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有罪
时间:2014-03-29 08:56: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玉芷江帆  阅读:

也许只有死亡,才会让爱情最美,可是死亡之后呢?

金色的树叶在夕阳中被切割的支离破碎,闪烁的耀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好不容易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租到房子。我站在阳台上,默默的点上一支烟,聆听着在风中颤抖的思绪,生活总算是安顿下来了吧,我这样对自己说。

这座公寓有一个奇怪的名字,“爱神的吻”。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直到有一天楼下的大妈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就在我住的那间屋子里,曾经住着一个叫落的男孩。他性格忧郁,不善言辞,却总是在午夜的时候,静悄悄的起来,站在楼梯道的楼梯口上,默默的注视着楼下的拐角。

原来在楼下的拐角处旁边的一个房间里住着一个女孩,她是那样的美丽,金色的头发在淡淡的微黄的光晕下显得异常迷人,黑色蕾丝吊带裙下面,同样黑色的丝袜,让人觉得冷傲、孤独……

他就是那种游走在黑夜里的女孩,白嫩的肩膀上纹着一只黑色的蝴蝶,在黑夜里暗藏着一种触摸不到的美,可是这种美是有毒的,像开在西域圣地的曼陀罗。女孩回来的时候都是浓妆艳抹,身上还不时的散发出酒精发酵出的腐败气息。

讲到这里的时候大妈突然叹了口气,我说,这个落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大妈点了点头,用那种深沉的声音又接着讲下去。

落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女孩了,虽然她不知道女孩的生活,不了解女孩的背景,可是他的心却无时无刻的不在女孩的影子里游走。落想和女孩说自己喜欢她,可是自卑的情绪总是在他鼓足勇气的时候,偷偷的被拔掉阀门。

女孩从来没有和落说过话,爱,却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滋生。



喜欢夜生活的女孩一般都是有故事的人,而故事又都是悲剧结局的……

女孩叫熙,是在酒吧里做服务员的,想很多女孩一样她也幻想自己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活,属于自己的爱情,只是……她无法忘记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后来,女孩就经常带陌生的男子回家。

落常常看到女孩和陌生的男子勾肩搭背着回来,在门口的时候拥抱在一起,然后两人的手臂在对方的身体上不停的游走,一切隐藏在那扇门的后面之后,接着就是急促的呼吸和低吟。这时落一般会流泪的,在黑夜中一颗闪光的东西从眼角滑落,在花格衬衫上印出苦涩的味道。落的精神频临在崩溃的边缘,不能自拔……

当一切平静下来以后,只有落的心,还在痛苦的呻吟。陌生男子一般不会在熙哪里过夜的。门开的时候陌生男子带着一种满足的微笑离开,边走还边扣着扣子,身后的熙也衣衫不整。在男子走后,落迅速走到熙的门前,拦住回屋的熙前面,然后四目相对。可是落还是说不出口,说不去自己是多么的喜欢熙,只是在不肖的片刻,落就逃离了熙的眼前。

人都是脆弱的,特别是在感情的面前。

大妈停顿了一下,眼神中包含无限的苍凉。

我已经完全被大妈的故事所吸引,迫不急待的问后来怎么了。大妈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接着说,后来……后来落就很少出现在楼梯口了,也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那他去了哪里了呢?”

他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磨着自己那把生锈了很久的刀。

那是一把落的父亲在战争的时候从国外带回来的匕首,在父亲死后,那把匕首就在也没有人动过,直到那天……

落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明显的消瘦了许多。

晚上,当太阳的余晖一点点被黑夜吞噬掉,一股股可怕的黑色便在人们的视野中蔓延开来,时间像落的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好像也加快了节奏。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一点,终于在踏踏的脚步声中,落看到了女孩。

像往常一样,女孩被一个陌生的男子簇拥着,袒露的低胸上衣被男人的大手压着,像两只将要被挤碎的气球。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刺激着男孩周身的每一句个毛孔。落已经习惯了女孩沉沦的夜,腐败的生活。

房间的呻吟再次响起,落拿起那把被自己磨的发亮的匕首,冲进了女孩的房间。

画面被定格了,时间也停止了脚步,女孩赤裸裸的被压在同样赤裸裸的陌生男子的身下,四双眼睛死死的望着落。

落奋力的冲过去将男子一脚踹在了床下,那把亮光闪闪的刀发出逼人的光芒。“滚”,落声嘶力竭的喊道。

陌生男子像只仓皇的老鼠,随便的拿了几件衣服就想外走去,咣当的一声,屋里就只剩下熙和落。熙不紧不慢地从床上走了下来,依旧是一丝不挂,嘴唇一点一点的靠近落的耳根,“你想干嘛?”

落手里的刀子叮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我,我喜欢你”。

熙的眼神里似乎闪过一丝的光芒,随即有冷笑了起来,“喜欢我,喜欢我就上来和我做爱啊”,说着熙回到了床上,摆出各种各样淫荡的姿势。

落紧紧的盯着熙,然后啊的一声向门外跑去。



后来,邻居的女人们就开始撵熙了,他们不允许这样的女人存在。

熙没有反抗,可是伤风败俗的事情也丝毫没有收敛。

沉默的时间就是积蓄着爆发的力量,悲剧,也往往在不知名的冲动中演绎。

不知道落多少次拿着刀子闯进熙的家中,又有多少次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仿佛上帝已经在习惯中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那天落闯进去的时候,陌生男子并没有想往常的那些人一样逃跑,而是和落扭打在了一起,混乱中落不小心把刀子扎在了陌生男子的肚子上,鲜血像堵不住的水龙头一样不停的往外流,落惊慌失措、熙也在哪里抱着头不停的尖叫。

落冲出门外的时候,吵醒的邻居已经在门外站满了,有人在慌乱中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熙还在床上哭,警察在验明了伤者的身份的同时告诉熙,那个陌生男子是警察正在通缉的罪犯,他常常混入单身女孩的家里,将他们麻醉,然后偷取她们的肾。陌生男子并没有死,只是重伤昏迷了过去。你算是逃过了一劫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