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殇
时间:2014-01-16 10:21:1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林中听雨  阅读:

   曾经在鲁西北平原上,禹临河、马颊河、徒骇河、德惠河两岸有着这样的风俗民情,因为家穷或者姊妹兄弟多说不上媳妇,就会托媒人进行转亲或者换亲;还有的从四川或者云南等不发达地域买媳妇,近些年又有些东北或者内蒙的汉子们来这里倒插门,也就是长养老儿。这些婚姻形式都是传宗接代的一种,它保证了正常的人伦,繁衍了人类,可是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人间悲剧,姑且称之为婚殇吧!
——题记
(一)
冬天里队上的活不多,也就是积积肥什么的,还不到上河号的时候,村里的男劳力都到场院里象征性的站了站,然后都猫在牲口棚里抽烟、拉呱、打扑克,因为那里还比较暖和,不像各个人的家里,里外一样冷,天还不擦黑儿,队长就让大家散了伙,大伙就三三俩俩的回家。
冬天的天短,太阳走着走着一不留神跌了个跟头,就落了西山,天马上黑了下来,掌灯了。大庆瑟缩着脖子,两手抄在棉袄袖子里往家走。回到家,大庆娘正在灯前烧火,可能是捡拾的柴火有些潮,股股浓烟在三间屋里蔓延,刚想往屋里暖和暖和的大庆被烟又呛了出来。“娘,怎么这么大烟?做的什么啊?”“能做什么!擦的粘粥,贴的玉米饼子,还想吃龙肉呀!”娘嘴里嘟囔着,低着头又往灶下添了一把火,又在盆里洗了洗手,两手赶紧揣着玉米面往锅帮上贴饼子。不大工夫,玉米饼子的香气就冒了出来,大庆的嘴里开始吧嗒口水。吃饭了,小饭桌旁坐满了一大家子人,大庆的娘、爹还有三个妹妹,大庆的哥哥早已结婚分家另过,在东厢房。从嫂子进门,小院里就没再消停过,骂人、打架是常事,院子里常常被全村人围得水泄不通。张老汉喝着粘粥不做声,只听到喝粥的出溜声,大庆扛着一个饼子,拿着水萝卜咸菜疙瘩嘎嘣的啃着,只有三个妹妹时时说笑着,读不起书,都退了学,大妹大菊也已经二十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很多说媒的都挤折了门框,可是大庆的爹妈就是不同意,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打算。再过年大庆就三十了,每当别人问起大庆的娘“老嫂子,大庆有小三十了吧!”大庆娘总是不屑一顾的强辩道“谁说俺庆小三十啊!俺大庆才二十九”。
(二)
煤油灯的灯光照着土坯墙,灯草上结了厚厚的灯花,小虎妈拿针挑了挑,屋子里顿时亮了起来。屋子里杨老汉和小虎的大舅滋滋得喝的正酣,一小盘儿长果仁儿,一小盘豆腐皮。“妹子你看我刚才说的行吗?如果行,我明天就去张庄回话,咱虎子也老大不小的了,三十了吧!虽然咱小翠儿十九,可人家张庄那姑娘也不大,我见过长得水灵着呢。”杨老汉赶紧说道:“他大舅,就这么定了!我和虎他妈商量过了,也只能委屈翠儿了。咱这样,两边都不要过礼儿了,在你那见个面,陪送闺女随自己的心,头年腊月二十六就结婚。”虎他大舅醉醺醺盯着一头星星回去了,一出门引得满村的犬吠。
(三)
“我舅今天晚上来我家了,这可咋办呢?春国,问你呢!”小翠儿躺在春国的怀里,望着春国问。“哎!能怎么办呢!你爹娘执意要和张庄的大庆换亲,我也没办法,谁让我家更穷呢!况且还有个瘫痪在床的老娘也是个拖累,这就是命吧。”春国紧紧地抱着小翠儿说道。他怕失去小翠儿,可又无能为力。春国小翠儿青梅竹马,还是小学同学,感情深得很。东北风刮得更厉害了,春国又往柴堆上靠了靠,她们彼此都能听到激烈的心跳。“既然这样,放心吧!就是嫁过去,我也不会让他靠近我的身子。”小翠儿说道。春国明显感到小翠儿的身子颤抖着,眼睛里有了些锐气的东西。
(四)
真是个好日子。
腊月二十六这天,太阳的脸红彤彤的,像喝醉了酒,没有一丝风,麻雀们也叽叽咋咋的早已起床,在院子里的老枣树上飞来飞去,张老汉的家门上都早早贴满了红红的喜字和婚联儿,村子里管事的支房屋里最忙,因为张家既得娶媳妇又得嫁姑娘,昨晚上管事的已经分工明确,哪些人是送嫁的,哪些人是迎亲的,院子早已打扫的干干净净,西厢房也早已用报纸糊墙,扎上了顶棚,窗户上三奶奶也早已用她那双灵巧的双手剪出很多美丽的窗花剪纸贴上,帮忙的这家拿板凳,那家拿茶壶茶碗,几个席面都安排在了本家,小院里搭起了席棚,请的大师傅正在灶前忙碌着。
禹临河对岸的杨庄也是忙碌一片,经年全村不见个喜事,今儿双喜临门,杨老汉的小虎娶媳妇,闺女小翠儿出嫁,在队里借的大喇叭放着喜庆的音乐,把个小村震得动天响,人们都笑嘻嘻的抽着喜烟,吃着喜糖,却不见小翠儿个欢喜劲儿。
(五)
席散人去,闹洞房的小伙子老嫂子们也相继离去,小虎也有些累了,加上喝了些酒,竟然穿着衣服躺在炕上睡着了。大菊关好房门,轻轻地走进小虎,仔细的瞅了起来,大大的眼睛,还是个双眼皮,皮肤白白的,一呼一吸鼻翼微微颤动着,大菊的心里霎时暖暖的、甜甜的。那次在媒人家见面,大菊没敢抬头,只是借着昏暗的灯光瞅了小虎一眼,就交换了手绢,这时这么近距离的端详小虎,正如村里的小姐妹们和她闹得,说她嫁了个俊郎君。大菊推了推小虎,小虎醒了。“呀,睡着了。”拿手揉了揉眯瞪的双眼,看着灯下穿着红袄的大菊,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睡觉吧”说着就随即吹灭了灯把大菊压在了炕上。门外窗下传出了偷偷地笑声。
大庆看着双手抱紧的小翠儿,呼呼的喘着气,小翠儿双眼喷着火,说道“你再逼我,我自杀!”小翠儿说着竟然真的从裤腰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剪刀。大庆本来说话就结巴,这时更是吓得语无伦次“你,你,你,既然不不不,乐意,还和我妹换干嘛?”小翠儿说道:“我不乐意,我爹娘我哥乐意,我不乐意我哥就说不上媳妇。”一宿就在两人的撕扯中过去了。
(六)
新婚之夜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爹叫娘送之际,张家的姑娘回娘家,大菊第三天要回去,张家就是不让回。小翠儿回到家也是闷闷不乐,问什么就是不说,让她回张庄也是说什么也不肯。没回张庄,小翠儿就有去找春国,春国却再也不开门,原来杨老汉找过好几次春国,不要再打扰小翠儿的生活,还是死了那份心,同时动用亲戚本家轮番做工作,从本村几个转亲都生子育女生活的很好的实例,以及小虎的幸福等等,小翠儿也曾想过,不行就跑,可是偌大天地往哪跑呢?真跑了自己的哥哥咋办?也曾试着喝农药,还是被救了过来,看着苍老的爹娘她的心也软了,小翠儿了竟然同意回去了,可她就是看不上大庆。过了些许时日,杨老汉又动用了人情说和,套上马车拉着小翠儿来接大菊,来到张庄对张家说:“亲家,小翠儿既然嫁给你家,活是你家的人,死是你家的鬼,任打任吗,随你便。”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