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 你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时间:2012-06-10 09:04: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乱子儿  阅读:

亲爱的豆子,其实,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恋爱中的人,爱的不是那个人,爱的只是爱情。他们不过是找一个他们所能找到的人中最符合条件的一个人——把自己的理想与憧憬放置在他或她身上,然后对其好——在他或她身上绽放自己的理想人格。
千万年间,也只有很少一些人能找到那个人,那个无可取代,那个非你不可。那便是真爱吧,不是因为他的眼睛很深邃,不是因为他的手指干净修长,不是因为他声音低沉有磁性,不是因为他成绩总是第一,不是因为他有车有房,不是因为他关心你对你好,不是因为他符合你所列的择偶标准的条条框框,不是因为他只是刚巧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你生命了,而仅仅因为是这个人。因为他的灵魂,而不受臭皮囊,不受物质,不受外界,不受任何条条框框的影响,仅仅是因为他是他。爱着他,爱着他的一切,好的和坏的。好像总有分宿命的味道在里面。
一、半年前
半年前,豆子跑到我寝室阳台上聊天,我们也不是很熟很要好,但是最近她突然和我室友文关系很好,所以就扯开了话题。
“你最近怎么突然和文那么好,以前看你都是和诗形影不离的。你们还有蔡,三个人不很好么?”我也只是随便扯到另一个话题,想不到打开了一个两三年的故事
原来她找文的一个原因就是要气诗,这个故事好像是很落俗套的酸酸的剧情。也许正是因为我的不相干,豆子才能那么自在地倾诉。
豆子说,文邀我一起去旁听中文系的课,我一个人不敢去,正好有人陪,何乐不为?上本专业课时,看到诗和蔡在一起,我有些懊恼地坐在招呼我的文旁边。就这样,文天天发短信邀我一起去上课,让我在图书馆帮她占位,站在门口等我一起吃饭,鬼使神差般,我被动习惯一个陌生人。她有时在我面前提前文,我会故意夸文,我想看她的反应,想知道我对她而言究竟是否可有可无。可是她只是淡淡的。她和蔡一起上自习,一起逛街,一起吃火锅,甚至在她不敢回寝室也是打电话给蔡,为什么她不找我?也许我是我们三个中多余的那个吧,那好我离开,如你所愿,没有你我也不会不开心。于是,在她面前我会拉着文大笑,假装没有看到她,我多希望她会难过,为我难过,但我不敢看她,我怕她真的难过。也许她没说错,我是幼稚的,才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和文的相处很平静,波澜不惊。我好像木头一样。其实,任旁边站着谁,我都是一个人,只感觉我的感觉。只有她,她好像有种魔力,总能那么轻易地影响我的喜怒哀乐。天知道,她随便几句话我心情就能好一整天。有时候对我的关心,就那么几句轻描淡写,我都想感动地落泪。
我问豆子她和诗以前的事。像是主演真的被自己的剧情感动而投入,动情,受伤了,故事也更有吸引力了。原来大学里还能有这么有趣的剧情,还是只是我自己的原因,甚至都不愿意去相信。
豆子和诗在大一时就认识了,并发展为要好的朋友,不过后来经常闹不愉快吵翻。用豆子的话说就是,突然不理不睬突然又很热情地跑过来,真受不了。
就像我曾经跟豆子说过的一样,豆子是一个情绪化的人,或者说是敏感,或者说是情绪容易激动的人,甚至心脏都有点小毛病。既然放任自己,那也只能被反噬。
豆子也承认,她说,哪能都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呢。我笑笑,没有告诉她,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像她那样被反噬,大喜大悲地痛苦。她显然还没学会保护自己。但是,谁知道呢,毕竟就像我们两个一直承认的,我们是很不同的两种人。
豆子举出了很多例子,但是我已经不记得了,如她所说,我不是个擅于记得细节描述细节的人。而她是的。她记得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她大概讲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因为她的冷淡而大悲,又为了她的转变而大喜,反反复复。譬如一次长久的冷战之后,在班级出去活动时,她问蔡诗到底是怎么了,蔡只是安慰说,没事,你还有我这朋友呢。那一次真的是比较严重的吵架了,后来的一次聚餐时,豆子一个人不住地喝了许多酒,那是她第一次喝酒,结果出去吐得乱七八糟,可怜的蹲在墙角,诗过去照顾她,生气地骂她幼稚。
其时,诗心里应该是快乐的吧,至少能够看到自己在在意的人心中的地位。据豆子的描述,诗真的很在意她,“老是要喝我水杯里的水,明明自己也有。有的时候会拿了一个苹果咬一口非要我咬,会拿一瓶牛奶硬要我喝。”豆子抱怨道,似乎对此不满。她把这归因于诗的古怪多变。你不知道吗,她是太在乎太喜欢你了才会这么做啊。她是那么认同你,希望你也能那么认同她,一起吃一样的东西,对她来说,那是在乎,是认同,是喜欢。
只是每个人的世界观都不同,理解方式不同。她俩经常读不懂对方。
我继续问豆子,那么每次都是她来主动找你吗?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方式表示你也care她吗?豆子说:“会啊,我会经常送礼物给她,比如圣诞节。”
如同你不能理解她的做法一样,她也不能。对她来说,送礼物这种行为完全不是够care的表现,她也经常收到其他人的礼物啊,这份心意还不够啊!你在她心中的地位远高过“其他人”,因此她也越发害怕自己在你心中却只能沦为一个“其他人”。

记得那是大一的时候,开始时你就对我说,以后我们如果有矛盾了,一定要说开啊。但是我们俩吵架了,你突然对我那么冷淡,我搞不清楚是为什么,只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因为你也许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情绪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为了你哭为了你笑,神经病似的大起大落。冷战之后,你主动跑来跟我说,眼神真挚,让我们冰释前嫌重新开始吧。我淡淡地回答好吧,其实内心却是狂喜。然而,那样的冷战一次接一次,每一次都是令我痛不欲生,向朋友室友倾诉,他们都说叫我这次不要再和好。都说是你太奇怪。每一次我也坚定地告诉自己不要再原谅你,可是最后还是沦陷在你的眼眸。

每个人都是敏感的,诗也是,也许她曾经受过感情的伤,所以一开始,在遇到这个自己这么在乎的人的时候就提前做好预防“以后我们如果有矛盾了,一定要说开啊。”虽然才刚开始,但是已深怕会失去。
“豆子,你也许不知道,诗比你还要痛苦。你觉得她怎么又为了什么莫名其妙的事而不理不睬,而事实上,每个人的观点立场不一样,比如说,也许你没发现的细小的东西,也许你觉得没什么的小事,对她来说却是世界观的颠覆,天塌地陷的打击。所以她才能那么对你,狠心地对你同时也狠心地对自己。她绝对不比你好过啊!她是那么在乎你,你在她心中的分量是那么重,以至于到最后她还是为了你抛开原来的伤痛与成见,忍不住逼自己放下骄傲主动找你。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顾虑什么,但至少每次她都会战胜自己的顾虑重新回来找你。”  1/12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