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毛大雪中开出红色的花
时间:2013-12-22 09:11:3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禅小岩  阅读:

 睡醒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半。
杨阳早早外出了,王星语睁开眼时,李即轩的一条腿正压在自己身上,她呶呶嘴,“醒醒,醒醒。”
李即轩醒的不大情愿,“干嘛呢,你……”
王星语看着身边的男人,心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先是自己等杨阳到十点,后是睡着了,做了个梦,再然后就是自己想让李即轩陪睡……对,事情貌似就是这么简单,可为何会觉得有一点点冷呐?窗户关的紧紧的,玻璃上一层亮白白的冰花,有些已经消融,变成灰蒙蒙的水雾,使得室内的看起来不那么真切。
穿上衣服,下床,杨阳刚好回来,一边去掉手套,一边走到饮水机前接杯热水,“下雪了,外面。”
“什么?下雪了?”李即轩虽然还在被子里,可是听力却出奇的好。
“对啊,今天凌晨五点下的雪,好大呐,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偌大的雪花褥子铺天盖地,很是蔚为壮观。”杨阳解释道,随后拿起刚从小区外面不远处报摊上买的一份娱乐周刊报,念道,“据悉,本市最大的许氏集团的许有风公子再爆偷腥丑闻……”
王星语一把扯过报纸,“这八卦最无聊。”说着,就翻开内页,结果当即就傻了眼。
杨阳也是一脸惊诧的看看报上的女子,再看看眼前的王星语,懦懦的说,“你怎么,你怎么……怎么是你!!”
王星语把内页有自己照片的地方,狠狠的撕掉,“这有什么,不就是一张照吗?对了,阳,你觉得我上相吗?”
杨阳没有说什么,径直绕过王星语,走到阳台上,“这些年,都是暖冬,这雪可来的真是时候。”
王星语则伸手,让雪花落到手心,“都说雪花是天使的眼泪最美的形状,是吗?我小的时候,我外婆就告诉我,雪就像是男人的心,那么轻盈,抓都抓不住,抓住了,化成水,那么的清莹,会从手指缝间溜走。”
有几只野猫,沿着一楼住户的后院的墙上,在厚厚的雪垒上,闲庭信步,优哉游哉的。其中一只用舌尖去吃雪,冻得身体猛弹一下,身上的雪就飞溅开来;身后的那只则用小爪子去抓前面那只的绒毛,还也用舌头去舔它的尾巴,两只小猫,你逗我跳,你蹦我笑,你追我赶,看上去特别的和谐幸福。
在他们身下,是被雪覆盖了的一畦蒜苗,和一对混乱生长的菠菜,紧紧挨着墙角的地方,还有一片盎然的生机,绿色的油菜一洼,在雪的掩盖下,露出青青的影子来,攀覆在墙体则是干掉的爬山虎和丝瓜藤,所有的一切在白色的强大背景下,都显得特别的醒目。雪天远眺,或是静静的观看,看万物,心,就会这样毫不知觉的荡漾着小小的幸福。
不知道何时,李即轩也加入到了进来,三个人,看着漫天的雪,越下越狠,越下越浓,像海藻,像大席,像芦花,像玉色的蝶儿,满树的银装素裹,像是一杯杯的仙琼露浆,雪是无香的,可为何像是蕊蕾,苞朵,竟然还能嗅到一阵阵扑鼻的清香。
似乎谁都不愿意开口,打破这样的阒静一刻,三个人的心,开始在那一刻,悄悄的靠拢,像是这雪,落了一地的雪粒,聚聚皑皑,不愿意分离。
“即轩,你还记得咱们大二那年吗?刚过腊八节,雪就来了……”杨阳淡淡的开口,眨眼才是几年,日新月异,沧海桑田。城市在变化,人也在变化,当初相聚不分离的誓言,都像是这一场雪,来的无踪无迹,雪过天霁,洗净我们来时的路,更洗干我们前行的路。一切在一场雪,尚未启动,在彤云密布的前提下,都已经开始归零。
随着杨阳的回忆,李即轩更是想起了大二那年的那场雪,那场雪寄托了人太多的期望。
2009年的那场雪还没有一个傻傻的青年为了追求心爱的姑娘,花了一夜的时间,塑造了一千个形态迥然各异的雪人,然后发生十动然拒的故事;当然,也没有发生天灾人祸,高速封路,人人都心如焚烧;那场雪似乎是带着喜悦而来的,当然,最开心的莫过于大学的孩子们。
没有了高中考学的压力,没有大三外出实习的困惑,也没有大四即将面临就业的担忧,更少了大一时那种初入校园的青涩,大二是大学期间最完美的一段时光,也就是大二乔若雨和李即轩确立了关系。
他们像很多人那样你侬我侬,花前月下佳期如梦,甚至为了爱,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许下爱的浪漫的誓言,这一场雪更是加深了他们彼此的感情。
雪来的前四个小时,乔若雨就拉着杨阳的手,跑到操场上,“阳,如果再雪地上,写下你最想说的话,你想写什么?”
杨阳淡淡的笑,后把双手放在嘴边,做扩音喇叭状,“我——会——写,乔——若——雨,我——爱——你——”
乔若雨当场就掉了泪,抱住杨阳,泪眼梭梭,“谢谢你,我的好妹妹。”
雪比预期要来得早,没一会儿,枯败的松枝上,就首先开了一点点的白,像是圣诞老人的红色的帽子下面那个白色的点缀球,接着,整个操场上就絮絮薄薄的一片,操场此时沸腾了,直到夜幕降临,这场雪才真的来了姿态,不娇柔,不造作,要下就下的气壮山河,整片天,整片地,都是想通而接,万物而生,万物而寂,所有的一切都在雪中做着一场似与神的沐浴。
有尖叫声,有口哨声,有打滚声,有欢笑声,有咒骂声,而随着李即轩的到来,三个人才也在雪地中展开了力量的殊搏。他们有的是力量,有的是心情,不管怎么玩,都不觉得累,当然,他们更有的是青春,青春如日,源源不断释放着光与热,青春如月,永不停歇的接着太阳的光,万年不怠。
一直到操场的灯光渐次亮起,玩累的回了宿舍,仍有星星点点的几个人,在厚厚的雪垫上散发着最后的余热。杨阳觉得的裤子全部都湿透了,回了宿舍,剩下的乔若雨和李即轩躺在了操场上,头枕雪,脚垫雪,雪中的两个人,除了羽绒服的颜色,他们几乎是因雪而生的。
头靠着头,乔若雨问,“你,冷吗?”
李即轩摇摇头,“不冷,你呢?”
乔若雨也摇摇头,可是她的脸却在远远打来的路灯光下,冻的红扑扑的,李即轩拉过他的手,拉开羽绒服的拉链,搁在里面,乔若雨想拿出来,李即轩用眼神制止她,“别动,傻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