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主任
时间:2014-04-09 06:50:4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满山红叶  阅读:

刘二将怀了四个月身孕的老婆翠莲偷偷送到黑龙江一个小镇的姑姑家后,张兰作为村里的妇女主任就去他家找了n次。为了做通刘二和翠莲的工作将孩子拿掉,张兰的鞋底子磨破好几双,嘴皮子也磨亮了。两口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任凭张兰怎么苦口婆心,就是像泰山石纹丝不动。当村委会派人千里追踪,将刘二的老婆追回村子里时,翠莲肚子里的孩子都八个月了。医生说,不敢做人流,大人孩子都会很危险。村委会的人,包括张兰在内的干部们,只好听之任之。人家生二胎也没违反上级的生育政策。人们主要是担心的孩子的智商问题。
刘二和翠莲生下第一个孩子,是个闺女。不知是什么原因,孩子五六岁了还不会说话。这个闺女长得很好看,到上学的年龄了,村里人催促他们把孩子带到县城的医院去查查。到底是什么原因连话也不会说。很多人在背后议论,这孩子八成是先天性智障,或者是刘二祖上遗传基因的脑瘫。刘二的曾祖父就是脑瘫。可是,已经隔好几辈了,能遗传吗?闺女都八岁了,说话吐字不清,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大脑壳儿,像只大葫芦头,小胳膊小腿,细细的像筷子。肚子鼓胀胀的像怀了崽儿的蝈蝈。急的刘二和翠莲猴皮都能挠几层下来。就去了县城大医院,检查结果先天性脑瘫,刘二一腚蹲坐在了地上,傻了。
这种病根本无法治愈,死不了活不成,父母还要陪伴着。耗上时间精力不说,情感的投入又是一大笔心灵债务!刘二兄弟两个,哥哥三个儿子都很健康。大儿子还读了大学。轮到自己这儿,命运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造孽啊!上天也太不公平了!那时候,医生就建议,刘二不要再生了,恐怕出现同样的情况。刘二一开始接受了医生的建议,让翠莲带了环。为了减轻痛楚,刘二开着小四轮做蔬菜水果生意,走街串屯,起早贪黑。生意不错,两年的时间翻修了二层小洋楼。并在乡政府那条比较繁华的街上盘下了一个店面,蔬菜批发超市开业了。有了钱,轿车也有了。虽然是二手货,但是在村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看着自己同龄人儿子女儿绕膝,谈笑风生,一派其乐融融的情形,再回家面对脑瘫的女儿,刘二心如刀绞。就和翠莲商量再要一胎。翠莲架不住刘二的软磨硬缠,只好去医院取下了环儿,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乡村,第一胎是女孩,是有生二胎的政策。所以,刘二很顺利的拿到了二胎指标。张兰出于对刘二翠莲负责任的态度,去做过他们的思想工作。毕竟是一方的父母官,不去良心上也过不去。吃了几次闭门羹,张兰也没泄气。看着翠莲伺候脑瘫孩子不容易,张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个孩子连走路站立都成问题,以后可如何生存呢?不仅仅给刘二造成一定的负担,社会的压力也不小。刘二说:“生猫生狗,我们认了,张兰,你可不能眼睁睁瞅着我断了后吧?你的心意我领了,遭罪享福是我们的事儿,天塌了,有我顶着,你吃咸菜操闲心不是?”
张兰咽了口唾沫,这口痰差点没把她噎死。刘二说话太呛人了!“刘二,你想想,如果我是为了保全我头上这顶乌纱帽,我大可不必三番两次来你这热脸贴个冷屁股吧?生龙生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看看,闺女那可怜相,一旦第二胎还是这样子,你们怎么收场?为了留个根,这不是错,错的是他们四肢健全,聪明伶俐也就烧高香了。问题是他们是脑瘫,脑瘫!你遭罪是小事,孩子呢?孩子会一天天的长大,他们将如何面对这个社会?人群?啊?你们都是有头脑的人,我张兰图个啥?不是为你们好吗?”
刘二朝上翻了翻白眼球,说:“行了行了。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对了吧?张大主任,你该干嘛干嘛去。村委会一大堆乱眼屎,还不够你去擦?去吧去吧,我也要去卖菜了,一天的收入不能搭进去 。损失了,你赔得起吗?我也没工夫在这里和你扯闲篇!”刘二转身出去了,启动他的车,一溜烟的开走了。扔下张兰尴尬的坐在那里,翠莲也不冷不热的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刘二的性子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认准的事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我都有了,还要去做掉吗?这可是条命呢!”
张兰站起身冷静的说:“我可是好心好意劝你们,你和刘二都一样,狗屎扶不上墙。我走了,你们三思后行吧。”
张兰做了十年的村妇女主任,什么高山没有爬过?什么吊歪的人没有见过?为了搞好村里的计划外生育,张兰去人家劝阻超生,他们放狗咬,堵着门不让进屋,朝张兰身上扬沙子丢石子。还有的人追着张兰朝她吐唾沫。张兰哭过,也消极过。这些都可以忍受,终究是妇女主任,群众的眼光雪亮着,他们在第一时间将张兰选上,推举她做这个三千人口村子的妇女主任,可见寄托了多大的厚望!张兰觉得不该辜负乡亲们。苦点累点不要紧,但是,爱人刚子不支持。婆婆尽管是分家另过,对张兰的工作也是也不支持,甚至横加拦阻。
刚子浓眉大眼,虎背熊腰。是个好庄稼把式,孝顺。就是小心眼。不放心张兰在外面搞工作。和男人接触,难免杯觥交错,刚子每次知道张兰在外喝酒,陪领导吃喝,心里便掀翻了醋坛子。与张兰争吵,吵得时间长了,张兰就沉默。刚子呢,一生气就好几天不和张兰吱声。一张脸像死了人。更重要的是,刚子和自己闹别扭,就去他妈那屋吃饭。晚上,两个人各睡各的被窝。中间躺着老猫。月色如水,都在烙烧饼,睡不着。惹急眼了,他也听他妈的话,要和张兰离婚。张兰想,刚子什么都好,对自己也体贴,生活里很照顾自己,儿子笑笑也十岁了,离婚谈何容易?张兰感到压抑郁闷,又无处诉说。为了避免刚子误会自己,张兰和村长书记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除了上下班,工作上的交接,张兰基本不和他们私下来往。
张兰秉承家和万事兴的传承,关键是自己这么做得不到亲人的理解,张兰的心拔凉拔凉的。几次想放弃这个妇女主任的位置,让贤给后来人。书记黄清波说什么也不让。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做?女人当官,又不是偷汉子。刚子也是混蛋,老婆能干,还不好吗?黄清波说:“张兰,至少,向阳沟的老百姓还是认可你的。你不要有顾虑。刚子再拦挡,我去做他工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我要是有这样的好老婆,我什么都听她的!”黄清波的声音很低,张兰说:“黄书记,你说什么呢?”
黄清波自觉失言,连忙改口说:“你家刚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懂得珍惜你!”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