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处女的一夜春宵
时间:2014-03-01 07:4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艾戈  阅读:
  肖君将周亚萍送到家门口,诙谐的说:“我已经安全的将你送回家了,再出任何问题我概不负责了。”把手伸出来说:“要不你给我打个条吧,日后出了什么事情我也算是个凭据?”
  周亚萍被逗笑了,说:“进来坐会再走吧。”
  肖君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说:“十一点多喽。”
  周亚萍笑道:“嫂子又不在家,你慌着回去干啥?”
  肖君想想说:“也是的,进去聊会,好久没来单身贵族的闺房了。”便换了拖鞋走了进去,审视了一遍整个房间感叹道:“怎么感觉色彩有些沉闷?都是冷色调呢?”
  周亚萍边弄喝的边说:“都是四十二三岁的老女人了,还能弄些花里胡哨的吗?”
  肖君夸张的吸吸鼻子说:“有股淡淡的幽香呢?不会是代表着幽怨吧?”
  周亚萍嗔怪道:“就你会联想。”将调制好柠檬水放在茶几上说:“赶紧坐下来喝杯柠檬水解解酒,今晚是不是喝的有点多哦?看你今天兴致蛮高的的嘛。”
  肖君坐了过来,喝了口柠檬水说:“这个项目总算告一段落了,奖金提成不说,那种成就感真的叫人很满足呢,所以就多喝了点。”
  周亚萍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下个月就四十四了吧?可不能在这样由着性子来了。”
  肖君虽然有点醉意,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尤其是周亚萍能记住自己下个月就要过生日,便有了一丝感动,深情的看着周亚萍说:“岁月不饶人哦,时间过得好快,记得我俩才分到研究所的时候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呢,转眼就老去了。”
  周亚萍听肖君这样说,便也感慨万分,说:“是啊,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哦。”
  肖君点点头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白驹过隙了,我还记得齐白石有一方闲章刻得是:痴想以绳系日,可想而知老先生对岁月逝去是多么的无奈哦。”
  周亚萍说:“要不人家李白会说出: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呢?太白看来也是个及时行乐主义者呢。”
  肖君便笑道:“亚萍既然把人生看的这样透彻,为何不找个人嫁了呢?你看你一个人这样过着,真不是个事。”
  周亚萍苦笑道:“娶我的那个人还没出现呢。”就不想说这个话题,打岔道:“嫂子去北京开会,还得段日子吧?”
  肖君点点头说:“吃饭的时候接她电话了,还得半个月呢。”
  周亚萍点点头说:“嫂子不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别胡吃海喝的,身体吃不消的。”
  肖君没有吱声,静静的看着周亚萍,两个人既是同学又在一个实验室,十多年来相处的十分融洽,遇着事情也能相互照应,是那种蛮有默契的朋友,私下里开一些较深的玩笑也能接受的。
  周亚萍看出肖君的异样,就说:“听听音乐吧?”就起来打开音响调好音量,一会就传出了卡雷拉斯颇具感染力的甜美男高音,演唱的是亨德尔歌剧《里那尔多》中《让我们痛哭吧》的唱段。周亚萍喜欢西洋歌剧,受她影响肖君也了解一些,他知道这个唱段是里那尔多在花园里向贵族少女阿尔米列娜悲叹自己不幸遭遇时咏唱的。歌者卡雷拉斯如泣如诉的演唱,深刻的表现了里那尔多内心的感情。听了一会肖君问:“如果有个男人在你的窗下给你演唱能感动你吗?”
  周亚萍似乎沉浸在剧情里面,抿着嘴唇点头道:“那我就嫁给他。”
  肖君点笑笑说:“你的浪漫主义情怀至今还保持着呢。”
  周亚萍回过神盯着肖君问:“这样不好吗?”
  肖君说:“不是不好,而是曲高和寡哦。”
  周亚萍说:“宁寡勿滥。”
  肖君听过一曲,喝尽杯中饮料说:“不早了,我该走了。要不喊不开大门我又得翻墙进去了。”
  周亚萍看看表坚决的说:“都十二点了,别走了,反正明天礼拜天,陪我听一夜音乐吧。”
  肖君本来要坚持离去,但知道周亚萍任性,就没有继续坚持,就说:“我想冲个澡才舒服呢。”
  周亚萍就给肖君找来睡衣,等肖君洗完后自己也进去冲了个澡,出来后说:“季节变化好快,转眼已经是绿肥红瘦喽。”
  肖君说:“你就像那个李清照似地,感觉细腻,悲悲切切的。”
  周亚萍说:“我就是这个个性嘛。”就问:“还想喝点啥?我给你弄。”
  肖君说:“再来杯柠檬水。”又说:“别老听这首,听听别的。”
  周亚萍用遥控将歌单调了出来,一共有四五十首歌剧唱段,都是帕瓦罗蒂、安德烈?波切利、多明戈等人的作品。夜很深了。俩人就把音量放的很低逐个听了一遍,遇见好听的就重复几遍,等到全部听完已经是凌晨三点,肖君有些倦意,说:“哦,我困了,对不起我眯一会,给我拿条毯子过来。”
  周亚萍也有些困意,就说:“你去床上睡,我睡沙发。”
  肖君坚持要睡沙发,两个人争执不下,最后达成协议,都睡到床上去。肖君虽然跟周亚萍是同学和朋友,相处的像铁哥们一样,但忽然睡在一个床上,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睡意倏然而去,尤其是从周亚萍身上散发的阵阵体香,肖君忍不住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就心猿意马起来。
  周亚萍躺到床上以后同样也没了睡意,感觉心跳莫名的加速,虽然知道肖君处处让着她也不会侵犯她,但忽然有个男人跟她睡在一起很有些不习惯,黑暗中听见肖君辗转反侧就问:“睡不着吗?”
  肖君说:“是的,上床睡意全没了。”
  周亚萍没有吱声,就感觉肖君手伸了过来,探摸着握住了自己的手,本想推开的,却又迎合的握住了。周亚萍虽然至今未婚,还是个处女,仅有的一点男女之事也是从书本上了解的,但出于本能,手被一个男人握住还是觉得很舒服的。周亚萍心里砰砰直跳,仿佛有一种期盼已久的感觉。
  肖君握着周亚萍的手,抚摸了一会就想进一步探究,便往周亚萍身体摸去。
  周亚萍毕竟还是处女之身,感觉肖君探摸自己的身体,就有些排斥,左挡右抵的不准肖君得逞,默默的僵持了一会,肖君就不顾一切的钻进了周亚萍的被窝,整个身体压了上来。周亚萍四十三岁,这辈子除了父亲抱过自己再没有别的异性这么亲近过,就感觉很惧怕,怯怯的说:“肖君,不要不要。”
  肖君此刻正在兴头上,啥也听不进去,就去吻周亚萍的唇,周亚萍左右躲闪不肯就范,肖君无奈只得去抚弄周亚萍的身体,周亚萍就用双手保护,折腾了好一会,肖君始终没能得手。
  周亚萍用双手抵着肖君说:“肖君,不要不要,我好害怕。”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