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
时间:2014-04-09 06:48: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福建农夫  阅读:

万杰是万豪的胞弟,只差十五分钟出生,委屈当了弟弟,万豪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可惜命不长。万杰读书是强项,后几年都是万豪资助,每年开学前,万豪已经把钱打进弟弟的户头,哥俩的感情是没的说,万豪英年早逝,使万杰欲报恩不能,心里好悲伤。万杰是研究生毕业,考上公务员已经七年,这七年间,勤勤恳恳工作,本本分分做人,是个清亷的副科级干部,社会反响一般,外面流传他是:会写、会做、不会拍板;魄力不大、胃口不大、升官机会不大的档次中。万杰不是头脑笨的人,只是那些歪门邪道的鬼点子,不敢去学,不愿去学。自从哥哥去世后,让他有所触动,心里在寻思:哥去世还留下巨额财产,要是自己也这样,可是两手空空啊,的确也该为家中着想,虽然儿子尚小,可往后就得升中学、高中、大学,还真该有所积蓄,想别人,心多大?手多长?我为啥不能适当地也捞点?以防万一呀!从此,万杰逐渐开始对来钱花点心思,他想起小时的同学刘必承来,这人读书一般化,可小日子过得真不错啊。一天,万杰偶尔遇到刘必承,邀其来家小坐,万杰为客人倒杯香茶,刘必承也就递上一支中华烟,渐渐的话越来越多,万杰有意把话题引上钱:“老弟,你行啊,游手好闲,日子过的红火,真有本事!”刘必承原本就想与万杰交上朋友,只碍于万杰对钱不感兴趣,今天见他主动聊钱,立即来了兴头:“哥们,当年咱们是同班同学,你读书厉害,我笨,无法与你比,你老哥如今是乡长,尽管多一个副字,但权还是有的,只要你稍放松点,钱不是在向你招手?你不看你的同事胡家黎,他的钱袋子可是与他肚子一样成正比,日见丰满。你咋就守着没用的清廉图个虚伪呢?”刘必承读书没本事,看人绝对是准确!他知道,万杰一贯是没有正眼看自己,今天倒是很亲热,看来没钱的日子,任何人都觉得难受!刘必承轻抿一口热茶,放下茶杯,又递给万杰一根中华烟:“哥们,你可算是年轻干部,但也是人呀?邓小平不是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没错吧?如今各行各业都向钱看,你也不比人差呀?靠那点死工资,何时富得起来?不想点来路?”说完把眼睛盯着万杰,万杰此时也有所感动,心里在寻思:的确大家都利用职权,我为啥就不敢这么想?心在怦怦地跳动:“老弟,我一个副乡长,谁会送我钱?”刘必承把香烟灰轻轻地抖落在烟灰缸,又呷一口茶,说:“你分管农林水,这几年项目很多,只要……”说着,刘必承把手在空中做个用力一抓的手势,“钱不就来啦?”万杰不解:“这么容易?你说说看!”刘必承靠近万杰,小声地对万杰说:“举个例子,枫关岭今年低改,工程资金是多少?”万杰说:“大概是四百五十万吧。”刘必承狡黠地附在万杰的耳边:“你知道内情吗?”万杰说;“这我知道,是由李翔投标中的,又转给张成新的”刘必成说:“你知道李翔如何能与标的这么接近?”说完看着万杰,万杰摇摇头,刘必承伸出两根指头,对万杰说:“花这个数”。万杰一惊,瞪大眼睛说:“二十万?”刘必承摇摇头:“前面加个百分之。”刘必承接着又说:“李翔也合算,他就是定个合同转给张成新,也收这个数”。万杰又是疑虑地说:“他还赚二十万?”刘必承仍然是摇摇头:“前面还是加个百分之。”万杰尽管是分管领导,对这些情况还真没了解。有些顾虑地问:“这么说来,工程款已经去了两个百分之二十,还有多少?能保证质量吗?上级与当地不了解资金去向?”刘必承笑起来:“你真是只懂读书的傻子,这可是上级下拨的资金,上级领导只知道低改,谁知道改哪里?改多少?当地只管受益,不要付出一分钱,管得了资金付给谁?”万杰心中觉得真不可思议:“这是百年大计呀,质量不保,咋行?”刘必承“哈哈”大笑起来:“百年?谁还能活一百年?你这一届在这里,下一届你知道去哪?只要这一届过去就行!懂吗?我的傻大哥!”说的万杰目瞪口呆,要是以往,万杰会咬牙切齿,今天忽然觉得不以为然:真他妈的,大家都捞,我为啥都怕?自从与刘必承好上之后,万杰好像胆大起来,说话也不是以前那样文雅,出口多了些流氓习气脏话,抽个时间,第一次乘车到枫关岭工程,万杰不认得谁是包工头,可张成新已经急忙走过来,从袋子里掏出一包香烟,立马塞回去,又从另外一个袋子掏出一包中华烟,递上一支给万杰,嬉皮笑脸地说:“乡长,来一支。”万杰接过香烟,早有人打着打火机处过来,万杰轻轻吸一口,大眼睛盯着张成新,手指着脚下正在干砌的石头:“你看,这基础够深、够宽吗?这可是百年大计!我们会按照图纸验收的。”说完,万杰没多说话,不看张成新的脸,向前面走去。万杰的三两句话,把个张成新吓得屁滚尿流,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顶头上司呀,好吓人的。夜里,张成新寻思着如何摆平这一关,不然验收的确是个大问题,心里郁闷着,妻子菊花看出丈夫的心事,对丈夫说:“万杰与刘必承是同学,很要好,你不是与刘必承是哥们吗?找他帮联络一下,不是有句话:‘有本事的人,不怕腐败,就是怕你不腐败’吗?你走走呀,我看没问题,或许会变成好事呢。”经老婆一提醒,张成新心里亮堂起来,第二天一早,张成新拉开抽屉,拿出两叠百元大票在妻子面前一抖,:“怎样?够吗?”接着心中有怨气地说:“这些当官的,手长胃口大,个个都是菩萨,香没插到,祭拜不诚都不行!”妻子菊花白丈夫一眼,:“你真是笨死啦!亏你还是做包工头的人,你看我喂猪,前几年喂的都是青菜粗糠,喂一年才百多斤,有啥钱赚?这两年都是细糠加混合料,成本是高许多,可四个月就可以出栏!懂吗?”张成新见老婆这么说,于是又从抽屉取出几叠大票对老婆说:“这个数行吧?”菊花用手指在丈夫的脑门轻轻一戳:“你呀,真笨!你与人家还没有一点交情,人家敢收你的钱,别以为你有钱,人家必竟是读研究生出来的人,当过这许多年的干部,弄不好你会搞砸的!”张成新无奈地望着妻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说咋办?”菊花说:“医生看病人,如果一下就放猛药,即使是良药,因为其身体太虚弱,或许病没治好,人就没啦;你买一头小猪,一次就倒进一包饲料,会腻死的,所以,开头不要太多,适应后逐步增加,懂吗?这样才十拿十稳!”几句话,说的张成新不断点头称是:“我老婆就是聪明,难怪人们说:成功的男人,家里一定有个聪明的老婆,哈哈”。菊花又白丈夫一眼:“你好意思说,你算成功呀?差远啦!”张成新没生气,转身用力地抱着妻子的头,在其脸上狠命的吻一口,接着嬉皮笑脸地说:“哈哈,有这么聪明的老婆,想不成功都难喽!”端午节到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粽叶、糯米,菊花拿着个小篮子在装东西,张成新轻声对妻子说:“猪肚里塞点钱进去。”菊花没望丈夫,只是回一句:“那是笨蛋才做的事!你没听说去年在对面的垃圾桶里,一个小孩在一个发臭的鱼肚子里捡到六千元钱吗?还不是有人将钱塞进鱼肚子送给领导的?白费!咱今天是初次,送东西不要多,逐步来呗!”菊花走到万杰乡长的家,万杰的妻子许宁把门打开,菊花笑着说:“哎呀,乡长太太,屋子这么干净,我能进来吗?”许宁见菊花提个不大的篮子,知道是过节的东西,赶紧说:“没关系,没关系,进来坐吧,”菊花脱掉鞋子走进门,把篮子放在地上:“今早我杀一头肥猪,是自家养的,都是喂细糠青菜,从没喂过配合料,就多留了一点,送点给你们尝尝,”说着,从篮子里掏出来,有三四斤排骨,一个猪心,一个猪肚,还有一把猪蹄,刮的干干净净。许宁口说不敢要,没认真推辞,又赶忙从冰箱里拿下一盒虾仁,菊花要走啦,许宁把虾仁放进菊花的篮子说:“再坐一回吧,谢谢你啊”。菊花与许宁稍推让一番,也就没勉强,笑着说:“谢谢你啊,你看,我给的是自己家里有的,你给我的是花钱买的,真不过意呀。”许宁也大方地说:“快别这么说,你这是外面买不到的呀,替我谢谢老张,向他问好!有时间来坐啊。”菊花回到家里,扔下虾仁,一脸怒气,张成新问妻子:“咋啦?”菊花不高兴地说:“这等虾仁,还不是别人送他不吃,放在冰箱上好久的东西,她把我们当垃圾桶!”张成新哄着妻子:“好啦,别生气啦,人家是领导家属,咱们要人家关照,一回生,两回熟嘛,往后事就越来越好办啦,你今天立个大功!”说完又猛地在菊花脸上吻一口。菊花推开丈夫,瞪着眼:“就你这没本事的东西,要是你会当县长,就不是我送她东西,而是她给我送东西,懂吗?”张成新一个鬼脸:“你呀,也想当县老爷的太太?人家可是有模有样有福相的啊!”菊花用力对丈夫“呸”一口:“我会差呀?你要是有本事当县长,我比她还俏!”张成新从街上回来,对妻子说:“街上在卖山麂肉,要买吗?”菊花问:“鲜吗?”成新说:“鲜,是我一个熟人的,极好!”菊花赶忙说:“快去,买一个腿来!”成新说:“天热,太多吃不掉,”菊花推丈夫一把:“笨死啦,快去!”一会,张成新提着一腿山麂肉回到家里,对菊花说::“拿去吧,趁新鲜!”菊花还是瞪丈夫一眼:“你呀,就是笨!此时人家吃过饭正准备休息,你去打扰人家不是令人烦?这次要选好时间,可以与她聊一会,加深感情,懂吗?”下午两点半左右,菊花挂通许宁的电话:“是万太太吗?在家呀?我是菊花,昨天老张在工地捕获一头山麂,很鲜,我家吃不掉,我给你送一点过来。”许宁一听说是山麂,自然兴奋,这可是难得的山珍啊,许宁把门锁开开,等待菊花进来,菊花这是第二次到万乡长家,今天可以算是熟人,许宁平常看到别人很有能耐,家中啥都有,对自己丈夫呆板,死守清廉很不满,也想找伴谈谈心,菊花的到来,正是时候,于是拉住菊花坐一会,倒杯香茶给菊花,聊起家常来,菊花也就乘机不再推辞,两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聊有半个多小时,很开心。张成新的一个小工程要验收了,心中打鼓地盘算着,要是按合同要求,绝对是不够质量,如果没人高抬贵手,不但赚不到钱的,搞不好就要颜面扫地!咋办?一早,菊花提个野猪脚,来到万乡长的家,今天正好万杰没出去,菊花笑着对万杰说:“万乡长,听说明天是验收狗爪垄的低改工程,还望乡长能高抬贵手啊。”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很漂亮的镯子,戴在万杰儿子小林的手上。万杰站起来,把儿子手上的镯子退下,交还给菊花:“这样不好,你把我看差了,老张做点工程不容易,我心中有数,能照顾的我会尽量,你拿回去吧。”万杰的话语坚定,不容菊花再解释,菊花觉得好无奈,推让一番,菊花只好收起来:“万乡长,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菊花悻悻地走回家。第二天早上八点,张成新要去工地接受验收啦,昨天妻子送给万杰的东西他不要,这让张成新心里没底,是祸是福?哎,只好买些酒肉,按惯例,准备中午招待吧。万杰乡长一早就通知西乐行政村长李武志,胡翔生产小组长胡连松到场,万杰问他两人:“以前低改工程是咋验收的?”李武志与胡连松都说:“以前验收,说是说按随机取样,挖开来丈量,其实包头塞几包香烟,中午多灌几杯啤酒,领导就晕头转向,哪有挖开来丈量?马马虎虎过去。领导说不错,我们也就只好签字同意。”万杰说:“那怎么行,不是把国家的钱财白送人吗?”万杰乡长对李武志和胡连松说:“你俩一个拿皮尺,一个扛锄头,讲究原则,按照合同,随机取样,挖开丈量,没到位的地方该扣就扣!”斩钉截铁的几句话,让李武志村长,胡连松组长心服口服!这才是廉政的好官啊!比任何一次都认真、严肃、合理!经过挖开实际查看几处,还真查处问题来,李武志一一记下,张成新绝望啦,这等领导,这么过硬,哪个包工头有饭吃?今天,李武志与胡连松心情特别愉快,当干部快十年,还真没见过如此大公无私的领导,没有慷国家之概!没有把国家的钱财做人情,这样的干部难得,信的过!验收到中午基本完成,张成新原计划用酒肉招待他们,谁知万杰竟然如此的原则,看来酒肉招待也白费!还不如拿去喂狗!此时的张成新好后悔:别说镯子,连那只猪蹄都去得可惜!中午也懒得破费,饭桌上,也就少了卿卿我我与杯盏相碰,简单吃点便饭了事。回来的路上,万杰通知张成新:“明天来办公室结账。”张成新心里清楚,验收这样的严格,扣除前段的预支,所剩的工资已经不多。回到家里,无精打采,菊花问丈夫:“咋啦?被万杰抓住把柄?”张成新对妻子说:“万杰这个书呆子,真难办,原则的很,”菊花问丈夫:“这样验收,你要亏本吗?”张成新说:“那倒没有,就是白干!”菊花“哈哈”笑起来:“那极好呀,你想啊,万杰是很注重形象的人,刚分管农林水,不讲究原则,一下就被人看扁!这次咱没赚钱,也没亏本,可万杰得到群众的好评!这就不错,有戏!”张成新听妻子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看来不是坏兆头!第二天,张成新从万杰乡长手中拿到审批后的结算单,对万杰乡长说:“乡长,这次我可亏大喽,还望乡长要高抬贵手啊,我们做工的人好难呀!”张成新的话语悲切,似乎让万杰有些心动,万杰说:“你好好干,按合同作业是基本,只要你诚实,保质量,我们会理解,订合同总有赚与亏,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帮的我尽量!”说完没有与张成新多话,走出办公室。西乐村里两千多人口,一致认为李武志、胡连松两个是清正廉洁的带头人,虽然没读多少书,大道理讲不出几句,但为人正直刚毅,敢说敢管,从不以权谋私,得到众人的好评!以往对低改工程验收是满腹牢骚,唯独这次是心服口服!他俩把万杰在低改工程验收的表现,在群众中大肆宣传,万杰在群众中的形象随即提升。菊花现在是隔三差五的到万杰家里,与许宁聊天,多是带点纯天然的食品,例如厥菜,苦菜,小笋之类,有时也带个把野兔、山鸡,把个许宁乐坏啦,许宁是城里长大,从没见过这些山珍野味,由于这些东西不是很贵重,也就照收不误,许宁也不让菊花空手,每次都有一些糖果之类回赠给菊花。两个女人成了好朋友。几个月后,炉前垄的低改工程又要验收了,万杰还是通知西乐村的李武志与胡连松来参加验收,同上次一样认真,张成新心里清楚,在这样的人手下做工,只能是赚劳力钱,想赚大钱是不可能的,也就心灰意冷,验收时,没有对任何人送东西,中午也就是青菜便饭。由他吧。第二天,张成新到万杰办公室拿结算单,稍一看,大吃一惊,比自己估计的余额多出好几万!认真一比对,发现有一处护岸的砌石头弄错,原本是“干砌”确写着是“浆砌”,这一个“干”字与“浆”字,单价就是翻倍!钱就多在这里!张成新心里觉得好笑,尽管你们在数量上,死卡我,你也有大意的时候,老子白赚!哈哈,天助我也!张成新兴奋地哼着小曲回家来,把个菊花抱起,在大厅转三圈。菊花拍打着丈夫:“马尿喝多啦!没出息的东西!”张成新放下妻子,兴奋没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说着,从口袋掏出结算单在菊花面前一晃:“你看!”。菊花没有兴趣:“咋啦,有啥看?”张成新附着菊花的耳朵:“我在家已经算过,扣除预支,基本没钱啦,今天万杰瞎眼,把“干砌”写成“浆砌”,这就多出几万元!高兴不?”菊花一听,很冷静地对丈夫说:“别高兴太早,人家一会就会发现,多出的钱是一场空欢喜!”张成新手舞足蹈地说:“哈哈,验收人已经签字,泥底下的东西,除李胡二人,还有谁知道?再说这李胡二人知道万杰写的啥?绝对没人再去复查,你就放心吧。”夜里,张成新搂着妻子,无比的欢乐。有人送财来!何不高兴?两人欢快到半夜不说,忽然,菊花醒悟过来,万杰读书是高手,凡是读书厉害的人都十分精细,每一题作业都会重复核实,哪会这么毛糙?兴许是故意试探,如果是这样,那就值得深思!菊花把想法告诉丈夫,张成新也醒悟,真有可能呀,如果是这样,那该咋办呢?菊花机灵,稍思索一阵,对丈夫说:“你明天把钱取出来,全部送给他,如果他敢要,说明他是故意借你的手捞国家的钱,没占我们的便宜,往后,我们与他的关系就从此非同一般,多好!如果他不收,说明真是弄错,我们就心安理得啦。”第二天一早,张成新挂通万杰的电话:“喂,是万乡长吗?我有事想找你呢,”万杰回答说:“我正要去景园的快餐店吃快餐呢。”放下电话。张成新赶紧抢先到达快餐店,为万杰准备好一碗锅边糊,放上一点辣椒酱,万杰走下楼来,店里客人不多,两人喝着锅边糊,搭讪三两语,不见得很亲密。末了,张成新递给万杰一个装着苦菜的篮子:“乡长,你喜欢原生态食品,昨天我老婆去虎山垄採些苦菜,你拿去吧,我苦命人不吃苦菜!”万杰没推辞,说声“谢谢”就提着篮子走了。万杰回到家里,倒出苦菜,下面是五万元大票。许宁大惊:“哪里来的?”万杰没感意外,说一句:“张成新还算聪明。”菊花三十出头,标准身材,五官清秀,但她又不是那种细皮嫩肉的大家闺秀,由于家庭背景原因,常要去田头地尾劳作,尽管她生来皮肤白皙,也未免被烤的有些白里透红,她的体质好,更能显示出成熟健壮之美。万杰也算是感情很专一的男人,虽然荷尔蒙生长很旺盛!只因为一是妻子许宁的确很美,有责任在身,二是身为干部时刻注意在外的形象,三是考虑风险系数有多大?这第三条是主要的!这些年来,不是心中没有骚动,也不是没有亮丽的异性在自己面前挑逗,甚至不少异性只要你用手向她稍一招呼,也许就会投入自己的怀抱之中,但是后果是麻烦的:要钱是一回事,要提拔,要转正,那就是后患!所以,在职这么多年,在青年异性面前都表现的很正直,没见他与异性打情骂俏之类,没人说他的作风不正问题。最近来,菊花经常出现,让他有些说不出的异样感觉,原来美人不止自己的妻子许宁,菊花真也不赖呀,她的举止也很典雅,特别是那胸脯,正是广告里说的:“做女人,挺好”,她走起路来轻松、快捷,胸部总是轻微的抖动,姿态是那么矫健,真令人羡慕,她说话还没开口,微笑已经令人爽心!在自己面前,总是惟命是听,这一点就比妻子许宁舒服许多!有一次万杰出差,在宾馆住宿,空闲单独,三十出头、体魄健壮的万杰哪能不躁动?心中犹如北京的居民,住的是祖国的首都,外面有的,北京都有,北京有的,外面不一定有,所以,觉得住北京是多么自豪荣耀呀!然而时间久啦,发觉北京不一定啥都好,上海不就比北京繁荣!江南的空气质量不就比北京清洁许多!万杰心中正是在这样暇想:外面的世界究竟怎样?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转而再分析菊花,她是农民,有个比较好的家,不会有提拔转正之类的麻烦,也不用担心犹如未婚女子一样有怀孕的风险,无非就是买点纪念品之类的东西,几乎没有压力。研究生毕业的万杰,从读书起,就很细心,分析啥事都得经过一番论证,才有不失误的把握。思来想去,昏昏沉沉,不知想了多久,真讨厌窗外蟋蟀“唧唧咋咋”干扰思绪,一夜没睡好。菊花心里清楚,自己是农民,与干部是没法子比的,这一段常去许宁家,为的是笼络万杰能关照丈夫一把,见到许宁的气质,还真羡慕,人家长的秀气,丈夫当官,自己还有薪资,太幸福啦,万杰不但长的帅气,仪表斯文,而且很能理解人,说话声温柔,尽管是副乡长,仍旧在家能帮妻子做些家务,多好啊,不像自己丈夫,三天两头请客酗酒,闻到那种熏人的酒气都恶心,常常是烂醉如泥回家,可还的为他打水料理,没到万杰家前,觉得自己还比一般农民好一些,如今与许宁一比,天差地别啊,哎,就是这个命!人这东西真怪,以前觉得丈夫还不错,如今觉得万杰真好,看到万杰就觉得丈夫缺点太多!多么希望丈夫能学习万杰一二,也好让自己风光一些啊!有一次,许宁生病在住院,万杰要上班很忙,菊花出于好心,主动去把万杰的衣服拿过来洗净晒干,晚边又主动地送过去,万杰很感激,伸出双手来迎接,也许是万杰眼睛不好的缘故吧,接衣服时,竟然连菊花的手指也抓住,菊花大惊,像有触电一样的感觉,反转一想:毕竟人家是乡长啊,哪能看上自己?肯定是眼睛不好使,没看准吧,也就没当一回事。其实万杰尽管是近视眼,但戴着眼睛绝对没事,今天纯是个试探,菊花没有惊讶,说明一点:风险基本没有。有了这次探视的经历,万杰胆子相应好起来,看到菊花挺着丰满白皙的胸部,心中就觉得痒痒的,幻想着哪一天能真实地感觉一下该多好!机会终于来啦,菊花今天又抱去一大捆窗帘毯子等去洗涤,晚边抱回来,正好万杰在家,万杰听到门铃声,把门打开,见是菊花抱着一大捆洗干净的窗帘布,万杰赶忙上前迎接,双手一上一下靠近菊花的胸脯,真实地感觉到里面即有弹性又柔软。菊花慌忙把东西推过去,打量万杰一眼,没说话,急忙走出来。万杰再一次的探试,更坚定自己感觉:没风险,绝对安全!许宁住院,菊花很是尽心,跑上跑下的照顾,万杰总是很忙,快十点,菊花到万杰家里,帮做点小孩的午餐,做好收拾完毕,准备离开,不料万杰忽然回家来,这让菊花大吃一惊,对万杰说:“你不是下乡吗?咋又回来呢?”万杰只是轻轻地摇摇头没着回答,只是两只眼睛像是射出火一样的盯住菊花不放,忽然冲过去,用力抱住菊花,嘴唇死命的贴在菊花的脸上,菊花顿时说不出话来,不知是害怕还是惊慌,又无法挣脱,只好把头摇过来摆过去,避开万杰的嘴唇,万杰身高,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菊花压在身底下,手迅速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转而撩起菊花的裙子,抚摸着菊花的私密处,菊花惊慌地扭扭捏捏,及时地把万杰的手推开,口中紧张地语无伦次地说:“别,别,别……这样”然而万杰今天不见斯文,没有让步,经过一两分钟的较量,万杰的子弹已经上堂,扣动扳机,菊花已经感觉到啦,没有再抵抗,万杰总算胜利啦,虽然没命中靶心十环,但中靶是肯定的!万杰放开菊花,一脸羞愧色,很内疚的对菊花说:“真对不起,我太粗鲁啦。”说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叠百元大票塞进菊花的小包,菊花快速的理理头发,低着摇摇头,啥都没说,把两叠钞票拉出来,放在茶几上,说声:“我走啦”,没回头,快速地离去。男人都是这样,子弹没激发之前是雄赳赳,气昂昂,无比的豪勇,似乎能力敌万钧,然而扳机一扣,数秒钟之后,刚才的胆量顿时不知哪里去,雄风不再,就像泄气的皮球,再也鼓不起来,对啥事都畏惧起来;此时万杰的心中觉得格外的愧疚,一是把善良勤快的菊花得罪,二是自己多年来保持的正人君子形象,顷刻暴露,甚至连一般平民的品质都不如,别说菊花拿着证据去上告,就以她刚才低下头,一言不发,把钱放在茶几的情形,已经能猜到,是自己毁坏纯洁的情谊,一念之差,既对不住菊花一家,也对不住妻子许宁啊,后悔呀……!晚边,万杰早早就到住院病房服侍妻子,又是倒水,又是倒尿,一会儿为其搽身子,一会儿为她梳理头发,温柔体贴,许宁看见丈夫的无微不至,感动地拉着万杰的手:“你也坐一会吧,别累着。”万杰说:“没啥。你生病了,这些事就是我的义务呀,除我还能有谁?。”两天后,许宁出院啦,许宁以为菊花一定会来接,谁知今天却没来,许宁问丈夫:“菊花咋没来呢?”万杰只好回答:“一定是家里有事,来不了吧。”万杰的疑虑在增加,好几天啦,没见菊花来,有时途中能相遇,菊花老远就避开,万杰心里盘算着:看来,菊花真是生气了,想来都是自己做事有失周全,原本随和的关系多好,如今一下就陌生起来,如果她把此事告诉张成新或妻子许宁,哪咋办?今后还咋做人?顿时忧心忡忡;心里想着:应该赶紧向菊花道个歉,表示是一时兴起,今后绝不会这样。请求菊花谅解。可菊花都不愿面见自己,她不过来我家,自己也肯定不敢再去她家。咋去表明?万杰在清理家务中,无意发现妻子的手机有菊花的电话号码。万杰立刻默认一番,觉得稍有门路,可以与她挂个电话,以前咋就没想到呢?。第二天上班,处理完正常事务,万杰首先挂通张成新的电话:“成新啊,你在哪呢,?”张成新听出来是万杰乡长的声音,连忙低声下气地回答:“万乡长啊,我是成新,在工地呀,有啥吩咐?”万杰说:“当前农田急着要用水,你的低改工程没完成,影响水渠过水啊,你的抓紧,同时质量要保住,这是万年大计,来不得一丝一毫的弄虚作假啊!”张成新连连点头:“是,是,是!”张成新既然在工地,万杰大胆地拨通菊花手机,有人接起啦,好一会儿,没声音,万杰觉得疑惑:“咋啦?为啥不说话?是否还在怨恨我?”一种不祥之感在心中升起:轻浮,虚伪,无耻,甚至罪犯都有可能是自己的代名词,万杰心中不安起来,但又一想,不至于吧,菊花善良,对我就这么狠心?万杰手里拿着手机,心中疑惑纠结了有一阵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啦:“菊花,你说话呀,是我对不起你,要我怎样赔罪都愿意,你别生气呀?我现在已经后悔死啦,我甚至想用刀剁去激发惹事的枪管,来弥补对你的愧疚!”半饷,菊花终于说话啦:“千万别这么说,我没生气呀!”万杰听到菊花亲口说的‘没生气’,顿时又兴奋起来:“没生气,为啥这些天躲着我?为啥不说话?”菊花说:“我觉得不好意思,我觉得对不起许宁,我影响你的家庭。”万杰不解:“这话从何说起呀,是我对你非礼,我该对你道歉才是,是我对不起你们家,干扰你的幸福,要说错的是我呀?”菊花那边传来一“哏哏”的声音,听得出来是闭着嘴唇,从鼻孔透露出来的笑声!一会,菊花说:“还说你聪明,读书厉害,看来也不是样样都精明。”万杰不解:“你说清楚一些好吗?我糊涂啦!”菊花心平气和地说:“这事哪能都怪你?没有我的配合,别说掐断你的枪管,至少你不可能上靶,有本事你也只得朝天放空枪。”三两句话使得万杰佩服的五体投地!多天的忧虑尽然被诠释的无影无踪!万杰高兴无比,菊花接着说:“人都说女人如花,既然是花,有人欣赏就是件愉快的事,你是有素养、有气质、有身份的人,我喜欢你!我为啥要生气呢?我是高兴,你心中有我,我就已经十分的满足,我咋会要你的钱?收你的钱,我就把自己掉价啦,与那些卖淫者有啥两样?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为我做任何事,我只是觉得对不起许宁,所以,你今后一定要加倍的对许宁好,我才没有内疚感!”菊花一个家庭妇女,一个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居然能说出这么有情感,有素养的话语,实在是令万杰刮目相看!万杰忽然对自己那天的成功之举觉得羞耻,真正是藐视和侮辱了菊花,心中充满愧疚:“菊花,我羞愧,太对不起你啦,但我不是无情无意的人,我永远会对自己,对你负责!”菊花立即回答:“我不要你负啥责任,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行!”万杰没料到,事情原来是这样,恐惧原来是多余,是杞人忧天!万杰的情感出现分流,专一虽然不在了,但对工作还是很认真的,群众评价总体不错,上级也基本满意,年终人员调动,万杰职务前面的一个副字免去,现在是堂堂正正的乡长!工作的热情,工作的魄力都有所增加,现在才四十岁,正是春风得意之势!自从得知菊花的真意后,万杰是心花怒放,高兴之余,心里后悔上次的鲁莽,就像一件从未见过的进口精致食品,本该慢慢的品尝,领略其中的深沉意味,可由于太激动,却成了囫囵吞枣,啥味儿都没印象!万杰电话告诉菊花:“我要找时间、找地点,还要认真品尝一次,”菊花轻轻地一笑:“咋啦?太急躁,没品出味儿?随你吧!”万杰心中原本以为是一道无法破解的世界难题,没想到会是这么简易,答案完全操控在自己手中,心里兴奋之极,寻思着:如何能认真有质量的感受该多好!家里不行,熟人多,菊花家更不行,会带来风言风语,万杰想到经常去市里开会,到城里菊花基本没人认识,可以住在同一宾馆,不就万无一失?万杰把想法告诉菊花,其实菊花心里也一样的躁动,于是很干脆地回答:“由你。”。万杰又到市里开会,大伙住在干部招待所,万杰心里有奥秘,自己一人登记在洪山宾馆的七楼,立刻电话告诉菊花,菊花吃完午饭,告诉丈夫:“我姐身体不好,想去看看。”张成新说:“去吧,反正家里没事。”菊花草草收拾,带点化妆品就出发,按照万杰的吩咐,也登记在洪山宾馆七楼,但隔开两三间。此时才下午三点多,知道万杰还在开会,但菊花不想让过多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因此,只在窗户探望,几乎没走出房间,心中觉得以往时间飞逝,今天太阳为啥总不落下?好不容易等到天黑,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菊花迫不及待地打开房门,把万杰迎进来,万杰手里提着一袋点心与饮料:“我就估计你没下楼吃饭,对吗?”菊花“咯咯”地笑啦:“我不饿,我怕遇到熟人不好,所以我就不下楼。”万杰笑着说:“你呀,谨慎,其实这里住的都是外地来人,有谁会认识你?”菊花说:“我猜也是,不过还是尽量注意好,咱们不是求一天的安逸,你有头有脸,人言可畏,我不想因为忘形给你造成的负面影响。”菊花的话,使万杰如吃了定心丸,实在是难得的知心!万杰看着菊花,挺起的胸脯,飘动的百褶裙,散发着芬香的短发,打扮的特别漂亮,心里早就躁动,抱着菊花就往床上摁倒,菊花这次可没有反抗,只是轻声地对万杰说:“你不是后悔上次囫囵吞枣吗?今天急啥?”经菊花这么一说,万杰也冷静下来,心里想,对呀,又不是当年新婚,有的是时间,要的是质量!何必毛糙?万杰放开菊花,坐起来,走到茶几边,拿出饮料,倒好两杯,又夹出一块食品:“来尝尝,这是新近最出名的,叫‘情思’听说味道极好,我也没吃过,”菊花今天特懒,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张开嘴巴,万杰就小心地送上,嚼着‘情思’,喝口饮料,豪华的装修房间,就他们二人,没有音乐,也没有放电视,两人没有高声的喧哗,心里清楚,今天在这里,以前听到,想到,没见到的一切情景模式,都能实际演示与操作……,他们虽是第一次认真的搭档,但二人都是优秀角色,手如何摆,脚咋样放,都不用点明,配合极端默契,双方展开较量,万杰开始是英勇无敌,几个回合结束,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清晨,菊花起的比万杰早,梳洗完毕,坐在床边,看着还在做梦的万杰,感知那呼噜声特别的可爱,多么盼望每天都能听到这种声音;太阳老高啦,万杰醒来,菊花为万杰拿来衣服,又捏好牙膏,让万杰梳洗,万杰问菊花:“今天不回去吧?”菊花说:“我多么想天天都住在这里,不过为了安全,我还是回去好,毕竟不是光明正大,你是有身份的人,我的为你考虑,时间久,难免泄露。”万杰真是感激,难得遇到一个考虑如此周全的红颜知己!几年的工作政绩,县领导很满意,觉得万杰年富力强,论文凭、论才能,论工作经验都具备,于是把万杰调到本市最大的镇:新姿镇任镇长。这里的人口、管辖范围,以及产值,都在全市前例。万杰也沾沾自喜,这些年的确是成长好多,等待自己的是铺满阳光的大道!无限美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