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人物之:光棍老阴
时间:2014-03-20 08:55:2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闲梦远  阅读:

老阴打了一辈子光棍,最后还是栽倒在女人身上。他因报复第八个女人而奸淫其养女,导致养女怀孕,被判10年徒刑。看守所里,狱友们笑逗他说:“老阴,你干脆改姓‘淫荡’的‘淫’算了。”另一个说:“再加个‘棍’,就叫‘老淫棍’吧。”老阴苦丧着脸笑笑。以后大家就叫他“老淫棍”,也有叫“老淫”的,或者干脆简略叫“棍”,老阴都一一答应。
村人说,别看老阴老实,他一辈子却耍了八个女人。
老阴19岁那年,招到王家湾做上门女婿。媳妇身小力薄,娇生惯养。老两口也体弱多病,干不了重活。老阴就里里外外一把手,一天到晚,丢下镢头就是斧头,全力撑起这个家。他不但精通庄稼,还有一手编席编篓的手艺,给人做活也能挣些小花钱。然而老丈人心狠,从来不把他当自己人看待。老阴稍有不满,他就吆喝道:“干了干,不想干了走人!”
老阴寻思自己家穷,弟兄们多,成个家不容易,能忍则忍。结婚时,小媳妇才17岁,如今已怀上自己的种,总算有盼头了。
春节临近,老阴请假回家看看老娘。谁知老丈人头天夜里,就给他整了两捆柴禾,让他顺便挑到镇上去卖。老阴掂起柴捆一试,足有180斤。他心想,自己力气再大,也不是一头牛啊。20里山路呢,180斤的担子挣不死也挣个半死。想着在王家忍气吞声的日子,越想越觉得老丈人可恶,一气之下,回到老家再也不去了。
腊月逢集,庙台张瞎子给老阴算了一卦,说:“你36岁之前命中无妻,再娶要克死人命。”老阴听信张瞎子的话,再也不想成家这回事,这样一打光棍就是15年。
兄弟姐妹都成家了,老阴就跟上老娘过。他是个能人,编席编篓,盖房子烧砖瓦,盘锅垒灶,什么活都会。于是就走村串户,今天给这家盖房,明天给那家垒墙,不缺活干,也不缺一口饭吃。只是挣俩血汗钱,都不知不觉用到女人身上了,到头来落得两手空空。
这期间,他和小他五岁的远房侄媳妇勾搭上了。
侄子外出打工不在家,家里总是缺人手。一次,侄媳妇找叔帮忙给麦子追肥。中途休息时,侄媳妇竟当着老阴的面,“哗哗哗”尿起来。老阴感到不好意思,要避过。但侄媳妇却说,“怕啥呢,都是一家人嘛。”还有一次,老阴一早来侄处借东西,他隔门喊叫,侄媳妇应答说:“进来吧!”谁知他一进屋,侄媳妇还未起床,“哧溜”一下光身子就从被窝爬出来,吓得老阴连忙后退。侄媳妇却若无其事地说:“怕啥?没见过吗?”几次试探,老阴终于上钩了。
每次老阴去后,侄媳妇总叫孩子喊其“爷爷”,老阴不好意思,侄媳说,“下坡骑车子,该咋(闸)就咋(闸)嘛,没听说‘扳倒是夫妻,坐起论辈份’吗?”有一次,他俩热火半夜,天快明时出门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雪,四野一片白茫茫。老阴发愁没法出门,怕留下脚印让人看出破绽。侄媳妇说,“没事,看我的。”她从墙根顺手掂起一把扫帚,把老阴一直送到村口的井台上,然后折返身,倒退着用扫帚一抹一抹把两人脚印盖住。
老阴和侄媳妇厮混达四、五年,侄子打工回来,两人还是藕断丝连。侄子老实,侄媳妇泼辣,家里一切都是她说了算。时间一长,老阴一去,侄子竟知趣离开。有时在院中死等,有时在门外乱转,还起到放风的作用,老阴心中暗喜。
老阴在附近包活盖房子,就让侄子跟着干。那天,一家盖房子垒墙,侄子没眼色,手脚不出活。老阴当着好多人面批评侄子,侄子深感没面子,反驳说道:“你好,你恁有理,跑到我家里和我媳妇鬼混这事咋说?”老阴一听,丑事露馅了,干脆来个一不做不二不休,说:“去了,就是去了,你还给我招风哩!”一群人哄地散开。
后来,侄媳妇也和老阴翻脸了,她嫌老阴这个“铁公鸡”叔,几年没给自己扯过一片衣裳,不时埋怨。老阴也翻脸不认帐,说:“我给你家干了恁多活,都不算数?咱俩好,我美你也美了,谁不欠谁的!”两人谈蹦了,从此老阴和侄子两口视若路人。
老阴相好的第二个女人是他同学的妻子,还把她送到死地。
同学在街上购下一块地皮,要寻人盖房子。这一天在街上碰见老阴,说起这事。老阴说,“不用包出去了,我给你领头干,你找几个亲戚帮补一下子就行了。”
老阴到同学家干活,前几天夜里,都是去河对面远门外甥家借宿。这天晚上,同学说:“怪麻烦的,今晚就不用过去了,在我这里将就一夜吧!”老阴环顾一下,同学家就这一间起居室,还有同学的老婆,如何睡呢?天黑了,同学两口子就在当屋脚地支了张门板当床,一头担在门槛上,一头用小板凳顶着,离地半尺多高。夜里,同学和老阴睡在脚地的床板上,同学老婆睡在一米远的大炕上。
老阴打了一天土墙很累,很快入睡了。醒起,忽然发觉一个光身子女人钻进他的被窝,大骇。一起身,发现同学不知何时已移到炕上睡了。老阴小声说:“不敢,不敢,我和你男人是同学,这样明早咋见面?”女人小声嘟囔:“这怕啥?盖房子的前段话,出地基、拉砖、垒根脚,村子里的小青、老狗、猪脸都和我这样睡过,我男人同意的。我是染房门前的捶布石头——耐震捣!”于是老阴就和那女人心安理得地行云雨之事。第二天早上在饭桌上,老阴一脸尴尬,而同学却若无其事。
一天下午,同学妻子又挑逗老阴说:“晚上一个人睡觉,着急不着急?”老阴说:“着急嘛,但着急有啥办法?”同学妻说:“那今晚,我给你把门丢下!”
果然晚上门没上锁,老阴摸上去,一阵亲热。
同学妻子向老阴诉苦说,她男人在外边已勾引上了一个女人,男人提出离婚,她不从。同样,那边野女人的男人也不离婚,一对野鸳鸯已混了好几年了。
两个月时间,老阴一直把同学的房子盖起才走,其间又和女人睡了五六夜,工钱少要了一半。
老阴回到家。忽一天,同学捎信说,老阴把他妻子的肚子搞大了。同学、同学妻、老阴三人商议打胎。
老阴出钱,同学抓来几付打胎药,他自己忙顾不着照顾妻子,就让那个相好的野女人来家伺候。野女人煎药时,趁机把一味药材知母多下了三四倍,毒死了妻子。同学、野女人心里明知,草草埋葬了妻子。两人似乎可以光明正大结婚了,但野女人的丈夫是个榆木疙瘩,不管妻子百般哄骗,死活不离。这样两个野鸳鸯到底好事难成。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