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姑彩霞
时间:2013-12-26 10:26: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一

冬天黑得早,十月的傍晚,不到六点,夜的黑便撒开大网,笼罩下来。若是夏天,太阳还高高地悬在西天,大地正沐浴着七彩的晚霞。幸是月初,东南方一弯新月已经升起,给夜行的人带来朦胧的光明。
当我骑着自行车,穿过大街,绕过小巷,从镇政府来到赵福明家中时,发现栅栏门虽然开着,但却悄无声息,屋里黑着,听不见一点儿动静,叫两声,只有寂静回答我。知他不在,便推着自行车向东去。离家不远处,赵福明在那儿开了一家公共浴池,我想,兴许他们在那里。
这是小镇南街往东小巷尽头的一户人家。走不多远,便见巷南的一侧,隐隐有处烟囱突突地冒烟,零星的火星伴随着浓烟闪闪烁烁。我知道,这是赵福明开得浴池。往东,一溜儿的下坡,地盘开阔些,南北一条路,是东南乡人赶集上会必经的路。雨雪天气,这条路是泥泞难行的。若逢集日,仍有四乡八里的人们潮水似的涌来。狭窄的路像条河,两岸的店铺林林总总,或男人,或女人,在自家门前的空地上摆出各色东西叫卖,行人只好踮脚曲里拐弯地在岸上走。
小街往北西折,是一条狭窄的小巷,逢集日,占卜算命的先生缩在另一条更为窄狭的小巷里,为前来祈愿或寻求自我解脱的人算命。彩霞曾和她的好友娇娇来测过她们的命运。据说,彩霞的未来十分荣光,可以嫁个体面的人,吃穿无忧;而娇娇,据说是白虎星转世,命硬,克夫,不得白头而终,害得娇娇破费百元大钞,算命先生才答应为她改变了命运。
一百元,那是娇娇在彩霞家浴池做事一周的报酬呢。
彩霞为娇娇感到惋惜和难过。
门上吊挂一条脏兮兮的布帘,叫一声,掀开门帘,一股热浪涌出来,霎时,眼镜片上一片模糊,边摘眼镜,边擦。走进去,氺蒸汽一片朦胧。朦胧中,一个脆脆的清晰的声音传来:“你,找谁呀?”继而发现是我,柔声道:“你,又来了?俺爹不在,俺和俺娘俺妹可作不了主。”
我笑笑,笑得有些僵硬,说:“那棉柴,还不拔,得等到猴年马月?”
晚饭时,刘镇长陪客人回来,在镇大院南北走道上遇见我,面孔涨红,含混不清地说:“自己的老婆养不养孩子,还要小三来管?真是多事!赵福明的棉柴拔了没有?你可小心,明天全县观摩。”
赵福明的两块棉花地都临路。我情知,作为挂职副镇长,班子成员中,只我分包的棉柴没拔完,确切说,只剩赵福明一户。据说,冬前拔掉棉柴,能预防滋生虫卵,有利来年棉花生长,县政府下了硬任务。可谁都知道,赵福明是有名的一根筋,因镇计生工作站拿掉了他老婆肚子里的第三胎,他便处处跟上头作对,脾气又火爆,老婆孩子都怕他,我多次找他做工作,他不是躲着不见,就是赶我走,直着脖子嚷:“我种地种了几十年,倒不会种地了!要你来管?拔不拔棉柴,那是我自个儿的事!去去,我还有我的自主权!大不了再把我关起来!”
“俺爹不在,亩把地的棉柴,俺能拔得动?”彩霞穿件乳白色高领线衣,站在屋地当中,两手按条干净的毛巾在头上揉搓,长长的瀑布似的黑发垂下来,遮住半个面孔,侧歪了脸责问我。
屋子中央,生一半人来高鉄皮油桶改做的炉子,炉火正旺,南北走道两侧,摆放着一长溜儿的床板,两个姑娘坐在东侧的床板上,一个大些,约十八九岁,是娇娇,另一个七八岁的样子,我知道,这是彩霞的妹妹红霞,上本村小学三年级。
“鬼催命呀,”娇娇侧脸望着我,咯咯笑了。吊在屋顶的灯泡散发着柔和的光,使她的眸子熠熠生辉,生动的面孔洋溢着青春的朝气:“为这点事,三天两头跑,得了兔子反似的,咋,不拔能摘了你的乌纱?要那样,俺几个今儿就拔。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这当官儿的,可得帮俺!”
“行。”我说。
站在屋地上的彩霞猛地侧过脸,提高声音制止道:“娇娇!”
“看你瘦儿巴几的,干过这活,你能拔得动吗?”娇娇咯咯笑了,笑得浑身乱颤,一撇嘴:“不是小看你,量你也拔不动!”
“你--”我被娇娇的话刺激,心中恼火,一时语塞。
忽听外面脚步响,门帘一挑,一阵凉风吹进来,一位瘦高个儿的年青人出现在门口的屋地上,西装革履,一头的长发,瘦窄的脸上细长的眼睛使劲眨了眨,裂嘴笑笑:“嗬,说什么哪?真热闹。”
“说啥?说催命鬼催着拔棉柴,”娇娇迅速扫我一眼,看着来人说:“张晓东,你来得正好,赶上了,一会儿帮我们拔棉柴,省得摘了人家的乌纱!”
“说啥呢!”彩霞说,呵斥娇娇,“看你多嘴!”转脸冲向张晓东:“你来干啥?哪个要你来了?去去,还不快走!”
“我--”张晓东看看我,又委屈地望望彩霞,低下头去,嗫嚅道:“我,帮你拔棉柴呀。”
“不稀罕。”彩霞嘴一撇,不屑地说。
张晓东不情愿地走了,边走边回头盯我一眼。我感到,那眼神里有怨恨。
屋里,叽叽喳喳,议论一番。娇娇说:“一口唾沫一个钉,谁说话不算数是孬种,我最烦心口不一的人。”
彩霞的妹妹红霞说:“俺姐说,你这人有点特别,看是当官的,又不像当官的。”
彩霞嘶哑着嗓音嚷:“红霞,看你说!”
“小妹说的是实话。”娇娇说。
“又多嘴!”彩霞愠怒,剜眼小妹,又盯眼娇娇。
娇娇作个鬼脸,闪闪眼,冲红霞吐吐舌头。
“无所谓。”我说,“我只四两力气,拿出半斤好了。”
“看你会说!”娇娇一撇嘴,很是不屑。
“你把咱娘喊来,”彩霞指使小妹:“快去,叫咱娘来看门。”
“家里没人。”我说,“我刚去过。”
小妹嘟起嘴,不情愿地嗫嚅道:“姐,就你会指派人,就不怕咱爹跟来?不会锁上门?”
娇娇一下从坐着的铺板上蹦下地,颤着声音,锐声道:“万岁,小妹聪明。”
彩霞吃的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头一摆,说:“你们一通鬼,合起伙来骗我,连阎王跟前的小鬼都是!”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