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妮
时间:2014-03-17 09:16: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鲁吉  阅读:

  李益的江南曲:
女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重明十八岁那年冬天住进医院。一个惊雷!谁相信百米赛跑飞脚就到,打赌一顿吃了4.5斤米饭外加四海碗羊肉汤,掐掐肚子还说将就着吧,反正不花钱,大不了撑得站着不敢坐,坐着站不起来!就这牛体格,其病症……大脖筋向后拧,眼珠直翻瞪,打着牙巴鼓,舌头咬出血还不觉疼。他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脚手紧着一齐抽筋。
抽筋扒皮吔!重明属蛇的。他对蛇产生好奇,一开始练着给蛇扒皮,后来练惯了手练红了眼,莫管地里村里,见蛇就扒皮。抬脚踩住蛇脖部位,下手先撕绽开蛇咀煺下蛇皮,然后两下里一拉,俺的娘,蛇皮与骨架脱离,血糊滴答,鲜活的蛇心蛇胆啷当着,还在蠕动!有一回他到蛇山打突击。半天扒了一箩筐,累的满头大汗背下山,逢人还说挑肥的吃了十多条。就那心狠手辣的法西斯做法,蛇见了他跑不动,有的趴着装死,有的蜷缩在一堆光筛糠,侥幸钻进洞里的,打了一个口哨再也不敢出洞见他。他得了个外号叫重扒皮。
有一天,重扒皮偶尔碰上了爷爷在时就常说老院落石墙根有一条红花看家蛇。红花蛇常跳进院落荒石堆下深井里洗澡。那眼老深井可是秦始皇大帝童年时期饮水养身井!碗口粗的红花大蛇撞上了重扒皮,两眼寒寒刀光,示意这心高气傲少年:我是给你家看地下门的,你太爷都恭敬我,行个方便,让我回老院落老深井去吧……
一阵“双蛇”大战,红花蛇亦被蛇人扒了皮。咄咄相逼,何苦呢。这个重明呀,到冬天就患了个抽风抽筋病,抽起来浑身的皮肉乱蠕动。
大夫给他化验血,一个属蛇的女护士按住他的左胳膊狠狠的抽去一管子黑血,临出门还故意回头说:“抽干了也就是黑血!”
重明揉着针眼不敢多说话,生怕再抽第二回。
重明由弟弟陪着去理发店理发。他坐下来对镜子欣赏自己的俊模样,小平头下一张白净脸满招人爱吗?像一部电影《铁道卫士》里的反特英雄高科长。站起来看看,这一米七八的个头,细腰宽肩,腚圆腿长,匀称而烁烁爆发活力的身材,一表人才吗。我这十八青年小伙……当属画廊上的美男子。他不是在孤芳自赏。这时他发现对面大镜子里有一个女人在晃动,一张桃花似的笑脸倚在自己右肩或左肩上周旋着不肯离去。
重明回过头来。喔吔!距离一米远好俊俏的一个大姑娘。一米七二的个头,晶晶闪闪焕发着动人心慌速跳的苗条身材,一张桃花绽开的容颜在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煽乎下,楚楚动人神魂颠倒之魅力。如现代派哪几位名模?似追婚的小青年想象中的美女?广寒宫的嫦娥?没见过的那位古代西施?怎么说都是美中之魁。
惊愕之中两位你欣赏着我,我赞美着你,流连忘返许久。甭说那个顺眼,那种舒服,弟弟劝走三把愣没拉动。女理发师把剪刀举在美女眼前,故意挑逗:“美荣,眼珠怎么定住了,剪刀在这里,丫头。”
“啊!”美荣方觉失态了,羞红了脸,噗嗤笑了下,忙用手遮了遮发烧的脸,一手接过剪刀却不急于走,站在那里以内行的表现用手轻轻拂利刃,并以柔和勾人的腔音诺诺着话语。
重明出了理发店,在心里连连喊了几声美。记住了这个名字,她叫美荣。
文革时期农村经济很萧条,若大一个镇子仅此一家公办饭馆。那暂的农民到镇上办事在饭馆买饭吃就是很荣耀的事。重明进饭馆舍得花钱买饭,权益犒劳犒劳弟弟。这些天来,弟弟终日伺候重明,每每到饭顿只到医院食堂给重明打一份饭,而自己打杯开水便到一边去干吃从家里带来的玉米面煎饼。重明让十五岁的弟弟大大方方坐在桌子旁稍等,他去买饭菜。
门被推开。一股清香之气扑来。气到身临,美丽的姑娘美荣欢着婀娜悠漫的步子从重明身旁漫过。美荣低着头,差点没踩着重明的脚尖。重明反应机灵,趔趄退了一步,以审视的心态观摩少女,思想里打了一个问号……看见我这个大活人了吗?俏妮。美荣一举一动其魅力激励人精神振欲,窈窕少女,君子好逑。她走起路来,浑圆丰满的臀部跳动着晶莹的灵气,勾魂落魄的风姿,婀娜匀称的姿态,如一硕大的胃口将熟猪头烂心肝一口一口吞噬了。她从进屋走去前台售票口同女同学闲聊一再给重明背身看。
看那海平面上,一轮红日脱颖而出,美荣缓缓转过身来,给了重明一个正面留颜,向他嫣然一笑,眉宇间抖动着一种甜蜜无邪的恻隐。又缓缓的走出去了。漂亮妮越看越迷人哪!
她是笑着进来并笑着出去的。她那笑真叫贵人难得呀,三天不吃饭都不觉饿!
她的笑是会意的传情的,给人产生一种心旷神怡的情感。您留下的是一种奇妙的功能,诓走了男性欲望的心声。却令重明摸不准真正的苗头,那探索的渴望在揭示着一个艳气的心灵。猜不准,摸不透,反而让异性动心。管她去,饱了一回眼福,街面上遛遛。
油条大街上设立一处买卖市场,那年月虽然经济萧条,但毕竟是做买卖的地方,场面有些热闹。重明两手插进兜里游逛,只在信步悠闲。在十字路口一侧,令人刮目的美荣又出现了,这回,她手拿一铁环似的东西迈游着婀娜步子好像去一家铺子修理。再与重明相逢时,她故意将乌黑齐臀的辫子甩在前胸。表面好像不露声色,其实嘴角微笑着,眼角在瞟着重明哩。少女的心扉呀,正面的深情的挑了一眼对方,那表情一下搬来春天万物复苏的心情。白净的脖颈哽咽了一下唾液。乳房虽没有经过垫衬,但匀称滑亮,表现出成熟少女自然美;她到不好意思起来了,碎着步子踮了过去。这个美女,三次都挺有意思,从感悟中唤醒重明发现有几成那种意思。什么意思?意思,镇子上的一个大美人,看情况人家还有工作呢。有工作的人就属于高一级的人,高一级的人可观而不可攀的。她不知道我的事情吧?只看表面,而这平淡无饰的表面就招徕她如此的反应,或者夸大了说“多情”,也许在她眼里的我看到了上辈子的缘分。要么我身上有什么特异功能,她也不该看上我呀?都拿不准。糊涂,糊涂。
美荣的音容笑貌和迷人的身条烙印在重明心里了。他时时在心中重演着那三次邂逅相遇,回顾每一个细节,深挖每一处动人的举止,她的脸庞他并不十分熟悉,而经过这些日子思念总从心窝子里跳到脑海里同他相见,总觉得有一个心扉要敞开,有什么意思要表达,有一个谜底需要他懈开。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