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女人
时间:2014-04-21 07:54: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夜之鹰  阅读:

  一路走我就一路想着,这个柳娜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虽然上次开群众大会我已经见过了,但现在实在是已经想不起来了。想着想着,很快就到了柳娜的家门口,大门开着。
“有人在家吗?”我喊了一句。
“谁啊!”里面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意外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不一会儿一个个子很高挑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不禁惊叹,简直太过分了,这是什么世道啊?农民越来越不像农民了!
柳娜真的是天生丽质,高挑身材,洁白的皮肤,虽然穿着很一般的粗糙劣质的衣服也并不能掩盖住她的美。
“哎呀!这不是王书记吗?真是稀客,快进屋坐。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柳娜一见我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
“柳娜同志,是这样的,上次开大会的时候我就发下你说话与众不同,很有见地。今天来呢,主要是想和你谈谈,看你对我们村的发展有什么好的建议,还有就是对目前的处境有什么看法。”我说。
“建议啊?那我可不大懂,我们就一农民,也没什么见识,哪谈得上什么建议啊。”柳娜边说边领着我进了她们家的客厅。
“诶,不错嘛,你们家还有电脑啊,你刚刚在上网?”我看见在客厅的一角摆着一台电脑,显示器还开着。
“是啊!去年年底孩子的爸爸回家过年时给我捎回来的,是个二手的,花了一千多块。说是怕我一个人在家闷得慌,白天可以看看网页打发打发时间,晚上也还可以聊聊天什么的。”柳娜说。
“嗯,不错,上网可以学到很多知识,也可以增长很多见识,难怪你说出来的话和其他人感觉不同呢!看样子你的爱人还是蛮体贴的,很会为你着想啊!”我很感兴趣的走到了电脑跟前,看着显示器上面的内容,看样子应该是一篇小说之类的文学作品。
“呵呵,那倒是。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毕竟是一台机器,代替不了人!”柳娜哀怨的说。
“是啊,目前我们村这种现象很严重啊,确实值得关注!我今天来就是想听听你的心声的,这也算是了解百姓疾苦吧!不妨敞开心扉的谈一谈,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立即解决,但我已经开始谋划了,你就把我当做一个倾诉对象吧,说出来或许会好受一点!”我慢慢的启发着她,勾起她透露心声的欲望。
“我也没读什么书,不懂什么大道理,不过天天上网也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的。
我知道,我们农民就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是没有多少人关注我们的。可是我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啊!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新名词:“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可是有谁知道,其实,像我们这样的“留守妇女”才是最可怜的。生为农民,要忍受种种的不平等。作为一个道地的农村留守妇女,有时候我真的是有很多话想说。可是说了又有什么作用呢,谁会听呢?听了又能改变什么呢?只不过把我们当做一个笑话而已!”柳娜说。看样子,经常上网还真的是让她增长了不少见识,说出来的新名词很多,一套一套的。
“怎么会?我今天就是想来听听你的想法的。说实话,我们已经开始慢慢的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我之所以选择到你们红心村来,就是想具体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而且我们也开始着手准备改变这样的状况了,具体的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改变这种状况的!”我说。
“真的吗?如果您真的是为这事而来,那我真的要感谢您了,我们全村人,所有想我们一样的人也要感谢您。那我就好好地跟您说说吧!
您看今年的秋收时节刚过,我们这里土地又少,都是水面,现在又不让打鱼,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帐,种地根本赚不到钱。化肥、农药、种子、油料,价钱上涨了多少?粮价又上涨多少?为了“国家稳定”,粮价,比如说水稻、小麦、玉米,还有芝麻油菜花生之类的经济作物,和十多年前基本持平,还是所谓的“保护价”,真是讽刺!
种着几亩地,只能维持不饿肚子,日常所需开支都要靠打工挣来。所以我们的男人们都要不远万里出去打工,来维持一家的生计,给孩子交学费,给老人看病。于是我们的男人,我们看作是家庭顶梁柱的男人,就被城里人不屑一顾的称之为“农民工”了,而农民工被歧视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所以在我们而言,出外,在家,都是两难。在家吧,没钱,水电费、人情费、孩子的教育费都成问题,但是出去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受尽白眼冷遇,这个倒不说了,我们也有感情的呀,一年见面的时间不到一个月,你说这样的夫妻关系能牢固吗!说句私房话,我们现在只能叫活守寡呀!说是有男人,实际上跟没有一样,别说是夫妻生活,冬天连个暖脚的都没有!
我们的家是残缺不全的,没有团圆,天伦,虽然成家了,却根本就没有归宿感,感觉好像还飘着,觉得这世间就没有一个让人安身立命的地方。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读完了九年义务教育就没有再读下去,后来就结婚,做妻子——就是做农妇罢;做妈妈。所以我不想我的孩子们再继续我们过去的生活,他要读书,好好地读下去,出身不可改变,但只要努力读书,未来总是可以改变的吧。
曾经我也是学生,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子,喜欢鲁迅先生和张爱玲的文章,喜欢诗经,喜欢南北朝的民歌,喜欢唐诗宋词;爱绘画,爱写诗,绘画和剪纸在学校里还很有名气。您可以想象,一个拖着双肩辫的女孩子,花一样的年龄,青春正好,简直就是人间四月天……可是画又怎样,剪又怎样,这一切都不妨碍我在那个人间四月天和一帮女孩子缀学回家,只为省下那笔中考费,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那笔钱!
十几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曾近的花季女孩变成为现在您眼前的农妇。用一句比较文艺的话说,我们是:在日复一夜的辛勤劳作中漂洗了似水的流年,诗和画早已被岁月洗了去。是不是还有点文艺青年的味道,不过也只剩下一点回忆了。生存是第一位的,饿你三天什么都忘了,风花雪月不顶饭吃。我种地,除了粮食不值钱,什么都值钱;我养猪,猪生病死光了。要我做什么才能活下去呢?守着孩子。没钱也忍了,孩子跟着奶奶,浑身脏兮兮小野人一般,功课也没人管,看不下去……
男还在外面打工,我成了一名“留守妇女”。出去的受人歧视,留下的寂寞无边。太重的活儿没法做,暗自流泪。可是又有谁能理解我呢?我今年才三十岁出头,可是你看我,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松垮垮的,一点形象都没有。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