也许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是那样的朝气蓬勃。
 
洛夏还在断断续续的抽噎着,如同小猫的鼾声,慵懒舒缓。
 
六月的阳辉就这样静静的洒在两人身上,光晕在旋舞,编织着青春的梦。
 
……
 
12983864236494.jpg
 
楼道的拐角,一个有着秀长卷发的女生正悄然注视着一切,她的眉头紧皱,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手指在墙壁上划下触目惊心的痕迹。她喜欢墨林,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黑板上的字也是她出于嫉妒写的,而且绝不是第一次了,她有着别人不能比的好胜心,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奋不顾身的抢来。
 
她叫肇玥荧。
 
肇玥荧冲到了教室里,气氛突然变得尴尬。墨林松开了抱着洛夏的手,洛夏停止了抽泣,用手擦着蒙松的眼睛。肇玥荧并没有愤怒,她面无表情。这也许正是她厉害之处。只见肇玥荧的眼神里有一丝悲伤与惆怅弥散来来。
 
“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吧。”肇玥荧淡淡地说。
 
“我们什么都没有干,肇玥荧你不要乱说。”墨林争辩道。
 
“我不是傻子,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一男一女,清晨躲到教室里,很暧昧诶。”肇玥荧的语速极快,根本不允许墨林反击。
 
“玥荧,不要这样说,只是因为刚才看见黑板上……”洛夏还没说完,肇玥荧就抢道:“告诉你,黑板上的字就是我昨天写的,我就是看你矫情,看你装出一种让人怜泣的神态来魅惑别人我就恶心,真是做作。”
 
“你勾引别人也就算了,竟然连墨林也被你诱惑了,我真是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魅力,只闻到一股狐狸骚味儿。”
 
“我……”平常文学学得最好的洛夏此时竟然词穷了。洛夏知道肇玥荧一直都很喜欢墨林,只是莫林没有接受罢了,现如今她看到自己和墨林搂搂抱抱的样子一定是误会了。
 
“够了。”墨林突然吼道,“肇玥荧,不要再说了。我就是喜欢洛夏。”
 
“我就是喜欢洛夏。”犹如那铃花的微鸣进入了洛夏的耳朵,清澈透明。洛夏怔怔的望着墨林。
 
肇玥荧突然哭了出来,晶莹的液体在脸颊上流过,心里暗自诉道:“为什么,凭什么。”
 
洛夏眼神空直,她还没反应过来,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以至于她的思维像电脑一样死机了。她想说点什么,可是嘴唇微颤想说却说不出口。她捂住耳朵,不想再听什么,她就像一个幼小的白色的孩子一样。
 
三人就这样僵持着,白色的校服在微风中轻舞,明黄色的光亮一点点从窗户伸进来,侵蚀了这一切,点点斑驳。校园里的樱花开得正盛,粉色如霞如火。
 
肇玥荧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缓缓的坐下秀长的头发将脸庞遮住,看不见她此时的神情。但肇玥荧她自己知道,她此时哭得很伤心,眼泪如珠帘倾泻在桌面。她暗自微声道:“明明已经那样了。我究竟为什么还是得不到。”
 
樱花花瓣在凋零,断断续续,
 
…………
 
20070510211449574.jpg
 
洛夏轻轻地朝墨林位置上扔了一个纸团,墨林很疑惑一直没有打开。现在可是上课时间,像洛夏这样的优等生竟然上课开小差可是不常见。洛夏就坐在墨林前面,至于这是老师调的还是家长安排的就不知道了。
 
墨林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白色的纸上用黑色钢笔写了几个非常正规清秀的字。
 
“你真的喜欢我吗?”字里行间略带羞涩,这张白色的纸就那样静静的躺在木色的桌子上,安静祥和,如空中飞舞的白色羽毛,也许稍不留意就会被风吹走。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拿起了墨林桌上的字条。手的主人就是语文老师。老师端详了一下纸条的内容,然后用她那狭长的眼睛望着莫林。
 
“好啊,马上就要高考了,你竟然还有闲功夫在这谈情说爱。说,你给谁写的?”
 
很明显,老师无以为这是墨林给别人写的。
 
老师话罢,班上的人就开始窃窃私语了。
 
墨林是他们班的班草,暗恋他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但肇玥荧应该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人,肇玥荧平时是个放的很开的女孩,与墨林的关系纠缠不清。
 
“够了,你不说是吧。放学之后给我做完两本习题,明天就交上来。”墨林什么也没说就坐了下来,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既不是委屈,也不是难过,更不是高兴。
 
墨林尴尬地朝洛夏笑一笑,是那样的纯净。
 
放学时突然下起了雨,并且很大。校园里的樱花被豆粒般的雨点打的面目全非,花瓣混着雨水浸在泥土中。
 
在路上一个转角里,洛夏走了出来。这是他与墨林的约定,为了不引起其他同学的闲话,洛夏每次从学校先走,在这个转角等莫林。可奇怪的是,这次洛夏却迟迟不上前,脸上更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羞涩。
 
“夏,你怎么了?”
 
“不,阿林,我很好。”干净利落的回答。
 
“你真的喜欢我吗。”洛夏将纸条上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
 
“我真的喜欢你”没有过多的装饰词,莫林却义正言辞。
 
“呵,也许我就想肇玥荧说的那样,你讨厌我吗?你恨我吗?”洛夏将脸庞埋藏在她那齐肩的秀发中问道,有些尴尬和羞涩。
 
墨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用修长的手指将她的头发拨到耳后,“夏,不,你很可爱。”
 
洛夏用手拨开莫林的手“你不要骗我了,我也许只会勾引别人,你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人。”
 
墨林没有说什么。
 
墨林又给了洛夏一个拥抱,一个深沉的拥报,他俩没有打伞,就那样默默的站在雨中,墨林用身躯替洛夏挡住了雨。
 
“没关系,你不用把肇玥荧的话放在心上,我会一直守护你的,不让你受任何的流言蜚语的伤害。”
 
黑色的伞落在地上地上,整个世界静悄悄的。
 
光晕充满在眼前。
 
洛夏不想再听到任何话,父母们虚情假意的温柔,老师们考前严厉的督促,同学们的讽刺与嘲笑,来自他人的流言与蜚语。她想:就这样静静的有多好,整个世界不要再转动,一起去听那雨声。
 
雨滴在耳边擦过,水流的温柔。洛夏回过神来,发现她还在水中。她不知道她是自己跳入水中,还是失足不小心,亦或是被肇玥荧推入水中。她想了许多,从小时一直回忆到现在。
 
洛夏闭上了眼睛,水里听不见声音也。只看见那薄薄的光以及阿林清秀的脸在上方召唤她。这个夏天,寂无声。


本篇由秋水西西为大家整理,希望大家喜欢。 秋水文学http://www.qsgct999.cn/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