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 奔
时间:2014-04-02 08:15: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翔鹤掠雲  阅读:


在胶东半岛最东头,有一座早年不是很起眼的小城市。但是在前些年里,它几乎以一种你想象不到的速度在扩展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昂然矗立。原来城边的渔村也逐渐地被纳入城市的开发版图,成片的经济开发区,灯红酒绿的商业区,以及漫长而又迷人的的碧海蓝天下的黄金海岸线,使得这个小城市的版图连同它的人口,如同吹起来的气球一般地迅速膨胀。
这个年月,是一个充满希望和诱惑的时代;这座城市,是一个充满了希望和诱惑的地方。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在这个城市已经包裹着的一个距离海边不远的村子里,有一个王姓的老头,故事的起因就在他和他的姑娘身上。


这老王头经营掌管的这座出租楼院,人称“王家大院”,在这个村子里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
这片楼院是以老王头的祖宅,那种在胶东沿海一带比较传统的石头海草房为根底,一点一点的发展起来的。老王头兢兢业业,苦心经营,先是建了一趟楼房,又经过二十多年的陆续扩建,现在已然形成了一座“口”字形的三层楼房的院落。这些房屋都已出租给那些来到这个城市打工的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这楼院的后面,老王头在自己的海草房的旁边又精心地盖起了一座后院,那是一幢面积阔绰的平房,内部设计相相当地现代化,两个居室加上一个客厅,厨房和卫生间等各为两套。老王头想得可是百年大计,自己先和闺女住着,等她结婚以后,这房子便可让闺女和女婿来住,将来有孩子了,自己就搬到那旁边的海草房去住。
他和闺女就住在这“口”字形楼房的后院的平房里。住所静谧优雅,冬暖夏凉,生活得安逸舒适,清淡却又祥和。
老王头,大名王志标。五十岁的年纪,长得山东大汉的形象,身躯高大,结实硬朗;脑袋却是如同西瓜一般的圆,秃顶且亮得闪出光来,红润的脸,一双永远是笑眯眯眼睛,叫人感到这老头笑容可掬,和蔼可亲。
但是,老王头的心胸却远不如他的那副外表。大概是以往身世的缘故,老头在内心处,性格乖戾,急性暴躁又偏执顽固,同时也工于心计,精明果断,有着一系列非凡的优点,不然,这老人家哪能如此地发达之快,成就了这一番家业。当然也不乏钻钻国家政策上空子,靠着本家在村里的权势,将一切尽可能利用上的条件都加以充分的利用,人的精明之处就在于会利用时势,时势造英雄吗!这道理,老王头懂。
老天赐给老王头的最大的恩惠,便是他的那个宝贵闺女。虽然老王头按照家族的规矩与传统,想着要一个能够传宗接代的儿子,但是总不能如愿以偿。上苍是公平的,既然不能遂其所愿,便就赋予这闺女沉鱼落雁之容和闭月羞花之貌。常言道女大十八变,姑娘到了二十出头的年岁,更是出水芙蓉般地靓丽,身材窈窕,美貌绝伦。
这姑娘名字叫王秀莲,自小聪慧过人,娇娆妩媚,品行更是出类拔萃,贤淑文静,秀外慧中。上学时门门功课皆位列同学之首,为人亦是谦恭有度,待人有礼,性格虽是内向,且又寡言少语,但是骨子里却也继承了他父亲的那种倔强果敢,也如同他的父亲大人一样的认死理,但凡做事只要下定决心,那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的箭,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
王老头的媳妇早年逝去,这家中便只是父女二人。姑娘被老王头视为掌上明珠,心头之肉。从小到大都是百般呵护,千珍万爱,直到这如花似玉的年岁,王老头便倍加爱护,甚至是到了严厉看管的地步。于是这充满新时代朝气蓬勃的姑娘便就和这多少有些传统守旧的老爷子产生“代沟”。俗话说“儿大不由娘”,秀莲和王老头短不了也在日常生活中有一番争吵纠葛,老头自然是说不过姑娘,往往便以自己的表达方式来代替语言。比如多喝几盅酒,然后指桑骂槐地述说一番“养儿的不易”和“忘恩负义”之类地宣泄一番,秀莲往往装作没听见,或则干脆插上耳麦,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去了。王老头便渐渐地意识到,这闺女真是长大了,并且有自己的主意了,是到管不了的时候了,也是到了应该嫁人的年龄了。可是,这爷俩各个各的心思,根本就说不到一块去,于是就在这王家大院里,上演了一出“父女斗”,再加上有另一个女人的暗中出手,直搅得这院前楼后的一番波澜。
老王头的院落的大门的斜对过,便是一个经营各种食品和小百货的超小型的“卖场”,在那四十多平米的房间里,紧密地摆放着几个货架子,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卖部。这店铺的主人是同村的名字叫张岚的女人。
这张岚年过四旬,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早些年丧夫,便是自己独自打点这个店铺,儿女都已成家立业,不在身边,自己依然独居。虽说是日子过得清净平淡,好在生意也是经营多年,收入虽然比不上大款富豪,但也稳定可观,这日子过得踏实安稳。
张岚性格豁达开朗,聪明机智,说话快言快语,手脚麻利,做事风风火火,常常率意而为,从不肯委屈了自己的意愿。她敢于仗义而言,又好打抱不平,颇有巾帼英雄的范儿。那些租房客也都愿意和她打交道,经常在她的店铺里买些食物之类的东西,一来二去的,几乎人人都和女老板相熟悉。也少不了有一些小伙子向她讨教一些关于和女朋友之间闹矛盾怎么办的问题。张岚对此亦是鼎力相助,大有乐此不疲之意。这楼院以及前前后后地方的人,都夸奖张岚,她的人缘自然是极好的。
实际上这张岚早就有意对面楼院的老王头。多少年来,她没少明里暗里地向老王头 “暗送秋波”,偏偏老王头对这女老板的就是假装视而不见。气得那张岚几番旁敲侧击地嘲讽他,老王头先是装聋作哑,再后来,张岚见着老王头便是没好脸子的一番指桑骂槐,老王头便赶紧逃之夭夭,若不是非去不可,老王头是轻易不肯到对门的店铺子里去的。
这事情从来都是具有两面性。老王头怕这张岚,可老王头的姑娘却和张岚好着嘞!
那张岚和秀莲的关系却是极其地友好紧密。秀莲总是跑到店铺里,和张岚聊天,也没少向张岚述说她爸爸也就是老王头的种种不是,那张岚也没少帮着秀莲,给她支招来对付老王头,两个人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像是亲娘俩,更像是无话不谈的亲姐妹。两个人一聊,没个半天的时间是完不了的。
这天,秀莲跑到张岚的店铺子里,那张岚看着秀莲一脸的春风得意的样子,便就讥讽道: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