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红裙子
时间:2012-06-10 08:43: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方丹梦  阅读:

夏日的一个傍晚,一阵狂风把刮起,把婶婶孙美丽漂亮的格子红裙吹上半空,婶婶孙美丽看着飞舞在半空中的红裙傻傻地,然后在河边追着。
村支书方云坤骑车路过村中央石桥,见此情形,把摩托车停了下来,几步跑上前跃起想抓往红裙子,不料腾空了身体跌落在河里。村里男女老少纷纷围到桥边看热闹。
正当方书记在河中奋力挣扎时,有村妇赶紧拿了屋门前晒长竹杆握紧了伸给河水里的方书记。红裙子飞过小河落入吴春雨家的院子里。
吴春雨不在家中,院门锁着。婶婶孙美丽追到院门口后在门前叹着气。吴春雨在镇上开了一家装修装饰公司,说不准什么时候能回家。
方云坤是二婶孙美丽的堂姐夫,方书记舍身救红裙落了水在村子里传为美谈。当晚,二婶孙美丽买了几个荤菜请了堂姐夫方云坤到家里喝酒。几年前,二婶孙美丽的男人阿坤在山湾里承包了二十亩果园,也是方书记帮的忙,这个恩情也要还的。方云坤的家在村东头,总不能让他骑了车回家换湿衣裤,又不能让他着光身子吧?
巧的是孙美丽的男人也骑了摩托车从山湾果园里回家吃夜饭。二婶孙美丽就让男人阿坤邀着方书记进家门换下湿衣裤。喝二杯酒暖暖身子。河水还是凉嗖嗖的。二婶孙美丽怕方书记冻出病来就庥烦了。
方书记平时一般不进村民老百姓家胡乱吃喝。孙美丽的热情相邀,他抵抗不住了。是因为二婶孙美丽长得漂亮妩媚,夏日里,她的身姿丰美,走路特有韵律,她如一枚沉甸甸的水蜜桃。见到她的男人特别能吃下饭去,所谓古人说的秀色可餐一点不假。方书记从镇上二十公里外的农贸市场骑东回村,肚子也饿了。孙美丽家沾亲带故的,也没啥不行的。况且,她男人在家中,不怕什么闲言碎语。
方云坤便进了孙美丽的家门。阿坤把自己的摩托车停在门口香樟树下,又把方书记的摩托车从石桥东面推到门口香樟树下停住了。阿坤又进房拿了自己的衣裤递给方云坤。阿坤说:“方书记,你比我胖不了多少,这衣服肯定合适。”现在,阿坤家富裕了,孙美丽这些日子就进城替丈夫置办衣裤。阿坤也像个城里人干净整洁。
当方云坤从卫生间淋过浴出来,换上阿坤的新款衣裤出来时,客堂里满满七八个菜已经摆上了桌子。阿坤正在倒酒。
方云坤坐下来,与阿坤碰了杯,喝起酒来,喝了二杯,又想起了要给家里妻子阿娟打电话。
孙美丽便打趣说:“方书记,打个电话到了家,今夜里不回家也行不吧?”
“我家婆娘保守得很。我从不在外头过夜。现在村干部到上头参加会议也不住宿了,没托词。”方云坤说。
“我可不保守,方书记,我到外地出差,跟朋友打牌打麻将,二夜都不回家,我家孙美丽放心得很。”阿坤平时像个闷胡芦,喝过几杯酒后,嘴巴就没了锁门。
孙美丽便说:“亏你说得出口,跑到那儿,裤子松到那儿,有了几个钱发骚得慌,还对书记说。”
三十七岁的阿坤跟四十三岁的方云坤聊得极投缘。不知不觉中每人喝了二瓶绍兴黄酒又一箱的啤酒。八瓶下肚后,两人便隔几分钟上卫生间。孙美丽炒了一盆西红柿鸡蛋后,便陪着方云坤连喝二杯。
方云坤终于头昏地伏在桌子上响起了呼噜。阿坤也趴在一旁的藤椅沙发里睡下了。
孙美丽摇晃着身体出了门。她走到东面的河边,见到吴春雨家的灯亮了,她想,吴春雨一定以装潢店里回家了。
孙美丽过了石桥,依然摇晃,她原本不喝酒,今晚上她也喝了三瓶啤酒,纯生鲜啤,味道极正。她知道了男人们为什么爱喝酒。喝了酒就冲动。今夜,她也有冲动的感觉,想犯一次错误,渴望被男人奸污。或者奸污一个平日做梦时亲热过的男人。吴春雨就是她梦中亲热过的男人。今天,红裙子落进了他家的院子里,是不是一种缘份?孙美丽心跳加快了。
三十五岁的吴春雨是她曾经追求过的人。女人就是这样,太重情义,到死也会想着她喜欢过的人。吴春雨开装潢公司发了财,他头脑聪明,是村里唯一上了大学进机关工作的小伙子,辞职离开了机关,在社会上闯荡,短短六七年时间,家财几百万元,还在镇上买了商住楼买了村上第一辆车。
“吱忸”一声,孙美丽推开了院门,院门没锁上。孙美丽轻声叫了几下:“春雨,春雨。”
吴春雨正在梨树下光着胳膊,搬运木头。把木板搬上小卡车,电锯锯成了毛坯,准备拉到镇上去。院里和敞棚下堆满了原木和木板,散发着满院的木香味。吴春雨把院子当成了仓库和木制加工场。偶尔也住在冢里。他的妻子在镇上中心小学校当教师,十分优雅高贵,听说还是一个局长的女儿。
吴春雨听见了有人叫自己,转头看见是孙美丽。便招呼:“你来了?”这是孙美丽第二次踏进他家院子。第一次还是十五年前她刚结婚那年。吴春雨在省城读大学不在家。她就是想看一看吴春雨生活过的家是什么样子。那时候,她对春雨痴迷着。觉着他将来是做大事的人。
孙美丽进他家的院子,吴春雨并不惊讶。他说:“你不来拿,我想明天把裙子给你送过去,刚才开车回来,见到方云坤在你家喝酒,我没来你家。”
“我知道你和方云坤因为村委选举的事情闹过意见,一直不对路,从不相互招呼。我自己来了么。”孙美丽转脸扫视了一遍,见到自己的格子红裙挂在院子的不锈钢晒衣架上,在晚风中飘扬,十分地温暖,给人喜悦和兴奋。
孙美丽便又问道:“春雨,你咋知道这条红裙子是我的呢?”
吴春雨回答说:“这村里还有哪一个女人穿过红格子裙呢?去年夏天,这红裙你穿过了吧?我记着呢。再说,这红裙子也就你穿合适。吴春雨把一条登子放在她面前,抬眼看了她一下问道:“你喝酒了吧?”
孙美丽坐在登子上。说“喝了酒壮了胆才敢跑进你家的院子里来。”孙美丽的脸涨得通红,她的白裙子被晚风掀起,露出她两条肉感丰美的腿根部。
吴春雨说:“我又不是魔鬼,吃不了你。”
孙美丽心里想,吃我才好呢。吴春雨的话出了口,她的心中顿时升起一阵接一阵的****。被木香味激奋出来,她太喜欢木香味了。
“红裙子恐怕还要洗一遍才可以穿了,我回来时,见到裙子在梨树顶上,我便用竹框撩下来,我发现树上的红刺虫有几条爬在上头,穿在身上会皮肤痒的。”吴春雨说时,对她甜蜜地笑了一下。吴春雨接着对孙美丽说:“你自己去取还是我帮你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