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情
时间:2014-03-10 10:18: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乐也  阅读: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如果人间拭去脂粉的艳丽,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
——楔子
[一]
“无论你有怎样不堪的经历,在我眼里,你依然如雪莲一样圣洁。”高羽伏在我的耳际呢喃,说着那全世界都会认为是虚情假意的情话,而我,却像个深陷的囚徒,心甘情愿地,就此沉沦。他是我的嫖客,唯一一个,给予过我爱情的嫖客。
那时初夏,洛阳的牡丹开得如火如荼。气候宜人的王城牡丹公园里,一派生机盎然。随处可见花前的耍弄嬉戏、衣袂飘飘。每个人在这样的景色里,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忘乎所以。高羽笃定的样子,常常让我窘迫和不安,他说:“天竺,别再问我为什么会爱你,不要说自己轻贱,其实像你这样的女人,反而更懂爱。”
于是所有哽咽在喉中的话语,都显得有些多余。
我们相爱了,在牡丹花开的4月。天空在艳阳的装扮下格外妩媚动人,像情侣酒店圆床上的绣花,百鸽齐飞,鸳鸯戏水。高羽轻轻托起我的下巴,用他一贯深情的眸子望着我:“天竺,我曾经的向往是,骑着我的白马,陪我爱的女人去看桃花,可你看,洛阳的牡丹是不是要美过桃花?而我们在一起,也要美过我的向往?”
然后他轻轻吻过我的唇、耳根、脖颈,迫使我和他一样专注和笃定得,忘记了身边流转的风和月、光和影,肌肤的触及,让欲望恰如山雨欲来,然后在性与爱的水火交融里,感受彼此的用情之深。
回忆着这一切的时候,身后已是漫天飞舞的大雪,那缤纷的雪花在南方城市里耀武扬威。这是我在南方流离失所的五年内,见过最美最大的一场雪。洁白覆盖了整座安静的城池,所有人类的痛苦以及欢乐,在这煞白的天地里,似乎都已经微不足道了,这白,似乎在预示着生命里那些啮牙咧嘴的过往,统统都将成为遥不可及的昨天,而新的征程,就是等待阳光照雪融,万物春复苏。
都说幸福的人生,大体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人生,却各有各的不幸。每个可恨之人的背后,兴许都有一段可怜的悲伤。而我同样难逃此劫。充满诱惑的尘世,煽动着太多人的误入歧途。只是,这世间又有多少金不换的浪子回头?
爱情应该是上天对人类平等的施舍。而我这个被世人看作“人尽可夫”的欢场女子,却似乎从来都未曾真正拥有,是没资格去拥有吗?想必是的。人在做天在看,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将被沉淀在岁月的痕迹里,假以时日,都要做出相应的惩处,善恶终有时,对错终有果。
这是无比美丽又严寒的一个深冬。我走在荒芜的山地里,回头隐约可见身后那一长串深深浅浅的脚痕,像是在对我哭诉如锈迹般剥落的青春,曾经荆棘四起、无处藏身。等到这一刻,才能恍然如梦,人生的棋局,确是一步踏错,终生错。
我本来想,就这样了结自己凌乱的生命。带着我对高羽的爱,英年早逝,把自己最端庄的容貌留在雪地里,等到春天来临,我会被腐化成一朵山野里的蔓珠沙华,从此,干干净净、孑然一身。
可我被救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望见了洁白的天花板,我以为那是天堂,用雪铺陈开的天堂。而我,还是那个男人眼里的九玄神女。“张天竺,有人来探望你。”护士的一句话,将我带回了现实,原来有时候,死并不可怕,可怕得是欲死还生。
8年的从妓生涯,教会了我冷眼旁观和哗众取宠,但更多的,是教会了我自立更生。曾经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可当我再次活下来,却对那所不耻的经历感激涕零,抓不住的流年美眷,留下了宝贵的前程思索,从此,惜己如惜花,而非无奈轻叹:身如柳絮随风摆。
[二]
18岁那年,为了骗取宝贵的自由,我发奋念书考取了武汉大学。然后求着我的养父母,也就是我的姑妈和姑夫,一定要让我到省城去念大学,只说为了将来更好地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而其实,18年的忍辱负重,让我的心里早已没有了恩情,而仅仅残存着恨。我恨父母因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遗弃、恨姑妈对我这个捡来的女儿的挑衅刻薄、恨弟弟的排挤、更恨姑夫堆满色相的嘴脸。我想只要我能够逃离这个家,无论做什么我都会愿意。
汽车开动前的最后一次敷衍,我给了姑妈和姑夫一个拥抱,告诉他们我会用心学习,争取做个好女儿。转过身后,我终于邪恶得笑了起来,然后对自己说:天竺,是时候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了。
其实一心考取武大,是因为听闻武大有美丽的樱花景影。我曾想有朝一日去樱花树下放逐自己,让这压抑了18年的青春,重新寻找一片灵气的憩息地。其实在大学录取通知书递到我手里那一刻,我对学业的兴趣已经席卷一空。没有人知道,我的喜悦,不是来自优越的成绩,而是来自这逃离的机会。
抵达武汉大学宿舍楼的时候,突然想要吃一碗豆皮和瓦罐鸡汤,于是我又一次飞奔出校园,我像个疯子那样跑着,狂笑我的青春和自由,从此都将要得到极致的施展。武汉的蓝天,像是有意为了迎接我的到来,变得清澈广博,我骨子里的叛逆,于是像断线的风筝那样,毫无保留地冲向了天际。
大学的确如我想象得那般空洞,姑妈让我带来的生活费,在一个星期内就让我挥霍一空。而我希望从此,都不再开口向家里要钱,于是,我踏出我人生中的第一步棋,虽然这步棋,直到8年后,我才真正有所悔悟。
我在酒吧给自己落了一份工,每天晚上6点至12点,陪着各式各样的客人喝酒消费,赚百分之三十的提成。第一天上班,我居然就可以放下女孩身上所有的矜持,那一刻我庆幸我是个勇敢的女子,知道该如何去索取自己想要的生活。
武大变成了洗涤我灵魂的空间,而酒吧却是我清醒颓废的向往。舍友对我的独断专行也有不满,可我似乎根本就不屑,就像我不屑这努力酝酿了十几年考取的大学。我只想,努力到来年樱花盛开的季节,然后从此摒弃我的读书生涯,做一个随心所欲、一意孤行的女子。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我病了,我的心灵因为长久的压抑和不满,变得比同龄人更加扭曲叛逆。因为生来是女儿身,所以被遗弃,于是我从来就没想过做为女人应该要循规蹈矩、安分守己。反而想要让那些抛弃我的人看见,我活得比谁都好。
在酒吧的灯红酒绿里,男人们那张如饥似渴的脸,让我顿时想起了姑夫,他曾在姑妈夜班晚归时,醉熏熏得闯进我房间,扯开我的被褥说:“天竺,来,养了你这么多年,要懂得回报。”然后像恶狼一样扑向惊魂未定的我,我随手举起床头的玻璃相框,将框角的尖锐部位指向自己的颈部,没敢发出一点声音,只是用行动警示我的不肯屈服,他喘着粗气坐在我跟前,身上散发着来自农民工身上的汗臭和低廉酒精的味道,然后狠狠得说:“好,有胆识,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  1/1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