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红裤头
时间:2014-01-14 10:21: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有了钱、人们啥法子都能想得出来。天尽黑的时候、矿工人新村的李志刚在大街巷超市门前放出话来:谁要能给他爹——李得才把病治好,他宁愿把家里那台大彩电送给谁!这那里是当今社会年轻人说的话、倒有点象旧社会张榜招贤的架式。据说张榜招贤的都是万贯家产的财主,或是皇上天子!
呀,这不等于从半道里捡个宝贝嘛!52英时的大彩电,一万多块钱呢,美事一桩。可工人新村有不少人家里都有这玩意。但工人新村可没有这个妙手呢!听说志刚把大大小小的医院内科大夫都请个遍,专家教授也是望莫作叹,那得才老汉依然不吃不喝,躺在床板上哼哼哟哟不见好转——凉尸。各医生们尚且诊断不出个一二三来,外人谁还敢下这个摊场?没有金钢钻,揽不得磁铁活。彩电虽然宝贝得能从里面跳出美人儿,可志刚拿它换的是条活脱脱的性命啊,没有亲老子,总不能买个机器人来当爹吧。西方国家百万富翁多的是,恐怕也没这一先例。热糖糕好吃,就是烫咀。于是,有不少人家的家长都在悄悄地嘱咐自己的小子辈儿,以后要多学一点医道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能碰到这种事情,不就是捡个宝贝吗?
话,必竟是嘱咐得迟了。以后是猴年马月?倒不如现抓现拿来得痛快过瘾。人们眼睁睁地看到、一个烂红眼小老头张石头,任话不说,跑到李志刚家,硬是把那台大彩电抱走了。噫,他不是想仰着脖子吃炒面,要露一鼻了!
他也不看看他的光辉形象!五十六岁,小个子,罗圈腿,烂眼眶、脸上的胡子象沼泽地里长满的沙蓬蒿!他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大的韬略?钻了一辈子的黑洞,挖了一辈子的煤、字都不识一个,没走过京,没闯过卫,小得没有上海南京路大的宁夏都府——银川、都不曾去过。八百户的工人新村,怕是有他不见多,没他不显少!
可是,他硬是要把人家的彩电搬走了,曰怪。你看他那两条罗圈腿在街上跑得好快哟!
二十六岁的志刚以为他得了病症,远远地追了上来,冲着他瘦小的脊背喊道:张师傅,张师傅!
他听见装着没有听见,只管顺着马路跑。
张师傅!
他怕志刚追上来夺去他怀里的宝贝,跑得更快了。
张师傅,你还没把话讲清楚呢?志刚追了上来说。
他不能再跑了,从街巷里涌出来的男男女女,实实在在地把他围住了。
这小老头还不算太傻。他把彩电稳妥妥地放到马路边拉圾箱上,闪动着他一年四季都在发红的一双小眼睛,很不耐烦地对志刚说:喊叫什么哩,你想返悔吗?你不是已向大家伙早说清楚了吗?
志刚说:我是说清楚啦,也没返悔呀,可你还没有说话呀。
西天边紫褐色的夕阳照在他的脸上,小老头眯着眼睛,环视一下周围的人群,咀角骄傲地一笑,轻轻拍打着彩电的躯壳:各位师傅们,工友们,老少爷儿们,大家都给我做个见证。我给志刚他爹治病!治不好,我另送你小子一台!
呀呀呀。真是老虎吃天,好大的口气哟!志刚看看大伙,再瞅着那矮人三分小老头的个子,那炸裂的指纹中一道道多年没有洗净煤垢的手指,笑了:张大伯,我可说话算数,可不是和你闹着玩的。你不会犯病了吧。
小老头两眼一瞪,伸长脖子,则过耳朵。你小子再说一遍?
志刚无语。
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什么。志刚底气不足地问:你用啥方给我爹治病?
啥方?偏方。明天上午瞧病,管保你爹当下见轻。
话。说得响亮,干净利索。志刚惊呀,围观的人群更是惊呀,这难道是玩笑,是真真切切的誓言。红口白牙,落地有声。今天是八月十四.明儿是中秋节,矿山放了三天假,闲散的人群聚在这儿看热闹,这那里是玩笑呢?小老头莫非是吹牛?他叉着腰,绷着脸,满咀胡子乱扎扎的,严肃得就象是他老子有病,私豪看不出他是在取笑的样子。偏方,偏方是什么意思?不论怎么样,反正是让病人有所见轻……生活中常常有那些不正常的事物出现,来填补生活中的真实缺现。无事千般好,有病乱求医。要不,要不就让他试试?
小老头张石头见志刚不吭声,围观的人群也不给他帮腔、气得他脸都红了,把手一甩:去求吧!彩电你照搬走,我才不愿意操这份闲心呢。他拨开众人,抬腿就走。
志刚伸手拽住他的胳膊:张大伯,咱好说好商量……
商量什么?那是你爹有病,又不是……
那……
甭这,那。你是小麻雀,尾巴长……。我走。
精明的小伙子志刚脸刷地红了,二话不说,转身抱过彩电,双手往前一伸:张大伯,给你!
张石头嘿嘿地摇着头:不要啦,不要啦!没有金钢钻,揽不得磁铁活啊。看不起彩电,黑白的总可以吧,日子照样过得舒畅坦坦,欢欢喜喜。
志刚无心和他讲这些,给爹治病当紧,他往前走一步:张师傅,给你。
说不要就不要。小老头看着众人,他把双手背了起来:不看彩电,我那死去的爹也不会给咱提意见!
志刚被他一顿讥诮,一双眼睛湿润了。张石头深知志刚是个孝子。刚才那一番旁侧击敲的话,只不过是嫌他小看了自已,从而往回争个脸面而已。有道是见好就收。因此不等别人帮他说话,他先自动的把彩电接了、笑道:嗨嗨、志刚,心诚则灵,我要的就是你这个真诚劲儿!
别看他张石头的模样不强,心眼儿却俏得出奇。没有三把斧头两把剑,他敢吆喝要老虎吃天。他要是没点把握性,也断然不敢去搬人家的大彩电!天知道、他早就给李得才这老伙计留上心了。
二个月前,那正是严署的日子、在这酷热的天空下、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早晨的天空蔚蓝得耀眼、带着那即将变成火红的橙黄、他抱着二岁半的小孙子,悠哒哒地在街巷玩耍、穿过胡洞、拐过墙角、他的眼睛突然亮了:天爷爷、新鲜死了、就在前面马路边的蓝球场上、李得才穿着白背心、青灰色的裤子、光着膀子、正挥舞着满脑袋热汗、跳哒哒地打拳呢。矿区里退了休的老工人也有不少人在打拳、大都象北京颐和园里那种什么太极拳、合着眼睛由着自己的性格慢悠悠的打。不、李得才打的确确实实是少林拳、左腾右跃、前冲后跌、激烈得很呢。
这老东西。他心里赞叹道:整整五十二岁了。脚腿还这么灵洒、筋骨还这样健壮、活活眼气死人呢!
老李!他放下两腿乱蹬的孙子叫道:别打了、看把你累的那个熊样。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