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
时间:2012-06-10 08:47: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愚木杨子  阅读:

苏红怀孕了。
拿到孕检单的一刹那,苏红开心地想:丈夫要是知道,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将化验单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苏红欢快地哼着歌,出门去了。
一整天,苏红都沉浸在巨大地幸福之中。晚上下班回家,化验单已经不见了。
一定是丈夫拿了。苏红心里美滋滋地。
果然,丈夫来电了。
“是晨东吗?”苏红笑嘻嘻地道。
“这里是派出所。”一个冷冰冰地男人声音,浇灭了她的幻想。
晨东嫖娼了,而且态度恶劣,还打了人。
苏红赶到派出所交了钱,跟人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等完事找他,人已经走了。
抛下了她。
晨东一点悔过的意思也没有。
苏红打他的电话,不接;再打,关机。
半夜,晨东喝得醉醺醺回来了。看都没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苏红,衣服鞋也不脱,往床上一躺,打起了呼。
“张晨东,你给我起来!”苏红一肚子地委屈,上前拉他。
“你离我远点!”晨东像暴怒地狮子,狠狠地推她,一点也没有顾忌她是有了身子的人。
苏红眼泪流了下来。这还是她认识的晨东么?抹了把泪,苏红开始收拾行李。
至始至终,晨东都没有睁开过眼睛。直到大门“咣”地一声被关上时,有一滴泪,终于从晨东眼里滑落。
苏红从家里跑出来,根本没地方去。不知所措地在街上徘徊。伤心处,想起了一个人。
苏红的上司陆涛,大苏红二十多岁,平时特别照顾她。除了丈夫,苏红最相信地人就是他。
陆涛赶来时,苏红小鸟一样扑进他的怀里,哭了。
陆涛搂着她进了宾馆,开了间房。轻轻抚着她光滑地背,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安慰了好一阵。
苏红很害怕,死死抓着他的手,可怜兮兮地说:“我们什么都不干,你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以后,苏红便在宾馆住了下来。陆涛主动自觉地替她付了房租。
苏红很长时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丈夫很爱她。昨天,还亲手热好了牛奶端到她床前。仅仅过了一晚,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或许他是一时鬼迷心窍吧?苏红想。
几乎每天,苏红都要扒在窗户前待好久,每次都失望。她在等晨东接她回家。
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晨东连人影也没有。
苏红在闺蜜如雪那哭了一天。如雪愤愤地一个电话打给男朋友孙磊:“张晨东呢,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孙磊是晨东的死党,闻言担扰地看了看身边的好友,说:“我正在劝他。”
孙磊说:“东子,你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
晨东摇头。
“那是和苏红闹矛盾了?”
晨东又摇头。
“那不就得了。什么大不了地事,苏红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得让着她点。”
“哈,哈哈。”
晨东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他的孩子?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红绝望了。今天,在一个大型酒会上,遇到了晨东。二个人打了个照片,像陌生人一样,连个招呼也没打。
那刻,苏红被深深刺痛了。她的肚子已经鼓了起来。为了孩子,她决定跟他好好谈一次。
好久没回家了。去的时候,晨东不在。屋子里很乱,吃剩的泡面,没洗的碗筷,地上厚厚一层灰。苏红忍不住动手清理起来,像以前做的那样。
忽然,她停下了。
茶几上,她的化验单静静躺在上面。旁边,如今又多了一张。
是晨东的。
苏红只看了一眼,脸立刻煞白。
原来,事情是这样。
身后,响起晨东的声音:“你都知道了?”
苏红放声大哭,跪倒晨东面前:“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孩子,不可能是晨东的。
五年了,结婚五年,苏红和晨东从未红过脸。晨东是孤儿,特别希望有家,有个自己的孩子。可是天不从人愿。付出努力,未必就有收获。苏红的肚子永远都是平的。时间长了,晨东起了去医院看看的念头。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死精!
这打击让他痛不欲生。可回到家,妻子的孕检单正端端正正摆在那里,像在嘲笑他似的。
这不是一个最大地讽刺么?
那时,要是苏红在,晨东真有可能杀了她。这些日子,他人不人鬼不鬼地,靠酒精麻痹自己,像做了场梦。
苏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老公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一直爱的人只有你。”
那是一场意外。三个月前,陆涛带她去谈一笔生意。苏红不知道陆涛在打她的主意,被灌得有点多。迷迷糊糊地陆涛抱她进了他的房间。当时,她还有一丝清醒,她不同意,拼命反抗。陆涛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在苏红的哀求啼哭声中,占有了她。那晚,陆涛要了她三次。咬着她的耳垂,一遍遍地说:“我爱你,我爱你。”可悲地是,苏红****时,一直叫得都是晨东的名字。而晨东,在自己家床上已经睡得很香了。
事后,陆涛给苏红下了跪。苏红想要去告他,又怕丢人。想想陆涛说的话:你丈夫知道了,还会要你吗?苏红含着泪水往肚子里咽。
就是那次,苏红竟然怀孕了。
苏红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说:“真的只有那一次,老公你原谅我,我和他再也没有来往了。”
“哈,”晨东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地笑话。
苏红不知道,她住宾馆的那几天,晨东偷偷去看过她。可是当时,她正和陆涛在一起,眼里根本没有他。
“第一次是用强,那第二次,第三次第N次呢?”
苏红顿时瘫在地上。
有了第一次,苏红根本拒绝不了陆涛。是的,她和他做了很多次,后来她也享受那种肉体的快感,完全是自愿的。而孩子,也是有一次不小心怀上的。
知道自己怀孕了,苏红紧张地问陆涛,怎么办。陆涛坏笑道,你老公不是想要个孩子吗?当成你老公的不就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
苏红被陆涛的花言巧语迷住了,听信了他的话。
事情到此,已真相大白。
苏红抱着晨东的腿,悔恨不已:“老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改,求求你别不要我。”
晨东摇摇头,太迟了。
他给过她机会,等着她向他坦白。可她,把他当傻子一样骗。
如果,苏红从一开始就原原本本告诉他,他绝对不会放过陆涛。他和苏红,结果将是另外地样子。
可惜,没有如果。
最终,晨东还是决绝地离开了。
苏红张大了嘴,却再说不出挽回的话。因为知道,她,永远地失去他了。
三天后,苏红和晨东离了婚。
半个月后,苏红辞职,做了人流,消失在了这座城市。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是一个惨痛地教训,而犯了错的人,必将铭记终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