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叉路口的女人
时间:2014-01-19 10:51: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雁在蓝天  阅读:


我昨晚上做了梦,梦见了我几年前一个叫图兰的好友正在一个路口被三个男人拉扯着,她一边哭一边向我喊着“老公,快来救我”
图兰和我是同龄人,可能身上有混血的基因,看上去身上有蒙古人的健壮,脸上有汉族人的细白。加上读过几年医科大学,很会保养身体,因此虽然比我小两个月生日,看起来倒象是三十几岁的模样。大概是蒙古族的生活习性,加上身体的健康,所以特别需要男人的爱抚。她经常对我讲:老公,你没男人能睡着觉吗?倒问得我没法去回答她了。因为人们在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
图兰的婚姻很失败,第一个丈夫是个当兵的陕西农村娃,听说长得挺帅气,在乌鲁木齐当了几年兵,为了不回那黄土高坡去再挥那永不离手的撅头,就找了当时正是在医学事业上刚要显露头角的图兰,三年后因为丈夫出规离了婚,留下一个女儿判给男方。
我认识图兰时她已离婚了七年,此期间她也曾试着再组建个家庭,可是女人一旦趟过了男人河,那第一个男人就成了她终生的标准,不论再找到什么样的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将他与她的第一个男人进行比较。就这样,她又经历了几次的家庭式的生活,最终也没能稳定下来。可又老想找回那种做一个娇柔女人的感觉,通过到医院看病我们熟悉了,后来她发现我的性格直爽敢作敢为常打抱不平,有一次我们吃完饭后她借着酒劲就说:我要是再找老公就找象你这样的。从此,她就管我叫起了老公。
图兰叫我老公你可别以为我们是同性恋,可能是她离婚后就想寻找那种小女人的感觉,别看她身子长得粗圆。但内心却很细腻,总想着把千般的女人温柔投注到男人的身上。可她选择男人的目光又非常的挑剔,标准大致有三条:一是人,这人的标准又得能看上眼,带得出。还得床上功夫好,一夜得能发起两次以上的冲锋。二是得有钱或地位,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男人没钱我图他个球。当你听到她出这样的话时你一点也没法把她那张有些嫩白的脸蛋和那内向羞涩的表情联系到一起。第三点是这男人要有房子。没房子到时我们住哪儿呀?她就是拿着这把标尺选了有十年了,可是竟没有一个入围的。
有钱有房的人看不上她,看上她的又条件一般。各方面都差不多的吧,又满足不了她那海棉一样的吸水需求,就这样,在西北边塞那漫长的日月煎熬中,她越发的渴望有男人的滋润了。
在我到内地之前,也曾帮助她介绍过我认为不错的男人。大王,是个油田的机修工,长得身高马大看上去就象草原上种马一样了。脸也长得周正,图兰当初一见就喜欢得不得了,说一看外表就有男人味。可没过几天,就告诉我,老公,他不行,他那球玩意还没有枣枣大咧,让他弄了半天到是更痒痒了。
不行吧,可她又舍不得放弃他样看着顺眼的模样,就这样拉扯着,私下里又在偷偷地寻找着,用她的话说是“骑驴找驴”,就这样,还真让她找到了个驴一样的男人。一次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老公,我又找了一个,你猜咋样?硬得很。一夜能来六次,都把我弄得第二天不能上班了,那球东西太好了。别看图兰外表斯文,内心里对男女间的事热烈着呢。只要我们俩人在一起,她不出几句就会扯就这个话题上,有时我不好意思了,劝她,图兰,你也说得太直白了,能不能含蓄点,她就会用她那手术刀一样的目光看着我:“老公,含蓄个球,不就那点事吗,我在医院看男人那球玩意多了。人,不管多大官,多大学问,心里都是在想那事的。区别在于是不是敢说,直说的是本性,含蓄的是虚伪。我说得对不,老公。”
图兰身上除了有不加掩饰的女人那种对性的渴望,还有一种让人接受不了的生活上的仔细。
一次我正在公司里接待一个客户,她在电话那边火烧火燎地找我:老公,你晚上回来吃饭,我都买好了,五点半到你家。我告她有事,不能回去时,她马上象炮桶一样发来一串:有什么事,比吃饭重要,事是办不完的,累死你也办不完,你得会生活,才会工作,你这死老公,也就我关心你。就这样,我让下边一个主任去陪客人,按她订的时间回到了家里,果然她提着几个塑料袋里边装着从饭店带回来的餐盒,看样子她好象等一阵子了,当时我的心里一热,一阵感动涌上心头。我要是男人的话,当时真能决定马上娶她。
进到屋里,她手脚麻利地把那些餐盒摆上,又去我家储藏室找出了一瓶子红酒。她经常在我家吃饭,对我家的东西也都了如指掌了。趁她忙乎倒洒的机会,我把那些菜看了一下,发现,半条鱼里边还有几块鸡肉。烤羊腿里还有几块排骨,再看另外几个餐盒,也都是吃过的样子,分明是吃剩打包带回来的。我的心里一下子火了起来,我那边放着客户不接待,打车回来吃你请客,原来你弄这个剩饭来糊弄我。看我脸色不好,她一再解释说那里有好几个菜没动筷子呢。干净的很。我告诉她,干净一会你带走吧。我打电话让楼下的餐馆送来了一份新疆烧卖。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提请我吃饭了。
有一次我逗她,图兰,好几年你也不请我吃个饭,还当我是你老公吗?她脸一红,我请,我请。果然没几天,她打电话约我:老公,中午我请你吃饭。你就别答应别人了。她知道我平时的饭局多,特意叮嘱了一句。
中午,按照她约定的地点我打车过去,原来是一家快餐店。她拿出两张餐券:老公,你想吃啥,去点吧,这餐券不够我还有呢。看着她张捡到到狗头金般兴奋的脸,我的心一下子涌出了“小市民”三个字。那次吃完饭后,我就到内地考察生意去了。走时也没有向她告别。因为感觉好象不知该怎样向她说起了。
不知怎么回事,昨晚又梦到了她,在梦中,她是那样的鲜活生动,莫非她真的又遇到了选择不定的男人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