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蝴蝶
时间:2014-03-24 08:59: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石佛  阅读:

【一】
南林约李江在一家小酒馆见面,目的是他们要了却一件事情。应该说他们是老同学,又是一对朋友,两个男人坐了下来,四目冷冷相对,一时无言,看来,南林喝了一阵儿了,南林脸红红地说,“你知道不?朋友妻不可欺,你说你对的起我吗?”
李江说,“南林,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玩了我老婆还解释?哼!”
“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以为我像你呀!再说不是我找的她,是她找的我?我没有责任。”李江一脸的不以为然。
南林瞪大了眼睛,“她找的你,你就带她去海南?”
“老同学一起旅游你怕什么?我心中没鬼!”
“我带你老婆去旅游你也说没鬼?”
“你真让我失望。别忘了,容芳是爱你的。我们是纯洁的。”
“哼,你纯洁个屁!李江,你要不给我认罪,我找人废了你!”
“随便,我请你一张票!”李江腾地站了起来,走了两步他又回到南林身边,“你呀你回去问问你老婆,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那是为了挽救你们这个家!”
李江拍了拍南林的肩,扔给他一支烟李江就走了。
【二】
南林的心情很沉重,站在宽敞的办公室玻璃窗前,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秋雨,他决定来一次雨中漫步。电话的突然响起让他苦涩地一笑,“老娘也真是的。”
当南林推开酒店的旋转大门,雨却突然停了下来,但天色依旧阴云密布,看形势不知什么时候雨还会不期而至。秋天的气氛比想象的要忧郁得多,尽管有着一场秋雨一阵凉的传说,然而,南林的感觉要比夏日显得躁热。
南林离开酒楼没去开车,决定步行好给自已留一点自由的空间,趁机理一理心绪。他很忧虑目前酒楼的生意,不知为什么顾客越来越稀少,经济效益出现了滑坡。他在煞费苦心地寻求对策,以期实现转机,招揽更多的顾客。圆梦酒楼不上不下,与北京林林总总的星级饭店相比要逊色得多。走过门外宽大的停车场他也没想出一条锦囊妙计,更别说力挽狂澜之策了。
今天是周末,又是中秋节,他必须回家与父亲母亲,爱妻娇女团聚,尤其母亲打来电话说已经托人从天津带来了月饼,想起母亲心里一阵酸热。他强迫自已加快了步子,走了十几米突然就愣住了,一阵急刹车声引起心脏的剧烈颤动,出租车司机斜了他一眼就把夏利开走了,恍然间他感觉旁边坐着的那个女孩子像姚小玉,“哦,是她。”
当初,南林被调到圆梦要酒店的当天,就有一个女子向她辞职。
南林说,“我来了你为什么要走?”
姚小玉说,“我适合你吗?”
“我刚到,有些事还得向你求教。我希望你留下来帮我?”
南林的真诚打动了姚小玉,她收回了辞职报告。
姚小玉也是一个比较性感的女子,在工作中她对南林展开了攻势。南林一直拒绝着,南林觉得她还年轻,不应该和一个中年男人搅在一起。
有一次南林和姚小玉到天津办事,回来时在杨村一家咖啡室喝了点小酒。姚小玉向她诉说了她的心情。
回到车上,南林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婉转地拒绝了。“不要这样想,我们现在……”
“南总,你不这样想,可别人都这样想。说我早就跟你上床了。妈妈的。”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我不想妄担莫须有的罪名。”
那天,姚小玉把车子开到乡村的一片野地里,要他在车后座上做。南林瞪着她,半天没说话。自己开着车回到了北京。
第二天一上班,就听说姚小玉住了院。说是喝了毒药。
南林赶到医院,姚小玉表现的挺冷静,她说不是自己喝了药,不是想自杀,而是食物重毒。
南林很清楚,这是个很任性的女子。“小玉,你对我不满意就直说。这样做不好吧?”
“我累了。我想休息。”
后来姚小玉就失踪了。南林镇定了一下情绪,觉得姚小玉的失踪对于他是一种解脱。一个渴望成功的男人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应付那些风流女子。何况他跟姚小玉纯属一般正常的工作关系,要是有人非要整出点绯闻来,也没能引起他的特别注意。姚小玉临走让别人给他带过口信说她要去外地,具体什么地方她没说。一晃半年多了,她又在这个城市突然出现,就显得有点儿让他怦然心动,努力从脑海里挖掘一点回忆,发现姚小玉的目光纯属于多情女子那种盯人时火辣辣的无所顾及。他清楚她的心事,也曾面对她展开过想像,没敢接受是因为她不能使他激动,更没有梦牵魂绕的那种感觉。她好像挺憎恨他,又含有某种朦胧的倾慕柔情。都说女孩子的心湖很深很深,究竟有多深他不想刺探。因为她担任他的秘书,人们自然产生一些想象。想象就想象吧。让别人去说吧,走自已的路。南林想到这句名言的时候,心就虚妄了许多,滋生了某种委屈与失落,整个一个人缺乏一定的阳刚之气。
倘若说做情人,她还不够档次。这样自言自语地说自然就给自已很多鼓励,心境畅通了他便急着朝家赶,人到中年拥有第二青春。第二青春?姚小玉的话音钻入他的耳鼓,他笑了笑,尽管他知道这是具有诱导意味的语言,他有点儿自嘲地说,我还有第二青春吗?才四十岁两鬓却稀落地点缀着一些白发,不时去发廊染色。人们羡慕他的成功,那只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啊!成功欲与成名欲犹如灿烂的夕阳,再美艳也即将飘落。这种意识并不是他多么悲观,而是他有着很清醒的意识。
此时的街道拥戴着一些凌乱,纷纷奔家的人只有一个目标了。南林具有同感,一个人不能没有家,不管在外受了多大委屈,家会给你温馨、体恤、安慰,让你重新整理一下自已,面对父亲深遂的目光,即使父亲不说话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特殊的爱抚;母亲的唠叨蕴含着无微不至的体恤,犹如虔诚的信徒总是祈祷着儿子前程似锦,出人头地。南林不仅拥有双亲的爱惜,而且还有温顺贤惠的娇妻,每当他踏进家门慕容芳接过包后就端来准备好的咖啡或浓茶,甚至帮他捶背摸肩,施放空前绝后的温存。瞒怨最多的是女儿,她特盼望他带她去旅游,因为忙,他欠女儿太多了。爱与被爱对于每一个人来讲都是重要的!他也懂得珍惜!
南林睡得很晚,起床也就晚,慕容芳从不让女儿打扰他,只有阳光把他弄醒了他还懒在床上不动。他转过脸来发现慕容芳正深情地望着他,她微笑着悄悄说着什么,然而他没听清,你说什么?他的问话引起她一脸的红润,她羞涩地说,“你辛苦了?依然年轻人似的那么猛烈。”  1/14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