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我半世温柔
时间:2014-02-28 09:59: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13629355432  阅读:
在淡蓝色的幽光下,我追着那团金黄金黄的圆球,至到它一动不动,我分开拇指与食指用钳子夹住蝎子的那一刻,我碰到了你的身影。我的心颤了一下,急忙把这份慌乱装进瓶口。我的心也如这飘忽不定的蓝幽幽的灯光。我抚着胸口,按压着心跳。听说有蝎子的地方就有长虫,所以特别的害怕,不断安慰自己,那有那么凑巧的事呢?然而这世上真有比遇上蛇更令人纠结的事。也许这是上天允我,在这夜色笼罩下的荒滩里和你相遇。
   瓶子已装不下我的心慌,夜色已遮不住我的意乱,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迷信,但这瞬间象中了魔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倾心?我镇定自己的心神,掐自已的手指,我是有家的女人,一切都不许我有这样的心情。
   那夜,稀哩糊涂的说着不着边的话,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到了分开时,老公问我和谁说话,我告诉他是陌生人。
   从此,我迷惑了,说不清自己需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纸页写不下我的忧烦,我不知道我企图什么,想拥有什么。总是禁不自禁地伤痛到流泪,然后安慰自己:只要内心快乐,流泪的日子也很幸福!
   人变得有点散漫,吃不香,睡不好,就这样和同屋的那人做着不同的梦。偶尔那人要把我拥怀里时,我总是说,你烦不,就掉给他脊背。后来干脆就窝在床角或沙发上,就这样,我们淡漠了那事,就连麻木的温存都没有了。这样的日子久了,慢慢就成为习惯了,那人也忘却了黏我,晚上一个人在那屋的电脑上斗地主玩游戏。而我总是在不眠的午夜里等待手机突然振动,然后急匆匆地看那些嵌入灵魂的短信内容。手也颤抖,心也颤抖!内心很矛盾很痛苦,静静地回忆过往,点点滴滴在心头涌动,不由自主地轻轻裰泣。难过到扯肺扯肠。于是亮了灯,坐在床头发滇,与其盼望梦里相约,不如就这样实在在地想,我惊愕:这状况让我整个瘦了一圈!
   其实,每个人的婚姻生活,都有不如意的地方,多少年的磨合,感情不再那么激荡人心,更多时候感觉那就是亲情了。也许是我心太贪了,总是不满足现实中的现实;也许是我心头蒙染了太多的生活灰霾,渴望让灵魂自由。和你的相识无疑是偶然的,可这种渴求相知的心思却成必然的,也许人都需要心灵的慰籍。那夜你发短信说:相思的泪就象牵牛花上的露珠,我想串成项链戴在你的脖颈,想串成手链戴在你的手腕。倾我波澜,锁你孤单。我回复:老天总是让仇人在一起吵闹,让爱人难以一见,人到中年,我们都禁不起折腾,天都怕会给各自的家庭带来灾难,于是,我收藏你所有的泪珠,却找不到把他们串在一起的线。
   就这样矛盾着,一头是和我风雨同舟的丈夫,一头是予我心灵共鸣的情人。在这秋雨连绵的夜晚,我一遍遍问自己: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我竭力地想,把自己变得诚惶诚恐,甚至怀疑和鄙视自己,我不敢向一起的姐妹谈这想法,怕她们耻笑我。于是我信佛,每个夜晚念着地藏经,以平静我不安分的心,可是佛也没能让我心静。于是有的时候我就喝安定以求入眠。但这总不是个事。但我不能克制自己,就那样久久地坐着发悚。我渴求那事,又怕那事,我承认,做那事总感觉恶心,也许这样的心理让我有了洁僻,其实我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女人。于是我在道德世俗与人之欲性中迷惑着自我,克制着欲望,压抑着心情,我真怕自己,一旦放纵,我会一泄千里,泛滥成灾。我日日权衡,天天忏悔,烧香瞌头,一遍遍祈求佛给我答案。有一天,佛告诉我:万恶淫为首!莫要坠入阿鼻地狱,那就万劫不复。那些幽灵獠着牙在我眼前晃动,我怕的要死,一念佛经,她们就出现,我就不敢再念。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象孤魂野鬼一样,什么也不做,不想。有一天,佛安慰我:既然相爱,就别问是劫是缘!于是我想走出来透个气,心也突然象初开的桃花那么抒展,就想起那个交桃花运的男人。于是告诉他:爱是没有界定的,自私的也是自由的,和相爱的人偷个情,佛也会谅解,虽然很矛盾,但也那么合乎情理。
   于是,杂乱的,怪怪的思想趋于平淡。既然人不可以同时拥有,约束人性的法则告诉人们,那样的行为不道德也违背天理,名不正,言不顺。那就偷情,名也正,言也顺。
   心欲静而情愈涌。与其堵,不如疏。从此,思绪的涛总是在无底的心渊里涌动,在心岸上留下一个个的吻痕。在这苦与乐中,我幽怨着,伤感着,一边渴望爱,一边禁锢情。就这样在萎靡中折磨自己。我顾虑,是不是要和那人离婚,拿什么离婚?给他所有的房产,给他所有的积蓄?然后净身出户,把自己伪装成貂婵、西施,继续我孤单的偷情人生?日子就这样在现实的苦闷和虚幻的旖旎中伤逝。偶尔也有邪心的男人斜睨我,我只是装傻充愣,嗤之以鼻。我留连于乡间小路,想起沈从文的移情别恋,想起张兆和的往年之恋;想起金庸与饭店小黄毛丫头的代沟之恋;我徜徉在月下田园,感触牛郎织女的隔河绝恋。从神话到人间,幻化着我的不舍之恋。一缕一缕说不清的思绪,难过到心痛。那种滋味,欲罢不能,从左心房到右心房,从右心室到左心室,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恍惚了我的梦,迷离了我的心,心头的小秘密却象一块大石头,在无数辗转难眠的夜晚,沉重的让我无法掂量,压抑的让我快要窒息。
   秋雨缠缠绵绵的下着,心也那么潮湿,莫名的悸动总在心房里乱窜着,撩拨着,涤荡着……让我在亦真亦幻中不能自己,让我在亦梦亦醒里吞噬自己。
   冬雪洋洋洒洒的下着,那个冬天的十二月二十八号特别冷,我一个人在雪地上彷徨,满天的风雪下了足有半尺厚,还在飘,我把情裹进黑色的风衣中,虚伪着,强装着。掩遮的只是貌似清纯、欢乐、坚强的外表。裸露的却是挣扎、燥动、脆弱的内心。雪,落在发稍,沾在靴子上,这份天地苍茫的洁白,如柔情羁绊着我的幻觉。有时候真是无限感慨,赞叹我心头的激昂和脸上的颓丧是那么的不相匹配。那个雪夜,我在默默无语中哼起了梅花三弄。让空荡的灵魂纠缠着、张扬着,癫狂着。在虚幻的思念中,虚幻着虚幻的愉悦。
   从那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宅在家中,忘记了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甚至披头散发,恣意慵懒。那人他竟然打我,骂我,说我神经病,强行地送我去精神病院。
   那段日子是最痛苦的日子.你总是时不时地跳到我心里,用你热情似火的矛,剌我温情难禁的盾。刺破我的皮肤,割破我的血管,至止筋骨。在这痛彻心扉里,你却只能静静地看我躺在血泊里呻吟、逃离、挣扎。我审问自己:这种偷鸡摸狗般的心灵出轨,是不是一种残忍的苟活?于是狠心抠掉手机电池,继续我的失眠。在朦胧夜色里,我看不清自己的娇媚,只感觉澎湃的心潮要涌出喉咙,沸腾的欲望让我抓狂,煎熬的思念让我怄火。我摸索着端起杯子,把那冰水一饮而尽,然后懊恼半天,心里数着123456789……骂自己下贱,笑自己滑稽。心已失重,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入睡。只好偷偷点了一只烟,烟味呛了一下,让我大声地咳嗽,惊醒了那那人,那人惊讶万分地问:“半夜三更,你、你、你抽什么烟?”,我淡漠地说:“睡吧,就是想我妈了,没事”。那人转身又睡了,我困倦地打着哈欠,却没有睡意。心灵的放纵真的太费神了!这种日积月累的精神压抑会不会让我崩溃?这种恣意妄为的情潮泛滥会不会让我神经?我就刻意躲避,你在咫只倾情诉说,我在桥头不敢奈何。痴幻痴想,守望着自己度日如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