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情人我的妻
时间:2014-01-12 09:01:2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一滴墨香  阅读:

 人世间,总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人和事。在情感的世界里,不知埋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既令人可笑可悲,又令人可叹可恨。也许,这就是富有情感的人类在生活中的复杂性与自私欲望不断演绎变迁的人性结果吧。“爸爸的情人我的妻”听来可笑,但它却是一个典型的佐证,虽属尘事个案,但也披露了红尘中的错位与风情万种。于此,就让它给人以警示吧!——写在前面的话。

【一】小谦择偶

M市,26岁的白小谦,人长的很潇洒,却一直不肯找对象。爸爸白重阳,十分着急。溺爱中,三五几岔为儿子带回条件满好、人才漂亮的女孩,鼓励并敦促儿子去谈情说爱。可是,每一次,白小谦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带着高傲的眼神,不欢而散。白小谦的结症,令白重阳十分的忧心。

一个深秋季节,白小谦来到爸爸白重阳开办的房地产公司。偶然间,一眼看见了爸爸的秘书紫娟,心里不知不觉对她萌动一种特别的爱慕。自从见到美貌如花的紫娟,白小谦心里时常张狂着一种爱恋心欲的美想,日思夜梦,魂不守魄。

一天,白小谦告诉爸爸:“我爱上了她!”

“谁?”

“紫娟!我要娶紫娟为妻。”

面对儿子的请求, 白重阳心里猛地一颤,点燃一支烟,沉默中思考了老半响对对儿子说:“不好!不好!紫娟不好!”

“哪里不好?”

“她条件不好,家在农村,家里很贫穷,门不当,户不对的。公司里比她好的姑娘多着呢,改日,随你去挑,任你去选!”

白小谦听罢,怒目圆睁,气愤难当地说:“我说好就好,非她不娶!要不,这一辈子你就别想抱孙子了!”

话说那个淑女紫娟,的确长得很美貌,文静中透着魅力女人的气息。凡是见到她的男人,都会被她的美貌与气质征服。也难怪白家父子有些争风吃醋,都想独自拥有珍藏她。

白重阳知道娇生惯养的儿子,从小就蛮横倔强,认准了的,决不更改,非要达到目的,方可罢休。尽管自己占有紫娟已近一年了,可儿子白小谦不知情的杀出,真让白重阳很是担心和为难。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白重阳无奈之际,不得不很不情愿地默许。

白小谦开始了与紫娟的接触与恋爱。两个年青人你来我往,相处融洽,感觉愉快。特别是白小谦,对24岁青春貌美的紫娟情怀独钟,满怀一种特别的感觉,不久,俩人便沉醉于爱河。他们热恋中的一举一动被白重阳窥视在眼里,却怨气盈满了心头:心想自己相惜已久的情人,却突然变成了自己未来的儿媳!心里真不是个滋味。紫娟才离开他几天,白重阳却在朝思暮想中偷偷的痛苦流啼。可在这两个年青人面前还得拿出做家长的气度,带着欣赏和喜欢的神情而强装笑脸!真是有苦难言。

不久,白小谦与紫娟正式登记结婚了。那个喜庆的日子,白重阳的心情很沉重,他坐在父母大人的席位上,看见美丽的紫娟穿着洁白的婚纱,与潇洒的新郎白小谦挽手缓缓走来,他那昏花的眼里湿润了,绞痛的心在流泪。但只有白重阳知道:自己的流泪,不是为晚辈此时此刻的幸福,而是为此时此刻他失去了心爱的紫娟而泪流。他还知道:在他的心里是一种对儿子白小谦的嫉恨,一种情场的无情掠夺与不公的占有,是一种自私情感的磨损与残酷的伤害。在白重阳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对晚辈祝福的真实想法,更没有过祝愿他们白头偕老的真诚语言,荡存交织在白重阳心里的,唯有一种失落、惆怅、苦涩与伤怀。

那一夜,白重阳身处痛苦之中,他醉酒如泥。那一夜,白重阳没有回家,他住进了一家宾馆。那一夜,白重阳满脑子映射出紫娟柔美荡漾的影子。

【二】受伤的心

紫娟与白小谦新婚的一幕,令白重阳伤怀难过。每当他看到紫娟和白小谦快乐地走在一起,看见紫娟的靓影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白重阳的心就很痛、很恨,而在那痛中,总是隐藏着一种渴望与色欲的交融与占有。而在那恨中,却是一种妒忌、厌恶而又深感无奈的心境。白重阳看紫娟的那种眼神,让紫娟也能明显地感觉和体会到:他们之间的余情未了。

是的,紫娟甘当白重阳的情人,已经一年了,怎么能在一夜之间,即能割舍下往日的情怀呢?紫娟不能,而白重阳更不能,两个人心中的爱火,仍在继续燃烧。可怜的白小谦,虽然得到了紫娟的人,却永远没得到紫娟那颗完整的心。白重阳与紫娟继续在偷偷摸摸中分享着嬉戏和欢乐,白小谦却一直傻傻的被蒙蔽在鼓里。

一月之后的某一天,白小谦因公出差外地一周。他很舍不得离开新婚中美丽的妻子。临走时,他温情地拉住紫娟柔细的手,深情地叮咛她:“好好保重自己!等我回来!”紫娟笑了笑,看了看他远去的背影。

白小谦难舍的走了,而白重阳却带着希望,高兴地来了。白重阳来到白小谦家里,与紫娟同吃同住,如同正常的夫妻一般。他们在快乐中舒服,在舒服之中快乐、飘逸,过着激情缠绵的胜似夫妻而超越了夫妻的生活。如果说是白小谦的新婚,还不如说是白重阳的新婚。紫娟给予白重阳的激情,远远超越给予白小谦的,白重阳得到了更多。这个年青美貌的女人,拥有和领略着两个男人不同的情怀,在白重阳和白小谦父子俩之间,她把爱偏向了白重阳,把激情洒向了他。她施展出自己的风骚与魅力,她要用温情继续勾住白重阳的心。因为她爱财如命。

白重阳拥有自己的公司和财富,每一次,她与白重阳偷情做爱后,白重阳都会给她大把大把的钞票,而白小谦呢,却不能做到。紫娟也知道:白小谦是在用真心和真情爱着她。可是,在她看来,金钱才是唯一的,在现实的社会里,只有金钱可以买到一切。她要凭借自己的青春才貌,去拥有财富,拥有很多很多,拥有那最现实的一切的一切。

紫娟的心思,白重阳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很爱她,他离不开她,他愿意为她付出,为她妆扮;白小谦更不知道,他只知道她属于自己珍爱的妻子,愿意为她付出真情与真心,永远去爱惜她,永远把她珍藏在心里。白重阳和白小谦父子俩,从来看不穿紫娟那隐藏很深的高妙的魔法与魔镜,他们只在自私的情感世界里,去拼夺,去伤害,去残酷,在自私的欲望中去占有,去舒逸,为了这个勾魂的女人而不惜一切代价。

那一夜又一夜,白重阳赤身躺在紫娟柔软绵绵的怀里,抱着她美不言传的暖暖身体,吻着她散发的美人幽香,在一次次的幸福与高潮中走向了入眠。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