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风暴雨
时间:2014-01-03 08:31: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天山活佛  阅读:

   多年前的一天,那一场雨下得特大特急,雨点很大,大到足以把人当成谷种砸进泥土里。我很庆幸,能在抬头发现黑沉沉的雨墙隆隆推过来的时候,同时也发现了山坡上的小山洞,就在我埋头冲进山洞的刹那间,雨墙也轰隆隆地倒在洞外,隆隆的雷响,哗啦啦的雨声,雷电助阵,像把这个世界吞噬了,下午立即变得昏天黑地,凉气直扎心脏。
雪嫂几乎是与我同时冲到终点的。
下午天十分闷热,太阳像一口大锅扣在头顶,村里的男孩子和妇女们一起上山种玉米,这是队长在大榆树下交待的。晴天白日,没有半片残云,所以大家都没有料到大雨的偷袭,一时溃不成军,被水包了饺子。
我一发现雪嫂与我同时“抢占”了山洞,马上后悔雨前的抉择。那时我正在读高中,己知半解地知道男女之事,十几岁的农村男孩正是极为躲避女人的时候,特别是躲避象雪嫂这样年轻美貌的女人。但我已无法纠正错误,洞外的雨密不透风,扔块石头就会弹回来,雷电交加,震耳灌顶,雨声咆哮若海啸汹涌。我只忐忑不安地和雪嫂挤在了山洞里。
更令我狼狈的是,山洞太小,小得连一张吃饭桌都放不下,无论我怎么调整身态,总与雪嫂最远距离也不足半尺。而外面的雨又毫不退却,强大的雷电又在后面呐喊助阵,只听怦怦叭叭一片雾海,凉气深入骨髓,一会山洞的每寸空间,都充满了雪嫂溢出来的青春气息。它混杂着一份暖意,一份奶香,一份腥臊……,我蹲下身子牢牢盯着脚边的泥,努力拒绝雪嫂的姿色,但那气息却一个劲地浸透着我,流向我的全身每个细胞。
我不知道别人对雪嫂的容貌是怎么形容的,当时的我认为: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我不相信还会有比雪嫂更艳丽奇目的女人,她的光彩刺得我的心隐隐作疼,平时不见她又想她,见了她又怕她。这会儿连看她一眼也不敢,光想躲避,更谈不上跟她对话了。
就在我手足无惜的时候,雪嫂伸出手一把将我拖到她身边,说:“傻瓜,你头顶上那块壁石滴水了。”
这一拉,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一尺距离便丢失了,我的一只胳膊紧紧靠在雪嫂的胸脯上,我明显地感受到了它那沼泽般的弹力和磁性。
雪嫂说:“这雨下个没完了。”我想和她搭讪,趁机掩饰内心的慌乱,但是,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洞外的雨墙依然沉重,白雾雾的雨壁针扎不进,这种情景,你会以为全世界都已经被雨埋葬,只剩下这个小山洞了,小山洞里我们俩个人了。想到这点,我紧张的情绪居然有些松弛。
情况越来越糟,雪嫂头上的石壁也开始滴水,我们失去了最后的一小块保护区,水滴从雪嫂的秀发上,滴到绿色方格的衣服上,湿透了衣服的裹在雪嫂身上更加玲珑剔透,高低分明,两个面袋似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而跳动。
我赶紧将脸扭向山壁。
我当时已经顾不上少年那骄傲的心,别无他求,盼只盼雨过天晴,深山见太阳。雨不停,天却黑了,黑夜中的雨声更加澎湃激昂,还加入了不远处的山洪雷呜般的喧哗。眼下就算我们能经受住雨的威胁,也无法在山洪泛滥的墨夜中摸索前进了。
我们只能在小山洞中度过这个雨夜了。
天黑之前,我已经集中洞里的全部碎石块泥土和沙石垒起了一张结实的石凳,让雪嫂坐下歇息。夜幕最大的优点是,我看不清雪嫂的容貌,看不见在跳动的乳房,雪嫂那咄咄逼人的魅力便荡然无存。
雪嫂的衣服湿得滴水,外面暴雨的凉风袭人,她冻得上牙和下牙在颤抖,双手紧抱胸前,两个山般的乳房更挤在外面。她让我转过身去,意识她想把衣服脱下来拧干。其实在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背与不背我这个大小伙小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即使我努力睁大眼睛,也只能欣赏到一点灰白色朦胧。
夜晚凉气更袭人,拧干了衣服仍难御寒,雪嫂要我与她挤坐在一块,我明白我们现在风雨同舟,必须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过难关。我刚坐下,雪嫂的胳膊已经搂住了我的肩。
雪嫂说:“才求大一个人,怕是毛还没长全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把鸡巴给你拽下来,让你永远找不到老婆。”
雪嫂的手臂是暖气管,把她体温输送到我的身上,也把我的体温吸收过去,于是我们都感到暖洋洋的。说实话,我并不怕她能把我二当家的拽去,我确实也是冷的浑身在收缩,无法招架了。
雪嫂把我抱的紧紧的,一只手揉着我的后背,如婴儿吃奶一般,说:“讲个故事吧。”
她的奶子如海绵般挤着我咀巴,使我无法张口,我把她的手拿开,由于用力过猛,我的手落在她的前胸,她嗔怪地说:“老实点,你的媳妇还没生出来,就想打丈母娘的主意了。”
我知道,我和雪嫂二人身体部位接触的地方越多,就越暖和,内心越舒坦。后来我睡着了,头枕在雪嫂的大腿上,我梦见我正河道里捉鱼,水声哗哗,波涛飞浅,无数的鱼在手中冲撞。
我突然被一阵剧痛所惊醒,我意识到雪嫂在我腿上用劲拧了一下。
雪嫂已吓得浑身哆嗦说:“兄弟,你听,什么声音。”
我这才注意到雨已停了,树叶上积累的雨珠在往下掉,而山洪仍在山沟里轰鸣,月亮如轮,山中流溢着清爽的银辉。月光里的树影石丛变得像一匹匹怪兽,“嗡……嗡,”那是野山雀在叫,“呀……呀”是猫头鹰夜泣……
雪嫂把头扎在我怀里,我紧紧地抱住了她,平生第一次领悟到了我作为男子汉的伟大,在我稚嫩的肩膀上担负着一个女人的重任。
我扶着雪嫂,踏着月色,走上回家之路,山路崎岖高低不平,我一次次伸手去挽扶雪嫂,雪嫂一头美发不时拂在我的脸上,她美丽的脸庞,以前是我不敢正视的,现在却离得那么近。
到了村口,我们停住了脚步,我多么希望这个雨夜无限廷长,永远大雨不止,我们俩也许会有另一番景象。我毫无羞情地抬起头,凝视着月光下的雪嫂。
雪嫂说:“谢谢你了,小弟弟。”
我与雪嫂共一个山洞过夜,这条新闻很快传遍山村,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妇女们拿我开心:“老实交代,吃奶了没有?叫妈妈没有?”气得我哇哇直叫,而雪嫂居然和妇女们一起哈哈大笑。
妇女们说:“好在这娃老实,要不然就麻烦了。”
雪嫂笑嘻嘻地说:“要不老实我就和他私奔了。”
当时我听着,只能站在一旁以未经世事的小孩的名义傻傻地笑,其实我内心狂下的雨一直都没有停下。现在回忆三十年前的那一夜,如人海里栉风沐雨,我不得不承认,那个雨夜是我不能忽视做人的准则,尽管雪嫂站在田头,已经把它当作笑料丢弃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